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体育迷 >

【全运会】马术赛场传捷报,广东包揽4金!原来,马王也有被马踢的时候

发布时间:2017-09-07 18:04浏览次数:100Tags:广日体育

“我等待了12年,终于完成了。”全运会六朝元老黄焯钦赛后热泪盈眶,他以近乎完美的表现,将盛装舞步个人赛金牌挂在胸前。 在天津全运会已经结束的场地障碍和盛装舞步团体、个人赛上,广东马术队包揽全部4枚金牌,一举打破了2001年九运会以来4届全运会无法突破2枚金牌的“魔咒”。


黄焯钦压轴出场,完美收官。

一波三折

9月4日,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马术比赛进行了盛装舞步项目个人赛决赛。比赛一波三折,资格赛和预赛双双获得第一、夺冠大热门江苏队选手吾亚,在决赛中“马失前蹄”,出现重大失误,提前退出冠军争夺战。这样的局面,是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的。冠军归属就看广东选手自己的表现了。

马术比赛盛装舞步个人赛分资格赛、预赛和决赛3轮,资格赛类似于热身,成绩不计入总分;预赛和决赛成绩综合,按得分高低最终决出名次。资格赛和预赛需要参赛选手按照固定顺序和路线完成规定动作;而到了决赛阶段,选手可以自己选择音乐,在规定时间内完成必须动作即可。裁判根据选手完成情况和动作完成质量从柔软度、弹性、步幅、后续动力、人马配合等方面进行打分。

“我没有想太多,不管对手怎样,都要把自己的动作做完整、完美,”黄焯钦赛后说,由于广东队之前已经收获3金,自己没有太大压力,轻装上阵,更有利于出成绩,“我要给卡鲁斯(坐骑)打100分,我自己50分吧,因为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根据签表,最后出场的两位广东队选手顾兵和黄焯钦,只要有一人超越暂列第一名的香港队选手即可夺冠。

由于盛装舞步比赛打分延时公布,因此,要等黄焯钦比赛结束后,两人的分数才相继出炉,座次最终排定。

“好漫长啊,很煎熬。”黄焯钦骑在马上,不停走动,马儿仿佛也懂得他的心思,低头蓦然伫立在草地上。

结果出来了,顾兵暂列第三,冠军归属就看黄焯钦的分数了。

经过十多分钟的漫长等待,当成绩显示在大屏幕上那一刻,广东队所有成员和马迷一起跳了起来,一起欢呼、拥抱。

广东队黄焯钦与爱马“卡鲁斯”凭借近乎完美的发挥,以72.205的总分获得冠军,帮助广东队将马术比赛的第4枚金牌收入囊中。


铁汉也有柔情时。

泪洒全运

“12年,我等了太久。”黄焯钦像个孩子一样泪洒赛场,和外籍教练、丹麦人拜里亚尔森(Byrialsen)紧紧地拥抱在一起。作为九运会和十运会该项目的冠军,黄焯钦2005年之后已经连续2届全运会无缘盛装舞步个人金牌,六朝元老对这枚金牌充满渴望。

上届全运会,广东马术队在场地障碍、盛装舞步冲金失利的情况下,在三项赛上包揽2金,总算捍卫了“南马广东”的名号。

“广东队在马术三个项目上实力平均,都有冲击冠军的实力,”广东马术队领队覃月英说,“关键看发挥,在过去4年里,广东省体育局、黄村体育训练中心给予马术队很大的支持,从购买马匹,到聘请外教,这是我们准备最充分的一届全运会,现在的结果真的是‘天随人愿’。”

在之前进行的盛装舞步团体赛中,黄焯钦和队友一起问鼎失落8年的冠军,这对于他来讲,无疑是最大的信心支撑。

“两个高分动作没有做好。”赛后,江苏队选手吾亚显得有点沮丧。在2日的资格赛中,吾亚是全场唯一一位获得70分以上的骑手,3日的预赛上也获得了72.411分的全场最高分。对于他来说,夺取这枚金牌,如探囊取物。

这次失误,也让吾亚错失了与黄焯钦对话的机会。

从八运会到现在,黄焯钦已经第六次参加全运会,作为一名老将,他的发挥一直很稳定。广东马术队领队覃月英表示,“黄焯钦很有天分,也很勤奋,比赛场上足够冷静,这次能拿金牌也是对他这么多年付出的努力的一个最好回报。”

盛装舞步个人赛银牌被香港选手萧颖莹获得,同时,她也是本次入围决赛圈的唯一一名女骑手。而另一位广东老将顾兵则获得第四名。


黄焯钦赛后一个人默默哭泣。

铁汉柔情

叫广东马术队一声“马神”可以吗?

当然。

在已经结束的天津全运会马术比赛中,广东队包揽了场地障碍、盛装舞步团体和个人4枚金牌。接下来还有三项赛团体和个人2枚金牌,广东队将以卫冕冠军身份出战,他们有机会史无前例地包揽全部6枚马术金牌。

“真的要感谢我的老婆,她在家把孩子带得很好,让我可以安心训练、比赛,”黄焯钦说,不过让他略感遗憾的是,儿子9岁那年从马上摔下来后,就不喜欢马术了,“或许再大一点,他会懂老爸吧。”

在成绩公布的那一刻,黄焯钦一个人在马上,以手掩面,失声痛哭,铁汉也有柔情时,12年的等待太久。

外教拜里亚尔森走过来,两人紧紧抱在一起,这十多年来,两人亦师亦友,共同走过了最艰难的路。

“马术比赛受制于很多因素,比如马匹、训练条件、临场发挥等等,我们都一一克服了,真的不容易。”黄焯钦说。

说起其中的艰辛,他还自曝一件“糗事”,几个月前,他在黄村体育训练基地马场训练,不慎被一匹马踢到了腰椎。

“本来以为没事,但后来发现不对,到医院拍了X光片,医生说有两处骨折,”黄焯钦说,眼看全运会迫在眉睫,这可如何是好,“当时,医生给的建议是卧床休息,但这样训练就要停下来,于是,我没有告诉家人,一直采用保守治疗,就这么挺过来了。”

或许因为经历了这么多,黄焯钦在赛后才留下热泪。

“我们的队员拿金牌会哭,那是激动;拿了银牌也会哭,是因为遗憾;对广东马术队来说,没有金牌就会失败。”队员们说。

这支冠军队对自己的要求近乎苛刻。

如今,苦尽甘来。

“我还有梦想,希望能在亚运会等世界大赛上比拼;全运会我会一直比下去。”黄焯钦说。


黄焯钦和外教一起登上领奖台。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