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职场人 >

智商超高情商负数,他如何做一家有趣的公司?

发布时间:2017-08-29 23:00浏览次数:100Tags:IT耳朵

莫维形容自己是个典型的理工宅,智商正数、情商负数,而我觉得他是个始终明白自己想要什么,并且做人、做事都有趣的人。

骨灰级发烧友的诡异经历

化学、国学、企业管理、智能硬件、创业,是能够将莫维的大学之后的经历串联起来的几件事,而这几件事也说明了,他是一个足够有趣的人。

学化工专业出身的莫维,还没毕业的时候,竟然在国学院学起了传统文化。“那时候觉得化学实验室没有意思,当时的国学院在一个四合院里,每天有时间就去跟着那些大师们学习诸子百家、周易、字画,提升一下情商。”莫维回忆道,2010年左右的商业大亨,多是煤炭或者地产老板,大多也是有喜欢研究国学的,在四合院的那段时间能够频繁的和一些商人接触,逐渐激起了他在商业方面的兴趣,随后便自学了企业管理。

在商业方面的学习研究,使莫维意识到自己从商的初衷在于,寻找一个有趣的市场,带领一个有趣的团队,去做有趣的事。

在跨专业接触到许多不同领域之后,同样出于兴趣使然,莫维自学了机器人,研究机械、电子、自动化和编程,开始了电子发烧友生涯。2013年,国内逐渐兴起大学生创新创业浪潮,原本和朋友一起做智能玩具产品的他发现:“新产品创造的最终目的在于使用,而让用户学会产品是如何研发出来的,是件更有意思的事,所以我们把业务升级了,开始做起大学生工程创新教育,让更多大学生能接触产品创新设计,理解技术与应用之间的联系。”

当时,毕业没多久的莫维,和他的团队一起带领清华、北航、北科、哈工大等高校的大学生和老师们,玩起了机器人、物联网、开源硬件等这些在当时看起来很“洋气”的事。

那时候还没有“创客“的概念,他们把自己称为是一群“发烧友”,创业第一年仅仅几十万的销售额,一穷二白,市场打法散乱,这一年能够坚持下来,可以说是“骨灰级”的“发烧友”趣味在驱动了。这也使莫维逐渐意识到,创业必须要找准一个方向,去生根、发展才能生存,大学生工程创新教育,就是他当时决定去尝试的方向。

“一炮而红”的转折

在当时众多大学里,都能看到这个团队的影子。莫维回忆起当时,随着规模的不断扩大,他们把教具设计成标准的机械电子套装,统一为机器人套件,对于任何专业的学生而言,都在很大程度上降低了难度,“大多数人认为,高大上的机器人学科中,机械、电子传感以及编程理论是十分复杂的,源于用户看不到它的应用价值在哪,当他们看到仅仅一些零件,一些电子模块,一个代码,就能够设计制造各种智能作品,使机器人形态被改变,创造的成就激活用户内心的乐趣,这就激发了用户愿意用一周、甚至一个月的时间去玩,去思考,获取其中的教育价值。”莫维说道。

随着科技与教育两个市场逐渐得到结合,他愈发明确了工程创新教育的价值在于,帮助用户再造一个新的意识形态或思维角度,去拆分物体、研究规律,并且设计创造出新的成果。“我们在做的教育,实际上是教会用户一种新的工程设计思维角度,去理解如何把产品做到有趣,让他明白产品设计的初衷、思路、过程、相关技术以及潜在的未来可能,从被动去用产品,到主动思考产品设计与创新,与产品设计者做思想上的对话和切磋,这就是创客课程”。

团队战略思想和业务形态确定后,很快的业绩达到300万,终于扭转了困难的局面。莫维也更加坚信,教育这片市场存在着更有价值的前景。

创业的过程终究不会一帆风顺

2014年,项目业绩达到千万,随之而来的是业务范围的拓展。然而,当时的市场发展状况已经超出这个创客团队的预想。

据莫维回忆,他们当时涉及到了三个方向,首先想要做像工业机器人、服务机器人那样酷炫的项目,然而,初始投资金额以及应用市场的不明确,远远超出创业团队的承受范围,因此不得不选择放弃。第二个方向是应用于家居场景中的智能硬件,后来发现,在当时早已有掌握了用户端的行业巨头,占据了大量的市场份额。同时,消费市场对这类产品的需求目前是伪需求,叫好不叫座,也不是一个“草根团队”能吃得消的。

最终坚持下来的还是第三个方向,继续从事教育。幸运的是,作为较早在教育领域中切入智能硬件教学的团队,莫维成功赶上了当时国内推动的那股创客大潮。

当时的他,能够清楚的认识到,大学业务终究只有千万级别的体量,已经能够看到它的天花板了。然而,那个时候的莫维,还没有真正摸清楚中小学市场的“玩法”时,再次经历了低谷。

直到公司正式成立前期,他才明白,与具备成年人思维的大学生用户不同,中小学用户是孩子们也是伪命题,学生只是没有选择权的最终受众,教育体制系统才是这个市场中真正的用户。这也是后来莫维用了大量的时间去摸索中小学教育系统的运作机制,并且精心去挑战的难题。

除了发展方向上经历的种种波折,2015年,莫维在考虑到融资问题的时候,戏剧性的情节发生了。之前他们在大学里做的创业品牌估值上亿,在决定进行A轮融资,并且以为可以顺利推进的时候,资本寒冬入侵,投资方股价大跌,当时极其火热的创业市场,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内天色大变,大量企业猝死。

这件事件引发了莫维很多思考,“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融资,项目依靠自己造血能否存活下去,创业与生意的关系?”。带着这些疑问,莫维逐渐给自己设定了一个新的角色定位—教育项目操盘手,自2015年末到2016年,他在中小学试点进行实验,寻找真正适合自己的长久生存之路。

创业路上的“三步走”战略

2015年底,莫维在北京市顺义区的中小学进行了试水,寻找正确切入中小学市场的良策。他用了近5个月的时间,分析出地方教育体制系统的各个环节是如何影响到教育领域中的。当他明白这整个系统在教育板块的运营模式时,他才真正准备好切入到这个以教育为出口,以科技为载体的STEAM教育领域中去。

于是,2016年,智点创科正式成立。

莫维任CEO,核心创始团队是多年一起创业的两位伙伴。据莫维介绍,智点创科目前的业务范围已经涉及到100多所中小学,重点市场在湖北和山东。

之所以没有从北上广深这类一线城市做起原因有三:首先,湖北的地理位置自古代起,处于汉口的位置,是连接东南西北四面的中心枢纽,这相对封闭的市场一旦融入,便能成为全国的标杆,因此,被视为“教育界的种子”。另一方面,山东历来是我国的教育大省,具备丰富的教育资源,被称为“教育界的心脏”,这也是他们重点从山东做起的原因。除此之外,湖北和山东是团队中许多人的家乡,具备人脉、资源、信息获取等诸多方面的优势。而莫维是个广西人,他说:“从上大学到创业起,自己一直想回家却回不去,能让伙伴们在家乡做一份事业,是件两全其美的事”。

莫维创业的这几年里,成功和失败的经历,使他得出了适用于K12这片市场的“三步走”战略:

第一,占山,规模化推动项目进驻地方校园,掌握地方教育系统话语资格。要从二、三线城市做起,初创团队要善于打不对称战役,避免一线城市资源抢夺的激烈与紧张。

第二,服众,抓住最核心的执行层面,抓住教育的本质,规范化的教师教学实践活动系统,让教师和孩子感受创新教育的乐趣和价值,并设计一个地方教育项目的运转机制,掌握开启学生资源的钥匙和大门。

第三,聚气,利用地方强控制校园资源,设计周期性活动,规模化导流学生参与创新活动,这是一个学生资源的收网过程,值得思考的是如何设计让家长高兴的为孩子的创新教育买单方案。

对此,莫维提出一种全新学生资源玩法——节日IP。“基于'双十一'这类购物节带来的影响,消费市场的‘玩法’在于能够规模化的鼓动消费者在特定环境下,感受到乐趣和高价值,打破束缚内心消费欲望的阀门,同时设计多重消费环节,在短时间内,全力拉动参与受众自发消费”。莫维说道。

在不断积累大量资源与经验之后,莫维能够针对科技与教育相结合的这片市场,提出“科技嘉年华”、“科技欢乐谷”等节日式的发展模式,因为他明白,让家长直接为创新科技课程买单其实是个伪命题,语数外课程才是家长不心甘情愿却也照单全收的商品。而创新教育属于短期性素质教育类型,在最“闪耀”的时刻,家长的消费意愿才会真正打开。

莫维说,以后每年6月的某一天,或许将成为由他打造的“科技嘉年华“。

那天跟莫维聊了近4个小时,这个逻辑清晰、谈吐风趣的创业青年,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时,又展现出了过人的沉稳。创业的这些年里,他所经历的所有转折点,看似都像是在不经意间的决定,或是兴趣使然。然而,在不断尝试新的发展思路的同时,他始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

他把创业看作是一局简单又复杂的策略战争游戏,简单的想带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大家玩得过瘾就好,而复杂在于,内心那股“骨灰级发烧友“的不安分,使他不断想去尝试有趣和更有趣的事。而且,他把在创业过程中经历困难时的那种挣扎与煎熬都视为一种享受,一份难得的体验。因为,这必将带来一场全新的蜕变。

莫维这样的人和他的故事都值得被贴上“有趣“的标签。

往期推荐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