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科技咖 >

酷派、宝力科技弱弱联合,YotaPhone3能大卖算我输

发布时间:2017-07-12 18:06浏览次数:100Tags:龚进辉

作者:龚进辉

跌出国内市场前10的酷派折腾不止,其参与投资的双面屏手机YotaPhone3将于9月登陆中国市场。虽然产品并未完全曝光,但我已预感到其拓展市场不可避免面临重重困难,包括产品小众、新品牌任重道远、重建渠道体系,加上最为关键的资金,我敢断言:YotaPhone3能在中国大卖算我输。

负责YotaPhone3产品研发、销售、运营的主体是宝力优特,CEO由前ivvi(原酷派公开渠道品牌)一把手张光强担任,董事会首任主席是酷派CEO刘江峰,前者负责宝力优特日常运作,后者更多扮演投资人角色。

张光强、刘江峰搭档打造YotaPhone3,与去年下半年酷派两大动作密切相关。去年12月,酷派向深圳超多维出售ivvi 80%股权,交易额金额为2.72亿元,这意味着ivvi将正式脱离酷派,超多维成为其最大股东。说好听点,酷派此举意在获取更多资金,以应对激烈的市场竞争;说难听点,其真实意图是改善极度难堪的财务情况,与联想通过卖楼来优化财报如出一辙。

据ivvi内部人士透露,早在去年9月初超多维首款手机SuperD D1发布时,ivvi便与超多维进行接触,尽管直到3个月后才达成合作协议,但彼时身为ivvi掌门人的张光强已在思考个人去留问题。2个月后,中国宝力科技与酷派宣布联手做手机,双方成立合资公司——宝力优特,二者分别持有51%、49%的权益。

接下来的故事再熟悉不过,张光强走马上任宝力优特,1个月后ivvi重组时并未出现他的身影,离开了自己一手创建且整整打拼2年的ivvi。

或许你对中国宝力科技比较陌生,其主要从事手机技术、旅游休闲、物业、伽玛射线照射服务和证券买卖、投资业务。中国宝力科技曾斥资4622万美元向俄罗斯Telconet Capital收购Yota30%股权,获得YotaPhone在大中华区7年营销、销售权利和知识产权独家使用权,于是有了其在2016年初进军智能手机行业这一幕。

宝力优特是由悦眺、宇龙深圳按持股比例以现金作出,二者分别为中国宝力科技子公司、酷派关联公司,前者出资1.02亿元,后者出资9800万,总投资额为5亿元。

不难看出,尽管来自酷派的刘江峰、张光强在宝力优特分别担任董事会主席、CEO要职,但真正掌握话语权的还是中国宝力科技,其不仅具有股权优势,而且手握YotaPhone知识产权、经营权。

值得注意的是,张光强执掌宝力优特背后是情怀驱动。一方面,他不满足于打造一款普通的手机,无论是回归酷派还是留在ivvi,任凭再努力也不可能使产品形态发生质变,双面屏YotaPhone使他看到打造惊艳产品的可能,其曾作为俄罗斯国礼赠送给我国领导人。

另一方面,历经20载,张光强从研发工程师一步步爬到酷派高级副总裁,但骨子里是个文艺青年,自幼酷爱文学,YotaPhone机身背部为墨水屏,主打电子阅读,面向耕读传家的商务人群,其在付费阅读领域具有想象空间,打造YotaPhone3相当于圆了他的文青梦。

不过,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感,YotaPhone3坎坷的上市之路,或预示着其在已成血海的中国市场捞不到多少好处。据悉,YotaPhone3原定在2016年中旬推出,一再延迟的原因是中国宝力科技投资没到位,而且其作为手机门外汉,更谈不上参与研发。

2个月后,YotaPhone3将登陆中国市场,代表其给Yota的投资到位,但YotaPhone3在中国的操盘方,即宝力优特却面临资金缩水的尴尬。今年5月,中国宝力科技发布公告称,悦眺与宇龙深圳订立了关于合作开发双屏智能手机的经修订和重列协议,对宝力优特的总投资额由5亿元更改为3亿元,注册资本由2亿元更改为1亿元。

为此,合作双方的出资额和持股占比也发生变动——悦眺出资额由1.02亿下降为8000万,宇龙深圳则由9800万暴跌至2000万;相应地,悦眺在宝力优特中的股权占比增长至80%,宇龙深圳的占比则降低至20%。这一幕与360、酷派持有的奇酷股权前后变更惊人相似。

别说1亿在手机行业少得可怜,即便是中国宝力科技与酷派如约投资5亿,宝力优特获得的弹药还是偏少。资金先天不足,手机这场硬仗打起来注定异常艰难,曾风光无限的乐视手机如今跌落谷底,为YotaPhone3征战中国市场敲响了警钟。

明眼人一眼就看出,宝力优特资金缩水与中国宝力科技、酷派深陷困境不无关系。先说中国宝力科技,财报显示,其近四年收入分别为4101.8万港元、8056.4万港元、1.05亿港元、3734.3万港元,公司权益股东应占亏损分别为5147.1万港元、6789.9万港元、7709.7万港元、3.79亿元,亏损逐年扩大。其中,2017年净利润同比减少387.82%。

因此,财政状况不断恶化的中国宝力科技未能如期向Yota注资也就见怪不怪,其采取的解决办法是以0.032港元价格配发250亿股新股,已发行股本由原先的75.57亿扩大至325.57亿股。当然,中国宝力科技并未到一贫如洗的地步,其前后共计贷款2200万美元给Yota,用于支持后者开发YotaPhone3,但资金投入与友商相比仍存在不小的差距。

至于酷派,荣耀老臣刘江峰入主、贴上“生态化反”标签后并未助力其走出困境,相反销量、收入、利润等核心指标出现大幅下滑,用“一败涂地”来形容并不为过。自3月底年报发布的最后期限到期后,酷派已连续三次发布公告以审计问题为由推迟发布财报,2017年已过去半年,酷派2016年年报还是发不出。

当然,从酷派发布的2017年第一季度财报,也可以看出其当前窘境。财报显示,酷派经营亏损约为港币4.6亿元,预计2017年上半年经营亏损会扩大到港币6—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经营亏损港币1.628亿元,出现较大经营业绩下滑。

事实上,酷派亏损扩大与营收大幅下滑不无关系,预计营收将同比下滑超过50%,原因在于市场竞争激烈,酷派新品仍未上市(5月酷玩6发布),导致销售收入下滑。照此情形发展,刘江峰制定的今年盈利的目标或将无法实现。长远来看,他执掌酷派之初描绘的蓝(大)图(饼),即“5年内销量过亿,并重回手机行业第一”可以洗洗睡了。

5月爆发的应届毕业生解约风波,更是直接使酷派危机台面化,其在国内市场存在感每况愈下,将战略重心转向海外或许还有一线生机。毕竟,跌出行业前10是酷派真实实力的体现,产品亮点不足、品牌老化严重、线下渠道建设缓慢是其面临的三大挑战,努力自救但收效甚微。

更为重要的是,酷派真的没有充足资金支撑大规模扩张,自身都难保,只能象征性地向宝力优特投入2000万元,指望资金链高度紧张的乐视输血不太实际,后者手机业务大幅收缩,与酷派产研供协同心有余而力不足。

如此看来,中国宝力科技、酷派这对难兄难弟,宝力优特是指望不上,自力更生之路也注定并非坦途。除了资金不足导致处处受限之外,YotaPhone3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产品受众较窄。准确而言,YotaPhone3最大卖点不是双面屏,而是屏幕显示技术,墨水屏为用户带来更出色的阅读体验。

考虑到YotaPhone3正面屏幕是与用户交互的主阵地,与主流手机并无二致,因此主打电子书阅读的墨水屏成为其差异化优势,问题在于其并非主流需求,属于小众市场,试问多少人会单纯因电子书阅读这个亮点而买YotaPhone3?即便是文青也要掂量一二。同时,尽管其显示技术具有一定门槛,但友商加以时日也能打造出与之媲美的阅读体验,比如一加5,用户犯不着买多带一块屏的手机,而且购机成本也上升。

不得不说,产品小众是YotaPhone3的一大硬伤,任凭其再努力塑造品牌、铺设渠道,也只是在国内市场活着,搅动市场格局的希望渺茫。需要提醒的是,资金有限的宝力优特要一分钱掰两半花,塑造品牌、铺设渠道都要从零开始,前者力度、后者进度势必大打折扣,而且时间并不站在它这边。

最后,祝愿YotaPhone3上市大卖,虽然绝不可能实现。

YotaPhone3,来自战斗民族

赞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YotaPhone3,来自战斗民族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