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私房话 >

雪小禅丨素心花对素心人

发布时间:2017-12-03 07:32浏览次数:100Tags:月倾城

作者:雪小禅 来源:禅园听雪(chanyuantingxue)

素心花对素心人
1

触目横斜千万朵,赏心只有三两枝。

能做到三两枝,已经很好,真正的妙处在于,三两个素心人,小桌围坐,大雪天,烹茶煮酒赏梅花,这样的人生,算得真味,而独活,未尝不是一种更妙的意境。

少了苟同的人生,那是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情趣,和孤独实在是不挨边的。

——《赏心只有三两枝》

2

这鸟巢像印度女歌手koaly的歌,足够寂寞,也足够打动人。我在听这首歌的时候,常常想起那些风中的鸟巢。

我在那些歌声中游走着,凉凉的,薄薄的。感受这风中的冷和凄然。但真的很好——那些风游走在销骨的寂寞里,和那些鸟巢一样吧?

我坐在车里,车里的空调开得很足。不,不冷。那些鸟巢在寒风中偶尔抖动,但不会掉下来。

它们高高在上,它们在冬天里,但又在冬天外。

——《风中的鸟巢》

3

人生有多少大事呢?多数时候是这种小清欢吧。

四季便是人生的衬托,冬天总是那么长,可是为了等待春天那短暂的盛开,就心甘情愿地等待着,一任苦寒。

可是在这苦寒里,得寻那半杯冰雪泡茶,赏那清梅独自开。

——《清喜》

4

已经不是秋了。到了冬。

残荷,呈现出一片残落的鬼魅。历经了这些风霜、打击和伤害,她看似寥落了,其实却有了铮铮的骨,有骨骼了。

那有了骨骼的神经,远比一朵盛开的莲花更有味道。

她盛开时,只是妖媚和跋扈,她枯萎时,才真正有了风骨和气象。

——《残荷》

5

少年时顶喜欢冬天的素白,冷而幽。像极了日本电影《绝唱》的凄美,冬天隆重而盛大,因了雪,一切变得纯粹而干净。

我甚至能闻到那种清洌的甜味。在十九岁的冬天,我把自己的照片寄到南方去,是我在雪中的影子,空灵而飘渺——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留着吗?

——《四季》

6

水仙:因为不染尘,所以,有自恋的资本。

在泉州的冬天,它被绑成一小把一小把的出售,有了动人的民间色彩。

在老收藏家喝茶时,满屋的玉,茶几上一把动人水仙花,泡上一壶普洱,开始说往事,水仙有了人间气息。

——《看花贴》

7

在《枕草子》中,无数次提到菖蒲。

在慵懒的雪夜里,翻看这样一本书,想象着已经枯萎的菖蒲,是有些远意的。这远意枯萎,包括清冷,包括渐行渐远的那些热闹。

菖蒲两个字,有着疏朗的美意。写出来或者读出来,都美到惊心。

有些事物就是天生狐媚,即使一副冷冷的样子,亦是惊天动地的烈艳。那不过是一种植物,有毒,却清凉。

因为有毒,因为清洌,因为叫了菖蒲这个音节上有些孤清的字眼,格外动人了,格外让人心心念念了。

——《菖蒲》

8

听戏,写字,习书法,发呆。

整个冬天,风都很大,雪亦多,轻易不下楼。

偶尔去楼下爱芬超市买些菜,和她聊聊湘菜做法,她是湖南人,每炒菜必放小米辣。她教我做辣椒酱——把小米辣剁碎,放上盐、白酒、糖……

这种辣椒小巧灵透,红彤彤的,但辣起来惊天动地。在湖南和云南都疯狂地吃过,胃里热烈,但不灼。

——《须臾记》

9

喜与悦,两个字都妙。我喜欢这两个字,喜字就是俗世里的好,是馒头上的那点红,透着欢快,透着喜欢。悦是禅意,是初雪的曼妙,是你与我初相见,刹那间的天崩与地裂。

喜悦是这样的好,大雪压住红尘,一个人在屋子里围炉煮雪问禅意,墙角的梅花透着清香,翻看一本老相册,听一段上世纪30年代录制的老唱片,给朋友打一个电话,告诉他,下雪啦。

——《喜悦如莲》

10

京剧中有一种唱法是错骨而不离骨,不温不火、不嘶不懈,涩中带滑,我忽然想念极了这岁月忽已晚的日子。

青春是光影里织线,转眼就过去吧,最好的光阴打马扬鞭而去,言菊朋唱着“未开言不由,我珠泪滚滚”。

那是《让徐州》的里面的第一句,我听着,眼泪流了出来,我知道,尽管我还年轻,可是,我的心老了,我渴望能在向晚的黄昏里,煮一碗青菜粥,与时间、与懂得的人,共老。

——《岁月忽已晚》

图片来源:画家 Linda Felcey

◆ ◆

生命因阅读而美丽!

月倾城 微信平台

平台微信号:yqcy-830623个人微信号:yqc8368长按图片,选择识别二维码添加关注

▶ 迎风的来访,像个故人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