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旅行家 >

独行者|一场没有看到樱花的日本赏樱之旅

发布时间:2017-09-07 18:04浏览次数:100Tags:时尚旅游

文 | 编辑:浩睿

"这是一场精心准备、满怀憧憬的日本赏樱之旅,然而,我却没有看到樱花。"

日本、樱花、旅行,这似乎永远无法和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关联起来。原定7天的旅行变成了21天,但并不是我贪玩。

一场充满期待的旅程

3月底的日本,樱花陆续绽放,一年中最美好的赏樱时节来临。16年3月26日午后,我降落在了日本东京成田机场。

出了海关,拿到行李,和往常一样,第一件事,就是把包里无法托运的笔记本放回行李箱里。然而这一次,却完全改变了我的行程。

行李中的意外“惊喜”.

打开行李箱,我发现箱子里多了一包塑料袋包着的东西,用胶带一圈一圈缠着,看不清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早就听闻东南亚会有在旅客箱子里夹带毒品的新闻,可是,我这是在日本啊!

这是什么?现在扔掉还是装作没看见?

我脑子里一遍一遍的重复着这个问题。可是经过纠结,可我最终却选择了报告海关。因为丢在垃圾桶,以日本近乎变态的垃圾分类制度,很有可能最后这些垃圾被重新分类出来。如果这里面是什么违法的物品,而在机场几乎无处可逃的监控系统,一定能找到我,而那个时候我就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而如果装作没有看见,如果在海关被抽查那也是难以解释清楚,就算侥幸带出机场,放了这些东西的人,一定会想办法取走这包东西,那我的安全就无法得到保障。

思前想后,我走到了日本海关,向海关报告了这个问题,关税部门立刻将我控制,并且带到了单独检查房间。

囚禁

经过简单的检测,确认了这包物品是某种致幻剂,我突然意识到这种东南亚常有的事件居然发生在我的身上,发生在了日本。随即,他们对我进行了全身检查,逐个搜查我的每一件行李,独立分装,拍照,记录。15个小时后,也就是次日凌晨3点,关税部门完成了初步搜证,口供,将我以涉嫌违反关税法,觉醒剂取缔法的嫌疑批捕。要求我配合警方调查。


至此我才意识到,这场我筹备了很久的旅行彻底泡汤了。

可我充满了疑惑,谁?何时?如何?将这包东西东西放入我的行李箱中?可根据日本法律,这或许将永远是一个谜。但同时我也庆幸,如果我走出了关税,那或许我面临的是更大的危险。

启程

接下来的一周的时间里,我每天被日本警方,海关以及检察院传唤调查,他们要求我交出手机密码,微信账号,电脑密码,邮件密码甚至Facebook和微博账号和密码,对我进行彻底的背景调查。他们认定我目前的情况已定与黑社会或贩毒组织有关。一遍一遍的重复询问着那几天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而我被问及最多的问题就是:

你为什么要携带致幻剂到日本?

你的动机是什么?

你的接头人是谁?

第二天,批捕的时限从2天增加10天。

第五天,我见到了日本为我选择的国选辩护人。

第七天,我见到了我自己的律师

第八天,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收到中国大使馆的回复,而我在出事当天起的每天都通过警方,检察官,律师等各种渠道寻求大使馆的介入,而我收到的,是一份平信,信中没有一个字关于我,关于案件的字,里面只有一张标准格式的付费律师联络电话。那一刻,我彻底绝望了,也是那一刻,真的恨死自己手上的这本猪肝色护照。

第十二天,我的拘留时间再次延长10天

转折

第十七天,警方和律师告诉我,有关键性有力证据证明我与此事无关。

第二十一天,无罪释放

就是这样,在没有窗户榻榻米房间里,我和一条毛毯度过了21天,每天虽定时的提供便当,可冰凉的便当和完全自我封闭的环境,一度让我精神崩溃。如果无法找出证据证明与我无关,根据日本法律,我的情况是要被终生监禁的。可我始终坚信,我可以回家。在最后的10天里,我的情绪已经无法控制,每天几乎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逼着自己唱歌,问警方要来纸笔拼命的写字。那一刻才突然觉得原来电影吾栖之肤里主人公被囚禁时的行为原来不是艺术创作。

回家

4月15日,同样也是在午后。海关和警察署,将我送回到26日我被控制的地方。如同一名刚落地的旅客,我走出了机场,来到上野公园。

可樱花却谢了。

独行者栏目正在寻找有故事的你!

如果你是一名有独特旅行经历或故事的独行者,希望将自己的故事写下来与大家分享?请发送简单故事概括至hehaorui@trends.com.cn 一旦采用,丰富的稿费甚至旅游机会等着你哦!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