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辣妈邦 >

没有收入、家人反对……我不后悔投身公益事业|毕业1年记⑦

发布时间:2017-08-13 20:16浏览次数:100Tags:南都周刊
没有收入、家人反对……我不后悔投身公益事业|毕业1年记⑦ 原创 2017-08-10 慕冬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南都周刊

nbweekly

有温度的新媒体

我一有机会就跟他们沟通解释我的想法,而他们一有机会就会劝我去考公务员或者教师资格证。家人的不认可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让我甚至陷入了抑郁的状态。

文|慕冬

离大学毕业还有半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毕业后先不去工作,用一年的时间做公益,即所说的公益间隔年。

做这个决定出于两个原因,一是从大学里就一直在参与社会公益活动,我意识到这种实践对我的心智健全和人格完整有着很大的帮助,而我愿意去经受更多的磨炼;二是我们服务的对象,是一个即将消失在历史中的边缘老年群体,我们是在和时间抢人。我希望在毕业后的一年里,先做完这件事,再去找一份大众意义上的工作。

比起下定的决心所经历的一番挣扎,更困难是我该怎样说服家里人同意我这个做法。即便我举出一万条理由,他们也无法理解为什么辛辛苦苦供我读了十几年书,终于到毕业了我却不立即去工作赚钱,而是跑去做这么没脑子的事情。作为家族里这一辈中从小成绩最好的孩子,我一向是家里的骄傲,也伴随着承担最高的期待。

第一次和爸爸沟通,当他听到我说这份工作只能提供基本的生活补贴,没法赚钱之后,他表示了坚决的反对,气得撂下一句「你过年的时候总得买点礼物给家里的亲戚朋友吧?你好意思两手空空回来吗?!」就挂掉了电话。

我拿着手机愣在了原地,感到铺天盖地的委屈:为什么他们考虑的只是钱,为什么他们不能看到我在这个过程的成长,不能理解我想要做的事情?

自此,我与家人陷入了一场长久的拉锯战中。我一有机会就跟他们沟通解释我的想法,而他们一有机会就会劝我去考公务员或者教师资格证。家人的不认可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心理压力,让我甚至陷入了抑郁的状态。

这场冲突,在我从心理咨询室出来后嚎啕大哭着给家里打了一个长长的掏心掏肺的电话而结束。我不再尝试说更多的理由了,而是直接告诉家人,我想要自己做主,也希望他们真正把我当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来看待。

终于爸妈妥协了,我如愿以偿。

插画_迢迢

过了很久以后,我慢慢发现,当时做出的这个选择,除了追随自己内心真正想做的事,还有一个更为隐秘的原因:反抗。

我知道父母爱我与爱弟弟一样多,却也同样知道,一辈子生活在相对闭塞落后的乡村的他们,没能完全逃出家乡这种重男轻女的流毒。他们会感慨村里某个新媳妇生的不是男孩子,同时毫不避讳地跟我说,村里分给我的那份土地也会是我弟弟的。

在我身边,有太多女孩子很小便出来工作,所有收入都用来补贴家用,更直白一点,都为着给家里男丁上学,攒钱娶媳妇。而这样的奉献,总是被肯定和鼓励的。

我从未跟父母坦诚聊过这个问题,可我的心里有着隐隐的担忧和恐惧。我怕会被捆绑,会被要求为弟弟的人生负责,会被理所当然地索取。最怕的并不是物质的付出,而是你会被要求往最能赚钱的那一条路走,从而丧失生活的主动权。倘若不如此,便是自私和忘本。

我怕被当成一个工具,然后最大利益化。

因此,我宁愿把冲突提前,主动选择一份钱最少的工作,以一种最激烈的反抗告诉家人:我要掌控自己的人生,不会被任何东西捆绑。

这些潜意识的想法,都是我后面才慢慢发现的,当时的我,只是沉浸在如愿以偿的快乐中。

在得到父母的许可之后,我开始了我的公益全职工作。然而我发现我低估了这条路的艰辛。即使没有对漂亮衣服和化妆品的需求(主要还是因为自己把这些欲望都掐灭了),每个月的经济补贴也只是刚好能够在广州生活。付出与回报的绝对不成正比,特别是跟身边朋友的对比,令我一开始有些落差,但毕竟是自己喜欢,也是自己所选择的工作,我也很快调整过来,全心投入其中。

然而,真正的考验比我想象中来得要早很多。

在工作三个月后,家里突然传来一个消息说,爸爸从梯子上摔下来摔断了腿,伤势严重,在医院里做了整整一夜的手术。在担惊受怕和难过悲伤稍微平复之后,我开始想到更多的问题:爸爸一年内无法恢复正常的行走,而妈妈为了照顾他,也不能出去工作了。这意味着,家里有一年没有任何经济来源,而这一年,爸爸的手术和后期治疗需要好几万,弟弟的大专,每年还要好几万的学费和生活费。

不得不说,我懵了。

一开始做出公益间隔年的选择,我并非完全没有考虑家里的经济问题。之前我一直认为,即使家里把多年的积蓄都用在了建楼房上,但在父母亲都还能如常工作的情况下,这个家还是可以正常运行的。

然而此刻我却忍不住想,假如我也有一份稳定的工作,这个家的抗风险能力不至于这么低,起码现在不至于面临如此窘迫的境况。

我火急火燎地请了假奔赴回老家的医院,一边夜以继日地照顾父亲,一边还在处理工作上的琐事,实在令我有些焦头烂额。

有一天,我坐在爸爸的病床边陪他聊天,他本来无精打采地垂头坐着,却突然抬起头看着我,慢慢说道:

「如果以后,你想把你的工资寄一些回家,我就帮你存着,等你结婚的时候用。等你结婚了,每个月再给家里寄一点点钱就行了。」

不知道爸爸为什么突然说出这些没头没尾的话,我愣了一会儿,不知道回些什么好,「噢」了一声,便转过身去给他装汤。

晚上照顾完他睡下之后,我躺在房间里的临时病床上。医院里十分地安静,只有走廊里青白色的灯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来。我没有睡,脑海里在想着今天爸爸说的话,然后慢慢地像抽丝剥茧一样,看到他的话里的核心。

他是在告诉我,这个家的经济压力不需要我来承担。他是在告诉我,即便家里花了很多钱供我上大学,目的也并不是为了叫我赚钱拿回家。他是在告诉我,即便我任性地选择了违背他们期待的一条路,他依然不会因此责怪于我。

明明这个时候,被伤病折磨的是他,担忧家庭的生活开支的是他,最有理由责备我的也是他,偏偏他却还顾着我的感受,猜到了我此时的压力和愧疚。

想着想着,眼里便不停地涌出泪来。

插画_迢迢

爸爸出院之后,我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岗位。在省吃俭用之外,挤时间写文章投稿,主动承担起弟弟在大学里的生活费。

我想要成为家里的依靠,并且想要凭自己的能力让他们过上好的生活。我知道在我内心更深处一直都有这样的渴望,只是以前这些都被迫切想要独立和获得自由的想法压制住了。

我意识到家庭的责任,这种责任并非我以前所认为的,是一种强加在我身上的枷锁,而是我内心对于他们的爱。

我会在完成公益间隔年之后,认真地找一份足以养家糊口的工作。并非从此就把金钱作为我的奋斗目标,也并非只做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我要努力地在自由与责任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除了父亲受伤时没能及时赶回他身边照顾之外,我从未后悔过公益间隔年的选择。在毕业的时候,我放弃了一条安稳的顺其自然的路,把自己扔进了最剧烈的冲突里面。当做出违背他人期待的事情后,往往有很多隐藏的矛盾会暴露出来,我也因此得以看清了内心的恐惧和爱。

顺从自己的内心,开始真切地感受到心灵上的自由,同时也真实地承受着与自由所附带的一切后果。

而我将更有勇气走未来的路。

编辑|林欣煮、奎因

来源|南都周刊

END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newmedia@nbweekly.com

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