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画中李白,早有人读懂你的寂寞

发布时间:2017-05-20 22:00浏览次数:100Tags:收藏杂志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之过客也。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李白的一首《春夜宴桃李园序》,写得自在洒脱,也引得后来画人以此为题,描绘心中的桃李园中春夜宴场景。

其中最为著名的一幅,大概就是明仇英《春夜宴桃李园图》了。

明 仇英 《春夜宴桃李园图》

绢本设色 立轴 尺寸不详 现藏于日本知恩院

人们认为这张画体现了很高的绘画水准,其中林木、花、石繁多,人物又多至十三人,但无论景致,还是人物,都条理井然。画面主体突出,陪衬得当,笔线刚健,设色艳丽,人物传神,充分继承了宋画的优点。其所绘内容,也与李白诗中所言吻合。

图中四位主要人物,即李白与三位堂弟围桌而坐,所谓“群季俊秀,皆为惠连”。他们兴致盎然地沉醉于春、酒、诗的怀抱中,在此芳园“序天伦之乐事”“高谈”“咏歌”,“开琼筵以坐花,飞流觞而醉月”,一派欢乐祥和的气氛。

仇英的思路具有一定的代表性,华丽的画面与李白神彩斐然的诗作互为表里,文图对照如天衣无缝。后来,清代黄慎《春夜宴桃李园图》也继承了这一思路。

清 黄慎 《春夜宴桃李园图》

绢本设色 纵121厘米 横163厘米 泰州市博物馆藏

黄慎《春夜宴桃李园图》与仇英人物区域颇为相似,以人物画而言,世人评价颇高,称其人物衣纹作游丝描、铁线描,或连勾带染,挺劲放纵;以草书之笔入画,极具功力,而人物情态各异,动静有别,生动传神。

那么,仇英与黄慎的思路是否准确反映了李白夜宴的情境呢?

两人华丽丽的气场,确实不太让人生出太多狐疑,除非你看到另外一幅——明崔子忠《春夜宴桃李园轴》。这个时候,你也许会有另外的猜想。

明 崔子忠 《春夜宴桃李园轴》

绢本 山东博物馆藏

崔子忠(约1595—1644),字道母,号青蚓,山东莱阳人,后移居顺天(即北京)。生员,曾游董其昌之门,和南方的陈洪绶并称“南陈北崔”。李自成克北京后,绝食死。

画史上都说崔子忠“善画人物,规模顾、陆、阎、吴名迹,唐以下不复措手。白描设色能自出新意,与陈洪绶齐名,号南陈北崔”。按其好友梁清标的说法,崔子忠晚年“息影深山,杜门却扫”浏览史籍,每遇有忠考奇节人物,义使巾帼英雄,绘图像,立传赞,虽称自娱,也可以起“顽廉懦立”,立德、立功、立言、立像,合称为四不朽之作。正因其作画极为注重立意,因此为当时的文人和画家们所推崇。

那么,崔子忠《春夜宴桃李园轴》的立意与仇英、黄慎有什么不同呢?

从画面看,华丽丽的现场不见了,座中四人也变成了三人,两人目光投向侧面,难道画外还有人物?大面积的桃林与一支孤烛既突出了世外之境,也衬托了人物的渺小、孤单与无力。三人,这几乎是加上诗中复数堂弟的最小人数单位,甚至本身就是一个热烈不起来的数字,李白的“对影成三人”,也不过如此!崔子忠看到的似乎是历史上更为真实的李白,一个失意者的夜宴,所谓“序天伦之乐事”“高谈”“咏歌”,不过是文字上的粉饰,其真相仅仅是江湖之外的一次再普通不过的小酒。

资料显示,此原画无款,清潍县王西泉据刘嘉颖曾摹崔子忠《春夜宴桃李园图》,定此画即崔子忠原作。

崔子忠眼中的李白是这样吗?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有崔子忠所作另一件李白题材的作品《藏云图》,我们也可以看一看。

明 崔子忠 《藏云图》

绢本 设色 纵189厘米 横50.2厘米 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

《藏云图》所绘为历史上流传的唐代诗人李白深入“地肺”以瓶贮浓云以归的故事。

按照道教“洞天福地”之说,“地肺”乃“七十二福地”之第一地。《道迹经》谓:句曲山(又为地肺山)“居月弗地,必度世,见太平。”

地肺山什么样?

画面看,只见山崖畔满满白云。白云旁边,李白盘腿拱手端坐在四轮盘车上,头微仰,目注白云,若有所思。两童在旁,一童肩背牵绳往前,引车缓行;一童在旁扛竹竿,上挂一瓶瓿,回头与主人比划如何贮得浓云。传说李白贮云回家后,将白云散于卧室内,每天饮清泉卧白云,恍若神仙。

所谓“诗仙”,大概就是在古人看来,能够抛却世俗、独处世外,个中滋味,崔子忠显然更有切肤体会,也因此处理得真切而富有质感。

上海博物馆曾举办“南陈北崔”画展,研究者指出,崔子忠存世的画不足二十件,而展览中崔的八张画,几乎是国内藏品的全部,此亦崔子忠淡于名利,极少酬世所致。

《春夜宴桃李园序》

作者:[唐]李白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光阴者,百代之过客。而浮生若梦,为欢几何?古人秉烛夜游,良有以也。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会桃李之芳园,序天伦之乐事。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幽赏未已,高谈转清。开琼筵以坐花,飞羽觞而醉月。不有佳作,何伸雅怀?如诗不成,罚依金谷酒数。

◆参考译文

天地是万事万物的旅舍,光阴是古往今来的过客。而人生浮泛,如梦一般,能有几多欢乐?古人持烛夜游,确实有道理啊。况且温煦的春天用艳丽的景色召唤我们,大自然将美好的文章提供给我们。于是相会于美丽的桃李园内,叙说兄弟团聚的快乐。诸位弟弟英俊秀发,个个好比谢惠连;而我的作诗吟咏,却惭愧不如谢康乐。正以幽雅的情趣欣赏着美景,高远的谈吐已更为清妙。铺开盛席,坐在花间;行酒如飞,醉于月下。不作好诗,怎能抒发高雅的情怀?如赋诗不成,须依金谷雅集三斗之数行罚。

本期《收藏》微信责编 韩涧明

微信运营合作请发邮件至

libin@yhsc1993.com

创刊于1993年

一册在手,把握收藏

微信名:收藏杂志

微信ID:sczz029

❶ 点击历史信息,查看更多内容
❷ 《收藏》官方网站

www.cangcn.com
❸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收藏》微信公众号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