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养生堂 >

这群医生为救孩子的命,不要命地手术!

发布时间:2017-08-29 18:01浏览次数:100Tags:文汇教育

第1000例!随着从母亲身上切下的部分健康肝,“种”到元元身上,上海仁济医院今天成功完成第1000例儿童肝移植手术,这里也成为近六年来全球完成儿童肝移植手术最多的医院。

刚刚结束第1000例手术,仁济医院肝脏外科主任夏强教授又赶往第1001例儿童肝移植的手术房间。

▲第1000例手术团队合影

“破千例对我们来说真是一个里程碑,我们根本没想会这么快!”夏强说了一组惊人的数据:第一个500例儿童肝移植,他们花了整整十年,从2006年到2016年;如今这第二个500例,他们不过用了两年。

这说明等待手术救命的孩子量很大,远超预期。如果不做肝移植,这类孩子活不过一岁。于是,这群医生为救孩子的命,这些年不要命地做着手术。

手术,手术,再手术,孩子的命拖不起

儿童活体肝移植手术的难度,代表了目前腹部外科的最高水平。在仁济医院,此类手术每天在进行中。昨天早晨8点,元元和妈妈被分别推进两个手术室,医生在元元妈的身上取下部分健康肝,与此同时,切除元元的病死肝,“种”上健康肝。整台手术5小时左右,妈妈、宝宝的出血量都只有50毫升。

如此短的手术时间,如此少的出血量,代表了仁济儿童肝移植的世界水准。这家医院的儿童肝移植手术数量已连续六年居全球首位,手术成功率超过98%,患儿术后一年生存率、五年生存率分别为90%和80%以上,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10%以上,手术质量跻身国际第一阵列。

破千例,意味着仁济医院完成的儿童肝移植数约占全国半数。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成绩,但仁济医院肝脏外科护士长黄明珠轻松不起来。

“昨天病区走了两个娃,都还不到一周岁。”黄明珠说,一个患儿两天前突发消化道出血,今天早上九点心跳、呼吸骤停,抢救一小时后不得不宣告死亡。另一个患儿体重只有八斤,今晨五点吐了一口鲜血后意识丧失,家属思来想去决定放弃抢救,自动出院。

数据显示,我国每年约有近3000名儿童由于各种先天性疾病导致婴幼儿终末期肝硬化,死亡率超过90%。以最常见的先天性胆道闭锁为例,由于胆管“实心”、胆汁无法排出,造成患儿不可逆的肝损伤,如果没有积极、有效的治疗——也就是肝移植,他们中的90%会在一岁以内因为肝功能衰竭而死亡。

也就是说,手术等不起。为让更多患儿不失去治疗机会,夏强团队没日没夜地手术——他们不仅每天排满手术,一旦有合适的肝源,因为肝脏有“存活”有效期,他们必须不分白天黑夜地手术,连续“作战”并不稀奇。

▲夏强教授在手术中

一周六天,没有节假日,高强度的手术,这群医生在透支着自己,手术,手术,再手术……如同这里一名医生说的,“你没法停下来,看着这些孩子,你总想着,能再多救一个,就是一个。”

从零开始走到世界前端,打造亚太儿童肝移植高地

如今仁济医院的儿童肝移植病例80%来自外地,甚至还有东南亚患儿“组团”来手术。而此前,在亚洲要做儿童肝移植,是跑去新加坡、日本。

打造亚太儿童肝移植高地,并非一日之功。此前,他们还是跟在别人后头的“学徒”。“肝移植在昨天看来是天方夜谭,在今天做起来困难重重,但只要经过一代代医护人员的努力,也许明天它就是一种常规的治疗方法。”面对临床的困境,夏强教授曾这样对记者说。

2004年,仁济医院组建肝脏外科,7个医生,13张床位,就这样从零开始了。两年后的10月,夏强团队开展了仁济医院首例小儿活体肝移植手术,整台手术长达13个小时,从白天做到黑夜。

也是这年,夏强团队申请到上海市第一批市级医院新兴前沿技术联合攻关项目,为在全国开展系统的儿童肝移植治疗及研究迈出了关键一步。

起步很难,但没有阻挡这个团队奋斗的脚步。十多年来,为突破肝移植相关技术,实现中国肝移植从量变到质变的飞跃,夏强团队相继开展了活体肝移植、劈离式肝移植、辅助性部分肝移植、DCD(心脏死亡捐献)肝移植等多种技术。

以这1000例儿童肝移植为例,80%以上是小儿活体肝移植,也就是亲属间的亲体肝移植,该技术的普及避免了供肝短缺的棘手问题,让更多孩子获救。

最新统计显示,仁济医院完成的1000例儿童肝移植手术涵盖了20余种儿童肝脏及遗传代谢性疾病,手术时间从最初的13个小时缩短到五六个小时,手术患儿年龄最小的不到5个月,最大的15岁。由夏强团队提出的诸多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他们还在国际上提出多个“首次”。国际器官移植协会主席弗朗西斯·L·德尔莫尼科盛赞“仁济肝移植项目是中国乃至全球最出色的之一”。

只感慨时间不够用,去全国培训更多的医生

技术进步了,名气大了,病人也越来越多。夏强和同事们发现一个新问题,不少家庭因为承受不起昂贵的手术费选择放弃。

比如元元。今年2月出生,出生第四天发现黄疸,在当地医院被确诊为“先天性胆道闭锁”。由于当时已错过葛西手术最佳时间且并发肝硬化,等待元元的救命方法只有一条——肝移植。

一家人慕名找到夏强,喜的是,母女配型成功;忧的是,全家极其贫困,奶奶残疾,元元的父亲因颈椎受伤无法工作,元元妈妈要照顾两个幼儿也无法工作。面对这个祸不单行的家庭,医生们四处筹钱,最终在中国宋庆龄基金会中芯国际贫困小儿胆道闭锁项目资助下,元元得以获得肝移植手术。

这里的医生有一个信念:不能让孩子因为贫穷而失去生命的机会。在他们的奔走下,2011年,国内第一家“胆道闭锁儿童之家”成立,它与仁济肝脏外科长期合作,全程救助胆道闭锁患儿。此后,中国肝炎防治基金会、中芯国际集团、中国宋庆龄基金会等很多慈善基金会、企业和爱心人士慷慨捐资。就在仁济医院完成的这1000例儿童肝移植手术中,来自贫困地区的患儿占70%,各类基金会资助完成手术达60%。

就过去这一年,这群医生完成了超过200例儿童肝移植手术,累瘫了。面对大量等待手术的患儿,他们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在已经十分有限的休息时间里,这群医生开始外出“上课”,东北第一例、第二例儿童肝移植手术,都是夏强团队去当地带教当地医务人员开展起来的。

这些年,仁济医院每年接待大量儿童肝移植学习班,好多医院都是一个团队接一个团队这样地派来学习。夏强和同事们也花了很多力气去全国培训会做儿童肝移植手术的医生、团队。

“中国需要救助的孩子太多了,我们需要推广技术,需要培训更多的医生。”夏强说。这个团队带动了我国儿童肝移植技术的进步,改写了很多家庭的命运,但眼下他们最挂心两件事:除了自己的手术,就是医生培训。他们就怕对一些孩子来说,他们去迟了。

编辑:沈小莎



本帐号文章除注明外均为原创,未经授权请勿转载!长按下方二维码可关注“文汇教育”。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