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美食家 >

白薇:如果太爱了,就放对方一条生路吧|民国爱情故事

发布时间:2017-11-14 21:00浏览次数:100Tags:十米阳台

经年相遇,温暖你我

如果太爱了,就放对方一条生路吧

现代才女,大多才高命蹇。倒不是命运专门挤兑她们,而是烟火人生,才华如灯:明了自身的尴尬处境,却又奈何不得。索性寄情于爱情,却不料此举纯属竭泽而渔、饮鸩止渴。日子久了,才华如蜕,自己也当真成了另类。

白薇柔美文弱,却也是这类才女。只不过白薇更不幸,父亲虽是个新派留学生,但新是对外,对白薇,却依然诗书礼教不离口,老古董一个。白薇8岁订婚,16岁被逼成婚。丈夫蛮婆婆横,生生把她逼成眼泪汪汪的小白菜。

幸好舅舅开明,设法帮她到衡阳读书。但毕业前夕,父亲又来监视,白薇和父亲斗智斗勇,终于逃到日本。在日本,白薇做女佣、卖水、挑码头,最后考入东京高等女子师范学校,痛并快乐着,直到1924年,她30岁,遇见了诗人杨骚。

杨骚比白薇小6岁,是诗人,自然有名士之风,表现在世情上是玩世不恭,表现在爱情上是处处留情。在和白薇相遇前,杨骚曾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被他称为A妹的湖南姑娘凌琴如,象一片积雨云,时时淋湿杨骚驿动的心。

而白薇,伤口渐愈,岁月静好,更觉怀春。在东京女师,她暗恋过凌琴如的哥哥凌璧如,写三幕话剧《苏斐》,请凌璧如出演,但凌璧如早有意中人,对白薇有微笑有敷衍有客气,却始终没有下文。

情感荒芜期,白薇遇见杨骚,顿把满腔柔情付之于他。她称他维弟,他称她素姐。在异乡两人相拥取暖,爱情的火焰腾空而起。

不过,杨骚是明白人,对两人的关系门儿清,他说:我觉得你和我是偶然被幽囚在同一的紫色绢帷中的白鹅鸟:我在里面盲目地热情地飞舞,叫;你也是。因此,大家生出一种同情,而爱,而怜,时时吵架时又和好。

杨骚是男人,更是名士,自然可以拿得起放得下。但白薇就不同了,白薇压抑的爱情蓓蕾,一旦风清月白,早已繁花似锦了。

杨骚徜徉花前月下习惯了的,当然乐不思蜀,但一看春色逼人,早慌了神,游戏可以、柏拉图也行,但一旦要与一个比自己大6岁,有过婚史的女人玩真格的,对不起,恕不奉陪。却有雷人理由:灵肉分离,和爱人柏拉图,到娼家买笑,并行不悖。

杨骚玩起了失踪,从东京逃到杭州,白薇一路追踪而来;杨骚逃到漳州老家、甚至逃到新加坡,白薇的信件如影随形。

这些信件是一只只白鹅鸟,对早厌倦游戏的杨骚嘎嘎不休地絮说着爱情。杨骚要崩溃了,他要逃离这种窒息的爱情,而白薇则永远在身后追捕。

有一次,杨骚被追上,他们已经决定结婚,定餐馆发请帖,但末了,杨骚又一次去南洋,失踪了。

1926年,疲惫的白薇只身回国,投身革命,亲聆鲁迅教诲,成为左联早期成员。一年后,杨骚倦鸟归林,从南洋归来,两手握手言和。

此间,白薇写出了剧本《打出幽灵塔》、《革命神受难》;杨骚则散文、剧本、诗歌全面开花。但创作喷发,感情却陆沉,白薇这枝桠却再也不堪其重:杨骚在南洋实践他的爱情理念,却带给她一身脏病。

病痛、羞辱、愤慨时时袭来,更哪堪他与凌琴如藕断丝连,白薇更是意难平。一面口诛凌琴如,一面笔伐杨骚。

这样折腾的结果自然是两败俱伤,两人都忙着备战舔伤口,哪里还有日子好过?

不过静下心来,梳理凌乱的思维,白薇倒是明白了不少:这些年,她虽是爱情圣斗士,却始终没看清爱情的模样,她是爱杨骚,但爱情的痛苦要远远大于愉悦:怀疑、折磨、绝望、愤恨,这样的感情究竟还算不算爱情?

如果不算,那么及早收梢吧,放自己和对方一条生路。

白薇激流抽身,杨骚象打了一记空拳,乱了阵角。他一向习惯了被捧被追被爱的角色,一旦对方失去了追逐的乐趣,他倒有点不适应了。

看着白薇远去的背影,却反过来一路追去。但白薇犹豫片刻,还是推开了杨骚。

不过,分手虽不愉快,还是应该纪念一下,两人联袂出版情书集《昨夜》。情书而名之为昨夜,爱真的是山穷水尽了。

不过1940年白薇避居重庆,大病一场,发高烧、说胡话。杨骚还是立刻来护花,七天七夜衣不解带,精心呵护。

白薇醒来,百感交集,但对杨骚重归于好的恳求,却断然拒绝。不是她不爱他,正是因为她太爱了,这种爱太纯粹,容不得半点杂质和附加条件。

但显然,她和杨骚都做不到。与其痛苦地相爱,倒不如象早年的杨骚,逃得远远的。白薇决绝,收拾好行囊,毅然走出杨骚的视线。

后来,杨骚出国,两人尚有书信往来,杨骚甚至还寄钱给病中的白薇,但那只是朋友礼节性的嘘寒问暖,而爱情,早已无从谈起了。

在这场拉锯战中,没有谁是真正的赢家,杨骚虽不甘,但也不耽误娶妻生子,倒是白薇,离开杨骚的日子,贫病交加,写作也成奢谈,栖居北京,孤独以终老。

对心高气傲的才女来说,烟火人生,毕竟太不堪。还好爱情是生命的烟花,腾空而起,炫目缤纷,然后飘零,然后寂灭。只是别人看风景,自己也不能煞风景,随喜众人叫好,然后,一个人默默打扫灰烬。


(文丨如梦令 图片来自网络)

如梦令

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铁路作协会员,文学硕士

叩古问今,溯寻历史的沉静女子

十米阳台 专栏作家

民国男女丨美女才女于一身的何震:爱情和女权,我都想要

民国男女 | 苏青:将独舞进行到底

民国男女丨郁达夫: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

民国男女|冰心:弱女子的人间烟火

民国男女|梅兰芳:长袖善舞,江湖独步
民国男女|郭沫若:花自飘零水自流

民国男女|陈独秀:爱江山更爱美人

民国男女|茅盾:都有青春年少时

民国男女|丁玲:有些爱情是用来守望的

民国男女|戴望舒:阳关三叠是情殇

民国男女| 徐志摩:波光里的艳影,在我心头荡漾

民国爱情|石评梅:当爱情邂逅革命

民国男女|萧红:不打扰是我最后的温柔

(本期编辑 忘尘忧)

放手也是爱

赞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放手也是爱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