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八路军史上最悲壮的一仗,8000人集体跳崖牺牲

发布时间:2017-09-07 18:04浏览次数:100Tags:非常历史

这是1942年抗日战争中鲜为人知的一幕。日本侵华总司令冈村宁次调集了3万精锐部队包围了位于太行山的八路军总部,被包围的基本都是后勤、管理、文艺兵和新闻记者,八路军只有几百将士与之对抗突围。那不是一次战役,而是一次惨烈的牺牲,有近8000人跳崖身亡,而不愿做日军俘虏。历史上轻描淡写地带过这一笔,太多在太行山下牺牲的人无从知晓姓名。

作战双方实力太悬殊

日军:冈村宁次数万精兵悍将,诡异的日本杀人挺进队:根据第一军的要求,第36师团的两个步兵联队分别编成“特别挺进杀人队”,步兵第223联队以益子重雄为队长,第224联队以大川桃吉为队长,由特别选拔的、改穿便衣的约100名士兵组成。挺进队接受的任务是:深入敌后捕捉敌首脑(朱德、彭德怀、左权及刘伯承等),如不得手也应搅乱敌指挥中枢,报告敌主力方向及隐藏的军需品。第36师团作为冈村宁次的骄兵悍将名不虚传,他们火力猛烈。武器先进,机枪、大炮、飞机轻重武器一应俱全,制定了从暗杀到围剿的周密计划,企图一举歼灭八路军首脑机关和有生力量。

八路军:马自芳爱民模范团,一支不足300人的八路军武装部队,太原的铁路和煤矿工人在共产党组织下成立了工人自卫队,八路军129师派出了红军主力团的一位李姓军事干部,给这支队伍做营长。自卫队武器简陋,每人三颗子弹还有一颗是瞎火的。工人出身的自卫队员,从来没打过仗,有的连枪都没摸过。

日军作战计划

晋冀豫边区肃正作战:

代号:C号作战(针对太行区和太岳区等)

时间:5月15日—7月20日

敌情:共军(八路军)第18集团军总部及129师仍盘踞于晋冀豫边区的山岳地带(太行军区)及沁河中游的河畔地带(太岳军区),屡次巧妙避开日军讨伐的锋芒,企图扩大势力。

命令:第一军于5月8日下达了第一期作战命令。独立混成第三、第四旅团及协同作战的第一、第八旅团,对涉县北面的共军根据地,从东面、北面构成了封锁线,第36师团进其西面和南面,从而完成对共军的包围圈。

24日晨,各兵团同时开始进攻,在各地与大大小小敌人发生战斗,追击包围圈内的敌人。光冈明中佐指挥的第29独立飞行队,进行地面攻击和搜索敌人,第一军战斗司令部从太原进驻潞安,军参谋乘作战飞机进行现场指导。

26日,第三旅团正面的敌人继续进行顽强抵抗,而第36师团正面的敌人,已经击溃四散逃跑。

夺据点惹恼日军报复性大扫荡

马坊镇北邻日军重要线路正太路,南靠太行革命根据地,是敌我双方的边界要地,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1937年10月27日,朱德总司令率八路军总部由寿阳进驻马坊。同年12月22日,日军为争夺马坊,动用两千余人分四路进攻马坊。刘伯承指挥七七二团、七六九团等部队,与敌激战一天,粉碎了日军的围攻。

此后几年,八路军以马坊一线为依托,破击铁路,袭击车队,攻夺据点,先后对敌发起了一系列大大小小的战斗行动。日寇惊恐万状,恼羞成怒,接连对马坊一带进行报复性的“大扫荡”,而1942年5月发生的这次战斗就是日军对八路军总部进行的最大的一次扫荡。

日军发动这次“大扫荡”非常突然,当时位于晋东南太行区根据地,离马坊很近的八路军总部只有两个临时组织的团守备。彭德怀、左权召开紧急会议,决定总部机关分路突围。两个团在东西两头阻击掩护,战斗由左权负责指挥。

十字岭、铜家峡、南艾铺,是战斗的主战场。站在南艾铺的山岭上,崇山峻岭一览无余。南艾铺一线,扼守着总部机关冲出包围圈的唯一通道,日军两万精锐部队从四面八方对南艾铺一带形成了“铁壁合围”之势。

1942年5月24日总部机关趁黑夜转移,一晚上突破了敌人三道防线,第二天队伍正在十字岭吃饭,突然两翼受到近两万日军的包抄袭击。左权指挥队伍顽强抵抗,掩护机关撤退。在崎岖的山道上,流动着辎重、驮队和人群,有医院伤病员的担架队,有报社、银行和学校的同志。

遭突袭保辎重避被俘数千人跳崖

遭到突袭,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红色和黄色,地面在爆炸声中不断的颤抖,日本兵黑压压的,漫山遍野地拥过来。可我们这支被总部临时发现的作战部队,还不足300人。我们的阵地就像海面上的一叶孤岛,我看见日本兵在追杀我们手无寸铁的同志。

在敌我如此悬殊的情况下,八路军战士把勇气和疯狂发挥到了极致,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战,有的战士拉响了手榴弹和敌人同归于尽,几次打退日军的疯狂进攻。

八路军129师769团的李营长,是从大别山区出来的,可是老家没人了,都让白崇禧杀光了,突围时身负重伤,腹部被炸开,肠子都流出来了,但仍然指挥战斗。

八路军副参谋长左权检查部队人员时,发现挑文件箱的人还没上来,这时警卫员让左权赶紧离开,但他决心率领最后一批人撤退,却不幸被炮弹击中牺牲,他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牺牲的最高将领。


左权

由于敌众我寡,八路军的队伍步步向后撤退,身后就是万丈深渊,为了避免被俘和辎重落入敌方,有人说:“有枪的留下,没枪的跳崖!”于是,他们从悬崖纵身跳下。深谷接连不断的回响着物体坠落和撞击的声响。他们有儒雅的学者也有稚嫩的少女,还有身怀六甲的母亲、敦厚平实的工人。几千人马,除了战死外,几乎全部跳崖。

过去只听说过“八女投江”,只知道“狼牙山五壮士”,只以为一线部队才会出那样的壮举。现在才知道什么叫孤陋寡闻。八路军里象“狼牙山五壮士”和“八女投江”那样的英雄不是仅仅五人、八人,而是成千上万;不是仅仅一线部队才有英雄,而是从前线到后方机关个个都不含糊;不是仅仅文化程度不高的前线士兵才有胆子拼命,而是“戴眼镜”的学者文人演员记者都同样宁死不降,视死如归。

“兵家胜败寻常事”,战场较量总是有胜有负。哪个国家的军队都有吃败仗的时候。但从来也没见过哪支军队在处于绝境时能出现比“有枪的留下,没枪的跳崖!”更悲壮的命令,更没有见过哪支军队,特别是后方机关人员在这种情况下能不折不扣地坚决执行这样的命令。如果南京大屠杀时缴械投降的那几十万中国军队都有半点这种气概,历史会是后来那个样子吗?同是中国军队,为什么如此迥然不同?

从鸦片战争起,中国军队历来是人家洋枪洋炮一轰就如鸟兽散,一被包围就乖乖投降,刀砍上脖子也决不反抗。那些人都太“精明”了,太“现实”了,谁也不肯牺牲自己保全别人,人人都争先恐后往“安全”地方跑,指望别人替自己做牺牲。用现在的时髦话说,就是“别那么傻,现实点,性命要紧”。人人都“精”,结果就是整体犯傻;人人都不肯做牺牲,结果是大家都活不成。南京大屠杀不就是个现成的例子?人人都“精”,“精”来“精”去,结果呢?

而八路军呢?即使败,也绝不败斗志。只要斗志不败,军事上的较量败了一次还会有下一次。这次败了,下一次就未必。而只要这条在,就不能说真败了。只有精神上垮了,再也没有较量的胆气,那才能说是真正败了,败到底了。


【专题文章导读】

♦ 侵华日军主将、甲级战犯东条英机的后代今何在?

♦ 国军将领投敌调查:冯玉祥张学良旧部做汉奸最多

♦ 抗战黄埔军校20万学生受训 战后仅余1万

回复关键词“抗日02”,获取以上文章!


《非常历史》

verydaily

长按右图识别二维码一键关注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