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私房话 >

第一次被解bra是什么感觉?

发布时间:2017-09-21 23:03浏览次数:100Tags:最热劲爆搞笑视频

01

“三妹妹,嫁给冥王,你一定死的十分凄惨。难道你不知道,赵家的小姐,陈家的小姐,周家的小姐,她们个个都是死在洞房里的。传闻啊,这个冥王可是饮血的恶魔呢。”女子有声有色的说着。

旁边另一个打扮的艳丽的女子也跟着说道:“是啊,三妹妹。父亲为了升官发财将你嫁过去,真是害了你。三妹妹,姐姐这里有毒药和匕首,姐妹一场,我们也不想你死的凄惨。”

二姐萧艳华从袖中掏出一只红色的瓷瓶和一把匕首搁在了妆镜台前.

大姐萧艳月象征性的抹了抹泪拉着萧长歌的手道:“三妹妹,做姐姐的就只能帮你这么多了,后面的路你自己选吧。”

妆镜台前映照出一张清丽无双的容颜,只是这容貌的主人哭的梨花带雨,凄惨无比。

“大姐,二姐,你们救救我,救救我好不好?”萧长歌的身体不停的颤抖着恳求她们。

萧艳月冷笑一声,抽出自己的手,扬着脸道:“我们已经在救你了,我劝你,如果不想死的凄惨,那就自尽吧。”

萧艳华叹了一声跟着说道:“三妹妹,你死后,我们会给你多烧些纸钱的。”

“吉时到,新娘上轿。”门外有礼官高昂的声音响起。

萧艳月脸色一变,将放在桌上的毒药和匕首塞到萧长歌的手中道:“三妹妹,这两种死法你自己选吧。”说着拿过一旁的盖头盖在了她的头上。

盖头下萧长歌被喜娘扶上了花轿,萧长歌紧紧握着自己手中的东西,她将那匕首放入怀中,然后死死的握着那瓶毒药。

最后的画面是萧长歌服毒的场景,盖头下她绝望的闭上眼睛。随着画面的结束,一些记忆也逐渐清明,这自杀的萧长歌是萧太医的三女儿,因圣旨赐婚嫁于冥王为妃,被自己姐姐的三言两语就吓得自杀了。

萧长歌有些唏嘘,不对,自己不就是萧长歌吗?察觉到这一点,萧长歌浑身一震,眼前的红色是盖头,自己在花轿之中,那么说来,自己这是……穿越了!

花轿突然停下,有爆竹声噼里啪啦的响了起来。一阵嘈杂过后,有礼官的声音响起了起来。“新娘下轿。”

萧长歌从震惊中回神,才意识到一切都已经无法改变,她本是现代的一名外科医生,想来自己是和那个患者一起坠楼死了,所以灵魂才会覆到了这个与自己同名同姓的小姐身上。

有喜娘搀扶着她下轿,萧长歌察觉到这幅身体还是有些酸软无力,想来定是原身服毒的后遗症。

萧长歌想既来之则安之,这个在原主记忆中像妖魔鬼怪的冥王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她还真想见识一下。

随着繁琐的仪式结束,萧长歌被人扶到了洞房中。隔着盖头,萧长歌却感觉到房间中无处不在的寒气,让萧长歌不禁打了个寒颤。

房间里很是静逸,萧长歌坐在喜榻上,尝试着活动自己的手腕,这时推门声突然响起。

有脚步声走了进来,随着房门关闭,一道戏虐的笑声也传了进来:“四哥,我知道你不想见我,但是以前你的王妃都是承欢在我身下的,今天自然也不能例外,你说是不是?”

萧长歌听着这话,突然两眼一睁,却听房间内又传来一道暗哑难听的声音,像是鬼魅一般:“七弟,你说的没错,四哥这个身子已经废了,你代劳也是应该的。”

邪魅的笑声在阴冷的洞房传来:“四哥果然识趣,那我就不客气了。”说着那人就朝着萧长歌走了过去。

挡在萧长歌眼前的盖头被人跳下,萧长歌看清眼前站着的男人,他穿着大红色的喜服,发髻梳的工整,五官俊朗,眼里却闪着淫光。萧长歌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嫌恶,但面色如常。

02

“真没想到萧太医的女儿竟然长得这么国色天香,四哥,你说是不是?”苍云暮回头看着房间里坐在椅子上的人。

萧长歌顺着苍云暮的目光望去,房间中正位的椅子上,一个同样身着喜服的男人坐在那里,脸上戴着一面狰狞的鬼王面具,面具下只有一双幽深看不见谷底的深潭墨瞳,那眼睛也在打量她,里面有一丝莫名的光。

苍冥绝和萧长歌的视线相碰,那一刻,苍冥绝的目光突然一闪。那个女人的眼中没有流露出一丝的害怕,反之竟带着深探的意味在看他。想不到,这众多女人中,得知自己的状况,居然还有不害怕的,不过,倒是可惜了这花容月貌。

“的确是。”苍冥绝没有将目光收回,依旧落在萧长歌的身上。

萧长歌突然记起,冥王好像是个残废,不仅容貌丑陋更是不能走路。如今看来不止如此,他还被人欺辱,自己的亲弟弟竟然要当着他的面玷污他的妻子?

想起大姐说过的话,那些嫁给冥王的人死在洞房之中,莫非都是受了凌辱而死的吗?

“四哥娶了这么多王妃,也就今天这个长得最是好看。不知道她在本王身下的时候是不是和其他女人一样的呢?”脸上带着淫笑,苍云暮慢慢逼近了萧长歌。

萧长歌心底一股怒火烧了上来,在苍云暮的手碰上她衣服上的系带上时,萧长歌突然冷声道:“不知阁下是哪位?”

苍云暮微微抬眸看着萧长歌不惊不慌的神色,突地一笑:“本王碰的无数女人,你是唯一一个问本王身份的人。那本王就不妨告诉你,反正你也活不过明日,本王就是临王爷,你记下了吗?”

临王,苍云暮。萧长歌对此人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他是温王苍云寒的同胞弟弟,寄养在皇后名下。

“记下了。”萧长歌垂眸浅浅一笑,手指却悄悄摸到怀中的匕首。

“春宵一刻值千金,本王会好好让疼你的。”苍云暮说着突然将萧长歌压倒在喜榻上。

有男人的气息漫天的袭来,苍云暮兽性大发,粗鲁的扯着她身上的衣服。萧长歌却突然伸手搂着他的脖子,苍云暮自然高兴萧长歌如此投怀送抱,不禁心花怒放。

就在苍云暮放松的时候,萧长歌突然拔下头上的簪子,朝着苍云暮后颈上的麻穴插去,苍云暮顿时身子一软动作不了。

“你对我做了什么?”苍云暮脸上有些阴狠的表情。

萧长歌坐起身,随意的理了理自己身上的衣服,唇角扬起一抹微笑来。“临王殿下,送你一份大礼如何?你不是经常玩弄女人吗?姑奶奶今日就送你四个字。”

萧长歌说着抓起床榻上的白帕塞到苍云暮的口中,然后拿出怀中的匕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苍云暮的下体割去,下刀又快又狠,只见苍云暮双眼一睁,痛的昏死了过去。

“断子绝孙。”萧长歌说着手中的匕首插起苍云暮被割下的命根子,拿起来看了看,余光不经意间扫到苍冥绝的身上。

“我断了临王的命根子,王爷你应该不会怪我吧?”萧长歌说着跳下了床,将插着命根子的匕首扔到了苍冥绝的面前的桌上。

苍冥绝抬头看着她,从她问临王的身份开始,苍冥绝就已经在注意她了。他原先是想看看她究竟要做什么,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在被临王压倒在床榻上,他看见她环着临王的脖子,苍冥绝以为她是投怀送抱的女人,却没料到她用一只簪子制住了临王,不仅如此,她竟然还……

她取临王命根子的手法实在太快,让他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止。此刻他的目光沉黯,这个女子胆量未免太大了。

“为什么这么做?”苍冥绝盯着萧长歌看了又看,圣旨赐婚的时候,苍冥绝就知道不过是和往常一样,所以并没有让人去查萧长歌的身份,如今看来或许并不是想象中那样的。

“不这么做,我的清白岂不是没了?没了清白,我还能活到明天吗?王爷你又不能救我,我只有自己救自己了。”萧长歌在苍冥绝旁边的椅子上随意坐下,然后端起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苍冥绝看着她随意洒脱的样子,并不觉得她是勇敢,眼睛中反而有一抹嘲讽。

她以为这样就能救自己了吗?真是个愚蠢的女人!

“你这么做,也是死路一条你不知道吗?你以为临王他会放过你,你以为皇上会放过你,温王会放过你?皇后和段贵妃会放过你吗?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刀下去,你会死的更加凄惨?”苍冥绝质问着她。

萧长歌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愕,她忘了这里不是现代,在现代自己这么做就正当防卫。可是这是个不被史书记载的帝王朝代,她断的还是一个王爷的命根子,这背后的千丝万缕真的是够她死上万次了的。

03

萧长歌放下茶杯看向苍冥绝,脸上有笑容眼神中却是探究:“我就想知道王爷你会不会放过我?”

苍冥绝面具下的表情微微一怔,一双墨瞳闪了闪回道:“本王如此无用之人,就算放过你,也没有能力保护你。”

说这句话的时候,气氛变得更加冰冷。

但萧长歌却不害怕,身体轻巧一转,突然揭下他覆面的面具,苍冥绝未料到她竟有这么一招,眼底的怒火顿时烧了起来。

真是找死,他最忌讳的就是别人看到自己的脸,尤其是那种大惊失色的表情,他的手在宽大的袖袍中紧握成拳。

在看见苍冥绝的真容后,萧长歌微微一惊,随即将惊色掩去,凑过去仔细看了看。面具下的苍冥绝半张脸被烧毁了,脸上的疤痕交错很是狰狞,而另外半张脸却很是俊秀。

“谁让你……”苍冥绝苍白的手指死死的握着椅手,避开萧长歌的目光,脸上的怒色依稀可见,这么多年,还没有人敢摘下他的面具。

萧长歌没有理会苍冥绝的愤怒,只是以一个医生的职业素养回道:“这脸上的烧伤有十年了吧?”

十年,苍冥绝的脑海浮现出十年前的那场大火,那样妖艳的颜色让他一辈子也没法忘记,所有的厄运从那一日开始,便无止境!想到往事,他的眼神中带着痛苦,还有漫无边际的冰凉火焰。

萧长歌察觉到苍冥绝情绪起伏,她认真地看着苍冥绝,轻柔的声音道:“深呼吸,放松心情,什么都不要想。”

苍冥绝下意识的跟着萧长歌的声音去做,他闭上眼睛深呼吸,让那些记忆慢慢散去。

随着苍冥绝气息平复,缓缓睁开的眼睛里恢复了幽深。萧长歌松了一口气,歉疚道“对不起,让你想起不开心的事情了。不过你放心,无论是你脸上的伤还是你心中的伤,我都可以帮你医治的。”萧长歌几乎可以感受到他内心的孤独。

苍冥绝轻哼一声别过头去,目光落在那还插着苍云暮命根子的匕首上,眼神中带着不屑。“你还是想想怎么保你这条小命吧。”

一语惊醒,萧长歌忽而吐吐舌头:“我差点忘了。”说着坐回原处,看着苍冥绝又重新戴上了那鬼王面具。

“如果让临王说是自己断了命根子,这样是不是就和我们没有关系了?”萧长歌眨了眨眼睛看着他。

苍冥绝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侧头看着她,却见萧长歌起身打了个响指道:“就这么办。”说着拿着那匕首走到床榻前。

萧长歌掐了苍云暮的人中将他弄醒,从他口中掏出被他咬的沾了血的白帕仍在一旁。

醒来的苍云暮只感觉下体疼的要命,他挣扎着起身却不能动,一双狠毒的眼睛盯着萧长歌。“你对我做了什么?”苍云暮痛的浑身冒汗。

萧长歌秀眉轻挑对着苍云暮笑了笑,然后白皙修长的手指在苍云暮的眼前轻晃:“不是我对你做了什么,是你自己对你自己做了什么。”

苍云暮看着她的手指不停的晃动脑海中跟着混乱起来,问道:“我对我自己做了什么?”

萧长歌幽幽一笑道:“欲练此功,挥刀自宫。你为了练就葵花宝典里的武功,挥刀自宫了。”

苍云暮跟着她的声音喃喃念道:“欲练此功,挥刀自宫。我为了练葵花宝典的功夫挥刀自宫了。”

“对,就是这样。若是别人问起,你就这么回答,记住了吗?”萧长歌问道,声音中带着蛊惑的味道,仿佛有魔力一般。

“记住了。”苍云暮双眼无神的回道。

萧长歌暗自高兴,想要当一个出色的医生不仅治病救人,还要医病医心,所以她平日还兼修心理学及催眠术,并且小有成就。

通过催眠短时间改变一个人的想法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好,你困了,那就睡吧。梦中一定要记得,葵花宝典,欲练此功,挥刀自宫。”萧长歌说着看着苍云暮闭上了眼睛睡去。

苍冥绝不露声色,将全程看在眼底,不由得心生疑惑,这萧长歌演的是哪一出?

“好了,王爷,你让人将王爷送回去让太医诊断吧。不过我估计,这王爷后半生要变太监了。”萧长歌忍着笑意,心情大好,穿越的第一天教训了一个流氓,她觉得很有成就。

这一切都叹为观止,这个女人居然这么不可思议。“你确定这样能行?”

因微信字数限制,只能更新到这,后面更好看!精彩后续戳下面“阅读原文”继续看高潮版!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