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私房话 >

女人第1次和第101次的区别,扎心了!!!

发布时间:2017-08-06 21:00浏览次数:100Tags:男装潮搭配

夜色已深,丽景苑小区。

白沐从背后抱着好不容易回家一次的老公陈安生,嘟着嘴巴不满道:“老公,这么久了你不想我吗?”

“太累了。”陈安生露出疲惫神情,随口敷衍了一句。

“抱抱我,好不好?”白沐渴望地说道。

“累。”陈安生把她摸向下边的手推开。

白沐失望地转过头,自从父亲出事过世后,他就变得对自己爱理不理,连这个家也很少回来,对她的话永远只有那两句:太忙了,太累了。

过了片刻,白沐还是不甘心,再次翻身趴在他的身上,娇柔道:“明天我就要出差了,你不怕我想你吗?”

“去多久?”陈安生问了一句。

“半个月呢!”白沐不舍地说道,老公难得回家住一段时间,她又要去外地了。

“去吧,早点休息。”

白沐并没有翻下身,反而伸出手,轻柔地摸起他宽大的胸膛,在他耳边轻轻吐气:“我来动,好不好……”

“你很重。”陈安生有些不悦道,婚后的白沐微微发福,变成了一个小胖妞,脱开衣服,肚皮上一坨白肉,让他提不起丝毫的性欲。

“安生,我想要个孩子。”白沐接着哀求道,自己的老公是一个明星,在圈里名气越来越大。他一心忙于事业,数月才回家一次,两人结婚已经有一年多了,却一直不曾有孩子。

这个家,一直不曾完整过。

陈安生终于转头正视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说道:“要你就好,孩子……等忙完了这一阵子再说吧。”

说着他一直大手捞向白沐的下面,两根手指开始攻城略地,然后整个人压在了白沐身上,粗鲁直接,毫无前戏。

就在准备进去的时候,白沐按住了他拿安全套的手,情迷意乱地说道:“安生,能不能别戴……”

陈安生讥笑一声,道:“不戴可以,但有要求。”

“我懂……”白沐红着脸小声道。

虽然又要用嘴结束,但是老公终于肯满足她一次了,她还是觉得很开心。

……

第二天早上,陈安生说要参加一个宴会,就直接出门了。

晚上9点,白沐独自一人来到安东机场,突然发现自己的一份文件忘记带了,她看了看表,觉得时间还来得及,于是立即打车回家。

她到家一打开门,就察觉不对劲。

门口摆放着一双女人的高跟鞋,妖艳的大红色是那样的刺眼。

紧接着,屋内传来男欢女爱的水鱼之音。

白沐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手里的包都拿不稳,心里升起不详的预感。

她忍不住进去,打开卧室的房门,淫秽的场面不堪入目。

自家那个每次她想要都喊累的老公,正生龙活虎地趴在一个女人身上卖力耕耘!

而且两人的姿势非常开放、丑陋以及猥琐,这就是自己那个思维保守的老公?他也会玩倒挂金钩?

白沐脸色苍白,她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床上两人被吓到了,陈安生一脸惊讶地看着自己的妻子白沐,但他很快就冷静下来,没有丝毫被抓奸的慌乱,而是很镇定地把被子盖在那个女人的身上,转身从床头上拿起香烟点上,开口道:“说吧,想要什么?”

她紧咬着嘴唇,眼泪不争气地涌出来。

白沐忍不住想看看这狐狸精是谁,急步过去,掀开了被子。

“王心虞!竟然是你!”她震惊地后退两步,自家老公居然跟她搞在了一起!

王心虞看着白沐脸色很是慌张,眼神里也没有慌张,反而闪过了一丝得意,她往被子里缩了缩,却装作无意地一撩头发,白嫩锁骨上的点点吻痕刺痛了白沐的双眼。

她怯怯地说:“小沐,我爱他,成全我们吧。”

“王心虞!我爸妈活着的时候供你吃供你穿,还资助你上学,想不到你居然勾引我老公,有脸爬上这张床?”白沐满脸的泪水,她感到好绝望。

陈安生身上一丝不挂,冷漠地看着白沐,薄唇里蹦出几个字:“过不下去,明天就去离婚吧。”

“离婚?然后你就娶她?陈安生,你真是个畜生!”白沐气得发抖。

王心虞侧身卷在床上,笑意更浓,恶意地安慰道:“沐姐,你也别生气,我也没你说得那么不堪,你换个思维想,你们夫妻之间的情况你很明白,既然你满足不了你老公,那我只好来帮你了,我替你好好照顾老公,这样你也免去了小三逼宫的丑事,还能坐稳明星夫人的位置,我是在报答你们白家呢。”

白沐没想到她竟然能把偷情的事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这十几年里,她怎么就没认识到她是如此的颜厚无耻!

“你们还是人吗!”白沐哭得撕心裂肺。

陈安生此刻一言不发,沉默的态度,已经代表了一切。

白沐流着泪,看着他,问道:“你们多久了。”

陈安生没有回答她,倒是身后的王心虞接话了,她得意地说道:“你是问我们做过多少次吗?两百次应该有了吧。”

啪!

白沐咬着牙,反手给了陈安生一巴掌。

陈安生怒了,瞪着白沐咬牙道:“你他妈给脸不要脸是吧!”

说着,也给了白沐一巴掌。

这巴掌打得极重,势大力沉,直接把白沐抽翻在地,还补了一脚。

“陈安生,你真敢打我?!”白沐气得肝颤,整个人快要崩溃了,在她的婚床上出轨,竟然还对她动手!

“我就打你怎么了!我就打你!”陈安生暴怒道:“我告诉你,我早就受够了你,也不看看你自己什么德性,你难道不知道你很丑吗,要不是当年看上你爸的人脉关系,我他妈才不会娶你这种肥婆!”

“你说什么?”白沐突然不哭了。

“我说你丑,老子对你从来就没有过感情,你听懂了吗。”陈安生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冷笑道:“看你那副饥渴样,要不是看你可怜,我才不会忍着恶心跟你做,射给你,简直就是浪费!”

“陈安生!我要杀了你!”白沐猛然扑上去。

两人顿时扭打在一团,一旁的王心虞丝毫没有起身的意思,看着无法与一个男人抗衡的白沐,神情中充满了笑意。

突然,白沐一只手抓向她那张引以为傲的脸,在她上面留下了猩红的五道指印。

火辣辣的痛,王心虞懵了,然后发出一声尖叫:“白沐,你敢抓我的脸!我要杀了你!”

就在这么一瞬间,王心虞从床头上摸出了一把剪刀,毫不犹豫地刺向了白沐,正中心口,鲜血止不住的沁湿了整个胸口……

痛。

这是白沐失去意识前最后一点知觉,心口痛,痛不欲生。

“小沐,醒醒,一会要出门,别睡了,快起来吃饭。”

温柔又熟悉的声音在耳边想起,白沐掀起沉重的眼皮。

妇人看白沐醒了,带着疼爱跟无奈,说道:“好了,小沐,快起来吧,都几点了,一会该耽误出门了。”

白沐眨眨眼睛,不可置信又满心狂喜地看着这张熟悉的脸,喃喃道:“妈,妈妈……”

是妈妈!她又见到妈妈了!她是死了么?!所以才能再次跟妈妈相见!

苏云看着满脸茫然、眼眶微红的白沐有些奇怪,只以为她还未睡醒,轻轻地推了推她,催促道:“怎么了,小沐,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收拾一下出去,不是跟陈安生约好要见面的么?”

陈安生……不对!她不是被陈安生和王心虞那对狗男女杀了吗?

她怔怔的看着比记忆中年轻很多的母亲,她记得,自己结婚后,父亲就生病去世,深受打击的母亲也没缓过来,很快也病逝,只留下自己一个人。

白沐迷茫地四处张望,发现自己躺的地方看起来陌生又熟悉,赫然是她未出嫁时候的房间!

她看着眼前的一切,脑子根本反应不过来。

这时,枕边手机响了起来。

苏云见状微微抿起唇,脸上的笑意变得狭促起来,说道:“好了,你看,让你赖床!人家安生来催了吧!行了快接电话吧,我先下去。”边说苏云边出了门,还贴心地带上了门。

白沐呆愣愣地看着苏云离开的背影,手机自动挂断,屏幕切回了待机状态。

白沐拿起手机,看着屏幕上的2016年12月12号,不可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2016年,这是2016年……”

白沐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生疼,这不是做梦!她真的回到了20岁那年!

愣愣地看着手机,白沐嘴里开始不自制的笑起来,笑意越来越大,带着癫狂的畅快,眼睛里却涌出泪来。

苍天有眼!居然给她白沐重新再来的机会!上一世自己活得像个傻瓜,这一世她绝不会重蹈覆辙!

她放下手机,起身走到镜子前。

面前的自己不是那个被婚姻和孩子消磨了青春的肥胖妇人,如今的她不过20岁,清纯动人。

陈安生,上一世我一心一意地对你,你却刻薄无情地待我!这一世,我要把上一世受到的伤害,连本带利的还给你!

白沐很快下楼,站在旋转楼梯的拐角处,冷眼看着楼下正跟父母聊得开心的陈安生,西装革履,文质彬彬,好个一表人才的大好青年!

她深吸了一口气,稳住动荡的心神,换上了以往那抹平静柔和的笑意,带着几分心切,款款走了下去,乖巧地冲陈安生打招呼:“安生,你来了!”

陈安生看着她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深情,可是细看会发现里面全是敷衍:“小沐,你今天打扮得可真漂亮!”

白沐微微低下了头,露出了恰到好处的羞涩,抿唇说道:“是嘛,那就好。”

白父在一边催促道:“好了,不是要去参加宴会么,别误了时候,快去吧。”

陈安生点点头,上前拉过白沐,跟白父白母告别。

白沐在一边显得格外乖巧沉默,随着陈安生摆弄,一直到上了车也只是沉默地低着头,跟平时一见到陈安生,便惊喜得叽叽喳喳模样完全不同。

陈安生松了松领带,并没有在意,毕竟这个女人爱他爱得发疯,成了他的掌中玩物,他本就厌烦她聒噪,如今这样安安静静的倒也不错。

白沐看着车外飞速后退的灯红酒绿,心却一点点平静了下来,尽可能地回想前世的细节。

上一世参加宴会时,最为深刻的就是墨家少爷墨致辰和林薇雅发生了丑陋的关系,被众人撞破,事后很多人都知道,墨致辰当时气息不稳,浑身无力,显然是被下了药,遭了算计。

那这一世,自己如果帮助他免除算计,是不是就得到助力了呢?

她沉思着,一路无话,要举办宴会的地方离白家并不远,所以很快就到了。

白沐错开了陈安生伸过来要扶她的手,独自下了车,每一步都走得很虔诚,这是她开启复仇计划的第一步!

从今往后,她再也不是之前那个娇生惯养的白沐了!

她跟在陈安生身后走进宴会厅,满室珠光宝气,男男女女打扮精致,因着是娱乐圈的聚会,每一个人身材相貌都很出众。

今天白沐穿着一件白色的裙子,收腰大摆五分袖,恰到好处的遮掩了她那微胖的身型,而陈安生进入宴会后,便刻意地跟白沐保持着一臂的距离,带着恰到好处的礼貌性亲近,无形中将他们的关系从恋人撇到朋友。

白沐的注意力却不在这上面,她一进会场就不动声色地四处打量,却没找到墨致辰的身影,只有墨奕航拿着香槟在跟一个红衣美女攀谈,注意到陈安生来了,还不动声色地跟他交换了个眼神,似乎是在说一切都在顺利进行中。

这个微小的细节,被白沐捕捉到,她的心一下子沉了下去,自己要快点找墨致辰。

她转头对陈安生说道:“安生,我去下洗手间。”

陈安生神情温柔的叮嘱道:“嗯,去吧,快去快回。”心中却巴不得这个小胖妞离他远点。

白沐低着头,维持着淡定向洗手间走去,一转进宴会众人看不到的拐角,她神情一变,立刻提起裙摆,焦急的往休息间跑去。

印象中就是这里了!

她一连看了三个休息间都没人,不禁有些挫败,穿着高跟鞋奔跑,纵使是粗跟,也让不习惯穿高跟鞋的她脚踝生痛。

白沐忍着疼痛,一瘸一拐地往下个休息间走去,路过杂物间的时候白沐突然听到里面有些异样的动静。

她把耳朵贴到门上,仔细听去,隐约有男子的闷哼跟女子的娇呼。

对,就是这里!

再一转把手,果然没锁。

白沐刚想推开门,却发现门在里头被东西顶住了。

该死!

她顾不得其他,直接就用自己的身体撞门。

谁知道这一撞门就开了,而白沐猛地往门里栽过去,砰地一声跟什么温软的东西撞到一起。

她没摔倒,但那个东西好像被撞倒了。

白沐急忙撩开眼前凌乱的头发,发现是林薇雅。

她松了口气,幸亏赶上了。

衣衫凌乱的林薇雅被她这出其不意的一撞,一下子栽倒货架上,被货物砸得不省人事,白沐没理她,刚想进去找墨致辰。

只是刚进去没几步,突然就被从旁边串出来的一个黑影给抓住,猛然甩到了床上,她尖叫一声,就感觉到一只燥热的手,迫不及待的就从裙底探进去揉捏她那最敏感的部位。

“不要!”白沐大惊失色,眼前的是被下了药的墨奕辰,她忙伸手去推,却根本敌不过此刻情欲熏心的男人,反被他抓住手往胯下摁去。

白沐被手上碰及的热度烫得满脸通红,又焦急无比,她一边扭动着身子挣扎,嘴里一边急慌慌的说道:“墨致辰!墨致辰!你醒醒!你别乱来!”

被无处发泄的情欲烧的墨致辰眼角通红,哪听得进这些,只是凭着本能张嘴含住那张喋喋不休的红唇。

躲闪不及,突然被吻住,白沐整个人都慌了,挣扎间眼角瞟到床头的桌上放着一杯水。

顾不得在自己身上乱摸乱亲的墨致辰,白沐探着身子竭力去够桌上的水,刚勾住杯柄,墨致辰的手一下子伸进了胸前的饱满处,然后用力一捏。

白沐直觉一股奇妙的感觉蔓延全身,整个人一下子脱了力一般,差点没呻吟出声,连刚拿到手的杯子都差点拿不稳。

她满脸通红,怒气冲冲地抬起杯子泼了墨致辰一脸水,厉声喝道:“墨致辰!你不要太过分!”

正沉浸在温香软玉中的墨致辰冷不丁地被泼了一脸冷水,被情欲烧昏的头脑瞬间清醒过来,他眨眨眼,看着仰躺在桌子上衣衫不整、脸色涨成猪肝色的白沐,整个人一愣,被烧断线的脑子回放起刚刚发生的一切。

墨致辰不禁后退一步,眉头拧成了疙瘩,目光阴沉地看着白沐,这……这是怎么回事?!

白沐压着怒气,一边拢着衣衫一边从床上下来,冷声说道:“墨致辰,时间紧迫我不跟你多废话啊,你被你弟弟下了药,想让你跟林薇雅发生点事,然后以此威胁你娶她,这个林薇雅是什么人,就不用我多说了。”

墨致辰的眼睛死死盯着白沐,连地上的林薇雅都没多看一眼。

居然会是她,墨致辰沉默了一下,开口道:“那你怎么会在这里?”

白沐梳理好裙子说道:“我当然是来救你的,如果被外面的人撞破你们俩刚才的事,后果什么样,墨少爷想必知道。”

墨致辰闻言眼中闪过一丝古怪笑意,嘴上却说道:“抱歉……”

白沐微微撇过脸去,脸上还带着未退的几丝恼怒,说道:“你不用说抱歉,我是来跟你谈合作的?”

墨致辰一怔,然后用饶有兴趣的眼光上下打量着白沐,问道:“合作?你想跟我谈什么合作?”

白沐微微一笑,脸上带着一股自信,说道:“我知道,你跟墨奕航一直明争暗斗,而且这次的事情是他跟影星陈安生一起做的,你身为墨家长子,有很多事不便出面,就需要一个人替你来做,我们交换,你帮我进娱乐圈,我替你处理陈安生。”

墨致辰一挑眉毛,眼中带着几点惊讶,声音中也带上了审视,说道:“陈安生么……那应该是你的男朋友吧?”

白沐撇撇嘴:“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墨致辰微微一勾唇,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转而问道:“我的确有些事情不方面明着跟墨奕航作对,可我身边也不缺可用之人,你又凭什么能让我选择跟你合作?”

白沐张了张嘴刚要回答,外面的走廊突然传来嘈噪声,紧接着一群人一股脑地挤进了这个狭小杂物间……

放不下啦!!

点击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