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李白最狂的诗,这首当之无愧!

发布时间:2017-09-07 18:04浏览次数:100Tags:历史那点事儿

提示点击上方"历史那点事儿"免费关注!

都说自古狂人出才俊。李白狂吗?力士脱靴,贵妃捧砚,御手调羹,醉草蛮书。难道不狂?当之无愧的狂人。

李白是才俊吗?这个毋容置疑。从丫丫学语时就念叨的“床前明月光有,疑是地上霜。举头往明月,低头思故乡。”到长大成人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可以说李白的诗算是陪伴了我们一生。李白一生中写过的的诗约有近万首,余留下的不过九百多首。九百多首的诗,或豪迈奔放,或清新飘逸,或奇妙瑰丽,或狂傲不羁。

每一种都足以说个大半天,今天就主要来谈谈李白那些狂傲不羁的诗。有人喜欢“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有人喜欢“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有人喜欢“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但是,就我而言,最喜欢的应该是“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寥寥数字,李白那狂傲潇洒的形象便生动的勾勒而出。

与杜甫在《饮中八仙歌》中的“李白斗酒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有异曲同工之妙。李白的这首“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出自李白的《南陵别儿童入京》。当时的李白正在山中隐居,因得到唐玄宗的召他入京的诏书,兴奋之余,便挥书而就。其全诗如下:

白酒新熟山中归,黄鸡啄黍秋正肥。

呼童烹鸡酌白酒,儿女嬉笑牵人衣。

高歌取醉欲自慰,起舞落日争光辉。

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

会稽愚妇轻买臣,余亦辞家西入秦。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白酒新熟,黄鸡啄黍,山中秋熟的景象在全诗的的第一句就得以展现。听闻消息的李白高兴的回到家中让儿女烹鸡酌白。显然,李白的情绪感染了家人,“儿女嬉笑牵人衣”此情此态真切动人。李白一边痛饮,一边高歌,酒喝到尽兴,便起身舞剑。舞到太阳都下山时,方才停止。嗯,一高兴就喝酒舞剑,不亏是写过侠客行的人。“游说万乘苦不早,著鞭跨马涉远道”。这里可见李白内心的真实感受,他想实现自己远大的抱负已经很久了。“苦不早”可见李白恨不能早点见到皇帝,所以要快马加鞭入京。此时的李白已经四十二岁了,虽然人到中年,可心中的抱负却并未消失。

因此他在这首诗里还引用了一个典故,晚年才得到汉武帝赏识的朱买臣,便是西去长安青云直上,做了会稽太守。李白认为自己也一样,至此,全诗的高潮来临。“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可见李白的狂,李白的无比自信。更是把李白多年来的踌躇满志刻画地淋漓尽致。当然,李白狂有他狂的资本,一个“狂”字也可以说伴随了他的一生。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历史内容!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