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美食家 >

一个用嘴拯救国家的男人

发布时间:2017-12-07 15:00浏览次数:100Tags:看理想

在上一轮招聘中,我们问了所有应聘者一个问题,你希望看理想还能做什么?

有不少人提出相同的建议:希望看理想做一些和电影相关的内容。

这与我们的想法不谋而合。电影,确实是我们一直想与大家分享的主题。

但是已经有如此之多的电影类公众号,我们可以写出不同的东西来吗?今天这篇微信,是一个尝试,之后我们也将不定期更新电影推荐

今天,为你推荐一部近期评分很高,但是排片不多的佳片。

如果你也写了一些自己满意的电影相关的文字,欢迎给我们投稿一经选用,我们将有好书相赠

投稿要求:不限长短,务必原创。投稿邮箱:cmn@imaginist.com.cn。

本文约4000字,阅读预计需要10分钟。

近来上映了几部还不错的电影,而其中我觉得最值得一看/一听的,却是一个肥胖臃肿衣着黑色永远叼着雪茄的人物

乍一看,简直就是一只英伦范十足的黑熊正在吞云吐雾。

他,就是《至暗时刻》里的丘吉尔

窃以为“”这个词实在恰当,身形硕大,以及看起来的可怕,都符合他本人留给人们的印象,而偶尔泄露的憨厚,也像极了丘吉尔本人的大智若愚和伟大领袖背后可爱的那一面。

欣赏《至暗时刻》,就是因为它成功唤起了伟人丘吉尔最真实的魅力。

了解更多关于丘吉尔与《至暗时刻》的历史背景:

参考电影:《敦刻尔克》《赎罪》

参考视频:《一千零一夜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点击阅读原文收看)

或戳以下文字直接阅读:

《一位国家元首的诺贝尔文学奖 | 一千零一夜》

《对领袖忘恩负义的伟大民族 | 一千零一夜》

历史事实 VS 电影文学

《至暗时刻》作为描绘重要历史时刻的二战电影,它弥补了《敦刻尔克》陆地上的空白——

从1940年5月9日那天起,一个月之内,法军投降美军不援助德军却势如破竹,国家摇摇欲坠,灰心的议员大老爷们坚持和谈,敦刻尔克海滩上的30万英军很可能全部无法生还……

一个月之内,丘吉尔急难之下就任首相,坚持孤军奋战,果断牺牲驻守加莱的4千英军,一人承担起30万英军生死的责任……

作为描绘政治人物的传记电影,它又足与《国王的演讲》媲美——

丘吉尔这个口齿不清的老头,却发表了最振奋民心的演讲;如此紧张的局势,他却仍有他古怪而独特的幽默;几乎不可能战胜之势下,他却一个人坚持说“我们将决不投降”……

丘吉尔原声演讲“我们决不投降”

战争不断失势的事实与丘吉尔一人的胜利演说形成如此强烈的对照。


他拿什么做赌注?那是一个国家的生死存亡。

他凭什么做担保?那只是他个人近乎疯狂的乐观自信。

二战时英国照片

不断出现的日期,提醒着你,也提醒着丘吉尔,时间紧迫,真的要一个人与一个国家几乎既定的命运作斗争吗?


时间仍在进行,德军仍在挺进,冲突也还在放大,到了最高潮时,终于连丘吉尔内心也开始动摇。


他该怎么办?

在那最黑暗沉重的时刻,他走下首相车,走到大不列颠这个伟大的民族中去,去汲取自信、勇气、坚强……那种种伟大的力量,直到他再度找回那难以置信的乐观。

然后他抬起作为首相的高贵头颅,回到议会大厦,发出了那足以担起欧洲命运的声音,那最黑暗的时刻,于是成了他最光辉的时刻。


他说,我们决不投降!

让我们勇敢地承担我们的责任,我们要这样勇敢地承担,以便在英帝国和它的联邦存在一千年之后,人们也可以说:“这是他们最美好的时刻。”

——丘吉尔演讲《Their Finest Hour》

道长如此评价——

“我自己认为丘吉尔的自大那股劲,简直是世界上第八大奇迹……

如果有时候我们会说,一个人的言语,就像尖刀一样会把人刺痛,那么丘吉尔的言语就像一支部队,能够带领一个国家打赢一场战争。

电影很动人,海内外媒体和影评者也纷纷给出了好评,但你依然可以听见一些不满的声音。他们不满的是,这部电影把二战胜利的功劳,分了太多给丘吉尔,只因为丘吉尔的嘴炮技能MAX。

是这样吗?是,但好像也没有什么好不满的。

首先,电影的英雄主义的确放大了丘吉尔的个人伟大,而忽略了当时其他人的作用和其他的战争细节。

比如《国王的演讲里》那个口吃国王的乔治六世在这里只是一个支持者角色,张伯伦事实上也并非如此自私窝囊,其他盟友国家也并非无功,敦刻尔克大撤退很大程度上也是靠百姓自己的力量……

可是,这就是事实和电影文学的区别,别忘了,我们在欣赏一部电影,而《至暗时刻》的文学表达,是十分诗意的。

其次,丘吉尔的确会说,即使他口齿不清,他也的确是靠他的演说激励民心,靠他独断的命令挽回了敦刻尔克的30万英军。

更没有人能否认他是语言大师,后来他获得的诺贝尔文学奖足以证明这点。

《第二次世界大战》

作者: Winston S. Churchill
出版社: Penguin Books
副标题: The Second World War


大家知道丘吉尔得过诺贝尔奖,1953年拿的。可是跟一般政治家政治人物不一样,他拿的不是和平奖,是文学奖。大概是整个诺贝尔文学奖史上唯一一个政治领袖

当时诺贝尔奖委员会认为他以非常精密的、内行的角度去描述了这场战争,对大部分人来讲,则是因为他讲故事跟他使用语言的艺术太厉害了。

……

现在有的学者认为,丘吉尔首先是个作家。事实上,在他从政之前,他还真的首先是以记者的身份出现在英国人的视野当中。他先写报告文学,写战地报道,后来又开始写小说。后来因为他这些战地报道写得好,被公众认知,于是慢慢才步入政坛。

其实在他一辈子里面,写作这个东西始终围绕着他,没有离开过他,甚至影响到他从政的风格。比如说,他从政的风格就是一种,有一种戏剧性,他总是设想身边的环境是一个史诗式的一个大剧场,而他本人则是其中那个非常勇敢、非常果断坚决的一个主角,英雄主角。

他很清楚地知道,在这个历史舞台上面,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将被记录在历史之中。所以,他每次演讲都要格外地考究那些语言,这就是为什么丘吉尔的语言会这么有名的原因。

——摘录自《一千零一夜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战时领袖 VS 古怪萌老头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曾经只认识教科书上那位发表铁幕演说、比着V字手势的英国首相,一个决绝、肃穆、冷漠,生活在遥远历史中的人物。

丘吉尔的形象似乎始终没有与“铁”脱掉干系。

编剧安东尼·麦卡滕说,“一个历史人物,越是有名,就越容易失去自主权。”

而导演乔·赖特表示,他要让丘吉尔“走下神坛”。他做到了。


电影看完之后,我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丘吉尔也忒可爱了!

是的,他脾气古怪,换了多少个打字员都受不了;他足够决绝,可以牺牲掉四千士兵;他足够武断,可以抵抗所有人一意孤行。


但同时,他肥胖、他结巴、他幽默,他还会在无意间卖萌——因为不知道胜利手势的正确比法,他比出了一个背过来的V字手势,那意味着,去见鬼吧。得知真相后,他哈哈大笑。

大家知道这个人从小到大桀骜不驯,非常反叛,所以小时候上学成绩也不怎么样。到了后来,他其实因为到处得罪人,说话直来直往,所以好像也没什么朋友。有一个朋友倒是跟他交往了许多年,那就是英国一位有名的戏剧大师萧伯纳。萧伯纳说话跟丘吉尔一样尖刻。

有一回,萧伯纳给他写了一封信,写这封信还夹了两张戏票,他就跟丘吉尔这么写:“亲爱的温斯顿,正逢拙作某某戏剧要上演了,我给你特意寄上两张戏票,希望你跟你的朋友能够来看我这个作品的首演,如果你还有朋友的话……”

丘吉尔怎么回信呢?丘吉尔说:“亲爱的萧伯纳先生,非常抱歉!您大作首演那天,我跟我的朋友都事先有约,不赴客会。但是非常感激,这戏票我们留着,我们一定会来赶着看第二场的,如果你的戏还能够演第二场的话。”

那么再后来,他又有一个政敌,当时是一个女性的国会议员阿斯特夫人。终于很讨厌他,她就忍不住他说:“丘吉尔,如果你是我老公(在一个酒会上面,大家拿着咖啡),如果你是我老公,我一定在这杯咖啡里下毒。”

丘吉尔就跟她说:“好,如果我真是你老公,我一定喝了这杯咖啡。”

丘吉尔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你看他的所有的文字,你看这书里面所讲的所有的话,都能够看出他那种非凡的自信心。他那种自信心,终于使得他在大战当中展露出了一种领袖的气派。

作为一个政治家来讲,我觉得丘吉尔其实完全不是我喜欢的那类型的政治家,他的很多政治立场极端的保守。他甚至有种族歧视,他在镇压殖民地反叛的时候毫不留情。他做过非常多非常错的决策,比如说德累斯顿大轰炸。

但是,我觉得对英国来讲,对当年的英国人来讲,他们是很幸运的。因为他们在最艰难的时候,遇上了一个最适合那个时候去领导他们的领袖。

——摘录自《一千零一夜 |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乔·赖特 VS 克里斯托弗·诺兰

《敦刻尔克》上映时,就有许多人拿它与乔·赖特的另一部作品比较,那就是《赎罪》,一部讲述爱情与忏悔的电影,同样涉及到敦刻尔克这一历史事件。


诺兰的电影一直以来的优点就在于,没有绿幕,寻求创新。这也是他的《敦刻尔克》在国内上映时最大的宣传点。


而乔·赖特的电影也一直有两个特点,其中一个同样是颠覆传统的表现手法。他的《赎罪》之所以再被提及,就因为其中表现大撤退时那5分钟一镜到底的堪称史诗的长镜头。


《赎罪》剧照

《至暗时刻》同样表现了导演不拘泥于传统政治剧的大胆,为严肃的人物传记赋予了更多的娱乐元素。

乔·赖特的另一个电影特点,即浓郁的英伦味。《赎罪》如此,《傲慢与偏见》如此,《至暗时刻》亦是如此。

即使是在那样危机的战争时刻,我们也没有在荧幕上看到身穿军装的丘吉尔,而总是一身黑色西装、叼着烟斗、拄着文明棍的英国绅士。

最印象深刻的一幕,莫过于他坐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半明半暗的时分下,一只手撑着黑色雨伞,一只手夹着烟斗。他缓缓地把伞向后移,扬起头,失神的目光望向天空。

那是电影最紧张的时刻,也是丘吉尔最软弱的时候。

如此说来,在出人意外方面,应该是诺兰更胜一筹,但论谁更擅长“动人”,非乔·赖特莫属。

加里·奥德曼 VS温斯顿·丘吉尔

这真实的丘吉尔,经由加里·奥德曼的刻画,可谓相当成功。

加里·奥德曼留在荧幕上的形象,是《惊情四百年》中的德古拉伯爵,是《这个杀手不太冷》中的神经质反派,是《哈利波特》中的小天狼星,是《蝙蝠侠》中的哥谭市戈登局长,是《锅匠、裁缝、士兵、间谍》中的资深间谍……

《惊情四百年》宣传照

《这个杀手不太冷》幕后照


这些人物迥然不同,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瘦……

而《至暗时刻》中的加里·奥德曼,却是一个实实在在的胖子。嗯,这很丘吉尔。

为了还原丘吉尔,加里·奥德曼着实下了一番苦功:增肥,加假下巴,露出高亮的额头,并且据说,他化妆需四个小时,穿着的“增肥装”重量足有他自己一半重。

这还不够,所谓神形兼备,他不但准确演绎了丘吉尔的生理特征,连心理特征也拿捏得精准到位。


丘吉尔式的含混不清,时不时的叉腰动作,从鼻尖上的小眼镜后面露出的各样眼神,紧张时下意识的吧嗒嘴,以及只在独处时才流露的黯然……


加里·奥德曼达到了他对自己的要求——“我至少要在镜子中看到丘吉尔也在看着我。”

真实丘吉尔(左)与电影中的丘吉尔(右)

就在最近,好莱坞化妆师与发型师协会还授予他杰出艺人奖(Distinguished Artisan Award),以表彰他“是出了名的变色龙”。


从未亲眼见过历史上最伟大的英国人物,这回能够看到最真实的丘吉尔,感谢加里·奥德曼。

戳阅读原文观看视频:

《一千零一夜 | 第二次世界大战回忆录》

或戳以下文字直接阅读:

《一位国家元首的诺贝尔文学奖 | 一千零一夜》

《对领袖忘恩负义的伟大民族 | 一千零一夜》

还有更多话想和小编说

加我微信吧

商业合作或投稿

请发邮件至:lwx@imaginist.com.cn

转载:微信后台回复“转载”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