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旅行家 >

我醉心于摄影,每天被它唤醒|女摄

发布时间:2016-12-02 10:00浏览次数:100Tags:影艺家

▲ 《洞》(Holes),摄影:艾莲·阿戈斯蒂尼

影艺家按:艾莲·阿戈斯蒂尼(Eleonora Agostini)生于 1991 年,意大利摄影师。毕业于米兰 IED 欧洲设计学院。其作品主要涉及时间的短暂性、日常生活、人的缺席与存在以及隔离问题。她的作品被多次出版,线上杂志、博客等也均有报道。本篇访谈译自摄影网站:PhotoArtMag 。

Q:请给我们介绍一下你自己以及你与摄影的关系。

A:我生于 1991 年,在一个小镇长大,小镇离威尼斯只有 20 分钟的车程。小镇安静又宜居。几个月前,我从伦敦搬回小镇,我现在住在一个小的公寓里,它也是我的工作室。我在这里长住,主要在晚上工作。我和摄影的关系有些复杂,像是和生命中的爱人一样,需要慢慢经营。每天早上我被它唤醒,我醉心于目前在做的事。


▲ 《妈妈》(Mom

Q:你怎么看待在摄影和艺术方面的受教育经历?

A:我在米兰 IED 欧洲设计学院学摄影,并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做过一学期的交换生。很享受在大学的时光,我有足够的时间去试验和学习,在艺术方面的品味也得以不断提升。但我并不认为非得专门去学摄影或者艺术。于我而言,这段经历让我遇见了很多有趣的人和朋友,且被不断激励着,总的来说,当你开始接触摄影时学到这些东西还是很受用的。

Q:你的照片中有一些很显著的元素:空间、地方、人、静止、褶皱的床单,还有香蕉。除了以上类别,你最喜欢拍什么呢?什么是你一直坚持拍摄的类型?

A:我大多数时候是在去拍照的途中决定拍什么,当然,这也取决于我想要讲什么。我不喜欢给自己设限,我应该拍什么,我不该拍什么。其他时候我拍照只是单纯的为了拍一张好照片,或者是我看到了吸引我的东西,比如,我很喜欢拍日落。

除了这些,我喜欢拍人,至少我喜欢最后的结果,也许在我拍照的时候并没有这么好。我不知道我的拍摄对象和我相处是否舒服,因为我专注拍照的时候很安静,我几乎不讲话,也不要求他们摆什么姿势或者做什么表情,我希望他们在那一刻呈现真实的自己。

▲ 《日记》(Dairy)

▲ 《日记》(Dairy)

Q:你现在正在进行的项目是什么?

A:我正在做一个关于身体的新项目,但我还没有准备公开,这个项目还在起步阶段,需要一段时间完成。

Q:你之前的项目是怎样的,如何看待你在摄影上的发展阶段?

A:我之前的项目《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主要是通过拍摄平淡无奇的酒店和汽车旅馆探寻时间的短暂性和空间的转移。

我的两个项目《洞》和《一些遗失的东西》都是基于人们在不同地点间转移和短暂停留某地的经验。人们难以辨别自己是谁,因为周遭没有他们熟悉的东西作参考。我拍摄的大多是酒店客人刚走的房间,这是一个处于过去和未来之间的地方,过去的痕迹被留下,却即将被清除,就像在这儿过夜的人一样。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 《一些遗失的东西》(Something is Missing

在《欢迎光临》( Welcome Guests )这个项目里,我试图探寻不稳定的感受和情感,以及一些不安定的混乱时刻。这个项目是一个合集:有我在美国拍摄的照片,还有一些我在旅途中发现的和其他人赠予我的以及我一直带在身边的一些信和文件。

这些系列通过单调、平淡的画面传达了困惑感和混乱感:修建草坪的人、遛狗的人、用餐的人、一杯咖啡...... 很典型的美国家庭生活记录。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 《欢迎光临》(Welcome Guests

Q:接下来请谈一下你的《洞》这个项目,这些人是谁,为什么这些照片中有一种不安?

A:《洞》是我早期的项目,主要关于不在场和孤立。和《一些遗失的东西》不同的是,该项目聚焦于人的在场。《一些遗失的东西》中的人物似乎被一种他人无法介入的空虚所吸引,这种空虚是一个普通人生活中时间的缺席及其短暂性。

一切都慢下来,逐渐静止,好像是人们忙碌生活之余短暂的休息。我选择在像旅馆房间这样没有地理性且临时不知名的地方拍摄,源于我想在我的作品中加入关于我和我家庭的故事,这将延伸为一种不断迁移的、不确定和短暂的身份反映。

▲ 《洞》(Holes

▲ 《洞》(Holes

▲ 《洞》(Holes

▲ 《洞》(Holes

▲ 《洞》(Holes

▲ 《洞》(Holes

▲《洞》(Holes

▲ 《洞》(Holes

▲ 《洞》(Holes

▲ 《洞》(Holes

▲ 《洞》(Holes

Q:什么样的人、地方、环境对你的影响最大?

A:我被不确定性所吸引,我所有照片中的缺席即是在场。

Q:你常用的器材是什么,为什么要选择这些器材?

A:我主要用佳能 5DII 、康泰时 T2 、玛米亚 67 ,还有 iPhone 。我不痴迷于器材或者后期,于我而言,用胶片或数码拍没有多大区别,主要是你想用相机表达什么产生了区别。

Q:你有最喜欢的照片或者关于照片的美好记忆吗?

A:在我刚接触摄影的时候,有一张照片对我影响很大,南•戈尔丁 1977 年在芝加哥拍摄的《床上的夫妇》(Couple in Bed),那是我唯一喜欢的照片。我还很喜欢保罗•格雷厄姆(Paul Graham)的《可能的微光》(A Shimmer of Possibility),我曾经见过他一次,我们交谈了 20 分钟,谈话很愉快,但我当时并没有认出他。


▲ 《床上的夫妇》(Couple in Bed ),南•戈尔丁

Q:你怎么看当代摄影?

A:摄影已经不仅仅是摄影了,当代摄影的概念不断被拓展,摄影实践本身也是,摄影已经不再是拍一张照片,更多的是创造照片。像拼贴、挪用照片这些新兴的摄影实践重新定义了摄影,且让摄影成为一个很有趣的话题。我花了大部分时间看网上的摄影作品,Instagram、Tumblr 等社交网站成为很多有才的人展示他们作品的舞台,且社交媒体在寻找、联系人和展示作品方面很有效。

Q:你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A:就像我之前提到的,我正在尝试一些新的东西,每个项目完成后我都想做一本书。最近我收到了 MA 摄影项目的邀请,但我仍在考虑当中。

Lines

Fashion Photography

艾莲·阿戈斯蒂尼

(Eleonora Agostini, 1991-)


我被不确定性所吸引,我所有照片中的缺席即是在场。”

编译 → holy


影艺家微刊是杂志《影艺家》的延伸

由成都影像艺术中心(CDPC)主办

▼▼▼ 点击可以查阅英文访谈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