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私房话 >

结婚照为什么不能挂床头?千万别这样挂了

发布时间:2017-12-03 07:32浏览次数:100Tags:总裁俱乐部

我和陆臻再一次重逢是在医院。

当时他衣着光鲜地被保镖簇拥着,架势大得像是即将要去走红毯的明星,而我,正为了孩子的医药费,在电话里跟老公大吵特吵,歇斯底里地像是一个泼妇。

他出现得太过猝不及防,就在我和老公吵架时烦躁地一个转头间,我甚至喷了几粒唾沫星子在他脸上。

然后,当我看到他那张熟悉的脸时,我整个人都无法动弹了。

我没想到时隔五年以后,我还会再一次见到他,还是以这么狼狈的姿态。

老公的骂声还在通过手机听筒传出来,愣了两秒之后,我匆匆转身,整个人像是踩在泥沼里一般,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开了。

五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我们望着彼此对视了两秒,连招呼也没有打一个。

我不知道他有没有认出我,亦或是怎么在心里想我的,我没工夫去在意,儿子的医药费像是一座大山一样压在我身上,我没有精力去想太多。

“苏岚我告诉你,钱我一分都没有,你要医治你儿子那是你自己的事,别想从我这再拿到一分钱去给那个拖油瓶!”

走到僻静处我重新拿起手机,老公杨凯的声音从听筒里传过来,紧接着,他挂断了电话。

我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页面,崩溃得甚至连眼泪都流不出来。

我怨恨杨凯的狠心,但我却没有立场指责他什么,因为他说得没错,我的儿子不是他的种,这个孩子对他来说,就是一个拖油瓶。

五年前我和陆臻分手后我才发现自己怀孕,我是个孤儿,舍不得这个孩子,我想在这个世界上有个亲人有个牵绊,于是我固执而任性地留下了他。

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我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杨凯,他在一家大型游戏公司做程序员,收入不错,人看上去也比较老实忠厚,他说他不介意我怀着别人的孩子,他说他愿意娶我,我以为我嫁给他是准没错的,却没想到一步错,步步错。

刚结婚那一年他对我还是挺不错的,我想吃城西的鸭脖,他二话不说也不顾是半夜两三点,穿好衣服就跑出去给我买,对儿子也是视如己出,对外都说儿子是他亲生的。

可是好景不长,儿子的五官一天天长开,和他是一点都不像,他的朋友们开始拿儿子和他开一些隔壁老王的玩笑,至此,他的脸色一天比一天臭,说话也一天比一天冲。

我知道男人都爱面子,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的玩笑,我尽量的去谅解他,容忍他,换来的却是更多的冷嘲热讽。

我提过离婚的,他不愿意,我们的关系就这样一直僵持着,直到这次儿子生病。

白血病,一听就很可怕的三个字,需要巨额的治疗费,还不一定能治好,杨凯不愿意掏这个钱,我怪不了他,我提出算是我找他借的,他还是拒绝,于是我一着急就和他吵了起来,然后,我就以最狼狈的姿态重逢了我年少时那个梦。

陆臻。

他还是和当年一样帅气,岁月并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反而打磨得他更加的从容冷硬,天资非凡。

而我早已经嫁做人妇,熬成了黄脸婆。

“乐乐妈。”身后传来护士的声音,“您和乐乐爸商量好了吗,医药费什么时候能交,你已经欠了医院两万块医药费了,再不交费就只能让乐乐出院了。”

我无力地转过头去,僵硬的扯着唇角赔笑,“不好意思,我会尽快凑齐医药费的,乐乐的治疗不能停,拜托了。”

护士一脸为难的表情,“乐乐妈,我知道你们当爸妈的不容易,可是谁活着容易啊?就乐乐欠的这两万医疗费,还是我们科室的同事们见乐乐可怜,每人凑了点给他垫付上的,不然早几天就该让他出院了,真不能再拖了,要是你实在拿不出钱,干脆把他接回去得了。”

护士的态度很好,但说出的话却句句扎我的心。我知道医生护士们都已经尽力帮我了,大家都是拿工资的,谁也不宽裕,他们算是很有良心的了。

可是我能怎么办?

难道把儿子接回家去等死吗?

我急得没有办法,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想到了刚刚见到的陆臻。

三十万的医药费,对普通老百姓来说是巨款,但是对他来说却是连根汗毛都算不上。

或许我可以找他借……

这个想法一旦在脑子里闪过,就开始疯狂的滋长,一遍又一遍疯狂的蛊惑着我,怂恿着我,侵蚀着我的理智。

我疯了一般往刚刚遇到陆臻的那条走廊上跑过去,万幸的是,他还没有离开,正坐在长椅上像是在等着谁,身边两个保镖如同哼哈二将一般的守在他旁边。

我刚一扑过去,就立即被保镖给控制住了。

“你是做什么的?离这里远一点!”

我一边挣扎,一边不管不顾地叫道:“陆臻,陆臻,我是苏岚,我有话跟你说!”

陆臻终于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那一眼不带任何的感情,冷冽得像是寒冬里的风。

然后,他淡漠地开口,甚至带着恶劣的语气:“苏岚?哦,原来是老熟人,你不说名字,我还真是一点都没认出你,怎么,你又钱不够用了?”

我被他一鲠,想到五年前的一些事情,一时说不出话来。

我其实是一个脸皮很薄的人,换做其他时候,我可能已经羞愧得落荒而逃了,但是一想到儿子的医药费,我还是厚着脸皮点了头:“没错,我又缺钱了。”

“苏岚,你果然是狗改不了吃屎。”陆臻的面上闪过一丝恼怒,但又很快隐去,“可是你缺钱关我什么事呢?”

我急急地看着他,无视掉他眼里的鄙夷和嘲讽,“给我三十万,你想怎么样我都答应你。”

“三十万?”他冷哼一声,“苏岚,你觉得你身上哪个地方能值这三十万?”

我不值,我知道。

可是我不能放过这唯一能拿到钱的机会。

我面子里子全不要了,奋力的挣脱开左右两个保镖的束缚,不管不顾地扑过去就亲了他一口,“三十万,我保证你会物超所值,你也不想我把当年咱俩之间那些破事抖落出去吧?”

他大概是没想到我会突然亲过去,被我亲了个结实,整个人都失神一般的愣了一下,随即嫌弃似的撇开脸,眼底是狂风暴雨般的神色。

“苏小姐这是打算卖身?你觉得你这肮脏的身体能值三十万?”

我听着他嘲讽的话语,心如刀割,只剩下本能还在对他说:“只要你能借我这三十万,你要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

“好,那就跪下来,求我。”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我,眼中再也找不到当年的柔情。

我绝望地与他对视着,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很多的想法。

我很想逃,逃得远远的,远到这辈子再也不要看到他。

可理智却告诉我,不能逃,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儿子,不过是下跪而已,我可以做到的。

我麻木地弯下膝盖,扑通就要跪下来,却在即将跪下的时候,被他给推到了一边。

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支票簿,刷刷写了几笔,然后像扔垃圾一样扔到地上。

“三十万我可以给你,反正我给夜总会小姐的小费也不只这些,但是,苏岚,你给我听好了,你在我眼里连坐台的小姐都不如,懂么?”

我心如刀绞,却不得不放下所有的自尊和人格,弯下腰去捡那张支票。

会诊室的房门在这时候打开,一个打扮精致的美貌女人走了出来,她对着陆臻甜甜一笑,声音温婉好听。

“阿臻,我检查完了。”

随后小鸟依人般的投入陆臻的怀抱。

陆臻娴熟地搂过她的腰,语气温柔,“那我们走吧。”

他们没有看我一眼,好像我根本就是一团空气,就那么相携着带着保镖浩浩荡荡地离开了。

我这才后知后觉发现,这里是妇产科。

什么样的女人能够让陆臻来陪着看妇产科呢?

女朋友?还是妻子?

她叫他“阿臻”,这是曾经属于我的专属称呼,他看着她的眼神、说话的语气,都是那么温柔,那也是曾经专属于我的……

已经五年过去了啊。

我捏着支票,僵硬地站在原地,觉得自己就他妈是个彻头彻尾的傻逼。

泪水终于不受控制的滚滚而下。

我拿着陆臻给我的支票去了趟银行,犹如揣着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每一步都走得艰难无比。

我不该去找他要钱的,我甚至都不该再跟他相认,说哪怕一句话,可我却只能在内心一边骂着自己傻逼,一边拿着他给的钱去交了医药费。

乐乐终于有救了,可我的心里却沉甸甸的,很不是滋味。

交完医药费,又陪着儿子说了会儿话,我也奔走一天了,一身的汗臭味,就想着回家洗个澡换身衣服。

家里卧室门是虚掩着的,从里边透出来微弱的灯光,应该是杨凯下班回来了,我也没多想,一推门就进去了。

可眼前的一幕却让我震惊!

只见在我和杨凯的婚床上,一对男女正在缠绵悱恻地做着活塞运动,床被他们弄得咯吱作响,场面让人面红耳赤!

男的,很显然是我的老公杨凯,而女的……

浓妆艳抹,腿上还穿着黑丝,一看就是夜场女的标准打扮。

儿子生着病,正在医院和病魔作斗争,而我的老公在做什么呢?

他不仅不愿意拿一分钱出来,甚至还在家里招妓!

憋了一肚子的愤怒和委屈终于有了发泄的出口。

我走过去拿着我的手提包对着床上两人就是一顿打!

“杨凯!你有没有良心?乐乐还生着病呢,你一点不关心他也就罢了,你还敢把外面这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来!”

那女的大概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甚至这么凶悍,尖叫一声就从床上滚了下来。

杨凯见状,坐在床上怒气冲冲地瞪着我,“苏岚,你他妈发什么神经!”

“我发神经?”我气得呼吸急促,“我是你明媒正娶回来的老婆,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家,你们却在这里做这些恶心人的勾搭,我嫌你们脏了我的地方!”

“我脏了你的地方?”杨凯突然冷笑起来,“苏岚,屋里这几个人里,你他妈才是最脏的!”

杨凯的话让我如遭雷击,我站在原地顿时气的浑身颤抖,“我脏?杨凯,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么样子了?连这种夜总会的女人你也敢要,你不怕得病吗?”

大概是杨凯心里一直就这样认为我,所以他反驳的毫不犹豫,“比起你这种肮脏的女人,我宁愿叫小姐!小姐怎么了?小姐也比你干净!”

——苏岚,你给我听好了,在我眼里,你连夜总会那些坐台的女人都不如,懂么?

听着杨凯的话,不自觉的我又想起来陆臻今天下午说的那些话,顿时觉得委屈极了,我做什么了?我只不过就是想留下一个跟自己有着血脉的孩子,这难道也有错吗?

我深吸了一口气,不打算再因为干净不干净这个话题继续跟他吵下去。

“杨凯,如果我们离婚了,你想做什么我都不管,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离婚,你在外面玩玩也就算了,我不追究,可你现在怎么能把人往家里面带?”

“你不追究?你倒是想追究,你追究的了吗?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惦记的是我的什么?你偷偷从我这里拿了多少钱去填你那个贱种儿子的无底洞,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贱人就是贱人,身体肮脏就算了,连手脚都不干净!”

杨凯嫌恶的眼神和这种倒打一耙的态度让我觉得手脚冰凉。

当初杨凯顶着压力跟我结婚,不理会其他人的非议的举动让我觉得非常感动,所以我主动把工资都交给杨凯去支配,我相信他也想因为孩子的事情弥补他,却没想到……

我只是取了自己的钱去救儿子的命,在杨凯的眼中却成了我偷了他的钱!

“杨凯,你还是男人吗?你怎么能这样说?”

我觉得委屈,满腹委屈却也十分无力。

“我不要再跟你这种劣迹斑斑的女人过日子了,赶紧收拾你的东西,滚!滚出我的房子,滚出我的家!”杨凯猛地抓起来桌子上的玻璃茶杯狠狠地砸向了我,我抬手去挡,玻璃杯正好砸中了我的小臂,顿时一片淤青!

“苏岚,在我回来之前,你最好已经识趣的滚出去了!”

杨凯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然后骂骂咧咧的从床上爬了起来,一边穿衣服一边伸手摸了摸那小姐光裸的大腿,“走,宝贝,老公带你出去开房去,省得在这里看着某些人扫了兴致!”

“杨凯——”

我看着那两个相携而去的身影,忍不住大叫了一声,可回应我的只有房门被人大力关上的声音,沉闷不已,亦如我现在的心情。

我跌坐在地上,无助又绝望的捂住自己的眼睛,失声痛哭起来。

五年来,我的处处隐忍终究只能换来杨凯更多的冷嘲热讽和毫不留情,如履薄冰的婚姻终于在今晚彻底的皲裂,然后崩塌,到最后的溃不成军。

陆臻打电话过来得时候,我刚刚把地上的玻璃碎片收拾好,眼睛红肿,小臂淤青,我甚至都没来得及洗一把脸,而电话里面,他的声音依旧好听,只是语气却尽然陌生。

“现在来上清华苑B座13号,我给你半个小时。”

“阿臻,我现在……”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臻沉声打断,语气里面的凉薄让人心惊。

“别叫我阿臻,这个名字从你的嘴里叫出来,让我觉得恶心!还有,苏岚,你可别忘记了,我已经用三十万买了你,这我这里,你没有拒绝的权利!”

我垂下眼,沉默了一会儿,才慢吞吞的开口回应。

“是,陆先生。”

电话在下一秒钟被挂断。

我匆匆去洗手间洗了一把脸,拿着手机就出了公寓。

去上清华苑的路上,我看着窗外,视线却再一次模糊了起来。

婚姻失利,儿子重病,五年前的初恋对自己充满了恨意和讽刺,我不知道我小心翼翼度过的这五年究竟得到了什么,亦或者是错过了什么,但我知道……

这世界上,再没有谁比现在的我更加绝望了。

车子一路疾驰,在我昏昏欲睡的间隙,抵达了目的地。

虽然早在五年前,我就知道陆臻的家境殷实,生活优渥,但我还是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惊到了。

白色的独栋小别墅,庄严地黑色大门以及尽忠职守的保镖,还有院落里面停着的名贵跑车。

没有哪一点不是在说明我跟陆臻的天差地别。

简单的交涉后,我被保镖带到了陆臻的卧室。

我环视了一圈都没有陆臻的身影,倒是浴室的水声哗哗的响着,磨砂的玻璃门上隐约露出修长健硕的身形,顿时让我觉得有些口干舌燥。

我试图移开自己的视线,却正好对上了放在床头上的相框,是一张合照。

照片上的女人我今天刚刚见过,或许,这个人的身份是陆臻的女朋友。

心脏突然有种被人扯痛的感觉。

原来,在我所不知道的这五年里面,陆臻已经有了另外一个想要携手走一辈子的人了吗?

“你在做什么?”陆臻冰冷严厉的声音从浴室的方向传了过来。

我的手指一抖,原本拿在手里面的相框便“啪——”掉在了地上,碎成了一片。

我一惊,慌忙蹲下身子去捡,锋利的玻璃碎片几乎在一瞬间就划伤了我的手,鲜血像是血珠一样争先恐后的流了出来,看着有些触目惊心。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

“滚开!谁允许你捡的?”

陆臻大跨步的走过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把他的相框打碎了,他在低头看了一眼我手里拿着的那个面目全非的相框后,眼神骤然一冷,然后一把将我推开。

摇晃了几下后,我怔愣的站在原地,手里还拿着玻璃碎掉的相框,但那张合照上不知道什时候沾染上了我的血,模糊了一角的内容。

“我……”

“滚去洗澡!”

“是,阿……陆先生。”

我将相框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转过身往浴室的方向走。

就在我的手即将推开浴室房门的时候,我听到陆臻不带感情的声音响了起来。

“把手上的血处理干净,我讨厌闻到这个味道,脏!”

我的背脊一僵,心里捉摸不定那个“脏”指的究竟是什么。

……

我洗完澡出来的时候,陆臻正站在窗前讲电话,之前我放在桌子上的相框被人丢在了垃圾箱里面,看起来异常扎眼。

好像就是那么一瞬间,心中那股莫名的情绪异常高涨。

是因为我的血染了那张相片,所以,陆臻才会连同着照片一起丢掉吗?

他就这么厌恶我吗?

等了几分钟,陆臻似乎打完电话了,脸上的表情隐晦不明,顿了顿,他转过身看着我,湛黑的眸子危险的眯了眯,冷声吩咐道。

“你,过来”

未完待续↓↓

因篇幅限制请点击阅读原文看后续精彩内容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