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0

content1

content2

content3

content4

content5

content6

content7

content8

content9

content10

content11

content12

content13

content14

content15

content16

content17

content18

content19

content20

content21

content22

content23

content24

content25

content26

content27

content28

content29

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趋势

旗下栏目: 动态 建材 趋势 市场

社科院预测中国房价走势屡出错 被指还不如掷铜钱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17新闻网编辑部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5-18
摘要:在过去房地产市场勃兴的十年间,这样观点夸张、打赌逞强的场景三番五次的上演。预测房价的轨迹也升温为一场全民参与的竞猜“盛宴”。开发商、经济学家、各种机构

推荐相关文章:

人口新趋势下的上海基础教育方像上海市对薄弱学校的委托管理、杭州的“名校集团化”、京沪等地的“一校多校”、“一校多区”等等,都是将优质的教育资源进行提炼、磨亮、放大、辐射和扩散的有

上海报业集团28日挂牌新闻人新该报确认,现任上海广播电视台台长和上海东方传媒集团有限公司(SMG)总裁裘新,10月28日将作为上海报业集团的负责人亮相。出人意料的是,裘新本人也是9月中旬才

原标题:预测?忽悠?房价预测的十年乱象

之 综述

2013年的3月,之于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解读。

知名房地产商任志强放话说,这个月里,房价将暴涨;评论人士“牛刀”则立帖为誓,称房价泡沫要在3月破裂;而对深圳的郭建波来说,3月房价不降的话,他就要在长安街裸奔了。

在过去房地产市场勃兴的十年间,这样观点夸张、打赌逞强的场景三番五次的上演。预测房价的轨迹也升温为一场全民参与的竞猜“盛宴”。开发商、经济学家、各种机构、甚至炒房者等纷纷变身“预言家”,就房价的走势指点一二。

其中,有唱空者喊出“楼市不崩盘,我就去跳楼”等非理性口号,也有唱多派宣扬的“25年后北京房价达到80万/平米”。

观点的截然对立,也显示了预测受多重因素制约的中国楼市之难。根据梳理,如谢国忠、易宪容等学者关于楼市下跌的判断鲜有成真,而投行等机构也曾集体折戟过楼市预言。

信“专家”,损失惨重

由于相信“楼市专家”的预测,黄涛卖掉了深圳的房子。三年后,他浮亏了约六七十万元。

30多岁的黄涛,在为三年前的卖房决定而后悔。

2010年3月,考虑一个月后的黄涛终于下定决心,将自己位于深圳龙岗的一处房产卖掉。彼时,2009年楼市的暴涨已招致决策层出台了一系列的调控措施,如七折利率取消、首套房契税优惠调整等。

当时已从售楼员做到一家地产公司中层的黄涛看到,部分城市的房价已经开始下行。他开始担忧,楼市可能会重演2008年下半年的大跌行情。

人口新趋势下的上海基础教育方向

上海经济评论:面对这样的情况,素质教育要如何发展

王荣华:举个例子,我孙女现在5岁,我就不让她学各种东西。当然也是有压力的,因为周边其他孩子都在学各种东西。但在让她玩的过程中,比如我会加入一些数字加减的引导,再在过程中肯定她一些好的地方。潜移默化中通过肯定孩子来做一些引导,而不是逼着孩子赶场子,学到最后,孩子苦得很。

汤林春:素质教育不是一种模式,素质教育倡导的理念最终还是需要落地生根。落地生根有很多的方式方法和途径。

我们现在的情况是有一个先进的素质教育理念和想法,但是没有一种把它导向实践和行为的机制。整体上还是我们教育体制的问题。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再到大学的整个升学体制运行得比较成熟和顺畅,但是分流机制还不是很成熟。我们的义务教育应该是一种通识教育,对学生的学习和人格培养打基础,但是一旦到了中等教育,分流还是需要的。

如何分流呢?理想模式似乎是中等教育、高等教育能够提供足够多的发展方向,让学生有足够的选择机会,为自己选择合适的发展路径。

但如何判别某一路径就是符合学生自己的呢?所以要搞生涯发展教育,通过生涯发展教育,让学生分析自身的兴趣特点与职业性向,结合社会发展趋势的分析,然后确定自己的发展规划,选择自己需要的专业,从事自身适合的工作。这个想法有过于理想的成分,如不可能穷尽学生所有可能的发展方向,也不可能非常准确地预测未来10年、20年所有的职业,何况未来职业也在不断变化之中。但是这种以学生能力、兴趣与个性作为分流标准的思想值得借鉴。就像加德纳多元智力理论所强调的,人的智能是多元的,有优势智能也有弱势智能,让学生循着自身的优势方面去发展,也许是一种更明智的策略。

#p#分页标题#e#

目前的问题是,中等教育大家更看重普通高中,对职业中学重视不够。在中考中,职业学校往往是考得不太好的学生的选择,而且生源数量有限。而普通高中又往往是看重为了升学的“应试教育”,忽视了个性与特色的培养。

在高等教育阶段,大家对办综合型大学“趋之若鹜”,而对办专业型职业院校却相对冷淡。这里面牵扯到许许多多的利益关系,权且不谈。但他们忽视学生发展规律和社会发展需求是明显的。

当今之计,高校可以进一步对接社会产业结构、就业市场,设计科学合理的专业与学科,培养社会需要的人才,办出自身的学科特点、专业优势,形成自身的办学特色。同时,中等教育要打通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形成基础培养与专业培养的多元区间,在培养学生基本素养的同时,又与高校的多元方向相衔接。这样就拓宽了学生的成才之道,而且是越来越宽而不是越来越窄,并立足于学生自身素养的培育。也许这样能为素质教育构建一个制度环境吧。

杨小微: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每个人单打独斗肯定不行。现在提倡大学和中小学合作,我们也从改变老师、校长的观念,进行高密度、深度的接触和介入,和他们一起研究教材,增进教学的质量和效率。

#p#分页标题#e#

比如我们尝试采用单元教学法,把同样的题材的课文放在一个单元,每个单元重点教一篇,然后带动其他篇的学习。比如写景说明文,可以用两个甚至三个课时,将其内容要点、写作特点和方法教会学生后,剩下的课文让学生自己去学习、比较。慢慢地他们就能自己搞清楚这一类文章的基本结构和学习方法。

除了课程与教学之外,学生班级建设、学校组织变革和制度更新也是很重要的。要进行这样一类学校内部的改革,尤其需要一个宽松优化的大环境,这就需要从体制、机制和政策等宏观层面来探索新的出路。

像上海市对薄弱学校的委托管理、杭州的“名校集团化”、京沪等地的“一校多校”、“一校多区”等等,都是将优质的教育资源进行提炼、磨亮、放大、辐射和扩散的有效经验,值得宣传和推广。这些策略和方式如果能长期坚持做下去,对提高整个师资队伍的素质、观念和水平都是大有益处的。这方面上海是先行者,进行了很多富有创意的探索,一些中西部地区也正在开始向上海学习。

上海经济评论:你认为现在使用的教材有哪些问题?

#p#分页标题#e#

王荣华:如果全国960万平方公里都用一种教材,我们认为没有区别。比如,上海和青海就是不一样的。所以,在教改里争取到了自主命题和自主教材。这样的话,基础教育教什么和考什么,是有原则的,可以综合创新,但不能离开大纲,学生不要负担太重。

但在与时俱进的同时,教材要起到传承作用,这是非常重要的。学校对传承人类文明有作用,教材要反映国家意志,绝不能是反映少数人的观点。比如,现在有的人因为一些爱好,把历来的一些名篇如鲁迅、朱自清的作品都略去了,反而把一些急功近利的东西拿进来,甚至有些东西都是价值观念有问题的。像我小时背唐诗,当时不一定看得懂,但是长大以后就得益于当时的学习。所以有些人把这些都改掉了,我是很担心的。

我最近到台湾去,听到关于教材的去中国化。要一个国家民族灭亡,首先从历史开始,从教材开始来淡化和否定。一定要强化国家的意志,将长远的目标体现在教材中。别的地方,通俗也好,高雅也好,都可以。但是教材不行。

杨小微:对于教材,上海是一个独立做新课程的地区,叫做二期课改,没有参与到全国去。我一直感觉到教材存在的问题还不是某一科的问题,而是普遍的问题,教材的专家资源不够丰富。和江苏这些地方比起来,同样一套教材的话,人家的专家队伍可能达到几百人。我们这里就是两三个人编一套教材。所以独立做新课程体现了特色,但难免也出现专家队伍不足的问题。

外来子女教育及考试制度

上海经济评论:外来务工人员的子女教育问题一直也是大家关心的话题,这些孩子接受基础教育的现状如何?

#p#分页标题#e#

王荣华:现在大部分外来务工人员子女,都是到公办学校念书,和本地学生还有一个融合的问题,包括因为文化、生活习惯不同,一些孩子会觉得自卑。还有学习跟不上的问题,一旦跟不上,孩子会很痛苦的。要让他们融入社会还要做很大的功课。现在,他们进入公办学校还是很独立的一个团体。

考试上,义务教育没有问题,现在是中高考进行异地考,教育部也想要有相关政策出台。现在主要是教材问题,上海根据自身的情况进行自主命题,教材是适合上海的乡土教材。对于外来人口子女的考试,我认为将来要有个衔接。外地来的孩子,有些不是出生在这里,但是中小学在上海当地念。所以,现在考试一系列的问题都需要衔接。将来国家要出异地考试,这个可能会被允许。现在考也可以,在上海考全国卷,分数达到后照样录取。

汤林春:上海非常重视外来务工人员子女的教育。从1998年开始,上海市就针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出台了一些政策,当时这些子女更多地是以借读的方式在上海受教育。

#p#分页标题#e#

2004年开始,上海切实落实国家有关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教育政策,相关措施都向前跨了一步,主要是落实“两个为主”政策,“以当地政府为主,以当地公办学校接纳为主”逐步解决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就学问题,同时也加强对外来务工人员子弟学校的管理。

到2011年在沪50.17万名外来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全面免费接受义务教育,其中36.89万余人在公办学校就读,占总数的73.53%,13.28万人在政府购买服务的158所民办小学就读,占总数的26.47%。其中,将外来务工人员子弟学校纳入民办学校管理体系,是一种制度上的创新。通过提升外来务工人员子弟学校办学条件,加强规范管理,合格者纳入上海市民办学校系列。在改善办学条件、提升办学质量上都构建了一个有利的平台,目的是使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上海能够接受较高质量的教育。

对在公办学校就读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要求一视同仁对待,他们和当地学生享受一样的政策待遇。当然因为户籍制度的限制,他们还不能完全参加上海的中考和高考。

#p#分页标题#e#

不过,根据中央及教育部的有关政策,上海市正积极探索有关办法。如上海2011年拿出3000个左右的中职招生名额面向在上海就读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到2012年已经达到8000个名额。这些名额不仅针对在公办学校就读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还针对在民办学校就读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只要符合一定条件都可以申请。

杨小微:我觉得上海对这个问题解决得还是不错的,至少我知道的有些区是以非常认真负责的态度和非常富有人性关怀的方式来解决的。我们在一些进城务工人员子女民办小学做调研,教师校长对他们的工资待遇都很满意,业务进修提高方面也提供了很多机会。只是这些孩子的家长很忙,常常顾不上辅导孩子的学习,有些科目如英语,也是没有那个能力去辅导。我们现在与他们合作,正在研究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上海经济评论:对于这些孩子,未来如何在中高考制度和现实人口资源问题之间找一个平衡点?

王荣华:原来一直在上海念书的孩子,因为户口不在上海,所以要回户籍地考试,这需要改革,但也有瓶颈。上海教育资源如果全放开,全国各地的孩子都来的话,上海怎么办?作为一个特大城市,上海人口已经超过2300万了,教育、医疗、社会治安、就业都跟上了吗?

如果全部放开又做不到基本的保证也是不行的。对于外来人口子女,不让他们接受好的教育,他们回不去户口所在地又没能找到工作,就会变成城市的边缘人员,将来对社会也是弊病。这方面和本地居民也是要讲清楚的,一些必要的投入还是要有的。而且特别是上海1990年代的发展,主要还是靠外来人口,这点我们要充分肯定。在收入共享中,必须拿出一块,最聪明的办法就是让他们的子女接受好的教育。

#p#分页标题#e#

但我们还缺少统筹和前瞻观念,认识上也不一致。有的人认为这个钱是地方财政,怎么要用到他们头上去。这种观念就不了解其中的关系。也有的人是完全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认为要放开,但不了解实际情况,不考虑操作性。

但是上海能够包打天下吗?包打不了。所以,基础教育将来不能是简单的完全放开,需要智慧和设计。对于社会各个阶层和各个部门,在这方面需要大家有统一的认识。其实,外来人口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子女的问题,子女教育稳定了,一般他们也就稳定下来了。

汤林春:据说,今年教育部正在推进有关异地高考的政策,其中涉及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参加异地高考的问题。其实各个地方情况不一样,上海是个特大型城市,人口已经达到2300万左右,据有关研究,上海人口承载力也就在2500万-2800万之间。靠教育控制人口增长实际上是做不到的。

基础教育本身是公共服务,人口进来之后,教育部门所能做的就是提供质量好的基本公共服务。教育部门本身也很无奈,你很难把适龄人口挡在校门之外,如果这样做往往违法,也不符合国家有关政策的要求。

#p#分页标题#e#

但是另一方面,上海教育资源又非常有限,在有些地方压力还很大,弄得不好还会影响教育质量。如现在郊区教育资源只有全市的60%,但要满足基础教育中70%的学生的教育需求,同时80%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集中在近郊和远郊,而且还有增加的趋势,导致这些地区教育资源的压力越来越重。

所以,“十二五”规划中提到的在城郊接合部和远郊新增加的基础教育资源比较多,比如新增的中小学和幼儿园,有近80%是在城郊接合部和远郊。有的远郊教育局局长甚至开玩笑说,自己现在就是基建局局长,主要任务就是造学校。

在这种情况下,我认为马上完全放开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在上海参加高考会有难度,还是要有步骤、有计划地进行。

总之,政策一定要考虑合理性和可行性,没有可行性的话,过于理想化的政策可能会引起社会的混乱,反而引起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杨小微:现在就外来人员子女参加流入地中考和高考的“禁区”都没有打开,只是职业教育打开了。所以这类民办学校的现实问题就是有的学生到小学毕业或者初一初二就回老家了,留到初三的人都很少。

从人文关怀角度来看,是我们要考虑的。可以通过技术角度来解决,“积分”制度,是否可行还说不好,因为中国目前的诚信资源还不是很充分。也许开一个口子,就意味着同时留下一个漏洞,需要警惕。

异地高考,曾在刚刚开过的“两会”上热议过,但真正操作起来可以设想有很多麻烦。

比如会使城市人口越来越膨胀。那个时候话就是反过来说了,“进城务工人员随迁子女”变成“进城务读子女随迁父母”了。这个问题如果不考虑周全,就有可能好心办坏事,还是要谨慎。

我最近做了一个调研发现,这些子女到上海受了几年教育回去以后或者到别处去还是受益匪浅的。

因为,上海基础教育就理念和教师素质而言还是比他们家乡好得多。他们如果得到了实质性的好处,而不一定是非要考试资格,还是可以回去再考的。

而且,农民工子弟以前只是两种选择:回家或者留在上海,现在他们会想到可以去苏州、杭州,或者去上海的农村。所谓的公平理念并不一定保证结果的公平,到上海来是打基础和学本事。

#p#分页标题#e#

至于现在职业学校对外来人员子女就读,这点是真敞开了,但是现在的职业教育质量不是很好。相反,一些外地办得好的职业教育,比如山东一所职业学校,它的护士专业毕业都可以直接到301医院,烹饪专业毕业的厨师都被用人单位预订到四五年后。如果把职业教育办成这个水平就不错了。

协调社会、学校、家庭

三方关系

上海经济评论:政府和社会、学校、家庭,三方应该如何协调好之间的关系?目前,因为教育引发的矛盾和问题并不少。

王荣华:这就是三方的一致性,现在形不成合力,目标不一致,互相之间还会扯。

#p#分页标题#e#

我简单说,社会和企业除了给钱交税,还有创造条件给学生去看看和实践的义务。大家要热情欢迎,不要都收费或者拒绝。现在的问题,大家都害怕安全事故,不肯接受学生来实践。如果都这样,这一代人成长怎么办?关于各方要形成合力的问题,我认为首先应该是学校。

汤林春:首先教育引发的矛盾和问题与政府和社会、学校、家庭之间的关系并不能建立直接的一一对应联系。但当前确实存在一种现象,一方面教育改革取得了巨大成效,但另一方面老百姓对教育的满意度还是太高。

这与当前社会经济处于转型期各种矛盾比较集中,人们相对容易抱怨与不满的社会情绪有关,不过也确实说明政府和社会、学校与家庭的关系有改善的空间。

关于政府和社会、学校、家庭之间的关系,先要弄清楚它们之间具有不同性质的关系。

社会(政府)与学校是代理与被代理的关系,社会(政府)的教育职能委托给了学校,由学校代理教育职能。

这样,学校是代表社会(政府)来开展教育工作的,所以必须执行政府的教育政策,反映社会对教育的要求;同时学校又有相对的自主权,可能会有偏离被代理人意图的可能,所以需要社会(政府)的监督。

这样社会(政府)与学校之间关键是要构建必要的政策环境,明确各自职责与义务,建立顺畅的沟通机制,形成有效的监督与反馈制度等。

而学校与家庭两者是相对独立的主体,都是社会的组成部分,家庭是社会的基本细胞,学校是社会的专门教育机构。

#p#分页标题#e#

两者因为小孩教育的问题而发生了交集,其中核心是教育服务的问题,具体而言包括教育权益的保护与教育教学活动的参与及成效,就此而言,它们之间的关系是服务与被服务的关系,但另一方面它们又都是教育的主体,对小孩子都承担着教育的责任与义务。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学校、家庭在教育问题上有相互推诿的情况,在服务问题上有信息不对称的情况。所以,最好是能明确各自职责与义务,并建设公开透明的联系机制,形成参与学校管理、开展家庭教育指导的教育共同体。

杨小微:当务之急是在政府政绩观、学校业绩观和家庭教育观之间找到平衡点。如果政府不再在意学校的

P7

人口新趋势下的上海基础教育方向


责任编辑:17新闻网编辑部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Power by www.17wh.com 17上海新闻网 2017-2018 技术支持:讲座网 网站内容管理QQ:99923838

本站资料来自互联网,旨在为网友提供一个观看平台,本站内容为原创发布和网络整理,如果存在版权问题,请您联系站长删除!

电脑版 | 移动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