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私房话 >

真的好疼,为什么还要往里面放!

发布时间:2017-06-20 07:28浏览次数:100Tags:每日晚读

精彩阅读

她脑中一片空白,吃惊的挣扎,小手用力的锤上他的胸膛,但他的胳膊像铁臂般将她牢牢禁锢。这个吻是火热的,饥渴的,充满索取与霸占!

婚礼

夏宅。

亮洁的法国进口乳白色大理石地板砖将人影一个个映照的光彩照人,数人高的缤纷花柱挤满了整整一室。主卧室内,拖着曳地长纱的夏宛琳立在那里,神情倨傲的就像一个高贵的公主。

今天,是她的婚礼,也是夏家最为重视的掌上明珠夏宛琳出嫁的日子。

每到这种重要场合,夏桐总是很知趣的站在角落里。她从来就明白自己的身份,不过是夏家老爷子一夜贪欢后生下的私生女,注定只能被众星捧月的夏宛琳淹没在黑暗里。

“哎……秦家的婚车来了……。”伴娘在窗边惊呼。

夏桐闻言朝外看,一排加长林肯井然有序的朝夏家别墅驶来。秦家在全国乃至全球,都几乎算得上是赫赫有名的商业霸楚。其掌舵的的帝升集团是一个集经济、娱乐、饮食、金融投资等为一体的全球性公司。旗下子公司遍布全国,其财资力量不可小敛。

而这次将与夏宛琳成婚的便是秦家的长公子——秦慕抉。

夏桐虽未见过这个名义上的姐夫,但多多少少还是从别人口中知道了些许。据说这个‘帝升’集团大公子,虽然才刚满23岁,个人身价已高达六十亿。从小就跟随父亲掌理‘帝升’的他,手段精明强干又心狠手辣,曾经逼得一个小公司的老板自杀。父亲为帝升总裁,而母亲达茜夫人的父亲又贵为丹麦的一等公爵……

有如此金贵的身价,也无怪乎一向眼比天高的夏宛琳会如此欢欣雀跃的等待出嫁了。

“喂……”,夏宛琳忽然不满的朝夏桐叫唤道:“你过来帮我提提裙摆,都拖到地上了。”

夏桐忙收回神思,托起了那件据说镶满了八千多颗施华洛世水钻的婚纱。夏宛琳回头嘲讽一句:“小心点,这件礼服可价值好几十万,比你妈当年做婊子时卖的贵多了。”

周围一阵的哄笑声……

夏桐低低说:“是。”

*** ***

被众人簇拥着的夏宛琳刚刚走到门口,一个男人却唰的从为首的林肯车里走了出来。俊美精致的五官恍惚让夏桐产生了天神降临的错觉,只是那眸里的阴冷与幽森,却让她感觉到了危险的临近。

“嗨……达令……。”夏宛琳笑着朝前迎接,他却直接掠过她,走到了夏桐的身前。

“你就是夏桐?”男人一动不动的盯住她,俊逸的脸颊冷酷如冰。

夏桐愣了一下:“是。”

“很好!”秦慕抉缓缓勾起一抹笑,随后一把握住了她的手腕,朝身后已然呆掉的夏宛琳说:“夏宛琳你给我听着,你的妹妹很美,相对于你,我对她更有兴趣。你曾经对曼茹做过的事,我会一样一样用她的身体来偿还!”

男人说完,便大迈步朝车子走去,握着夏桐的手丝毫都没有松开,紧的几近碎裂。夏桐被这股大力拉扯到车前,还未反应过来便已被眼前这男人摔上了车,接着是发动机响的声音。

你是处女吗

光亮的柏油马路上,车子疾驰而过。耳旁的风声割的人脸皮发麻,夏桐忍不住低头抱住了裸露的肩膀。身旁的男人一直紧抿着唇开车,侧脸的线条坚毅而性感,却隐约泛着血腥的凶悍。

他很愤怒,并且是濒临崩溃边缘的愤怒。尽管不明白他的这份愤怒由何而来,但夏桐却觉得现在的自己有必要缓解一下这车里的气氛,“姐夫……。”

谁知还未开口便已被粗暴的打断:“你要是再说这两个字,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扔出去?!”

夏桐噤了一下,缩在角落里,半晌:“可不可以开慢一点,我好想吐。”

男人哼了一声,没有回答,车子却又提高了一档。夏桐闭着眼,紧紧的抓着胸前的安全带,害怕的发抖。

秦慕抉不屑的看她一眼:“是处女吗?”

夏桐一愣,睁开眼,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他的语气更加的嘲弄了:“瞧我,真是问了句废话。夏家的女人见了男人不都是倒贴着上吗?你姐姐夏宛琳为了能够嫁给我,暗地里使了多少把戏。不仅给我父亲施压,甚至于不惜害死曼茹。处女?就算你想,你的身体恐怕也忍受不了吧!”

说着话的同时,伸出一只手来,直接扣在了她饱满的胸脯,用力挤压。

夏桐一声尖叫,猛的推开他的手,“你这个变态!”

看着她惊恐的模样,他似乎觉得很有趣,笑出声来:“还算敏感,我想今晚的游戏,应该会很好玩。”

精湛的目光带着一丝嘲弄的微笑,淡淡的落在了她身上,夏桐的心却真真正正的凉到了底。侧头注视着窗外刷刷略过的风景,她咬牙握住了车把,正想开门跳出去,却被一只手生生的扯回来。

“你疯了吗!”秦慕抉将她用力按在胸口处:“你现在跳出去,只有死!”

“就算死也比面对你这个恶魔好!”夏桐吼道。

“死?”他嗤笑出声:“夏桐,你以为我会让你那么容易死吗?我秦慕抉现在就明明白白的告诉你!你姐姐想得到我,做梦都想爬上我的床,可她想要的我偏偏要给你!如果注定要下地狱,我也会拉着你一起给曼茹陪葬!”

“什么曼茹?她是谁,我为什么要给她陪葬!”夏桐开始失控,用力的在秦慕抉的怀里挣扎,挣脱不开,便开始用牙齿咬他的手臂。

“呲——。”秦慕抉收回痛的发麻的手臂,眼神渐渐犀利:“夏桐,这是你逼我的!”

他哗的一下停住了车,用力抽掉了胸口的领带。侧身欺近向她,神情就像一只被挑起兴趣的野兽,张着眼在她的身上来回梭巡。

强制占有

眼前的女人不算漂亮,但肌肤很细白,粉色的短款裹胸礼服遮不住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挺秀的胸脯,细小的腰肢,白皙而修长的腿,每一样都足够使男人沦陷。

他想起刚刚握住她胸前丰盈的那一刹,温软的触感该死的好!

夏桐本能的意识到了危险,当看到他高大挺拔的身体一步一步朝自己靠近时,突然警觉的想要开门逃离……

但已经来不及了,就在她慌神的瞬间,他就已经粗暴的将她顶在了椅背上,唇瓣迅速的朝她压了下来。

她脑中一片空白,吃惊的挣扎,小手用力的锤上他的胸膛,但他的胳膊像铁臂般将她牢牢禁锢。这个吻是火热的,饥渴的,充满索取与霸占!

夏桐简直懵了……

就在她呆滞的瞬间,身后的椅背忽然朝后倒,夏桐一个错料不及,便已被秦慕抉压在了身下。

夏桐尖叫:“你干什么?你放开我,你这个变态!”

黑色的眸光因害怕晕染上了一层薄薄的水汽,越加勾魂摄魄,无所适从的茫然与柔弱却勾起了身上男人的欲望,他低头,凶狠的吻近乎残忍的落在了她的发梢,颈项,赤裸的肩膀……

被吻过的肌肤一片片的刺痛,这哪里是吻?分明是舔血的噬咬,激烈而疯狂!

夏桐开始叫,用最粗俗的语言咒骂,身体扭动着,如同绝望挣扎的困兽。

“秦慕抉,你这个变态……”

“秦慕抉,我会恨你的……”

“秦慕抉……我求求你……唔……”

点击“阅读原文”,下面的内容更精彩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