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学霸族 >

张五常:该怎样学习和思考,你的人生才能事半功倍?

发布时间:2017-07-12 21:02浏览次数:100Tags:培训杂志
张五常:该怎样学习和思考,你的人生才能事半功倍? 2017-07-11 张五常 培训杂志 培训杂志 培训杂志

trainingmagazine

《培训》杂志由新华报业传媒集团主管主办,着重于企业培训与人才发展前沿资讯、最佳案例、实用方法的报道与分析,探求中国企业高素质人才培养与发展的方法和途径。自2005年创刊以后,已成长为最具影响力的企业培训专业媒体平台。


张五常先生说,人是不能不学习的,书是不能不读的。要读多少呢?要读很多,这是肯定的。

本文是2017年7月推送的第22篇干货,计5801字。您今年累计阅读了9.74本《卓有成效的管理者》。

文 |张五常 国际知名经济学家、新制度经济学和现代产权经济学的创始人之一

来源 |张五常先生的博客《读书的方法》《思考的方法》

二次来源 |笔记侠(ID:Notesman)

为知识而读书的方法

知识是读书的目的(An End);考试只是一个方法(A Means)。

我可在四个大前提下给年轻人建议一些实用的读书方法。若能习惯运用,对更重要的知识投资会是事半功倍。

以理解代替记忆

很多人都知道明白了的课程比较容易记得。但理解其实并不是辅助记忆——理解是记忆的代替。强记理论不仅很难记得准确;当需要应用时,强记的理论根本无济于事。明白了理论的基本概念及含义,你会突然觉得你的记忆力如有神助。

道理很简单,明白了的东西就不用死记。

但理论的理解有不同的深度,也有不同的准确性。理解越深越准确,记忆就越清楚,而应用起来就越能得心应手。所以读书要贯通——理论上不同重点的连带关系要明白;要彻底——概念或原则的演变要清楚。

要在这些方面有显著的进步易如反掌,也不需多花时间。只要能改三个坏习惯,一年内就会判若两人。

    坏习惯1:狂抄笔记

    笔记是次要、甚至是可有可无的。这是因为抄笔记有一个无法补救的缺点——听讲时抄笔记分心太大!将不明白的东西抄下来,而忽略了要专心理解讲者的要点,得不偿失。

    笔记的两个用途

    1.将明白了的内容,笔记要点。但若觉得只记要点都引起分心,就应放弃笔记,明白了分享的内容是决不会在几天之内忘记的。

    很多分享者的资料在书本上可以找到,而在书本上没有的可在课后补记。老师与书本的主要分别,就是前者是活的,后者是死的。上课主要是学习老师的思想推理方法。

    2.在课上听不懂的,若见同学太多而不便发问,就可用笔记写下不明之处,于课后问老师或同学。换言之,用笔记记下不明白的要比记下已明白的重要。

      坏习惯2::将课程内的每个课题分开读,而忽略了课题与课题之间的关系,理解就因此无法融会贯通。

      要改这个坏习惯,就要在读完某一个课题,或书中的某一章,或甚至章中可以独立的某一节之后,要花点时间去细想节与节、章与章、或课题与课题之间的关系。能稍知这些必有的连带关系,理解的增长就一日千里。

      这是因为在任何一个学术的范围内,人类所知的根本不多。分割开来读,会觉得是多而难记;连贯起来,要知要记的就少得多了。

      任何学术都是从几个单元的基础互辅而成,然后带动千变万化的应用。学得越精,所知的就越基本。若忽略了课题之间的连贯性,就不得其门而入。

        坏习惯3:在选课的时候,只想选较容易的或讲课动听的老师。

        选课应以老师学问的渊博为准则,其它一切都不重要。跟一个高手学习,得其十之一二,远胜跟一个平庸的学得十之八九。这是因为在任何一门学术里面所分开的各种科目,都是殊途同归。

        理解力的增长是要知其同,而不是要求其异。老师若不是有相当本领,就不能启发学生去找寻不同科目之间的通论。

        思想集中才有兴趣

        我们都知道自己有兴趣的会读得较好,但兴趣可不是培养出来的。

        只有思想能在某科目上集中,才能产生兴趣,可以培养出来的是集中的能力。无论任何科目,无论这科目是跟你的兴趣相差多远,只要你能对之集中思想,兴趣即盎然而生。

        对着书本几小时却心不在焉,远比不上几十分钟的全神贯注。认为不够时间读书的人都是因为不够集中力,每天课后能思想集中两三小时也已足够。

        要培养集中力也很简单:

          第一,分配时间——读书的时间不需多,但要连贯。明知会被打扰的时间就不应读书;

          第二,不打算读书的时间要尽量离开书本——“饿书”可加强读书时的集中力;

          第三,读书时若觉得稍有勉强,就应索性不读而等待较有心情的时候——厌书是大忌。要记着,只要能集中,读书所需的时间是很少的。

          将一只手表放在书桌上,先看手表,然后开始学习。若你发觉能常常在三十分钟内完全不记得手表的存在,你的集中力已有小成。能于每次读书时都完全忘记外物一小时以上,你就不用担心你的集中力。

          问比答重要

          很多学生怕发问,是怕老师或同学认为他问得太浅或太蠢,令人发笑。但学而不问,不是真正的学习。发问的第一个黄金定律就是要脸皮厚!就算是问题再浅,不明白的就要问;无论任何人,只要能给你答案,你都可以问。

          从来没有问题是太浅的。正相反,有很多重要的发现都是由几个浅之又浅的问题问出来的。

          很多作高深研究的学者之所以要教书,就是因为年轻学生能提出的浅问题,往往是一个知得太多的人所不能提出的。虽然没有问得太浅这回事,但愚蠢的问题却不胜枚举。求学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要学什么问题是愚蠢或是多余。若不发问,就很难学得其中奥妙。

          老师因为学生多而不能在每一个学生身上花很多时间,认真的学生就应该在发问前先作准备工夫。这工夫是求学上的一个重要过程。

          孔子说得好:“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要分清楚“知”与“不知”,最容易就是做发问前的准备工夫。

          这准备工夫大致上有三个步骤:

            问题可分三类:

            “是什么”(What?);“怎样办”(How?);“为什么”(Why?)。

            要先断定问题是哪一类。

            A类问的是事实;B类问的是方法;C类问的是理论。

            问题一经断定是哪一类,学生就应立刻知道自己的“不知”是在哪方面的,因而可免却混淆。若要问的问题包括是多过一类的,就要将问题以类分开。这一分就可显出自己的“不知”所在。

              要尽量去将问题加上特性

              换言之,你要问的那一点越尖越好;

                在问老师之前,学生要先问自己问题的答案是否可轻易地在书本上找到。若然,就不应花老师的时间。

                大致上,用以上的步骤发问,答案是自己可以轻易地找到的。若仍须问老师的话,你发问前的准备工作会使他觉得你是孺子可教。

                书分三读——大意、细节、重点

                学生坐下来对着书本,拿起尺,用颜色笔加底线及其它强调记号。读了一遍,行行都有记号,这是毁书,不是读书。书要分三读。

                  第一读是快读,读大意,但求知道所读的一章究竟是关于什么问题。

                  快读就是翻书,跳读,读字而不读全句,务求得到一个大概的印象。翻得惯了,速度可以快得惊人。读大意,快翻两三次的效果要比不快不慢地翻一次好。

                    第二读是慢读,读细节,务求明白内容。

                    在这第二读中,不明白的地方可用铅笔在页旁作问号,但其它底线或记号却不用。

                      第三读是选读,读重点。

                      强调记号是要到这最后一关才加上去的,因为哪一点是重点要在细读后才能选出来。而需要先经两读的主要原因,就是若没有经过一快一慢,选重点很容易会选错了。

                      选择书本阅读是极其重要的。好的书或文章应该重读又重读;平凡的一次快读便已足够。在研究院的一流学生,选读物的时间往往要比读书的时间多。

                      花一两年的时间去养成这些读书的习惯,你会发觉读书之乐,难以为外人道。

                      学习老师的思考方法

                      我偷“思”的习惯实行了很多年,屡遇明师及高手明友,是我平生最幸运的事。这些师友中,算得上是天才或准天才的着实不少。

                      我细心观察他们的思考方法,在其中抽取那些一个非天才也可用得着的来学习,久而久之就变得甚为实用。但因为被我偷“思”的人很多,我就综合了各人的方法,作为己用。

                      虽然这些人大都是经济学者,但天下思考推理殊途同归,强分门户就是自取平凡。兹将我综合了普通人也可作为实用的思考方法的大概,分析如下。

                      谁是谁非不重要

                      假如你跟另一个人同作分析或辩论时,他常强调某一个观点或发现是他的,或将"自己"放在问题之上,那你就可以肯定他是低手。思考是决不应被成见左右的。

                      要“出风头”或者“领功”是人之常情,但在思考的过程上,“自己”的观点不可有特别的位置。“领功”是有了答案之后的事。在推理中,你要对不同的观点作客观的衡量。

                      同样地,在学术上没有权威或宗师这回事——这些只是仰慕者对他们的称呼;我们不要被名气吓倒了。任何高手都可以错,所以他们的观点或理论也只能被我们考虑及衡量,不可以尽信。

                      当然,高手的推论较为深入,值得我们特别留意。我们应该对高手之见作较详尽理解,较小心地去衡量。但我们不可以为既是高手之见,就是对的。高手与低手之分,主要就是前者深入而广泛,后者肤浅而狭窄。

                      问题要有各种可能性

                      问题问得好,答案就往往得了过半。以发问作为思考的指引,有几点是要补充的。

                        第一,问题要一针见血,要试将一个问题用几种形式去发问,务求达重点的所在;

                        第二,问题要问得浅;

                        第三,要断定问题的重要性。

                        在我所知的高手中,衡量问题的重要与否是惯例。

                        判断问题的重要性并不大难。你要问:“假若这问题有了答案,我们会知道了些什么?”若所知的与其他的知识没有什么关连,或所知的改变不了众所周知的学问,那问题就无足轻重。

                        有很多问题不仅是不重要,而且是蠢问题。什么是蠢问题呢?若问题只能有一个答案,没有其它的可能性,那就是蠢问题了。

                        不要将预感抹杀了

                        逻辑是推理的规格,但若步步以逻辑为先,非逻辑不行,思考就会受到压制。不依逻辑的推理当然是矛盾丛生,不知所谓,但非经逻辑就想也不想的思考方法,往往把预感抹煞了,以致甚么也想不到。

                        逻辑是可以帮助推理的正确性,却不是思想或见解的根源。科学方法论是用以证实理论的存在,但它本身对解释现象毫无用处。

                        那些坚持非以正确方法推断出来的思想是犯了规,不能被科学接受的观点,只不过是某些难有大贡献的人的自我安慰。这种人我遇过了不少。他们都胸有实学,思想快捷,缺少了的就是想象力。

                        纯以预感而起,加上想象力去多方推敲,有了大概,再反覆以逻辑证实,是最有效的思考方法。只要得到的理论或见解是合乎逻辑及方法论的规格,是怎样想出来的无关重要。

                        那些主张“演绎法”(Deductive Method)或“归纳法”(Inductive Method)的纷争,不宜尽听。苹果掉到牛顿的头上(或牛顿午夜做梦),万有引力的理论就悟了出来。又有谁敢去管他的思考方法是否正确。

                        不要以为我强调预感的重要,是有贬低逻辑及科学方法论之意。我要指出的是逻辑是用以辅助预感的发展,用错了是会将预感抹煞的。

                        转换角度可以事半功倍

                        任何思考上的问题,是一定可以用多个不同的角度来推想的,换言之,同样的问题,可用不同的预感来试图分析。在这方面,我认识的高手都如出一辙——他们既不轻易放弃一个可能行得通的途径,也不墨守成规,尽可能用多个不同的角度来推想。转换角度有如下的效能:

                          茅塞可以顿开

                          “茅塞”是一个很难解释的思想障碍,是每个人都常有的。浅而重要的发现,往往一个聪明才智之士可能绞尽脑汁也想不到!但若将思想的角度稍为转变一下,可能今茅塞顿开。

                          想不到的答案,大多数不是因为过于湛深,而是因为所用的角度是难以看到浅的一面。

                            角度可以衡量

                            答案从一个角度看来是对的答案,换一个角度却可能是错了。任何推理所得的一个暂定的答案,都一定可以找到几个不同的角度来衡量。若不同的角度都不否决这个暂定的答案,我们就可对答案增加信心。

                            当然,可靠的答案还是要经过逻辑及事实的考验的。

                              角度有远近之分

                              在思考的过程中,细节与大要是互补短长的,无论细节想得如何周到,在大要上是有困难的见解,思考者就可能前功尽弃。

                              但在大要上是对了的思想,细节的补充只是时间的问题——就算是错了细节也往往无伤大雅。

                              在这方面的思考困难,就是若完全不顾细节,我们会很难知道大要。有了可靠的大要而再分析细节,准确性就高得多了。

                              思想一集中,脑袋就戴上了放大镜,重视细节——这是一般的习惯。善于思考的人会将问题尽量推远以作整体性的考虑。

                              例子远胜符号

                              推理时可用例子,也可用符号;有些人两样都不用,只是照事论事,随意加点假设,就算是推理。后者是茶余饭后不经心的辩论,算不上是认真的思考。有科学性的思考,用例子是远胜用符号的。

                              数学是以符号组合而成的一种语言;严格来说,任何语言文字都是符号。画面是没有符号的,但也是表达的一种方式。用大量的字来表达画面,就成了例子。

                              思想是抽象的。要证实抽象思想的正确性,数学就大有用途,因为它是最严谨的语言。但有效的思考方法却是要将抽象现实化。画面比符号较接近现实,因此较容易记;所以在思考上,用例子就远胜用符号了。

                              善用例子的人,再蠢也蠢不到哪里去。用例子有几个基本的法门,能否善用就要看个人的想像力了。现试将这些法门分列如下:

                                例子要简而贴切

                                以例子辅助推理,理论的重要特征是要全部包括在例子之内。通常的办法就是将例子内的枝节删去,使重点突出,务求在重点上例子与理论有平行的对比。

                                简化例子要有胆量,也要有想像力。例子简化得越利害,复杂的理论就越容易处理。

                                  例子要分真假

                                  所有可用的例子都是被简化了的。以严格的准则来衡量,没有一个例子是真实的。但有些例子是空中楼阁,其非真实性与简化无关;另一类例子,却是因事实简化而变为非真实--我们称后者为“实例”。

                                  纯以幻想而得的例子容易更改,容易改为贴切,是可帮助推理的。但要有实际应用的理论,就必须有实例支持。少知世事的人可先从假例子人手,其后再找实例辅助;实证工夫做得多的人,往往可省去这一步。经验对思考有很大的帮助,就是因为实例知得多。

                                    例子要新奇

                                    众所周知的例子不仅缺乏吸引力;在思考上,较新奇的例子会较容易触发新奇的思想。第一个以花比美人的是天才,其后再用的就少了创见。

                                      要将例子一般化

                                      这一点,中国人是特别弱的,事实不可以解释事实;太多理论就等于没有理论。将每个例子分开处理,理论及见解就变得复杂,各自成理。无意中变成了将事实解释事实。

                                      将多个不同的例子归纳为同类,加以一般化,是寻求一般性理论的一个重要方法。

                                      在另一个极端,过于一般性的理论,因为没有例外的例子,所以也没有解释的功能。有实用的理论是必须有被事实推翻的可能性。因此之故,例子既要归纳,也要分类。

                                      分类的方法就是要撇开细节,集中在重点上不同例子之间难以共存的地方。将一个例子分开来处理,我们也应该找寻跟这例子有一般性的其他例子。

                                      世界上没有一个“无法一般性化”的实例。若是有的话,在逻辑上这实例是无法用理论解释的——这就变成了科学以外的事。

                                        要试找反证的例子

                                        思考要找支持的例子;但考证是思考的一部分——考证就要试找反证的例子了。史德拉(G. Stigler)、贝加(G. Becker)等高手,在辩论时就喜用反证。可靠的理论,是一定要有可以想象的反证例子的——但若反证的是实例,理论就被推翻了。

                                        百思不解就要暂时搁置

                                        人的脑子是有着难以捉摸的机能——连电脑也能想出来的脑子,其机能当然要比电脑复杂得多。拼命想时想不到,不想时答案却走了出来,是常有的事。

                                        我们可以肯定的,就是在不经意中走出来的答案,一定是以前想过的老问题。以前想得越深,得来全不费工夫的机会就越大。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以置信。

                                        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时间并没有白费。将问题搁置一旁,过些时日再想,可有奇效。就是不再想答案也可能会在无意间得到的。人各有法,而等待是思考的一个重要的步骤。

                                        科学上的思考是一门专业,熟能生巧。可以告慰的,就是无论问题看来是如何深奥,好的答案往往会比想象中的浅的。

                                        本文来源于张五常先生的博客《读书的方法》《思考的方法》,二次来源于笔记侠(ID:Notesman),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培训杂志”立场。

                                        投稿请联系:editor@trainingmag.com.cn。

                                        往期文章推荐

                                        “我这人说话就是比较直。”


                                        不会讲故事,怎么让别人迷上你的课堂?

                                        百试不爽的课程开发套路,多知道一些总是有用的

                                        调动不了学员积极性?“游戏化学习”疗效好、见效快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