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养生堂 >

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彭爷爷讲那过去的事情。。。。

发布时间:2016-11-30 16:01浏览次数:100Tags:懒兔子

很多人都看过彭子益的《圆运动的古中医学》,褒贬不一,评论两级。由于我深受李可老先生治学思路的影响,所以对于他推崇备至的彭子益先生,也是十分的敬仰,尤其是圆圈理论,帮我解释了很多之前想不通的医理问题。

“彭子益(1871-1949年),云南大理鹤庆人。清末民国年间著名白族医学家。他自小出言诙谐辛辣,孤傲不驯,才学过人,识见超迈不与同道合。少年时代就对医道情有独钟。经过不断的精心研读,他对传统中医理论典籍的理解和把握达到了一个辨识透辟,由博返约的层次。”

李可老先生在《圆运动的古中医学》的序言中这样写道:“彭子遗书,中医之魂。”所以对自学中医有感兴趣的朋友,可以买来一读,一定醍醐灌顶,收获满满。

但是这位彭爷爷,是个出了名的有个性,经常炮轰名医大家,口下不留情。这点我们就不要学习了,毕竟中医的内容那么博大,与自己看法不同的不一定就是错误的。

当年在哥白尼提出日心说之前,大家都认为是地心说。。。。每个人对知识的认知,都是受到当时的科学发展和自己的能力限制的。不能说,和自己认知理解不一样的东西,就一定错。一千个人看《道德经》,有一千种解读,骂战的原因,就是这些人都认为,只有自己的理解是对的。

所以我推荐的东西,也只是我个人认为是对的东西而已。大家一定要辨证地看,如果不同意也完全没关系。中医本身就没有绝对的标准,李可老先生在急救时,附子常常用到200克,而且随煎随服,估计在今天的医院,就直接被定义为“超级杀手”了。可是人家一生,救人无数。

今天彭爷爷讲的温病故事,就是从他和各大中医名家前辈撕逼开始的。当然,主要是他撕人家。

彭爷爷作为一个热血青年,特别爱思考,爱提问,爱和名医大家say no。他看了很多书,对那些前辈的观点常常持保留意见,什么王叔和啦,王孟英啦,吴鞠通啦。其中以吴鞠通对温病的定义,他意见最大。

吴鞠通先生认为,温病伤人由口鼻而入,先是到上焦,然后到中焦,最后到下焦。而我们的彭爷爷认为,这个太扯了。且先不说是不是热邪从口鼻吸入,但就从人体的圆运动理论来讲,人身体是一个圆圈,又不是直线通道,哪里来的“中直”路线,病邪就那么听话的从第一层,一层一层的下到了B2层。

最让彭爷爷感到生气的是,吴老师为了说通自己的这个理论,甚至“捏造《伤寒论》经文曰,不恶寒而渴者为温病,桂枝汤主之”(《圆运动的古中医学》)。彭爷爷说话也很耿直,说就是因为有了这么一句话,让许多学医的人认为这是古训,以至于误死多人。


彭爷爷认为,吴鞠通先生推为治疗温病的第一要药——银翘散,根本不是治疗温病的,是治疗燥病的。那温病究竟是什么呢?他认为温病是人体感受到了大气里偏于疏泄的时令之气,然后引动了内在的本气而生病,也就是说和外邪无关,是自己身体里的木火(肝胆之气)疏泄太过引起的。

举个例子,比方说,你看到隔壁的老王在家藏了私房钱,然后回家也想学老王藏钱。结果不小心被老婆发现了,一顿胖揍。这个结果,其实和老王没有任何关系,就是你自己不好,因为老王而动了歪心思,活该。

而彭爷爷的温病观点就是这个道理——病是外界邪气引发的,没错儿。但是邪气并没有到身体里,而是自己体内的虚证发作了而已。

所以对于温病,彭爷爷说,就是木火疏泄太过啊,木火都外散了,要收才对啊,千万不能用寒凉的药物清热啊。比如叶天士,他虽然没有说出温病是本气自病这个概念,但是在他临床实践中发现,温病都是虚证,治疗的时候绝不可用寒凉的药,否则效果就不好(《圆运动的古中医学》)。

再讲一个真实的案例吧。


山西地区发生了温病,太原闫百川先生就按照《温病条辨》的思路,给病人用了银翘散。结果所有人的病情都加重了,有的人甚至三天就死了。可是银翘散不是治疗温病的第一要方吗?闫先生蒙圈儿了。。。。不见效,这可怎么办呀?

于是官方只好聘请了各省的大医,到山西开办了中医改进研究会,讨论温病的治疗。结果20多年过去了,还是找不到合适的办法,这下就尴尬了。为了不浪费办公室,他们就把这个中医改进研究会变成了一家西医学校。。。。。

但是如果按照彭爷爷的温病定义,这事儿就很好解释了:温病是木气疏泄的病,是由内而外的。银翘散治疗燥病,燥病是由外而内的,是金气敛结的病。银翘散的功效就是大开肺气,散郁结。

既然温病是由内而外发,脉气虚散,要收。可此时不但不收,反而再用帮助发散的银翘散,那这个病怎么可能好呢?中医研究会研究不出结果,当然只能改成西医学校了。

彭子益先生的这个温病观点,也不是自己掐大腿拍脑袋,刷百度想出来的。而是他自己熟读《伤寒论》,体会出来的:“仲景于温病戒汗下者,因温病是虚证,当保养阴液,尤当保护阳根也。”所以此时万万不可用凉药。

彭爷爷又说:“温病系阴虚又系阳虚”,那是因为,温病是因为肝胆之气疏泄太过,结果把阳气都发散到了身体的表面,那么于内在,当然是阳虚。但是这些热又在灼伤津液,所以又出现了阴虚。

他认为,对于这种因为疏泄太过而引起的阴阳两虚之证,既不能用热药也不能用凉药,只要用可以养肝胆之气,平疏泄,以收肺金的药就可以了。比如乌梅白糖汤。

PS:彭先生的温病观点,素与很多医家向左。今日之文仅为一家之言,并不涵盖所有中医界对温病的解读。也并没有评判谁对谁错,只是一种思路,供大家学习参考。如果觉得合理,可以参照,否则看看漫画吧。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