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量化历史研究】移民让美国变得更强大吗?大移民对美国的短期和长期影响

发布时间:2017-09-07 18:04浏览次数:100Tags:量化历史研究

本文为“量化历史研究”第174篇推送

(图片来源于网络)

当前美国政论中的一个重要话题是:移民对他们定居社区的影响。虽然这一话题受到了广泛关注,但其焦点通常是移民的短期影响,对移民的长期影响却知之甚少。事实上,长期影响十分重要,因为它无论在大小还是在方向上,都与短期影响极为不同。

Sandra Sequeira、Nathan Nunn和Nancy Qian,在2017NBER的 working paper中利用了1860-1920年的美国大移民这一历史事件,估算了这一时期历史移民对约100年后美国经济和社会的因果影响。

研究发现,历史上移民较多的地方,当今的收入更高、贫困和失业更少、城市化率以及教育程度更高。这种长期的影响似乎是来自于短期可观利益的持续,包括更好的工业化发展、农业生产力的提高和更多的创新,同时并没有伴随相应的长期社会成本,如社会资本、投票率或犯罪率的恶化。


经验上研究移民的长期影响极具挑战,通常是利用县级数据来考察美国历史上的移民与当前经济绩效的关系。然而这样做存在严重缺陷,遭受着遗漏因素的干扰,这些因素既可能影响移民决策也可能影响当前经济绩效。如果不考虑这些遗漏因素,常用的OLS估计将出现偏误和不可信。

为了估算移民的真实影响,研究者利用了1860-1920年美国大移民这一历史事件。在该时期,移民有两个重要而独特的特征。第一,移民者到达美国后,倾向于利用刚修建的铁路进入内陆,到达最终居住地;第二,移民到美国的数量每十年间的波动很大。这两个特征的交互作用,使得不同县域之间的移民存在差异。如果一个县连接到铁路网的时期正好是美国移民总数高的时期,那么该县往往会有更多的移民。

图一 美国西部移民高潮或低谷期前连接铁路县的移民份额对比图

图二美国东部移民高潮或低谷期前连接铁路县的移民份额对比图


文章一个巧妙的地方在于,利用大移民时期的这两个特征,通过一个称作“zero-stage” 的过程构建一个地方移民多少的工具变量(IV)。在Zero stage中,研究者利用1860年至1920年间人口普查的县级面板数据,以一县移民人口所占份额作被解释变量,以一个县是否与铁路网连接与十年内流入美国的移民总数的交互项作为关键被解释变量(图三)。

基于上述Zero stage回归,预测出每个县每十年的移民份额(百分比),从而计算出1860-1920年中七个十年的平均移民百分比,并利用预测的平均移民百分比作为1860-1920年实际平均移民百分比的工具变量,用以估计县级经济绩效与历史移民份额的关系。

估算结果证明,1860年至1920年间,移民迁入地较多的县在经济上更为繁荣,同时贫困更少、失业更少、城市化率更高以及教育程度更高。那么这种移民效应是通过什么机制实现的呢?是因移民的到来创造的,还是因经济活动再分配恶化了邻近县造成的呢?

图三 Zero-stage中的铁路连接与移民关系

研究者发现移民更多的县并没有导致邻近县经济的恶化,从而否定了经济活动再分配的机制,同时发现移民在短期内对工业、农业以及创新都有显著促进作用,他们不仅为早期工业化提供大量非熟练劳动,也为工业化的发展提供了少数但更为重要的熟练工人。移民还带来了农业、工业和科技等各方面的前沿知识,通过技术革新直接提高了美国经济的生产力。

文章还考察了历史移民在短期、中期和长期运行中的动态影响,发现1860年至1920年间移民运动所带来的绝大多数好处在1920年就极为显著,之后这些好处持续存在,并慢慢增加直到2000年。

这项研究为更好地理解移民在美国历史上的作用提供了新的发现。首先,在长期,移民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利益。

其次,没有证据表明移民的长期效益是以短期经济成本为代价的。事实上,移民立即带来了经济利益,它带来了更高的收入、更高的生产率、更多的创新和更多的工业化。

这些发现补充了最近有关的学术研究,如关于移民选择(Abramitzky, Boustan and Eriksson, 2012, 2013)和移民抵达目的国后的经历(Abramitzky, Boustan and Eriksson, 2014)、以及移民文化遗产的重要性研究(Bandiera,Mohnen,Rasul and Viarengo, 2016),也与巴西历史移民的长期收益的发现相呼应(Rocha, Ferraz and Soares,2015)。

文章的发现,在一大堆探讨移民短期后果的实证文献中,增添了新的长期影响的证据,也充实了Atack等(2010)的研究结果。他们证明,1850-1860年在美国中西部地区,铁路为城市化率的提高做出超过一半的贡献。文章的研究结果为上述影响的潜在机制提供了证据,既铁路把移民带到相连的地方,又反过来增加了这些地区的收入和城市化。

文章来源:

Sequeira, Sandra, Nathan Nunn, and Nancy Qian. 2017, Migrants and theMaking of America: The Short-and Long-Run Effects of Immigration during the Ageof Mass Migration. No. w23289.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原文链接:请点击左下方【阅读原文】

“量化历史研究”公众号由陈志武(耶鲁大学终身教授、香港大学冯氏基金讲席教授)和龙登高(清华大学社科院经济研究所教授)及其团队负责。以严肃而又不失活泼的方式,向广大学界和业界朋友,定期推送有关七大洲五大洋的量化历史研究经典文献和前沿文献。本账户同时作为“量化历史讲习班”信息交流平台,向大家及时发送讲习班的最新信息和进展。喜欢我们的朋友请搜寻公众号:QuantitativeHistory,或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

关注订阅号的同时,我们也诚邀八方学人发送电邮建言献策。“量化历史研究”旨在凝聚一批对历史研究有激情、有热情的朋友,共同推动以量化的方法研究经济史,金融史、政治史、社会史、文化史等各类历史题材,分享观点,共享资料。我们的邮箱:lianghualishi@sina.com。期待您的声音!


轮值主编:何石军 责任编辑:彭雪梅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英文原文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