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体育迷 >

生存还是死亡?曼联的“哈姆雷特”蛰伏3个月终爆发,这是姆希塔良的励志故事

发布时间:2016-12-02 15:01浏览次数:100Tags:罗米的曼联博客

一周之内,姆希塔良拿到两次杯赛当场最佳奖项。4-1大胜西汉姆的联赛杯,他虽无进球,却贡献了两次助攻。

天空体育给出他本场的数据是:59次触球,46次传球94%的成功率,7次关键传送,2次助攻。

主帅穆里尼奥赛后表示,梅西他娘已经接近适应英超节奏。“不错,我今天非常开心,因为对手是英超球队,有英超实力和英超特点。”狂人告诉天空体育,“这种比赛更说明问题,因为对费耶诺德,人们会说:那是不同水平的足球。而今天面对的是出色的、典型的英超球队,米奇也可以有此表现。所以我们真正高兴,因为我们知道自己为什么引进他,我们等待着他适应,现在看起来就要来了。”

红魔上一次从多特蒙德引进的德甲最佳球员,香川真司,最终以失败告终。与日本人早早选择放弃不同,姆希塔良遇到挫折后选择坚守。

他说自己如今已经更适应英格兰足球节奏。“老实说,今天我们赢了我更满意,这是一场非常关键的比赛,赢了我们就进入半决赛。我想球队出色完成了任务,我们必须继续前进。”

“我为全队的表现感到激动,为自己的发挥兴奋,我们做得很好。球队尽全力争取胜利,因为上一场比赛,就在周日对西汉姆时我们结果不够好,没赢下来。但我想这一次一切都有了成果,我们非常开心。上一场比赛我们没把握好机会,但现在我们把机会转化为进球,那就是区别。这一次我们可能做得多过了头,进了4球。也许我们还可以进得更多,当最后进了4个,我想我们踢了一场非常好的比赛,攻防转换很顺畅,我们必须专注于备战下一场对埃弗顿。也许联赛杯夺冠是个梦想,但目前已经不是主要目标,我们接下来要专心于下一场比赛,然后再看。”

“有时候赛后你会觉得疲劳,但这种疲劳感觉很好,因为你在场上做到了应该做的事情,你对自己的成绩满意,所以我想这是每个人又累又满足的一天。当然,赢球总是令人喜悦,你也会恢复得更快,恢复得更好,在更衣室里更开心,所以更衣室气氛更好。”

被问到是否感觉已经适应英格兰,他回答道:“是的。”

而本周在美国纽约洋基队长德里克·基特创办的新媒体平台“球员论坛”上,米奇回顾了自己从亚美尼亚到曼联的历程,并且重申:我不后悔。

在这段文字中,米奇提到了自己的偶像:齐达内、卡卡、小罗和父亲。巧合的是,他的父亲名叫哈姆雷特,与莎士比亚名著中那位富有哲学意味的主角同名。

而通过姆希塔良的故事,曼联球迷可以了解到那些传闻他将离开红魔的传闻为什么完全不靠谱……

我对自己人生最早的其中一段回忆,就是恳求我爸爸哈姆雷特带我去他效力的法国球队一起训练。当时,我大概只有5岁。80年代,在我出生前,我父亲在祖国亚美尼亚参加前苏联顶级联赛。他是一名矮小却非常快速的前锋。1984年,《苏维埃军人》杂志向他颁发了“攻击骑士”奖。

1989年,我还是个婴儿,我们搬去法国,因为亚美尼亚爆发了一些冲突。我父亲为法国乙级联赛的瓦朗斯效力5年。当他离开家去训练,我总是哭。每天早上我都会说:“爸爸,带我跟你一块去。求求你,请带我一起去!”

当然,那个年龄的我并不真正在意足球,我只希望在爸爸身边。但他不想训练中分心,担心我到处乱跑,所以他想到了一个聪明的方法欺骗我。

一天早上,我又说:“爸,带我去训练。”

他说:“不不,今天不训练,米奇。我只是去超市,马上回来。”

他逃去训练,我就在家里等啊,等啊,等啊……

几个小时后他回来了,手里没拿购物袋。

我开始哭,眼泪就像决堤的水。“你骗我!你没去超市!你去了踢球!”


我跟父亲在一起的日子非常有意义,然而也非常短暂。6岁的时候,父母告诉我说要搬回亚美尼亚。我并不理解发生了什么,爸爸不再踢球,他整天都在家。

那时候我并不知情,但父亲患了脑癌。一切发生得非常迅速,一年之内,他就去世了。因为我太小,我并不完全理解死亡的概念。

我记得看到妈妈和姐姐一直在哭,我问他们:“我爸爸呢?”没人能够解释发生了什么。

日复一日,他们开始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我记得妈妈说:“亨里克,他永远无法陪伴我们了。”

我就想:永远不能?如果你只有7岁,永远不能是如此漫长的时间。

我们保存了很多他在法国踢球的录像带,我经常看着回忆他。每周我会观看他的比赛两三次,这给我带来很多快乐,特别是镜头拍摄到他庆祝进球或者拥抱队友的时候。

我的父亲,还活在那些录像带里。

爸爸去世后一年,我开始参加足球训练。他就是我的动力,他是我的偶像。我对自己说:我必须像他一样跑动,我必须像他一样射门。

到10岁的时候,我的生活完全就是足球。练球、读球、看球、甚至在PS上也玩足球游戏,我完全专注于足球。我特别喜欢创造型球员,大师。我一直想像齐达内、卡卡和哈姆雷特一样踢球。他们是跟我父亲非常志趣相投的人。

那当然非常艰难,因为我的母亲又得当妈又得当爸。在社会上,一个母亲要做这样的角色很困难。她必须支持我,但有时候又要像父亲一样严厉对待我。有时候我结束训练回来,会说:“太难过了,我要退出。”

我妈就会告诉我:“你不能退出。你必须继续努力干,明天会更好。”

父亲去世后,妈妈不得不找了一份工作,开始养家。所以她加入了亚美尼亚足协。

当我开始效力亚美尼亚国青队的时候,情况实际上变得非常有趣。如果我在比赛里情绪激动,做了什么事情,赛后妈妈就会来到我面前,“亨里克!你在干嘛?你必须循规蹈矩,否则我上班就有麻烦!”

我会说:“但是妈,他们踢我!他们……”

“不不不,你必须始终保持礼貌!”

虽然父亲去世后我们过得很苦,妈妈和姐姐一直激励我。她们甚至让13岁的我自己去巴西,到圣保罗训练4个月。那是我一生中最有趣的其中一段时光,因为我是个非常腼腆的亚美尼亚小孩,根本不会说葡萄牙语。但我根本不在乎,因为在我看来,我来到了一个足球的天堂。

我梦想着像卡卡一样,巴西是想象力打法的故乡,巴西人称之为“舞步”。我去之前还学了两个月的葡萄牙语,然而一到圣保罗我就发现,学是一回事,真正跟人说又是另一回事。

我跟另外两名亚美尼亚球员一起去。走进房间时,我们发现还有另一个室友是巴西人。他跟我一样瘦,而且也是黑头发。

他跟我们打招呼:“@#¥%!@#)()*埃尔纳内斯。”

当时,那孩子对我们来说只是陌生人,他叫埃尔纳内斯,现在效力尤文图斯那个。

我们就住在训练场,在那里吃饭,在那里训练,在那里玩。我们没有PS游戏机,只有一台电视,所有节目都说葡萄牙语。所以前几个星期生活很艰辛,因为我没法与巴西球员交流。他们就说了什么,然后朝我笑,然后拍拍我的肩膀。巴西人在自己的国家非常了不起,你没法用文字形容,但你可以感觉到那种温暖,在他们身边你就能理解。

感谢上帝,大家都会说同一种世界通用的语言:足球。我们通过球场上的创造性成为了朋友。我记得有一天训练,我进了几个球,我心想:“哇,我是一个在巴西进过球的亚美尼亚小孩。”那让我感觉自己像个明星。

我对文化非常感兴趣,差别很大。举个例子,我们训练45分钟,休息15分钟。我们会吃些水果,喝些果汁,然后再出去训练45分钟。他们的训练由始至终就如同真正的比赛。在亚美尼亚,这个年龄的孩子练得更多的是身体,而不是技术。在巴西,全都非常技术化,总是跟足球有关。

事实上,如果巴西的孩子没有足球,他们会用特殊的手法把很多袜子扎成一团,自己做一个球。一切都以球为中心。

非常有趣,因为我妈妈常常打电话给我,每天要打好多次。我总是对她说:如果你想打电话给我,必须预约!你看看,我们唯一能打国际长途的电话机在董事会办公室,所以每天早上都会有一个助理跑到训练场边找我:“嘿,你妈又来电话了。”

然后我不得不跑进去,告诉她等下再打来。

“我的宝贝你过得怎样?食物怎么样?吃得习惯吗?”

“妈,我还要训练!星期天再打给我!”

几个月后,我就学会了基本的葡萄牙语对话,我也教会了埃尔纳内斯亚美尼亚字母表。没有游戏机,你没其他事情可做!

对我而言,那段时间非常重要,因为它决定了我作为球员的风格。当我结束在巴西的4个月回到亚美尼亚,我还是相当瘦弱,但我有了技术和能力,我在球场上感觉自由自在。我觉得自己就像亚美尼亚的小罗。哈哈哈哈,不,我只是开玩笑。这也是一种挑战,因为我的大脑里总是有3种语言共存:亚美尼亚语、法语和葡萄牙语,它们也在彼此竞争。

我可能会说半句亚美尼亚语,半句法语。现在到了英格兰还是这样,所以如果你看到有趣的新词请谅解!

然后,20岁的时候,我转会乌克兰的顿涅茨克冶金,又学会了一点乌克兰语和俄罗斯语。真是有趣的情况,因为两年后当我转会到同城的顿涅茨克矿工,很多人说我会遇到很大困难。他们说我不能在那边成功,因为那家俱乐部有12名巴西球员。

我就听着,不说话,然后心里笑开了花。我脑子里想着:我可是半个巴西人。当然,我跟那些队友相处得很好,我效力矿工的3年非常美妙。2013年我创造了乌克兰超级联赛进球纪录,让那些说我是亚美尼亚人无法在那里成功的人闭嘴,感觉好极了。

命运是非常有趣的事情。那个赛季后,我被邀请加盟德国的多特蒙德。巧合的是,不久之后乌克兰爆发内战,矿工的球场被遗弃。

所以我转会德国,那里迎接我的不只有新的语言,还有文化和气氛都跟我过去所习惯的存在很大的差别。

对我而言,那是一段非常艰苦的日子。第一个赛季还行,但第二个赛季是个灾难,不只是我,对整家俱乐部都是。我们输球太多,我感觉自己完全没有任何运气。我不仅没法进球,连助攻都没有,这很不像我。我的转会费很高,我给自己很大压力。

在多特蒙德的公寓,我读过无数艰难的夜晚,孤单一个人,就只能想了又想。我不想出门,甚至不想去吃晚餐。但正如我前面所说,命运很有趣。一个新的主帅来到多特蒙德,在我的第三个赛季图赫尔改变了我的一起。

他来照我说:“听着,我会发挥你的所有威力。”

我就只能微笑、大笑,因为我觉得他只是想给我好的印象。我怀疑他的话。

但他非常严肃地看着我说:“米奇,你会成为伟大的球员。”

对我来说,那句话意义非凡。经历了之前一个赛季,我觉得自己无法成为球星。但他认为可以,那个赛季他令我彻底释放了所有潜力,因为我重新找到了快乐。当你心情悲伤,就不可能有运气。这是我从巴西文化中学到的一件事。当你心情愉快,球场里也会发生好的事情。那个赛季,我们带着激情踢球,我们踢出了疯狂、超级进攻的风格,我们享受着场上的每一分钟。

实际上,比赛中我们只有两名后卫,有三个中场和五个前锋,我们取得了成功。即使输球的比赛,我们也踢得很开心。

今年夏天,我的经纪人打电话给我,说曼联有意签我。我大吃一惊。

我说:“真的吗?还是只是传闻?”

当你的梦想接近成真,最初总是有不真实的感觉。

几天后,我接到曼联执行理事伍德沃德的电话,他们对我的兴趣得到了证实。他告诉我,俱乐部真的对我感兴趣。你可以想象,那种可能性让我多么兴奋!

当我的经纪人和俱乐部进行转会谈判时,我有时间考虑自己的选择。我知道离开情况这么好的多特蒙德,去曼联争取成功是一个挑战,但我不愿意等我老了,坐在椅子上时为过去后悔。我已经准备好转会。

当交易尘埃落定,我坐下来在曼联的合同上签名时,那种冲击感……那一刻我真正意识到自己真的完成了转会英超的重要转会。

我永远忘不了那个时刻,我也永远不会忘记第一次在俱乐部训练之前穿上红色曼联球衣那一刻。它让我为自己职业生涯的成就感到开心和自豪。

在曼联,这赛季开始的时候我遭遇受伤,没有太多出场机会。说我在曼联的开局生活并不完美,非常正确。但我过去已经经历过许多次的挫折,我永远不会放弃。我将继续每天努力工作,那样才能帮助球队成功。

如果你问我妈妈和姐姐,她们一定会说我非常“坚硬”。我可以十分严肃。老实说,我对自己的人生很满意,我的梦想一直都是为世界上最大的豪门踢球。

当你走上老特拉福德的草坪,那里不只是一块球场,而是一个舞台。如果我父亲可以看到我站在那个舞台上,我想他会非常骄傲。我一直都在追寻他的足迹,我觉得虽然他的人已经不在这里,但是他帮助我来到这个地方。

如果他在世,现在也许我就是一位律师或者一个医生。而如今我成了一名球员。

这是有趣的事情,因为比赛结束后我从来不看电视里的自己。我讨厌看到自己,因为我只会注意到自己的失误。在踢球风格上,我跟父亲区别很大。他是速度型射手,射门很有力量,我更技术化。但在亚美尼亚的家乡,许多人说我跑起来就跟父亲一模一样。

他们说:“亨里克,你长得一样,跑得也一样。看到你,让我们想起哈姆雷特。”

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我坚持不看自己的比赛,但他们的说法言之有理。在他去世后,看着他的录像带时,我最初的梦想就是像他一样在球场上自由飞奔。

事实上,上赛季,当图赫尔上任多特蒙德时,他提出了一个要求:奥巴梅扬和罗伊斯可卖,但姆希塔良必须留。随后一个赛季,米奇用联赛11球15助攻的数据回报了主帅,这一数字超过其效力大黄蜂前两个赛季的总和。

姆希塔良的特点在于他的位置虽然被安排在边路,却并不固定。这跟马塔很类似,不过米奇却有马塔不具备的一个武器:带球突破。

他的跑动、突破和传球,能够带动队友,做出更互动性的进攻,而不像赛季初总是依赖博格巴和伊布的个人能力。

在斯科尔斯年龄老化改变风格后,红魔一直缺少这样一名球员。弗爵曾寄望于香川,然而在莫耶斯和范加尔弃用他后,日本人很快选择离去。而姆希塔良的小国出身决定了他的个性和作风虽然看似柔弱,实际上却有相当强韧的神经。

他早已习惯用表现征服质疑他的人,在顿涅茨克矿工比队友努力一倍,甚至深夜加练。在曼联似乎亦是如此,当被穆帅派出在参赛大名单外之后,他选择次日单独回到训练场练球。

姆希塔良这种不放弃的坚持,恰好契合传统“曼联精神”,也很可能驱使穆帅像图赫尔一样认定姆希塔良不可或缺。

赞赏

人赞赏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