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汽车迷 >

月童(周秉毅):在老车和拉力间摇摆的诗人 | 人物-手机腾讯网

发布时间:2016-11-30 20:03浏览次数:100Tags:[db:tags]

一辆EVO和一辆STI依次在我们酒店的楼下停了下来,从EVO上下来的月童(周秉毅)热情的招呼我们上车。在我们正式拜访经典车业之前,他要先带我们跑个山。



从台湾省的中部多山,彰化县就位于山区边缘的平原地带,与台中市毗邻。山区的地形,造就了台湾中部玩车人热爱跑山的习惯,“相比于台北的爱炫耀,台南的偏爱大马力的玩车风格不同,在台中,大家都喜欢操控性好又均衡的车子,因为我们这里山多。”月童一边拉高EVO的转速,开始攻弯,一边告诉我台湾不同地区玩车的习惯。在被月色铺满的山路上,这时已经很少有来往的车辆了。

“不过,现在跑山的人越来越多。一到周末,几乎从早到晚都有人跑,早上一般是摩托车晨跑,还有自行车骑行的,白天时段留给通勤用,开车的就只能跑跑夜路了。”在一个我几乎看不到出弯位置的右手弯,月童没有丝毫减速的动作,我有些紧张。但月童似乎很清楚我在想什么,他说,这条山路他已经走了无数遍,就像是秋名山的拓海,早就把每一个弯都熟捻于心了。的确,飞快地掠过这个弯,眼前就是一小段平直的道路了。


在台湾中部的山路上晨跑或是夜跑,已经成为这里的爱车人共同的记忆了,之前采访的牙医Benny,和现在经营着老爷车修复工厂的月童,都曾经是狂热的跑山爱好者。而现在,随着年纪的增长和业务的增加,跑山,对他们来说已经成了更具有仪式感的消遣了。看着后面渐渐被拉开距离的STI微弱的灯光,月童放慢了车速,“我们等一下他们,很快就到山顶了。”

在山路的尽头,是一个小村落,这时候也没有什么行人了,只剩下疏疏朗朗的灯光。但一个附带停车场的便利店却依然灯火通明。这家便利店的规模,几乎接近一个小型超市,不仅提供冷热饮,还提供可供休息和餐饮的区域,就像是一个高速服务区。“这个便利店是我们的集散地,无论是清晨还是在夜晚,相约跑到山顶的朋友们基本都会在这家便利店里买点喝的,吹吹牛。”月童递给我一杯咖啡,他自己则啃着一个冰淇淋,把另一个扔给了从STI上也下来的搭档、经典车业的经理林清渊。看着山下城市的灯火,吹着晚风,我很好奇,这个开车疯狂,言谈举止间又透着儒雅风格的车行老板,背后还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为了揭开这谜底,第二天,我们来到了位于彰化县彰鹿路293号的经典车业的工作坊。这里挤满了一辆辆等待翻新的老车,月童和林清渊更是一早就开始了忙碌。从2010年正式开创经典车业以来,月童对这个事业倾注了无数的心血。他认为,老车是社会文化的一种体现,每一台老车,对于拥有它们的车主都是具有意义的珍藏。
在生锈的车架上一点一滴的捶打,让陈年的油垢和灰尘布满工作衣,拆解、清洗、修复,让机件重新运作正常,这些枯燥乏味的工作,是否值得?月童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跟我们分享了他自己的一段经历:他有一台E46的宝马320d,陪伴他和他老婆行走了9个国家,当时他们在欧洲花了2000多欧元买下来,一路从保加利亚出发,经罗马尼亚到匈牙利布达佩斯,之后辗转斯洛伐克、捷克、奥地利、斯洛维尼亚,最后开到了意大利。

虽然这款320d没有改装,动力一般,没有天窗、没有真皮座椅,甚至连音响也坏掉了,但这台车还是被月童运回了台湾,因为这辆车上承载的是满满的回忆。说到这里,他还跟我们分享了一个旅途上的小插曲,在希腊的一个小港口卡瓦拉,当天晚上停车的停车场第二天却变成了露天市集,而他们的车还没来得及开出来就被淹没在了集市里,他们夫妻俩只能待在对面的咖啡馆喝到集市散去,才最终把车开了出来。

我想通过修复老车,要让人们懂得珍惜,懂得留存,懂得许多的物品,不仅仅是一个物品而已。

月童有一个梦想,希望未来的某一天,经过经典车业修复的某台状况良好的老车,会以它独有的当时的美感,感动下一代人。但月童也时常会担心,不知道这个春天到底什么时候才会真正地到来。“我不怕辛苦,都已经坚持这么多年了,再苦几年也没什么,只是希望自己做的事情能够真正的开枝散叶。”

月童在社交网站上的签名是“在车的世界中流浪的诗人”,他的部落格里也充满了浪漫和理想主义的随笔,不过一谈到拉力,他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毫不掩饰自己兴奋和喜悦的眼神。在他的办公室门口,停着一辆菲亚特阿巴斯Punto S1600,这是他2013年去保加利亚参加ERC(欧洲拉力锦标赛)保加利亚分站赛的座驾。而他的办公室里,也挂满了参加拉力赛所获得的各种荣誉。

聊到拉力赛,月童一脸的兴奋:“车是用来开的,拉力赛车则是用来用力开的!”他告诉我们,在欧洲参赛,他发现了一个判断车手速度和能力的一个小技巧,就是车身上的横向划痕的多少,因为能够把路线用到极致的车手,往往会擦着草丛或者树枝经过。“所以当我某一赛段比完,在车身翼子板上发现了蓝莓果酱的气味时,我知道我也开始有进步了。”

在欧洲参加过拉力赛后,月童发现与成熟的欧洲汽车文化相比,台湾的汽车文化相对来说还比较单薄。比如在欧洲,有一些技师,一辈子只专注于做一台车,一个公司,也只服务一个车种,他们对某款车型的了解,有的甚至超过了原厂的水准。而在台湾,迫于经济压力,很多车行无法专注地在某一领域深耕下去。但幸运的是,经典车业创立至今已经6年有余,每一个成员,各自分工所做的事情,逐渐显现出喜人的成果。

“我们一直把车拆开、修补好,装起来;再拆下一台,修补好、装起来;不断重复,持续不断地做,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不断地思索、尝试,如何让下一台可以更好、更美、更持久的保持。”月童告诉我们,做老车修复是一个良心事业,表面上做得漂漂亮亮其实不难,“谁知道这台车五年后,或是十年后,还能不能保持刚翻新出来的样子?”月童和他的经典车业一直坚持要求自己修复的车体能够保持十年以上的防锈能力,有些繁复的工序会让时间花费在看不到的细节上,导致高昂的工时消耗,但一般的消费者在完工之后根本无法分辨。

月童也见到过很多同行用便宜行事的做法,他觉得那不是在“救”老车,而是让老车更早“下课”。“比如我们制作一个完整的钣金件,可能要花上一周甚至十天的时间,是简单焊补的五倍;有些不规则的形状,机器进不去,只能用手工打磨,打磨车身外表也需要两三天的时间;还有发动机舱、内饰;每个钣金件还要拆装数十次核对整车线条和间隙平整度,要是只恢复一个外观,可能拆装两次就能搞定,但要恢复一辆老车的完整状态,拆装十次都算只是刚好而已。”

即使如此,月童也不认为自己能够做出一台达到五星级的翻新车辆,“现在团队刚刚组建了六年,还有很多地方都不完美,我们还在不断总结和改良,并且向欧洲取经,但是我相信,我们离那一天不会太远了。”月童,这个具有理想主义的诗人,在外人眼中甚至有些疯狂,但正是这样所谓的“疯子”们,他们充满热情,执着地专注在一件事上,直到满意了才肯罢休,又或许......永远不会罢休。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