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体育迷 >

玩一个冰球俱乐部有多贵,看完昆仑鸿星这笔账你就懂了

发布时间:2016-12-02 10:00浏览次数:100Tags:懒熊体育

如果单纯从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收支来看,昆仑鸿星的财政状况显然难以称得上健康——2016-2017赛季昆仑鸿星俱乐部的预算就达2亿元,收入1亿多一些。但对于一支才刚成立不满一年的俱乐部来说,这已是个了不起的成绩。要知道,中国职业冰球的历史随着昆仑鸿星的诞生将将开始。

12月悄然来临,这也意味着昆仑鸿星冰球队即将第二次回到北京主场,此前他们已经在欧亚大陆上穿梭了大半个赛季,因为五棵松档期的原因,之前大部分主场比赛被放在了上海。花大价钱改造的五棵松主场在这段时间销声匿迹,遭遇宣传真空,这种情况将在本月12号宣告终结。

在北美和欧洲,职业冰球同足球、篮球两大职业体育几乎可以鼎足而立,但在中国,北京昆仑鸿星冰球俱乐部(下称“昆仑鸿星”)却面临真正意义上的从零起步——不管是他们自己还是整个中国的职业冰球市场。经过几个月的试水,一家职业冰球俱乐部的运营方式已经随着昆仑鸿星对季后赛席位的争夺,慢慢浮出水面。

▲ 昆仑鸿星球员与对手在比赛中“单挑”。

在从零起步的过程中,昆仑鸿星的发展历程伴随着一连串的纠结和矛盾。

比如说职业化。

10月8日是“十一黄金周”之后的首个工作日,下午4点,离昆仑鸿兴的KHL常规赛开始还有30分钟,能容纳4600人的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零星散落着百余位观众,映照得洁白的冰面越发清冷;另一边,不远处的东方体育中心内却是人声鼎沸——NBA中国赛球迷见面日正在那里进行。这不仅反映出NBA与KHL两个联盟在关注度上的差距,更说明了这两项运动在中国天差地别的处境。

分别作为冬季奥运会和夏季奥运会最受关注的团体球类项目,冰球和篮球在中国完全不具可比性。到2016年,NBA已经进入中国整整30年,CBA联赛也运作了超过20年,职业冰球的历史却随着昆仑鸿星的诞生将将开始。

从整个项目在国内发展程度来看,冰球离职业化还有十万八千里,但按照KHL标准打造的昆仑鸿星却成了国内职业化最彻底的俱乐部——职业化的运营模式,职业化的转会制度,职业化的球员和比赛,很多方面甚至超过CBA和中超。

KHL全称大陆冰球联赛,成立于2008年,前身为俄罗斯冰球超级联赛,在国际上是同NHL(北美职业冰球联赛)分庭抗礼的顶级冰球联盟。随着昆仑鸿星的加盟,目前KHL有来自中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立陶宛、克罗地亚、斯洛伐克以及芬兰等八个国家的29只冰球俱乐部参赛。

打个比方,如果换算到篮球领域,昆仑鸿星几乎相当于在CBA联赛诞生前,中国有了一支主场设在北京的NBA球队。

▲ 昆仑鸿星总裁廖志宇在发布会上讲话。

8月30日,昆仑鸿星的新赛季发布会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球队从一无所有到组建成军仅用了两个月,堪称奇迹的运作速度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政府支持。事实上,昆仑鸿星成立本身就带有很强的政治性——作为普京访华成果的一部分,俄罗斯将帮助中国发展冰球项目,成立一支职业冰球俱乐部是其重要组成部分。俱乐部总裁廖志宇也坦承:“我们的市场化运作得到了政府大力支持。”

昆仑鸿星的宣传手册上清晰地显示着哪些国家机构参与其中——由于俱乐部事务涉及大量外事交流活动,俱乐部主管单位是中国国际文化传播中心;国家体育总局和中国冰球协会则提供了资格许可和政策支持;哈尔滨体育学院提供技术和培训支持。俄罗斯方面,KHL与俄罗斯冰球协会提供教练与球员支持,圣彼得堡红星俱乐部提供管理和赛事支持。

从国家体育总局到冬季运动管理中心,从北京体育局到上海体育局,两个月的组建时间内,昆仑鸿星一路畅通无阻,甚至KHL联盟都特别为其“开绿灯”,迅速办好准入资格。当9月5日,27名胸前印着“Red star”的球员齐刷刷地出现在五棵松的冰面上时,这足以看作中国冰球史上的重大里程碑。

▲ 前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为昆仑鸿星比赛开球。

风光的表面背后,建里程碑意味着花钱。

事实上,单是为了赶上9月5日五棵松的首场比赛,昆仑鸿星俱乐部便花钱推掉了9月初安排在五棵松的两场商演。

职业体育少不得烧钱,冰球更是其中极为昂贵的项目,此前中国人并不知道运营一支职业冰球俱乐部要花多少钱,刚刚过去的这几个月,昆仑鸿星正在用数以亿计的资金慢慢试水。

球队组建伊始,一项迫在眉睫的大笔支出就是场馆改造。昆仑鸿星将主场选在了中国最有影响力的体育馆——五棵松体育中心,在此之前,这座因北京奥运篮球比赛兴建的场馆没有任何承办冰球比赛的设备和条件,包括装配制冰设备、板墙、玻璃、监门系统等等,一切都得从零开始。

据俱乐部工作人员介绍,光是投入到五棵松场馆改造等相关方面的资金,就不低于2000万元。另一座主场上海飞扬冰上运动中心虽然本身就是冰场,但KHL对于场地的要求有着严格的标准,实际上要进行的改造工作也不简单。“我们去上海打比赛也需要体育局层层审批,批到浦东,到场馆改造就只剩一个星期的时间了。一个星期里它还要自己办一个比赛,实际改场馆的时间只有36个小时。”谈到上海的冰场改造,廖志宇对懒熊体育说,“当时我们基本把上海所有的民工都找来了,教他们怎么浇冰,把冰化了然后重新冻上,然后还要重新画logo啊、线啊、广告啊这些东西,还有板墙加高等等……”

场地改造完成后,还需要进行包装和维护,除此之外,昆仑鸿星每场比赛还需要向五棵松缴纳几十万元的租金,每场比赛消耗的电费也是由俱乐部一力负担,在年底一次结清。相对来说上海主场的费用要便宜一些,因为五棵松的档期问题,本赛季有十几场主场比赛放在上海,帮俱乐部节省了很大一笔开支。

职业体育层面,球员工资往往是俱乐部的重头开支,像NHL每支球队单赛季的球员工资总额可达7000万美元,作为NHL身价最高的球员,匹兹堡企鹅队的Sidney Crosby年薪高达1200万美元,同时商业代言还能帮他拿到额外450万美元。相比之下,昆仑鸿星在此负担较小,按照KHL规定,球员的税后最低工资不能低于5万美元,昆仑鸿星球员的年薪区间基本控制在5-50万美元之间,目前没有超过100万美元年薪的球员。

▲ 匹兹堡企鹅队的Sidney Crosby年薪高达1200万美元。

尽管球员工资压力相对较轻,但昆仑鸿星必须面对的另一项重头支出——客场旅程。由于与联盟内各支球队身处不同国家甚至不同大洲,很多客场国内都没有直飞航线,俱乐部出行基本全靠包机。另一方面,由于整个球队去客场的人员多达40名左右,普通的29座公务机无法满足俱乐部的需求,只得去包波音737这种能坐100多人的大型飞机,价格也会更贵,一次客场飞行视距离长短需要一百万人民币到三百万人民币不等。

场地、客场旅程费用、球员工资占据了昆仑鸿星俱乐部支出的70%,但对于运营一个俱乐部,这些还远远不够,像球员装备、拉拉队、现场表演、球迷用品开发等每个细枝末节都需要花钱。五棵松主场揭幕战俱乐部请来SNH48表演;KHL要求必须给新闻中心提供食品和饮料;部分媒体前来报道的差旅费用也是俱乐部承担……这些可见的、不可见的投入背后都是俱乐部在大把花钱,廖志宇表示,2016-2017赛季昆仑鸿星俱乐部的预算是2亿元。

尽管俱乐部烧钱严重,且冰球市场尚未成熟,但由于这支球队的特殊性,也有不少企业愿意为其“买单”。

翻开昆仑鸿星的媒体手册,第一个广告页属于球队的冠名赞助商万科,简单一句“从这里爱上滑雪”的广告词,表达了万科这家房地产公司同冰雪产业的连接,似乎也在说明着,他们选择赞助这支冰球俱乐部的理由。

成为冠名赞助商,万科集团付出的筹码是每年5000万人民币,在此期间,球队全称为北京昆仑鸿星万科冰球龙队。除冠名赞助商外,昆仑鸿星还有官方主赞助商、官方合作伙伴、供应商几个赞助层级,配置非常齐全。其中两家主赞助商的赞助费用为3000万元,分别是俄罗斯最大的化工企业SIBUR和坚果智能影院(JMGO),官方合作伙伴中信银行每年赞助1000万元。

光凭以上几家,昆仑鸿星本赛季得到的赞助费已经超过1亿元——这个数字足以将几乎所有CBA俱乐部和绝大多数中超俱乐部甩在身后。这对于一家刚刚成立、甚至还没开始打比赛的职业俱乐部来说几乎不可思议。俱乐部总裁廖志宇对懒熊体育表示,目前俱乐部的赞助商数量还没有达到满额,未来这方面收入也存在着一定的上升空间。“我们上升的速度一定会非常快,会比正常的(俱乐部)快很多,当我们打比赛的时候(商业)价值会有指数性的增长,那时候再说服一些赞助商过来会更容易,”廖志宇说道。

目前市场上还有像海尔这样的公司,为了打开欧洲市场,选择直接赞助KHL联盟,但目前还没有赞助昆仑鸿星。

▲ KHL联赛赞助商。

从数字上看,昆仑鸿星单赛季的赞助费相比NHL球队也不遑多让。2015-16赛季,NHL联盟和30支球队获得的总赞助为4.77亿美元,比上赛季上涨了6.7%;平均每支球队获得的赞助为1590万美元,合人民币约1.09亿。与昆仑鸿星不同的是,快餐业是美国所有行业中对NHL赞助意愿最强烈的,比其他行业要高4.8倍;后四名分别是汽车、医药、保险以及啤酒业。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医药和博彩业在2015-16赛季对NHL也展现出强烈的赞助意愿,像UNC REX医疗公司和凯撒娱乐集团旗下的WSOP博彩网分别与卡罗莱纳飓风队和纽约游骑兵队都有合作。

在美国四大体育联盟中,NFL是单赛季获得赞助最高的联盟,以2015-16赛季为例,NFL及其下属32支球队总共获得了12亿美元的赞助,较上赛季增幅达到4.4%;而为中国观众所熟知的NBA及其旗下30支球队在2015-16赛季共得到7.99亿美元赞助,较上赛季增幅为8.1%。

▲ NHL过去几年获得的赞助总额。

对于职业俱乐部,除广告赞助外,转播收入、票房以及周边产品售卖也是俱乐部营收的主要渠道。但相对小众的运动、未被大众熟知的联盟使得昆仑鸿星目前这些渠道还有待开发。

同样以NHL为例,2013-14赛季,联盟场均上座人数为17587人,该项统计最高的是芝加哥黑鹰队,场均到场观众为22623人,单赛季总计93万人次的到场纪录也领跑全联盟。反观昆仑鸿星,尽管拥有KHL最大的的场馆——五棵松体育馆,但票房并不乐观。另一方面,上海的票价相对北京更贵,区间在100-1980元之间,单凭市场销售观众数量并不乐观,俱乐部也通过送票等方式加大了宣传力度。此前由于现场上座率太低,昆仑鸿星一度遭到联盟罚款,甚至以单场550人的到场人数打破了KHL之前800人的最低到场纪录。

KHL的观赏性和竞技性毋庸置疑,但国内仍然青涩的冰球大环境导致这个赛季,昆仑鸿星很难在票房上有巨大突破。“票房不是收入的重要来源,”廖志宇说,“在现阶段,让更多人知道我们的比赛,远远比通过它收钱更重要。”

▲ 昆仑鸿星球员袁俊杰在比赛中。

廖志宇此前有着丰富的跨境并购投资经验,对于中国的体育市场有着自己的理解。在她看来,相比于战术复杂难懂的橄榄球、节奏缓慢的棒垒球,高对抗、高速度、战术易懂的冰球更容易被中国观众接受,也具有更大的商业价值。

在球队周边售卖上,昆仑鸿星目前尚未拥有线上和线下店铺,因此球迷也只能在主场比赛当日的场馆内买到相关产品,平均每场比赛周边收入不到1万元——不过这一数字已经能与CBA目前的状况持平。

而在转播分成方面,现阶段KHL的版权还很难与中超、英超、CBA相比,也没有公司愿意购买以及承担制作信号的成本。昆仑鸿星以超过100万美元的价格从KHL买到了6年的联赛转播权,接着又找到拉加代尔公司负责信号的制作,导演、制作人员都来自国外,整体价格却比用国内团队便宜很多。目前在没有经济交换的前提下,国内有CCTV5+、五星体育、移动的咪咕以及腾讯体育四家转播昆仑鸿星的比赛。

综合以上可以看出,昆仑鸿星俱乐部本赛季的主要营收还是来自赞助。票房以及周边售卖仍未形成规模,而转播分成这块目前则难以盈利。

如果单纯从职业体育俱乐部的收支来看,昆仑鸿星的财政状况显然难以称得上健康,但对于一支才刚成立不满一年的俱乐部来说,这已经是个了不起的成绩。廖志宇希望未来俱乐部还能建立自己的场地和青训。在她看来,昆仑鸿星的所承载的意义不能仅从职业体育的角度来看,他们正在做的是将中国冰球的职业和专业的出口搭建起来。并且,2022年冬奥会的任务也迫在眉睫。

“我们已经将金字塔的塔尖部分完成了,接下来希望从最高点出发,把整个体系搭建起来,”廖志宇说道。

(刘南琦对本文有重要贡献)

体育产业嘉年华 | 维密 | 体奥动力 | 懒熊创业课 | 体娱股份 | 业余篮球赛事 | 户外拓展 | 曼城 | 广场舞 | 德甲三强 | 安踏 | 职业网球俱乐部 | 韩牧专栏 | 李宁 | 苏宁获英超版权 | 双11 | 前CBA球员 | 女子马拉松 | 弈客围棋 | 平衡派 | 乐视体育 |

点“阅读原文”报名中国体育产业嘉年华。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