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星座控 >

【热点】科隆主场更名致敬传奇?

发布时间:2017-11-14 13:00浏览次数:100Tags:足球隽言

↑↑↑点击收藏订阅号↑↑↑

本文首发于“体坛加”。严禁其他任何平台转发。如有发现,不排除采取法律行动的可能性。多谢合作。

德国国家队将于今晚(北京时间明天凌晨3:45开球)坐镇科隆的莱茵能源球场,与法国队踢友谊赛。开球之前,现场将为一周前离世的“伯尔尼英雄”汉斯·舍费尔举行默哀仪式,而德国队球员也将佩戴黑纱比赛。享年90岁的舍费尔不仅是1954年世界杯夺冠功臣(3比2逆转匈牙利的决赛送出2次助攻,包括第84分钟助攻“老板”拉恩上演绝杀),还是科隆俱乐部的旗帜人物,以队长身份率队赢得第一届德甲冠军,在科隆主场向其表达哀思再合适不过。


*与做客英格兰一战一样,德国队与法国的友谊赛仍会举行赛前默哀仪式并佩戴黑纱比赛,但这一次是为了悼念汉斯·舍费尔。

过去一周,在科隆俱乐部和球迷当中已经有一系列悼念舍费尔的活动。在网上,有科隆拥趸发起了将莱茵能源球场更名为“汉斯-舍费尔球场”的倡议,响应者甚众。要知道,早在1985年11月2日,凯泽斯劳滕就将贝策山主场更名为“弗里茨-瓦尔特球场”,为刚刚迎来65岁大寿的俱乐部旗帜献上厚礼。与舍费尔一样,瓦尔特也是“伯尔尼奇迹”缔造者,还是德国足球史上第一位世界冠军队长。


*原名为明格斯多夫球场的科隆主场从2002年开始就冠名为莱茵能源球场。

以瓦尔特名字命名的不仅仅是一座球场,还有一个重要奖项——弗里茨-瓦尔特奖牌。这是德国足协用来嘉奖青年球员的奖项,始创于2005年,每年评选一次。一开始分为男子U19、U18和U17以及女子4个组别,每组各颁发金银铜牌。从2015年开始,该奖取消了男子U18组别,与青年比赛分级接轨(无论是德国还是欧洲足坛,青年比赛都设有U19和U17组别,而没有U18组别)。在德国,还有所谓的“弗里茨-瓦尔特天气”。因为下雨的时候,“伯尔尼队长”总是表现得特别好。于是逐渐地,德国人便将雨天形容为“弗里茨-瓦尔特天气”。


*凯泽斯劳滕的弗里茨-瓦尔特球场。

除了弗里茨·瓦尔特,1954年世界杯冠军队的另一名核心马克斯·莫洛克也有属于自己的球场。纽伦堡俱乐部从本赛季开始将主场更名为“马克斯-莫洛克球场”,向这位早在1994年就离世的俱乐部传奇致敬。莫洛克是德国业余足球年代的盖格·穆勒,他也正是“轰炸机”的童年偶像。1954年世界杯决赛中,正是莫洛克为0比2落后的西德队首先扳回一城,吹响了绝地反击的号角。


*1954年决赛西德队首发11人,弗里茨·瓦尔特(左一)、汉斯·舍费尔(右四)与马克斯·莫洛克(右一)在列。

纽伦堡俱乐部早在1995年就将主场——弗兰肯球场前面的广场命名为“马克斯-莫洛克广场”,并将主场的邮政地址改为“马克斯-莫洛克广场1号”。2006年,纽伦堡球迷投票支持将弗兰肯球场更名为“马克斯-莫洛克球场”,但球场所有者纽伦堡市政府决定将球场冠名权卖给DZ银行,并更名为“轻松信贷球场(easyCredit-Stadion)”。随后,纽伦堡主场还曾冠名为根德球场(Grundig Stadion)。从上赛季开始,失去冠名的纽伦堡主场更名为纽伦堡球场,本赛季则终于如球迷所愿,以马克斯·莫洛克的名字来命名。


*纽伦堡主场在本赛季终于如球迷所愿,更名为马克斯-莫洛克球场。

既然凯泽斯劳滕有弗里茨-瓦尔特球场,纽伦堡有马克斯-莫洛克球场,那么科隆能否也有汉斯-舍费尔球场呢?按理说,科隆与莱茵能源公司的赞助合同本赛季结束后就到期了,目前还没有达成续约协议,完全可以从下赛季开始就换上舍费尔的名字。但对于球迷这个倡议,俱乐部总经理韦尔勒泼了一盆冷水,他向《图片报》表示:“我们还有执行中的合同,而且跟莱茵能源以及其他公司有接洽。因此,我们不会认真考虑这个提议。”毕竟球场冠名权是俱乐部一项重要的收入来源,目前莱茵能源公司每年会提供大约300万欧元的赞助费。


*汉斯·舍费尔是“伯尔尼奇迹”的缔造者。

不过韦尔勒强调,高层会讨论以其他方式来致敬汉斯·舍费尔。目前科隆在莱茵能源球场前竖立了一座铜像以纪念1978年双冠王队长海因茨·弗洛厄(2013年去世),并以他的名字来命名俱乐部足校。而科隆梯队主场以及通向俱乐部总部(俗称“羊圈”)的道路,则以俱乐部创立者兼第一任主席弗朗茨·克雷默的名字来命名。据《图片报》披露,科隆可能在计划扩建的“羊圈”绿化带里建立一座舍费尔纪念碑。

【更多资讯】查阅更多德国足球资讯,请浏览德国足球在线(www.dfo.cn)。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