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美食家 >

今年这些作家写的“性”又没做到“优雅的污”

发布时间:2017-12-05 11:00浏览次数:100Tags:新京报书评周刊

每到年末就有一大波年终评选袭来。英国《文学评论》杂志的“最差性描写奖”今年又按时在11月30日这天公布了。今年成功摘得桂冠的是美国小说家、 Interview 杂志的编辑克里斯托弗·博伦,获奖作品是他的第三本小说《毁灭者》。如果你还没听过这个奖,那可能需要复习一下去年的功课了——《今年又有一波作家没有把“性”写好》。

简单来说:从1993年起,为了陶冶良好的“性”情、为小说增色,英国著名文学杂志《文学评论》(Literary Review)主办了“最差性描写奖”(Annual Bad Sex in Fiction Award),每年评选一次,J.K. 罗琳、厄普代克和村上春树等大腕儿都曾因床事写得不好而获得提名。


撰文 | 蛀牙

11月30日的颁奖典礼依然在老地方伦敦圣詹姆斯广场的进出俱乐部举行,到场400名嘉宾向获胜者举杯祝贺。不过获奖者克里斯托弗·博伦本人并未出席,事实上,去年的得主 De Luca 也没有出席领奖,这大概是作家本人无声抗议的方式吧。但是《文学评论》可不管了,今年继续发挥幽默人设,在颁奖词里任性写道:“克里斯托弗·博伦绝对是从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的人。不过鉴于本周哈里王子刚刚宣布要和他的美国女友汗·梅根·马克尔订婚,所以看起来英国最有资历的文学奖被美国人抢走似乎也合情合理。”

克里斯托弗·博伦ⒸUlf Andersen / Getty Images

现在类似“波涛汹涌、摸索的手指、唇舌折磨、烟火的隐喻”这些桥段已经进入“最差性描写”奖的黑名单。《文学评论》的评委弗兰克·布林克利欣慰地指出,今年小说中的性爱场景描写已经相当不错,大有改善,应该证明这个奖项慢慢发挥作用了。不过他同时表示,写的糟糕的性爱依然还有很多,这个奖还能“再战斗”。

这种评选也让有的入围者表示很不开心。之前美国作家汤姆·沃尔夫的作品《I Am Charlotte Simmons》因为其中一段性爱描写“ Slither slither slither slither went the tongue ”(大意是“舌头滑溜滑溜向前”)而入选,作者本人抗议《文学评论》的评选,称评委根本没有把握到他的讽刺意图。他在接受路透社记者采访的时候引用一句老话“你可以让妓女有文化,但是你不能让她歌唱”,讽刺说“你可以引导一个英国文学崇拜者知道什么是讽刺,但是你没办法让他读懂它”。看的出来作家本人已经非常愤怒了。

不过,正如有些读者留言所说的那样:“一本书中那些糟糕的性爱场景可能会毁掉一个令人愉快的故事。”所以《文学评论》这项评选可能还会继续以为读者服务为目的,而“无情”鞭策作家。

获奖者

《毁灭者》

THE DESTORYERS

——Christopher Bollen——

《毁灭者》这本书入选桥段是主角伊恩和前女友在帕特莫斯岛上的一段场景。评委赞叹克里斯托弗·博伦试图“用新方式描述熟悉事物”的努力,但是觉得有点用力过猛了,比如:将男性生殖器比做“台球架”的比喻并没有让评委们眼前一亮,反而不知所以然,评委们觉得“容易造成对生理构造理解上的混乱”。去年也有类似的创新,不过去年是比作“芭蕾舞者”,也是不太懂作家们的想法。

She covers her breasts with her swimsuit. The rest of her remains so delectably exposed. The skin along her arms and shoulders are different shades of tan like water stains in a bathtub. Her face and vagina are competing for my attention, so I glance down at the billiard rack of my penis and testicles.

《卫报》也选取了文中的一段,让我们来看看:

山间石廊上,空气变的炙热,我们在黑暗中穿着衣服扭作一团,复杂的如同登山装备一样。她的黑色衬衫挂在脖子上,我解开扣子,短裤和内裤纷纷滑到脚踝,激情如同雪崩一样汹涌。

评委可能在字里行间没有感受到这种雪崩般的热情。

其他入围作品

“最差性描写奖”每年都是选择时下热门的书籍进行评选,并且不涉及色情或明确的色情文学。因此,莫妮克·罗非的《幽会》虽然被大量提名,但并不符合评选资格。尽管它里面有些片段让评委觉得完全可以拿出来当典型,比如:“他轻吻我的乳房,满脸杂草般的胡子就像一块大的海绵。”

许多人还提名文斯·凯勒的小说《 Open Arms 》。然而,因为作者是英国议员所以也不符合资格。尽管如此,今年还是有一批精挑细选的入围者,让我们一起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差”。

1

《未来不会太久》

THE FUTURE WON'T BE LONG

——Jarett Kobek——

当我和 Jon de Lee 言归正传后,这些过往遭遇的回忆就变得越来越遥远,仿佛被抹去了。

与 Jon 在一起就像是两具身体之间的对话和交流,电流通过肉体和骨骼传递。不能言说,只能聆听.....

我们做爱(重复说了四遍)......我不是你的波莉安娜,我不是你的甜心公主。(重复说六遍)。

评委想说,这个凑字数的作者可以走开了。

2

《语言的第七功能》

THE SEVENTH FUNCTION OF LANGUAGE

——Laurent Binet ——

《语言的第七功能》是法国作家洛朗·比内在2015年发表全球畅销书,用插科打诨的方式演绎八十年代学界的学术和政治争斗。即使如此也避免不了被《文学评论》声讨的命运。

他将手放在比安卡的肩膀上,沿着她的低领衣服下滑。突发灵感,他附上她的耳朵低语,仿若对着自己说:“我渴望被这个女人包围的风景,一种未知但我能感受到的风景,只有解锁这个风景,我才能感到愉快......”

比安卡愉悦地颤抖。西蒙低声用一种他以前从来没有察觉到的威严对她说:“让我们结合在一起吧。

相比上文那个凑字数的这个算表现的相当不错了。

3

《战号》

WAR CRY

——Wilbur Smith & David Churchill——

莱昂说:“我现在要拥有你。”他领她来到海滩边干燥的地方,脱下外衣,铺在地上,然后让她躺上去。

“天哪!” 他覆上去然后喃喃地说,“太冷了,我会冻伤的。”

她低声笑起来。“蠢人,你就不会把它放到暖和的地方?”

4

《如同上帝一样》

AS A GOD MIGHT BE

——Neil Griffiths——

往下看,她解开他腰带。“我们是成年人。”

他此时好像不太在意,因为他想到了克尔凯郭尔和苏格拉底。如果没有因欲望,爱,满足这些而获得审美的大智慧,那一定是你做错了。

“再吻我一次。”

嘿,考虑过克尔凯郭尔和苏格拉底的感受吗?

5

《黑暗之母》

MOTHER OF DARKNESS

——Venetia Welby——

黎明的光透过来。它分裂成各种各样的碎片......泰拉睁开眼......她呻吟着,随着他把白色的礼服推开,露出在潮湿、长满苔藓的床的衬托下看起来泛着圣光的肉体。评委:环境描写很充分,但是潮湿、长满苔藓的床似乎有点不太对啊。

6

《困难来临》

HERE COMES TROUBLE

——Simon Wroe——

穿着衣服身体的一般就是人或者像人一样,裸体的一般是动物或像动物的。只有在近距离才能完全看到身体的野性,就像一只鸟被困在房子里一样。然后一方变得不完全像人一样思维着,一方走向它的动物性。

评委:这位作者,你的话题作文已经完全离题了。

以上就是今年全部的“最差性描写奖”的入围作品。每年《文学评论》都会评出不好的作品,但是却没有详细说一说什么样的又算是好的,这就让很多读者产生困惑。不过,有的作家根据自己经验做了总结,提出三条法则:第一,不要忸怩,直言不讳。不要使用奇奇怪怪的同义词和一些古人才看得懂的代名词,尽量通俗但不低俗。第二,不要总想写一些成功的性经历,描写一些失败的经历会让这种片段更真实。第三,不要使用陈词滥调。一写到激情、兴奋就喜欢来一个“像波浪、大海或者大地颤动”之类的比喻,这样的作家小心明年你就要被《文学评论》盯上了。

揪着文学里的性描写不放究竟是一种对作家不公平的表现,还是展现对文学负责的态度?或许,还有一种可能是如同《卫报》专栏女作家Rhiannon Lucy Cosslett 所说的:“很多女性都有不那么好的性体验,所以每次看到作品里面女性臣服于男性所制造的快感的片段我都要挑眉质疑。如果作品中关于性的描写能够越来愈好,或许可以侧面反映男性作家能够关注到女性真实的体验。那就值得期待了。”

本文为独家原创内容。作者:蛀牙;编辑:阿东。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欢迎转发至朋友圈。

点击图片,给你听点好听的~

直接点击关键词查看以往的精彩~

保温杯与中年危机|郭敬明|《权力的游戏》|教师工资|《二十二》|人性恶|低欲望社会|《我的前半生》|蔡澜|2017年中好书|六神磊磊|寒门难出贵子|恐婚|冷暴力|林奕含|钱理群|衡水中学|读书日|平庸之恶|假课文|自闭症| 法律与舆论|原生家庭|性教育|古典诗词|刷热点|胡适|国学低俗化|弟子规|2016年度好书|高房价|抑郁症

点击“阅读原文”,去我们的微店看看呀~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