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梁羽生《七剑下天山》的主人公,其实来自一部革命经典

发布时间:2017-09-07 18:04浏览次数:100Tags:青阅读

一位机智的学生发现了梁羽生《七剑下天山》的“秘密”……

凌未风·易兰珠·牛虻

文|梁羽生

约半月前,我收到一封署名“柳青”的读者的来信,他是某中学的学生,没有什么多余的钱买书,《七剑下天山》的单行本是在书店里看完的。他很热心,看完之后,写信来给我提了许多意见。

我很欢喜像他这样的读者。我读中学的时候,也常常到书店“揩油”,好多部名著都是这样站着看完的。他怕我笑他,其实,正相反,我还把他引为同调呢!《七剑》第三集出版时,我一定会送一本给他的。

当然,我更感谢他的意见。他看出凌未风(《七剑》中的一个主要人物)是牛虻的化身,因此很为担心,怕凌未风也会像牛虻一样,以英勇的牺牲而结束。他提出了许多理由,认为凌未风不应该死,并希望我预先告诉他凌未风的结局。

我很喜欢《牛虻》这本书,这本书是爱尔兰女作家伏尼契的处女作,也是她最成功的一部作品。写的是十九世纪意大利爱国志士的活动,刻画出了一个非常刚强的英雄形象。

那时我正写完《草莽龙蛇传》,在计划着写第三部武侠小说。《牛虻》的“侠气”深深感动了我,一个思想突然涌现:为什么不写一部“中国的《牛虻》”呢?

吸收外国文学的影响,利用或模拟某一名著的情节和结构,在其他创作中是常有的事,号称“俄罗斯诗歌之父”的普希金的许多作品就是模拟拜伦和莎士比亚的。以中国的作家为例,曹禺的《雷雨》深受希腊悲剧的影响,那是人尽皆知的事;剧作家袁俊(即张骏祥)的《万世师表》中的主角林桐,更是模拟Goodbye Mr. Chips(也译作《万世师表》)中Chips的形象而写出来的;他的另一部剧作《山城故事》,开首的情节也和女作家简·奥斯汀的《傲慢与偏见》相类,同是写一个“王老五”到一个小地方后,怎样受少女们的包围的。在吸收外国文学的影响上,最应该注意的是:不能单纯地“移植”,中外的国情不同,社会生活和人物思想都有很大的差别,因此在利用它们的某些情节时,还是要经过自己的“创造”,否则就要变成“非驴非马”了。

在写《七剑下天山》时,我曾深深考虑过这个问题,因此我虽然利用了《牛虻》的某些情节,但在人物的创造和故事的发展上,却是和《牛虻》完全两样的。(凌未风会不会死,现在不能预告,可以预告的是,他的结局绝不会和《牛虻》相同。)

《牛虻》之所以能令人心弦激动,我想是因为在牛虻的身上,集中了许多方面的“冲突”。文学评论家勃兰兑斯(Brandes)说过一句名言:“没有冲突,就没有悲剧。”我想这句话也可以引用到文学创作来。这“冲突”或者是政治信仰的冲突,或者是爱情与理想的冲突,而由于这些不能调和的冲突,就爆发了惊心动魄的悲剧。

在《牛虻》这本书中,牛虻是一个神父的私生子,在政治上是和他对立的,这样就一方面包含了信仰的冲突,一方面又包含了伦理的冲突。另外牛虻和他的爱人琼玛之间,更包含着错综复杂的矛盾,其中有政治的误会,有爱情的妒忌,有吉卜赛女郎的插入,有琼玛的另一个追求者的失望等待等。正因为在牛虻的身上集中了这么多“冲突”,因此这个悲剧就特别令人呼吸紧张。

可是若把《牛虻》的情节单纯“移植”过来却是不行的,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在西方国家,宗教的权力和政治的权力不但可以“分庭抗礼”,而且往往“教权”还处在“皇权”之上,因此《牛虻》之中的神父,才有那么大的权力。若放在中国,那却是不可能的事。在中国,宗教的权力是不能超越政治的权力的。

《七剑》是把牛虻分裂为二的,凌未风和易兰珠都是牛虻的影子,在凌未风的身上,表现了牛虻和琼玛的矛盾;在易兰珠的身上,则表现了牛虻和神父的冲突。不过在处理易兰珠和王妃的矛盾时,却又加插了多铎和王妃之间的悲剧,以及易兰珠对死去的父亲的热爱,使得情节更复杂化了。(在《牛虻》中,牛虻的母亲所占的分量很轻,对牛虻也没有什么影响,但杨云骢对易兰珠则完全不同。)

可是正为了“牛虻”在《七剑》中分裂为二,因此悲剧冲突的力量就减弱了!这是《七剑》的一个缺点。另外,刘郁芳的形象也远不如琼玛的突出,《牛虻》中的琼玛,是十九世纪意大利一个革命团体的灵魂,在政治上非常成熟。在十七世纪(《七剑》的时代)的中国,这样的女子却是不可能出现的。

武侠小说的新道路还在摸索中,《七剑》之接受西方文学的影响,也只是一个新的尝试而已,更可能是一个失败的尝试。不过,新东西的成长并不是容易的,正如一个小孩子,要经过“幼稚”的阶段,才能“成熟”。在这个摸索的阶段,最需要别人的意见,正如小孩子之要人扶持一样。因此我希望更多的读者,不吝惜他们宝贵的意见。

一九五六年十月

选自《笔花六照》

青阅读微店有售

点击阅读原文购买

《笔花六照》

作者:梁羽生

出版社:北京大学出版社
出版年:2017-8

梁羽生对杂文随笔的热心热情,要远远超对武侠小说。他晚年隐居澳洲,特地将生平最得意的一部分文章加以增订,分作六辑,既记武侠因缘、师友忆往、读史小识,又有谈诗书话、云游记趣、棋人棋事,故取“笔花六照”为书名。

这些跨越半世纪的文字,不仅彰显了梁羽生之性情、志趣与文史修养,亦白描出他与诸名士大家的往来轶事:陈寅恪、金应熙、聂绀弩、黄苗子等文人的风骨,张季鸾、胡政之、金庸、杜运燮等报人的风雅,尽现笔端。

干货:怎样把一本书拍得很文艺?

什么酒和什么书最配的秘诀,拿走不谢!

为什么简·奥斯丁笔下的女人都爱做针线活

《军师联盟》给司马家洗白?司马懿和他的后代到底有多黑?

靳东的故事告诉我们:凹学霸人设可得走点心啊

宝玉,你识得蘅芜苑的薜荔,是我们爱吃的冰粉噻?

天哪!白素贞是孙悟空的妹妹?

外国人喜欢看什么中国文学作品?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