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房价会跌吗?不妨看看这5个不明真相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7-08-06 21:00浏览次数:100Tags:iMorning

1.点击上方蓝字“iMorning”订阅;

2.订阅成功后点击“查看历史消息”查看往期内容


本文经授权转自公众号“隔壁的老罗”,内容观点代表作者个人。

作者:隔壁的老罗

公众号ID:xinjinglaoluo

因为知道老罗做过12年房产杂志,总有朋友在后台要老罗在公号里多讲讲房价,例如“只租不售,是否房地产迎来大变局?”,“7月统计数据房价下跌,是否预示从此逆转”之类。

按老罗目前出稿的产能,这种日更的评论文章大概做不到。再说,房价的问题就这么点事,哪里需要天天讲每周讲。

与其去争论这种不着边的事,不如花个10来分钟看完这篇,我想,管用个十来年总没问题吧!

讲房价要从伊丽莎白女王开始,老罗这是什么鬼啊

这话说得一点也不过分,历史构建了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我们之所以为房价问题而焦虑,更多是因为我们找不到自己的时空坐标,我很佩服中学历史能教得这么无聊,也要感谢他们给老罗留出空间。

几个月前有两篇文章写到老罗佛学历史观,如果按流行清单的做法,简单说来有那么三条:

一、万物缘起 二、众生一体 三、万法唯识

前两条在以前的文章都说过了,第三条因为概念比较大,一直想不好怎么讲这个故事,上周五老陈圆桌沙龙邀请,给一班业内地产金融人士讲故事,我想想,只能用上这个压箱之宝了,否则hold不住。

“万法唯识”换一个稍微通俗流行的说法,也是畅销书《人类简史》中的说法,人类社会是想象力的组合,概念共识决定了我们这个智人团体的种种行为,那么我们所说的“房地产”又是怎样一个想象体?

这个问法是不是感觉有点二?对80、90后天然而存在的房价,但老罗早年却是只有房子没有价。“房子是可以买卖的”这个概念是很后来的存在。所以很多现在看上去理所当然的事,开始时候未必是这样天然合理。

(业内大咖老陈的圆桌沙龙)

可能有人要说了

大家都认了何必这么较真

对!这就是共识的力量

交易的前提是双方对一个标的物共同接受

标的物是实在的有

但被接受却需要有共同的想象基础

今天就通过5个不明真相的故事

讲一讲房地产是怎么一步步被大众所接受

故事1

不明真相的圈地运动

我们都知道工业革命起源于英国,但往往忽略了英国这之前的另一场农业革命,这场农业革命被用一个带有贬义的名词代替——圈地运动。

这场1530年左右的革命并不是由农业生产技术带来的,那时英国和罗马时期用的还是同样的犁,土地频繁耕种会让土壤肥力下降,于是土地分成两块,一块耕种一块休息,19世纪之前,南欧一直是这样做法。

而中世纪北欧和英国采用三田轮作,一块春天种,一块秋天种,一块休耕。这样在一个领主的范围内,就有三大块公地,每块公地又分成许多长条(称为条田),每个农民只耕种于一个条田,农场属于整个村落,所有权属于领主。种什么、何时种一概由村落决定,所有人的牛只能放牧在休耕地上。

这场农业革命说白也很简单,把原来的三块条地重新划分,分成四份,两块种植谷物,另外两块种植芜菁和苜蓿,既能在休耕时增加土地养分,也能养活更多牛羊,而不像以前牛羊只能在休耕地上自生自灭。这就带来了农业和牛羊产量的大幅度提高。

但是新的生产方式带来了新的组织形式,新事物总有人会反对,要让新的耕作法切实履行,固定圈围(圈地,更让人熟悉的名词)变得必须。在圈围地里种植新作物和照顾牲畜都成了很个人化的事,村落的集体作用下降了。甚至领主可以选择出租金价格高的佃农来种植。

我们现在看这段历史

只是一个小小的生产方式的变化

但在当时却是背后暗流涌动

1530年的欧洲,黑死病后的100多年,人口持续增长,开始恢复到蒙古帝国的水平。1492年哥伦布发现的新大陆开始有了丰厚回报,美洲大陆白银的出产,提供了欧洲足够的通货,使欧洲从自给自足社会进入贸易社会,羊毛是重要的贸易品。

这使得土地的价值取向发生巨大变化。自给自足的农业,土地价值在于养活多少人,而后,土地价值在于出产更高价值的产品。

在圈地运动之前,只有领主,没有地主,领主的势力以管多少户体现,张千户、李千户,“粪土当年万户侯”,这个中外都一样,土地计量单位是以产粮多少,“一块能生成5斗米的田地”等,多少面积反而不重要。而圈地运动之后,土地计量开始以面积计量。

英国的领主们从管理领地上的人开始转向以管理土地为核心,这可是一个重大的转变。而且欧洲持续增长的人口和消费,又加强了这种转发的意义。领主们为了追求更高效率的羊毛生产方式,会尽可能用一个牧羊人管理大片牧场。

这时候他们之间的关系就发生变化

原先的领主和佃农更多像子民臣民

相互有很多生老病死的义务

但是现在却成了简单的雇佣关系

这可对传统道德和观念发动了挑战

一个全新的概念的诞生——私有制

私有制实质上就是土地私有制。始终怀疑大学时候读的《家庭私有制国家的诞生》的说法有问题,即使在半坡人时代,我狩猎用的石斧、吃饭用的陶盆,还有孩子的妈,该是我的肯定是我的。有人硬要拿去用,我肯定是有权利翻脸的

但土地就不那么简单了,不可能被实际占有。山后的十亩地,如果不是先划好界,拉个线,怎么说得清你我。而且凭什么你拉根线就是你的了?

总之,私有制的历史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长

私有制推动一个新的贸易为主体的

世界经济秩序形成

美洲提供了足够的可供交易的货币

英国有足够的土地以至于不那么引起社会矛盾

有制衡的王权和相对独立的封建领主

以上三点缺一不可

关于第三点,是英国大宪章之后,形成一个有实力的下院,下院领主们集体转变为地主而王权鞭长莫及。

如果仅仅如此,还不能强化私有制观念。1540年羊毛生成量过大,价格暴跌,第一代土地贵族损失惨重。被迫转让土地,商人官员和勤奋的农夫从第一代地主手里收购了土地,成为新地主。

通过这次洗牌,将原先依然附着在土地上的种种生老病死权利义务关系彻底扫除了。土地变成干干净净可供交易的产品。这时候,私有制才从观念上坐实。

这种观念上的革命带来的实实在在的变化,和450年后在东方大陆上的改革如出一辙。这以后英国开始大踏步向前,英国农民成为欧洲最富裕的农民,食谱中开始有了羊肉、培根、起司等法国农民所没有的东西,18世纪早期军队招募人员平均身高5.6英尺(1.69米),比法军平均高了3英寸。

私有制指的就是土地私有制

这是一个很现代的概念

而且从一开始就被认为是不道德的

而清教徒们是反对最激烈的一拨人

他们的理想就是建立纯洁的公有制乌托邦

于是就有了第二个故事

故事2

不明真相的五月花号

1620年的11月11日这天,运载102名殖民者的五月花号

接近了马萨诸塞州,在登岸前签了“五月花公约”,这个故事大家熟悉。

但还是有不明真相的部分

他们的最初的梦想针对前面的私有制来的

是为了建立一个公有制的纯洁社会

五月花号并非从英国移民驶往北美的第一条船,但却是驶往北美最重要的一条船。

马萨诸塞的五月花号从启航那一刻起,就和以往的殖民船拉开了距离,因为他们除了野心、冒险精神外,还有——理想。

清教徒是加尔文教派中的激进派,致力恢复纯洁的摩西十诫的社会。在教主加尔文的心目中,要建立绝对禁欲、纯洁和平等。前面所说的私有制的诞生,让教主十分憎恶。年纪较长的教友威廉·布鲁斯特和当时年仅16岁的威廉·布雷福德,和弗吉尼亚公司埃德温·桑兹爵士进行了接触,就是美洲第一块殖民地的公司,看能否有前往美洲的可能。

理想主义重要的

不是感动自己

而是感动别人

桑兹爵士虽然不是清教徒

但那天他被感动了

支持他们在弗吉尼亚公司授权地的最北端,即哈德逊河口附近的地方建立定居点,那里有8万英亩土地属于他们,还有捕鱼权、与印第安人做生意许可权,对他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可以建立一个拥有广泛权力的自治制度。

这个制度是就是托马斯莫尔爵士说的乌托邦

这样的社会实验一直在实施

现在以色列的基布兹还是吸引大量有为青年

筹备了十多年直到1620年9月,清教徒们终于从英国的南安普顿出发,但出航发现船漏水后回去修理,后来从普利茅斯港正式出发。共有100零几人(各种版本也不一致),其中有35名是英国清教徒,作为一个基督教团体共同出发。并且带上了66名伦敦的非清教徒,还有少数流亡的荷兰人。

这次带有理想的航程,从一开始就和以往的殖民旅行不一样,这之前来美洲全部都是单身男性,而这100多人是以41个家庭为单位。加尔文教派非常重视家庭观念,这点很好,和中国人有一拼。

除了每家都带有《圣经》之外,许多人带上了其他书籍,一名叫迈尔斯·斯坦迪的人,带有《高卢战记》和《土耳其史》,这可是在十七世纪早期,欧洲人绝大多数是粗鄙的文盲可见这群人的品位可是太超前了,难怪在欧洲混不下去了。

有个叫威廉·穆斯林“鞋迷”,带上了他收藏的126双鞋子和113双靴子,和现在收藏乔丹限量版有一拼。

这从另一方面也说明,英国人这个时候已经很富裕了。这世界上既有饱暖思淫欲,也有饱暖思纯洁。船上还运载了许多床、桌椅,足以装备20个家庭,后来考证出五月花号船长19.5,100多号人吃喝拉撒真的很拥挤,还要塞这么多东西。记载中带走的还有狗、山羊、绵羊、家禽,以及香料、燕麦片、干鱼肉和萝卜。

五月花号就是他们的诺亚方舟

新世界,新生活

倾家而出,永不回头

在经过66天苦难风暴之后,即1620年的11月9日,当大家身体虚弱,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终于看到了陆地。但是那不是他们的目的地!

船在暴风雪中往北偏离了航线,到达了弗吉尼亚以北的科德角。这个问题很严重,从桑兹爵士那里拿到的英王土地特许权将会失去效力,也就是说他们这100多人到了一个丛林社会。

在11月的寒冬继续航行是不明智的

最好就是选择是就在这里登陆定居

但这时候的问题就是“听谁的?”

35人内部还有原先的秩序

但其他的60多人呢?

你有你的新世界

我只想找我的黄金

66天的颠簸船上多少有些积怨

这时候纷争已经开始了

可能是船上以家庭为单位的不同

有了大家坐下来好好说话的基础,如果纯男性群体

基本上就是暴力加阴谋拉帮结派。

“说好了再下船”

理想主义在关键的时候起作用了

船上的41个成年男子

在11月11日签署了这份重要协议

但这里出现了一个重要的概念——平等自治

大家的事大家说了算,这个原则后来起到了作用,即便是否定了初衷,也是大家说了算。

后来有些事大家知道的比较多了,第二年春天只剩下53人,好心的印第安人帮助了他们,春天教他们种植玉米,当年收成就很好,庆祝活动就成了后来的感恩节。

但是五月花的故事还要继续,清教徒们依据的社会范本更多接近公有制,从托马斯摩尔的乌托邦开始,到霍布斯、傅里叶到欧文,到后来的马克思和巴黎公社,现在以色列的基布兹也是,首批102人应该算是共产主义者,他们绝不会把东印度公司带到新世界,甚至私有财产权概念都不带来。

我们的小平同志说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好就好在这里是一个新世界

外来的干扰几乎没有

成不成功怨不得别人

我们差点忘了个重要的人,前面提到的依然还很年轻了的威廉·布雷福德,这时候是这个殖民地的首领,一到春天耕种就发现,这种公有制的努力有一个绕不过去的障碍,剩下的53个人中有勤奋有虚弱,干活有多有少,但是不是能分配到同样的食物?

在旧世界这种争论只是“主义”之争,但在新世界这种争论伴随饥荒威胁。

在严酷的环境下如果有人出工不出力,肯定有人会饿死。53人一直挣扎到1623年春天,终于受不了大锅饭了。

法理依据根据《五月花公约》

为了殖民地的共同福利

大多数人做了个决定

每个家庭分到了一块地

(中国人看得好眼熟啊)

这是一个重要的决定

这也是五月花公约第一次实际的运用

新世界又回到了土地私有制,乌托邦的理想向现实主义低头并没有什么丢脸,这依然是在同一个制度框架下。

所以美国人对什么主义理想并不care,但对制度绝对的信赖。

有时候觉得中国和美国才是“一国两制”,他有五月花,我有小岗村,中美的共识远远多于美欧、中俄。

故事3

不明真相的查理一世和克伦威尔

如果忽略土地问题

近代史就是一团乱麻

我们会用改朝换代来理解法国史

从路易十六到罗伯斯皮尔到拿破仑

感觉就像是隋唐演义

但对英国那段历史总无从入手

总感觉无休止的混乱

莫名其妙地迎来了日不落帝国

历史书总是把后来的概念前推

比如说“代表新兴资产阶级的利益”

“采纳君主立宪制”“右翼反动立场”等等

这有点像“八年抗战已经打了六年了,

我们再坚持两年就能胜利了”一样

这些个概念都是后人总结的

身处那个时代的人完全不懂

查理一世,1649年1月30日被处死,唯一一位被处死的英格兰国王,在那时是英格兰、苏格兰及爱尔兰国王。终其一生,不作不死。

查理一世至少审美品味不错,会把很多优秀的艺术家文学家请到宫廷。但是他的问题理论上是基督新教徒,但实质上是马基雅维利的信徒,相信权势而不择手段。他娶法国天主教公主,又被人嫌弃,想利用各宗教派别,支持一派打一派,对苏格兰的长老派、英国的圣公会、爱尔兰的罗马天主教徒和议会军的清教徒领袖做出各种互相矛盾并且不打算遵守的许诺,最后丧失了所有人的信任。

大多数历史书都强调那时候的宗教冲突,把宗教作为主线,但老罗更加关注外部性的东西,人口、黄金产量、气候,羊毛产量等等,而这些问题最后集中在土地制度上。

圈地运动过去一百年之后

英国土地私有制深入人心

新阶层土地贵族取代了领主成为地方势力

在大宪章之后的英国,地方诸侯的政治表达场所是下院,国王要征税必须要和下院协商,那时需要大钱的时候就是用来打仗的。作为新教查理一世挑动了法国和西班牙双线作战,由于议会不信任而拒绝给他战争拨款,他为此不得不采取极端措施:典卖妻子嫁妆;向富有臣民强行借款,并监禁拒不借款的5名爵士;让士兵住进民宅白吃白喝;不经议会批准而征收关税等等。

1625年和1626年的两次议会都表示不信任国王,1628年查理召集第三次议会时,正是与西班牙战败之后,下院议会领袖严厉批评政府:不同意王室的财政办法;他们拟就一份《权利请愿书》,谴责强行借贷、士兵住进民宅、无故囚禁臣民以及其它种种引起不满的措施。这份请愿书是现代宪政的起点。

主要两条:未经议会不得征税,未经法律程序不得囚禁他人

突然,私有财产不再是罪恶本源

而成了宪政核心,民主起点

对这份请愿书国王查理一世肯定不愿意接受,1633到1640年查理又开始作死,发动两次主教战争,派兵去苏格兰将长老会宗教活动统一到圣公会,但被彪悍的苏格兰人打败了并占据了英格兰的领土,被迫缴纳赔款。

只得再次召集议会,由于税收问题,国王的政府与由新兴的乡绅、商人、律师组成的下院严重对立,他们认为国王的所作所为违反宪法。双方都不信任,于是爆发英国内战,9年里两次被击败,随后他被捕,审判,定罪,并以叛国罪被处死。英格兰成立了共和国,名为英格兰联邦。

这是克伦威尔作为护国公的独裁时期

与查理对应的克伦威尔是清教徒,土地贵族的代表,由土地而诞生的这种勤勉节俭的文化就清教徒的教义核心。这和儒家文化有很多共通之处。

英国内战开始,组成“新模范军”,战胜了王党的军队。1649年1月30日,他在人民的压力下,以议会和军队的名义处死国王查理一世。5月,宣布英国为共和国,成为实际军事独裁者。1658年,奥利弗·克伦威尔因病去世,享年59岁。

克伦威尔时期是一段英国政治混乱期,曾先后成立和解散了三个不同的议会;采用了两部不同的宪法,但都未能发挥作用。创建不出一种切实可行的政体。

克伦威尔解散议会

议会军与国王的战争过程中

又有一种新生力量出现

——代表无土地的士兵阶层

议会中已经分成两派

一派主张“没有地产就不是自由人”

包含地主和租地人

另一派主张“人人平等”

每人都有选举权

因为在战争过程中普通士兵并无土地财产

克伦威尔成为当时英国的独裁者护国公,践行以土地为核心的政治制度,但带有宗教色彩的人人平等的理念,在土地拥有者的革命运动中成长起来。

所谓的平等

到底是人的平等还是财产权的平等?

前者是左派后者是右派

左右都是革命派

大洋那边这也让美国先贤们纠结万分,洛克就帮美国人解释这问题,直到杰弗逊起草《独立宣言》,基本还是以并列态度把这两种权利写入,南北战争其实人权和财产权的问题,议会制度围绕着财产权和人权,形成了民主党和共和党。

相对来说民主党更偏向人权,所以有全民医保同性恋婚姻之类。

共和党偏向财产权,所以力挺个人持枪,川普票仓多半是中西部土地拥有者集中地区,他们前些年在在华尔街的盘剥下苦不堪言,就是对财产权的主张,财产权主要就是土地权利,所以他们选一个房产商做总统再合理不过。

有时会很疑惑法国革命为何如此血腥,法国杀了这么多贵族而英国没有,但英国革命显得温和得太多了,英国人难道是因为天性善良?

只要引入土地拥有者这条线索都好理解了,那些年的革命就是土地私有者争取权力的斗争,英国的地主是领主变身而来,在革命潮流中就成为革命者,反革命是查理王。

而法国路易十四太阳中央集权,法国贵族被集中到巴黎,削弱了对领地的统治,农民们获得了土地权,于是法国贵族就成了反革命。

路易十六在1789年还是革命农民地主的“父亲”,自己性格问题站错了队怪谁,托克维尔一大本《旧制度与大革命》,讲到要点的还真不多。

我们业委会的选举就是一房一票,而居委会的代表选举就是一人一票,租售同权是不是会把两者合一呢?

故事4

不明真相的英国崛起

讲了半天的革命史,终于要讲今天的正题了

圈地运动带来的土地革命

是世界进入现代社会的开端

土地私有制概念的形成

不仅是现代政治的基础

也是现代经济制度的基础

前几年有部央视纪录片《大国崛起》,基本上以黄仁宇《资本主义和二十世纪》为蓝本,但其中有个疑惑点一直不能解开,似乎英国的崛起是依赖海盗抢劫完成的原始积累,如果那么简单各国都去做海盗了。

那部片子中,把威尼斯西班牙荷兰英国都归入崛起的资本主义帝国,但老罗觉得在英国之前,无论荷兰西班牙还是威尼斯,和蒙古帝国和明朝也没太多区别。真正的资本主义,是从英国开始,在英国引入已经转制确权定性的私有土地概念后,土地资本化引发的的资本量级巨大的变化,这才真正进入了资本主义。

在英国之前,荷兰威尼斯都有成功发达的银行业,以及证券交易市场,但没有经过私有化改革的土地上,带有很多的权利义务,最重要的是,社会共识中并没有把他当做是很值钱的东西,值钱的是家具珠宝艺术品公司股票以及郁金香等。

按当时记录,同样出产量的土地,英国的价格是荷兰的4倍。英国已经完全抛弃了自给自足的农业方式,把土地被视作是一种最有价值的资本,在交易抵押种植产品过程中没有障碍。

又要插一句——关于房地产最近的租售同权

看上去是似乎是降低了产权的附加值

实际上是甩干净房产产权所附带的义务

使得资产在抵押转让等过程中更顺畅

私有化是第一步,土地要实现资本化还有一关要过

克伦威尔军队在征服爱尔兰时,军队里出现了一个天才军医,29岁的威廉佩蒂不务正业,用其他供应商一半的价格获得丈量爱尔兰土地的测绘合约。要说军队怎要干丈量土地的活?那个时候的军队和旧时已经不同,出兵征服是要带有“主义”的,是新制度的传播和建立者。

而克伦威尔新模范军肩负在落后地区推广土地私有化改革的任务,而私有化第一件事就是丈量土地,把土地以面积为单位进行标准化。现在有很多老牌的香港体系的房产中介,名字是XX测量师行,都是从克伦威尔军队合同起家的,有好几百年年头。

这个威廉佩蒂一边量土地赚钱,一边建立思考他的土地政治经济理论,写了不少小册子,在重要著作《政治算术》中建立了一个模型,把土地作为一种资本进行交易运营的话,需要有足够的货币的供应与土地价值匹配,而现有的金银币供应量是不足以满足,需要发行纸币解决交易货币匮乏的问题。

这个理论1649年促生了英格兰银行,之后100年诞生了亚当斯密巨著《国富论》。

后来的结果大家都知道

经过土地革命的英国和北美英格兰地区

土地资本所蕴含的潜力完成原始积累后来居上

老罗写到这里,可能已经有看官要拍砖了,搞了半天原来是在为万恶房产商摇旗呐喊?说对了,还真是!

工业革命以后,人均产能的提升使得有大量的闲置财富,这部分需要有一个不求回报但求安全的存储方式,所谓安全,就是保值性流动性好,能够在未来不确定的时间,迅速不损失地抛售。

在荷兰,土地没有作为资本进入市场,于是闲置财富开始炒作郁金香,泡沫破灭,几代海上马车夫辛苦的积累,化为乌有,打回原形。

财富的量级要和相应的资产量级匹配,在荷兰东西印度公司早期,财富量级靠几幅伦勃朗的画就能吸纳,但迅速增长的财富没有具有新共识的地方存储,于是财富也就乌有了。

社会财富多了,就需要有个筐

英格兰的土地革命就是新做了这么一个筐

这个筐装的钱能保值安全流通

哪天想要钱的时候说要就可以要

谁的筐大,未来谁就赢了

荷兰为什么输了

郁金香的筐太小了

共识!不仅仅是制度设计

而是深入到文化层面的集体记忆

五月花公约和之后三年的饥饿是共识

查理王被砍头一瞬间台下的恐惧是共识

对土地的信念是英格兰和新英格兰人特有的共识

这种共识下形成的土地资本的交易制度

是荷兰人所不具有的

这也决定了荷兰资本主义的瓶颈

故事5

不明真相的江南地主

讲了一堆老外的事,回过来讲讲中国吧。万法唯识,发展的不同是由于共识的不同。马克斯韦伯《新教伦理和资本主义》,新教和天主教,如果脱开对土地资本的共识的差异,讲半天其实也没什么用处。伦理不仅仅是七不规范,而是会迸发无限财富的社会共识。

就对土地的认知上,儒家伦理和新教伦理的共同点还真的很多,所以中美有话讲,特别是特朗普共和党执政,什么都可以谈,不就是生意吗?

基督教本身二元论的世界观,使得在新教共识上形成的土地资本和政治制度,充满了二元对立。自由和平等、竞争和福利,资本和社会等等。但中国文化下,更呈现一种多元的稳定嵌套结构。

中国的江南,有关土地描述有个矛盾点

其一90%以上土地都在大地主手中

其二江南村镇有着稳定的结构

自唐以后的变化就不大

这怎么可能呢?

这样的土地怎么交易呢?

按英格兰式的土地私有制的原则,地主不附有对土地上耕作者的人身义务。如果有大片土地交易,必定有一轮圈地驱逐发生。但在江南却始终没有发生过。

实际在江南,土地交易有“田表”和“田底”之分,田底是土地所有权,田表是耕作权也就是使用权,地主交易的只是田底部分,田表部分,谁来种地种什么地主都无权决定,由村落的自治组织氏族决定。

而且因为儒家的道德观,地主一般不愿意直接面对农民收租,由乡村的代理机构——收租院代理。农民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种的地地主是谁,交租都交到收租院,所以在革命年月,因为不知道地主是谁,收租院成了控诉清算对象。

西方的土地资本主义制度,以左右的平衡来保持稳定和发展,中国的传统下,用一种上下嵌套的结构保持稳定。这种土地权利切割还有一个最后裁夺人——率土之滨,莫非王土,朝廷负有最终的无限责任。这样的结构下,每个人都清晰知道自己交易的权利边界,江南的发展呈现出一种既稳定又活跃的状态。

这种权利的切割做好了江南的财富筐,只要一到合适的时机,就有江南的资本主义的大发展。而这个时机就是一项硬指标——充足的货币供应(回看第四个故事)

老罗的历史观一直在强调外部性——因缘和合,离开外部性的努力是毫无意义的。比如说王朝的兴衰更替真和统治家族的德行没太多关系,否则无从解释严重基因缺陷的朱家王朝何以能撑这么久。而决定王朝兴衰最重要原因就是货币供应量,在元以前就是南方铜的开采量,元以后就是美洲的银的开采量。

闲扯一句,中国历史的大一统,完全不是马克思所说的小亚细亚生产方式,原因很简单,铜产在南方,马产于北方,两个都是国家战略物资,缺一不可。

时机这个东西,往往是等着等着一辈子就过去了,碌碌无为真的不是努力不够。晚明的苏州和晚清的上海,都是遇到了这样的时机。

明朝嘉靖年间,墨西哥银矿的发现,给中国输入了充足的货币,江南进入资本主义。于是就有了富庶纵欲灿烂的晚明江南文化,于是有了唐伯虎、柳如是、金瓶梅。

晚清英国人到上海建立了现代的金融制度,提供了信用和货币,上海依托江南的土地资本优势,成为远东最辉煌的城市。

所以仔细研究当时上海各地商帮的经营特点会发现,在上海建厂搞实业的,大多是苏州无锡商帮,他们有江南的土地做抵押融资的手段,有低成本资金支撑实业这种赚慢钱,荣家是代表。而宁波福建商帮,没有可供融资用的土地,只能做高风险高收益的航运业,大资金用会标这种有风投性质的高成本资金,所以宁波人钱庄业发达。

中国19世纪20年代的黄金十年,民族实业资本的原始积累就建立在江南土地资本上

今天这篇信息量大

本来想收尾了

发现标题上的问题似乎没有明确的解答

不过通过这五个不明真相的故事

我想大家应该能有自己的判断

房价在3、4千的时候,基本就是建造成本,土地基本上是没太多价值的,房子也只有折旧,二手房市场就是“闲鱼”,折价很厉害。这个时候房产离资本还是很远的。这时候的对房价的估值基本按租金比推算,就是像土地革命前,按一块地的农作物出产量估值。但一旦房价进入7、8千的区间,就说明它开始资本化了。人为的估值就没有多少意义,因为这个价值和社会总财富开始关联。

上海在05年以前,主力房价也就是4千多,房产也处于前资本化阶段。中国真正的大发展是加入WTO之后,绑定美元信用,勤劳勇敢的中国人民的生产力,产出巨额顺差,充裕国内货币供应。如果说当时没有相应的足够量级财富储藏筐,去对应这部分闲置财富,就出现荷兰的郁金香,沈阳的君子兰,还有山东的姜。

人类所有经济政治行为都是人性的表现,人在有100万的时候,多半是买买买,在有1千万的时候,哪里能多赚哪里去,在上亿的时候,更重要的是想有个财富筐,保值安全流动性好。

财富流入这筐的时候,这叫资产

财富流出这筐的时候,这叫资本

北上深一线城市房产第一批完成了资本化,这个储藏财富的资产筐不是想有就有,是一个逐渐形成的共识。有钱自然可以随便买买买,但你在想卖出的时候能不能有人接盘,就是所谓的资产质量了。

国民财富在继续增长,原来一线城市这个财富筐已经不够用了,再用下去说不定会像郁金香一样爆掉,于是就有了对一线城市房产完全不讲道理的限购调控。

结果呢?财富漫溢到周边三四线城市,把那边的房价抬高,但是不是能够在那里形成优质资产,就要看各地方政府的造化了,至少第一步已经有了,没有这次漫溢,都是死局。

所以各地加大招商力度,创建特色小镇,用产业抓住人,把房产资本价值做实。上次在浙江长兴招商局,说有40多个招商经理在上海,我说这么多,他说哪里多,平湖有200多个招商经理在上海活动。

等到中国三四线城市的二手房也能够想卖掉的时候就卖掉,中国经济就如同克伦威尔之后的英国上了一个新台阶,那是真正的大国崛起。

中国文化传统不缺乏土地交易细分边界的共识,更不缺乏覆盖全球需求量的巨大产能,但历朝都缺乏充足的货币供应。当下我们借来美国的货币信用,和我们的产能结合,又及时地在传统土地共识基础上创造出房产交易规则,让房地产为中国完成了原始积累

这一环扣一环,何等巧合

微信号xinjingluopan

所有知识皆为历史

所有科学皆为数学

所有判断皆为统计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