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军史揭秘:徐向前元帅与对越自卫反击战

发布时间:2017-05-20 19:05浏览次数:100Tags:揭秘历史

说到徐向前元帅,那是我军五大军事家(即彭德怀、林彪、刘伯承、徐向前、粟裕)之一,在战争年代功勋赫赫,青史留名。关于徐向前元帅的军事才能和历史功过,在各大军事论坛向来属于讨论热点,很多军迷为此争得面红耳赤,大出咒语者也不乏其人。

徐向前元帅的辉煌是在红军时期。当黄麻起义总指挥潘忠汝和红11军军长兼红31师师长吴光浩相继牺牲后,徐向前被中央军事部派到鄂东北接掌红31师,成为鄂豫皖苏区最早的三支主力红军之一。到了成立红1军时,军长是黄埔一期生许继慎,徐向前任副军长。红1军和蔡申熙率领的红15军合编成红4军时,中央从湘鄂西派来邝继勋当了军长,徐向前为参谋长。两任军长中,邝继勋资格老,打仗较为粗疏;许继慎则有勇有谋,擅长指挥,被周恩来称为将“铁军”的作风带到了红四方面军。直到张国焘来到鄂豫皖,徐向前才有出头的机会。当时鄂豫皖的几位红军名将中,许继慎、周维炯都是张国焘的眼中钉;曾中生军政双全,为人正直,但被张国焘所排挤;邝继勋军事素养不足,常有败绩;蔡申熙倒是为张国焘所欣赏,统兵将略皆很出色,但在战斗中手臂负伤致残,干不了重活。因此,徐向前才被破格提拔为新成立的红四方面军总指挥。

新官上任的徐向前不负重望,在全国各路红军中率先打出了大兵团作战的范例。黄安、商潢、潢光、苏家埠等战役都是徐师的代表之作,表现出的风格是狠、硬、快、猛、活,企图心大,有气魄,拼的是“最后五分钟”的狠劲。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作战失败后,红四方面军主力千里西征,血战漫川关,是徐向前打逆风仗的代表作。川陕苏区反三路围攻、反六路围攻是徐向前军事指挥生涯的巅峰时期,其狠猛骁勇的指挥风格显示得淋漓尽致。先取陕南,再渡嘉陵江,示北击南,又表现了徐向前在作战指挥上的巧思。长征中红一方面军和红四方面军会合北上时,林彪的红一军团打不动包座,徐向前的红四方面军拉上去就打开了包座,充分展示了徐向前指挥下红四方面军的善战风格。徐向前一生的两个劲敌是胡宗南和马步芳。前者将他从鄂豫皖一直撵到四川,几度交手都没占到便宜;后者则打得徐帅全军覆没,仅以身免。八路军时期徐向前的指挥名作是响堂铺战役,此后就是到山东去展开平原作战。不过他很早就回了延安,身体又不太好,在抗战中再没什么突出表现。解放战争时徐向前又火了一把,把晋冀鲁豫的地方偏师带成了主力部队,连打硬仗,运城战役、临汾战役、晋中战役、太原战役,硬是一口一口吃掉了阎锡山的晋军主力,甚至毛泽东都连连称奇。可以说徐的山西之战和彭德怀在陕北打胡宗南是解放战争中两支非常精彩的插曲,值得仔细玩味。

徐向前在指挥作战上也有弱点,就是勇猛有余,稍嫌控制不住作战规模,有时显得强斗。鄂豫皖苏区第四次反“围剿”时,徐向前指挥红四方面军与国民党中央军硬碰硬对决,冯寿二、七里坪、扶山寨、枣阳新集,连续恶战,极大地消耗了红四方面军的实力,却未能打退敌人的“围剿”。在敌众我寡的现实下,未能做到避实击虚,打开局面,不能不说徐向前当时有指挥失误之处。反观红一方面军在江西苏区第三次反“围剿”作战时反复穿插调动敌人,机敏创造战机, 这里边就有了点差距。后来的大战百丈关、血战河西走廊、临汾攻坚战、太原战役,虽然胜败不一,但都显示出徐向前执着于强攻硬打的特点。

不管怎么说吧,徐帅的军事才能无可置疑,战功卓著,史有明鉴,并不是某某军迷口水战时能黑掉的。不过,要说到徐帅在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的表现,这可就是鲜为人知了。

经历过众所周知的十年后,中国可称是百废待兴,问题如山,但朝气仍在。1977年8月,中共十一届一中全会重新组成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成员共63人,华国锋任主席,叶剑英、邓小平、刘伯承、徐向前、聂荣臻任副主席。这届中央军委也是建国后人数最多的一届。

在中央军委主要领导人中,华国锋兼任党中央主席和国务院总理,国事繁忙,主要精力不在军委。刘伯承早就是植物人状态,只是借重于他德高望重的声誉而在军委挂名。聂荣臻长期身体欠佳,对军委的工作也不能管得太多。这样,实际主持军委工作的就是国家二号人物叶剑英和重新复出的邓小平,而在事物层面老骥伏枥辛苦操劳的则首推徐向前。

徐向前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后,在军委内分管战略委员会和武装力量委员会工作,又出任了国务院副总理和国防部长,可谓职衔满身,责任满身。当时军队建设上问题重重,积重难返,需要花大力气整顿。在干部队伍青黄不接之际,徐帅这个世界上年龄最大的国防部长毅然挑起重担,不顾自己也是个老病号,倾心尽力投入了国防现代化的建设。在他的主持下,完成了新时期国家战略方针和战区作战任务的规划,为捍卫国家安全、继续深入进行军队改革奠定了基础。

1978年12月上旬,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决策发起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并发布了战略展开命令。对于一个身经百战的军中老帅来说,能够又一次闻到战争的硝烟,内心无疑是兴奋的。关于这一仗到底该如何打,在什么地点、什么时机、使用什么部队进行作战等问题,徐向前是高度关注。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这一战既要达到惩罚越南的目的,又要把战争限制在有限范围内,做到有理、有利、有节,军政双胜。当时的人民解放军已经20多年未战,长期受政治冲击,训练水平较差,高级军官年龄老化,能不能打赢还真是一个问题。徐向前为此进行了苦苦思考。

由于越南与苏联签订了有军事联盟性质的条约,百万苏军压在中国北方边境上,这是一个巨大的威胁。因此在南方进行惩越作战时,必须要考虑到苏联会在北方采取武力援越行动。一旦如此,战争规模就难以控制了。打越南,必须速战速决、速歼速回,这是一个重要原则。人民解放军的作战传统,主要表现为集中优势兵力打歼灭战,敢于向敌人纵深实施大穿插、大迂回,分割包围,断其一指,歼敌有生力量。因此,集中解放军多年建设积累的机械化兵力兵器,采取大迂回、大包围战术,一举吃掉越军在边境的重兵集团,尽快结束战争,是非常必要的。根据上述思考,徐向前将自己的想法在军委会议上提出来,并进行了详细解读。军委接受了徐向前的建议,并通过总参把指示传达到了各参战军区。原来广州军区和昆明军区上报的作战方案都是在边境浅近地区稳扎稳打,比较稳妥。军委的指示一下,两个军区只好重新修改了作战方案,改为大穿插、大突击,对越南的省会城市和重兵集团形成分割围歼之势。

新的作战方案报上来后,徐向前全程参与,主持对作战方案字斟句酌、一丝不苟地进行了审查。当时另一位著名军事家、时任中央军委常委的粟裕大将也很关心这次作战,贡献了自己的不少意见。两位老帅老将通力参与,直到和军委、总参的意见达成一致,才通过了作战方案。应该说,从后来的实战结果看,大穿插、大突击战术对于越南这样特殊的异国作战环境是不适用的,给部队造成了很多困难,预定作战方案有相当一部分企图落空,后来又经过周折反复才算达成了基本作战目的。然而作战时间也大大延长了,前后共打了28天,未能做到原先估计3-5天的速战速决、速歼速回,并在作战初期一度陷于被动。好在经过冷战阵营的战略博奕后,苏联终于没有下决心采取武力援越行动,中国才能摸了一把老虎屁股,重创越南,奏凯而归。

自卫还击作战打响后,徐向前几乎天天前往位于北京西山地下的军委作战指挥中心,不断听取总参等部门汇报,仔细研究战场态势,判断部队进展情况,并提出自己的意见和建议。像部队不能松劲,要穷追猛打,重视阵地搜剿,注意搜山、搜洞子,多抓俘虏等建议,就是徐向前提出来的。28天后,参战部队凯旋回国,徐向前又受邓小平委托,在中央军委驻地三座门主持会议,听取了军事科学院院长宋时轮关于对越作战情况调查的汇报。几个月后中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英模报告团进京汇报,徐向前与其他党和国家领导人一同接见了这些“新一代最可爱的人”,并题词以示褒奖。徐向前的题词是——“为祖国而战的英雄们功勋永存”!

在对越边境自卫还击作战中,有不少官兵负伤致残。战后国务院下发的有关文件里规定:各地对伤残官兵“酌情安排工作”。然而,有些地区把残废军人当成包袱,没有安排他们的工作,使一些伤残军人生活无着。于是,有的城市大街上出现了残废军人佩戴军功章乞讨的现象。徐向前知道这些事后,心情非常沉重。他提请军委办公会议研究此事,并请总参谋长杨得志在中央书记处开会时严肃提出。在老元帅的力争下,国务院重新下发文件,规定对残废军人“一定要安排工作”。徐帅此举,虽然无助于缓解伤残官兵身体上的痛苦,但情暖人心,公道自在。1990年9月21日,徐向前元帅因病逝世,享年89岁。当时住在北京的越南前国家领导人黄文欢深感悲痛,他有很深的汉学造诣,亲撰挽联“身先士卒军心暖,威震沙场敌胆寒”,恰是徐帅一生的写照。

免责声明:

本号所有内容均来自网络,我们对文中观点保持中立,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者完整性不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号立场,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有版权问题请作者尽快告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