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美食家 >

西方抱团疏离中国的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发布时间:2017-11-14 07:22浏览次数:100Tags:华山穹剑

特朗普访问中国,众多国内外评家都去注意到2535亿美元的大单,特朗普与中国国家领导人的互动亲热,中美就朝核问题、贸易问题、双方关系发展问题达成共识等显性信息,很少有评论意识到,中国的外交,从此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西方的一些自由派人士有些沉不住气,指责特朗普对中国太好,将中国视为世界领袖国家等于放弃了对中国国家制度的批评。认为不应该不提人权问题、言论自由问题、民主问题而只顾经济上捞好处,等等。他们比国内的评家们更加敏锐地感到,西方国家抱团疏离中国的时代可能一去不复返了。

作为这个团队老大的美国的总统,电话中破天荒第一次对中国共产党党代会胜利召开和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新任总书记表示祝贺,又当面再次表示祝贺之意,这才是本次访问最重要的信息,这个举动让所有西方小兄弟包括日本,都目瞪口呆,因为在此之前,战后72年,西方国家元首从未对中共党代会表示祝贺。这也宣告一个在意识形态上合伙围堵中国的时代从此结束。

上一个西方离经叛道的举止,是英国超高规格接待中国领导人,并破天荒让英国议会这个现代代议制民主发明地为中国开放,两院联席倾听中国领导人论述以民为本的国家理念。当时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对此十分气恼。因为西方国家一直按照自己的价值观衡量中国,不肯给中国在西方议会发言的机会,以示泾渭分明。

二战后的冷战,东西方两大阵营加入了国家发展的马拉松长跑,结果是社会主义国家基本上全部出局,只剩下中国、越南、朝鲜、老挝、古巴等几个比较贫弱的国家,其中中国开始变革,经济有了起色,但总体上与西方差距很大,西方国家及其盟友倒是一片繁荣。西方洋洋得意,于是得出结论:如果要发展,必须走西方的路。

但是让西方不爽的是,中国用自己的这种国家制度和发展模式,几十年走了西方几百年的路。西方从敌视、蔑视、轻视、平视到今日开始仰视,经过了漫长的心理调整期,这个过程是很痛苦的。

中国如果成功,那就证明西方道路唯一论是错误的,西方的政治学著作几乎99%需要改写其核心论断。人类发展居然真的有多种途径、不同道路,这会令西方国家在发展中国家眼中退尽光环,让许多以扮演人类教师爷为生的西方知识分子的生意大不如前,他们当然很痛苦。

如今,中国不仅发展起来了,而且在经济、军事、科技、政治方面,都已经是世界强国、领袖国家,更要命的是,中国的发展势头、工作效率、党群团结、政通人和越来越令人羡慕和敬佩,看这个架势,中国全面超过美国已经是可以看到桅杆的帆船在向全世界人民驶过来了。被西方世界忽悠了太久的各国惊呆了。

中国领导人谈治国理政的专著,居然在世界发行了六百多万册。作为一种艰深的政治学大部头著作,有这样的发行量简直是一个奇迹,这说明,全世界的政治家都在研究中国,研究中国领导人的思想,这是中国开始向世界大规模输出思想的一个先声,令中国人骄傲

一百多年来,中国曾经一直是西方思想的二手市场啊。中国共产党走出了一条不同的成功之路。它证明,社会主义思想、共同富裕理念是人类最美好、最正当、最有感召力的国家追求,一旦和科学的经济制度和科技的迅速发展有效结合起来,这种志在惠及全体人民的国家制度,将优于更注重少数人利益的资本主义制度(尽管它曾经战胜过幼稚的社会主义实践)。中国已经逼使美国、俄罗斯、印度等国开始学习它的一些做法。

美国《时代周刊》刚刚破天荒用中英文大标题做封面,题目就是《中国赢了》。文章坦率地承认了这一点。美国国务院的官员也破天荒称,中国的制度适应管理中国。这样的说法虽然引起了一些自由分子的气愤和抗议,但是这证明,几十年的坚冰已经打破。

西方的那些“有识之士”不希望中国成功;他们担心社会主义思想重新危及到自己的既得利益;他们担心中国成为发展中国家的榜样;使这些国家不肯继续被他们剥削;他们担心中国成功抢了他们教师爷的饭碗。最重要的一点,这会很打脸,很尴尬,西方几百年在全世界作威作福的好日子可能就到头了。

一个贫弱落后的国家,一个被动挨打的国家,一个被控制政治经济资源命脉的国家,一个知识分子全部被西方同化的国家,要想不拾人牙慧,要想不当狗腿子,要想自己闯出一条成功路来,比登天还难。到目前为止,只有中国从千难万险中杀出来,发展成为和西方可以平起平坐,并且即将让他们望其项背。日本可是好学生,你们看看安倍见到特朗普奴颜婢膝的样子,就知道学西方学到家也不过如此。

聪明的英国人最先醒来,其次是特朗普、《时代周刊》、美国国务院等。最近看到一个文章,说写《大趋势》的作者,也认为,中国的道路更先进、更科学,中国将超西方,西方将改革,回过头来向中国学习。

所以,特朗普向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人祝贺,是最重大的信号。这意味着西方社会开始心悦诚服地承认,中国国家制度的政治正确性,中国国家成就的普遍价值,中国党和人民关系的可敬性。中国彻底走出西方矮化、丑化、妖魔化中国的雾霾。我的中国,保持定力,保持初心,保持温和、保持速度,你赢定了!

延伸:

美国年轻人更喜欢社会主义了?

315参与

美国彭博社日前发表一篇题为“厌倦资本主义?美国千禧一代已经做好准备讨论这一问题”的文章。文章称,上周末,在纽约进行了一场关于是否应放弃资本主义等议题的辩论,轰动全城。该文还称,调查显示美国的年轻人更倾向于社会主义而不是资本主义。在此之前,特朗普长子发推表示,拿走自家闺女一半糖果,好早点教育她啥叫社会主义。如果将美国这几则关于社会主义话语的新闻和十月革命100周年纪念联系在一起,不免让人感慨万千。

有网友认为,西方人根本不懂什么叫社会主义。但在笔者看来,对于生活在西方资本主义世界中的人们来说,社会主义并不是一个陌生词汇。西方思想界和大众也不乏客观评价。千年之交,马克思被评为千年世界上最伟大的思想家就是实例。

20世纪社会主义制度的实践,曾在客观上推动了西方资本主义作出一系列自我改良,赢得了一段时期的稳定发展,从一个侧面反映了资本主义内在的自我调节能力。但是,对资本来说,这种调节更多停留在分配层面,如增加福利,有一条底线不可逾越,就是不能触动资本主义制度的根基,即生产资料的私人占有。这个底线也成为数年前美国金融危机爆发的根源。

社会主义之所以如彭博社所说,成为当下美国一种“政治身份和文化”,日益吸引着美国群众,现实原因主要是以全球金融危机为标志的西方资本主义的衰落。这一衰落是以中下层民众工作和生活条件的恶化为主要表现形式的,社会主义的话语表达可以认为是这部分人内心失落的思想写照。就这一点来说,与其说是美国年轻人涌现出对社会主义的向往,倒不如说是对资本主义的不满更贴切些。

但是,社会主义在西方话语世界的如此呈现决不是一个孤立现象,它从价值层面折射出世界历史进程的深刻变化。如果将这个深刻变化与苏联解体相联系的话,反差更加鲜明而突出。苏联解体后相当长的时间里,人类在理想问题上处于近乎失语的状态,信仰的缺失成为弥漫东西方的全球性景象。然而,不到30年的时间,西方世界出现了包括经济和政治在内的整体性危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却在经历风雨之后见到了彩虹,并且已经进入新时代。这一方面说明关于苏联解体的原因和后果,仍是一个需要深入思考的重大课题;另一方面也展示出社会主义的旺盛生命力,可谓“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世界历史在这一刻具有了此起彼伏的意味。

当然,这一现象虽然释放出社会主义发展的积极信号,但还需要科学和辩证地作出深入分析。一方面,历史上和现实中存在着各种各样的社会主义版本。特朗普儿子所理解的社会主义显然与科学社会主义并非同路。任何不触动生产关系变革的社会主义都非科学社会主义的原旨。

另一方面,虽然美媒报道中说,年轻人中社会主义倾向的比例高于资本主义倾向,但在盖洛普去年一份针对美国全年龄阶层的调查中,60%的人仍对资本主义持有积极的态度。上月,有民调显示,全美各年龄层中仍有59%的民众选择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这说明,虽然现在出现一些信号,值得关心世界社会主义复兴的人留意,但世界力量对比依然西强我弱。(作者吴波是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华山穹剑——时政分析、军情解读、国际纵横、历史回眸,国人关注的微信大号。我们每日将提供您喜爱的精品荟萃。

【敬请关注公众号:华山穹剑】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