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西游记》原著到底有多黑暗?颠覆你对世界的认知

发布时间:2017-05-19 22:00浏览次数:100Tags:历史大学堂
○欢迎读者转载分享到朋友圈,其它公号如需转载,请回复『转载』了解事项。

《西游记》原著到底有多黑暗?

历史大学堂官方团队作品

文:无忌公子

《西游记》作为中国文学史上最成功的故事,被改编了无数个版本。但每个版本都有人吐槽,说没有忠实于原著,特别是原著是个黑暗的故事,改编版没有表现出来。

那么《西游记》的原著到底有多黑暗?恐怕很多人都说不出个所以然。其实,我们把原著的故事换一种方法讲出来就很清楚了。


《西游记》其实就讲了这样一个故事——

孙悟空是个孤儿,生活在东南沿海的一个小村庄,从小流落到社会上,跟一群小混混混在一起,干一些小偷小摸的勾当,日子倒也逍遥快活。

孙悟空这人从小就有点领导才能,比较仗义,能得人心,所以逐渐的在小混混群里面混出了名堂,特别是有一次他带着大家找到了一座废弃的山寨,这群流浪儿终于有地方安家了,大家都很感激他,于是推举他做了首领,这座山叫作花果山,孙悟空就当了这里的山大王。

十三岁那年,孙悟空忽然觉得人生不能就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了,得干一番事业,毕竟他是有志向的人。经过跟手下两个年长的兄弟的商议,孙悟空向大家宣布:他要出去拜师学艺,回来以后带领大家把山寨建设得更强大。兄弟们集体拍手欢送,年少的孙悟空就这样踏上了拜师学艺的征程。

翻过无数座山,走过无数道水,孙悟空来到了一个叫作“灵台方寸庄”的山庄里面,庄主是一个长须飘飘、仙风道骨的老汉,自称名叫菩提祖师。菩提祖师开了一个武校,招了附近村庄里的许多年轻人在那边习武。他一见到孙悟空就非常喜欢,称赞他骨骼清奇,是练武的好料子,于是把孙悟空收留了下来。

菩提祖师果然有些真才实学,教了孙悟空许多厉害的武艺,甚至半夜偷偷把他召过去,传授一些武学秘籍。

孙悟空本身确实也聪明,再加上勤学苦练,过了几年,终于练成了一身高超的武艺。这时候,菩提祖师找了个借口把孙悟空撵出去了,并且放狠话说:“你出去以后,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我不管,但绝对不许提我的名字,要是把我的名字说出来,我就要你死!”

孙悟空就这样离开了学艺的地方,重新回到了花果山,这一年他十七岁。

这时候的孙悟空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稚嫩的少年了,凭借在菩提祖师那边学到的功夫,他到处挑事,打遍了周围方圆百里之内没有对手。花果山的事业迅速壮大起来,杀人越货、打家劫舍,抢到了不少财富,又跟周围其他几个山寨结成联盟,俨然成为当地一股强大的黑恶势力。

自信心极度膨胀的孙悟空甚至开始对政府部门动手,先是冲进当地水利部门抢劫了一番,又闯进刑部大堂,把刑部尚书打了一顿,还捣毁了许多政府机密文件。

这些事情震惊了朝廷,朝廷对于这股黑恶势力终于不能再忍,先后派出了几拨军队到花果山剿匪,不料政府军久疏战阵,不堪一击,刚一接触便败下阵来。

发现政府军如此腐朽,花果山势力更加膨胀了,甚至对朝廷提出了封王的要求,朝廷权衡利弊,决定招安,封了孙悟空一个“齐王”的称号,但有名无实。

孙悟空感觉受到了欺骗,又一次造反,这一次闹得更大,正当朝廷召集各路诸侯进京述职的时候。

当时各地王侯进京觐见皇帝,皇帝在皇宫里摆酒宴招待大家,却没请孙悟空。孙悟空想:“我也是受册封的,为什么不请我去?”顿时怒从心头起,闯进酒宴,踢翻了桌子,跟宫廷侍卫扭打在一起。

没想到孙悟空的武力太强,宫廷侍卫根本拿不下他。看到这个场面,各路诸侯纷纷攘攘乱成一团,谁也不敢上前捉拿孙悟空。偶尔有一两个武官冲上去想帮忙,却根本接近不了孙悟空身边。

京城大乱,御林军总管、八十万禁军教头等等倾巢出动,没想到这些人都是酒囊饭袋,一触即溃,没有一个人打得过孙悟空。

眼看帝位危急,有人提醒皇帝,藩王释迦摩尼正在京城述职,他手下的八旗军十分凶悍,皇帝紧急下诏,召藩王进宫救驾。

释迦摩尼到场,骗取了孙悟空的信任,不用武力,轻松把他拿下,戴上枷锁,投进大狱,解救了京城之危。

经过这次风波,释迦摩尼的声望大幅提升,从此掌握了朝政大权,各路诸侯纷纷巴结逢迎,皇帝逐渐大权旁落,但又无可奈何,只能麻醉自己,继续过着歌舞升平的生活。

释迦摩尼回到番邦以后,为了进一步增强自己的势力,对朝廷提出,希望皇帝派出身边的亲信,到番邦领取一批图籍,带回中原去传播,使得番邦文化在中原落地生根。皇帝不敢反对,答应了这个要求,派出朝廷重臣陈玄奘去番邦取这批图籍。

但实际上,传播番邦文化只是目的之一,释迦摩尼还希望通过这个过程,进一步架空皇帝,让中原的各路兵马逐渐为自己所掌控,也希望借此机会扫除异己,进一步增强自己对于中原的控制力。

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很早就把自己的亲信陈玄奘安插到了朝廷内部,并且指名要朝廷释放孙悟空等一批死囚,让他们带罪立功,当保镖护送陈玄奘去番邦。

孙悟空因此获得特赦,重新获取自由的他,不敢再作乱,从此小心谨慎的保护陈玄奘。

可想而知,释放的这几个死囚对于藩王都有一种既感激又畏惧的心理,他们知道自己的命是藩王给的,更何况有陈玄奘这个绝对可靠的“自己人”管着他们,这支队伍对藩王当然忠心耿耿。

这是一个非常周密的计划。

其中最忠诚的其实是孙悟空,这小伙子满怀着要干一番大事业的想法,一心一意,兢兢业业,立志要彻底改造自己的人生,从头来过。

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太天真了。

保镖工作不是那么好做的,主要的原因,是这次西行之旅牵涉了太大的利益,从一开始就受到各方势力的觊觎,有各种人明里暗里的搞破坏。

而搞破坏的这些人,来路十分庞杂。

一开始,孙悟空还以为他们只是一群山贼,渐渐的就发现水很深,其中竟然夹杂了不少顶级高手,甚至有一些是当初他在京城见到的大内侍卫都比不上的;而他们手里拥有的资源,甚至超过皇帝手下那些官员。

他发现,这些人跟皇帝手下那帮唯唯诺诺的官员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一旦招惹到他们,朝廷里面立即知晓,立即做出反应,显然背后有一张庞大的关系网。

这些“山贼”在民间占山为王,欺压百姓,强抢民女,搜刮了巨额财富,甚至把整村的人屠光。手段之残忍,简直骇人听闻。

连地方官员都受他们欺压,敢怒而不敢言,老百姓的处境,可想而知。

孙悟空看不下去,有心要教训这些悍匪。但只要他一占上风,马上就有某些势力上门求情,软磨硬泡的把人救走。这些势力涉及到朝廷上下的方方面面,以孙悟空的能力,实在无法与他们对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把人带走。

他也曾向藩王及其手下求助,但这些黑恶势力有些就是他们的自己人,其中有一个最凶残的,就是藩王的亲舅舅!藩王当面保他!你能怎么办?

这只是外部的威胁,西行队伍内部也是暗流涌动:那个叫朱无能的,整天好吃懒做,对团队没有任何贡献,却最喜欢挑拨是非,他一直嫉妒孙悟空绩效太好,千方百计挑起陈玄奘对孙悟空不满。而那个叫萨无尽的,对任何事都是事不关己的样子,装模作样,出工不出力,一直当老好人,当孙悟空被冤枉的时候,他就一直“呵呵”。

最令人失望的是陈玄奘这个领导。

最初,孙悟空因为是他把自己从监狱里面保释出来的,对他还心怀感激。但他很快就发现这个领导是个纯粹的酒囊饭袋,没有任何能力不说,还特别喜欢指手画脚,凭借无与伦比的自信,强行要求孙悟空按照他说的做,做错了是孙悟空能力不行,做对了是他领导有方。仗着自己是藩王的亲信,这个陈玄奘一路趾高气扬,惹出许多祸事不说,还怪孙悟空不按他说的办事,是个刺头,甚至多次要炒掉孙悟空。

官大一级压死人,他是藩王钦定的团队领导,是上头派来的,你能拿他怎么办?

孙悟空忍无可忍,跟这几个人闹过两次,但每次最后都发现自己除了妥协没有任何办法。

对的,“妥协”,这就是孙悟空一路学到的最重要的技能。

西行的路程,十分漫长,经年累月,孙悟空也渐渐变了。在吃过了几次大亏以后,他也逐渐学乖了。

孙悟空逐渐学会了“做人”,首先,不跟领导对着干,领导说什么就是什么;再有,凡事不出头,不是自己的事情不管。

遇到恶势力,不跟他们正面冲突,而是托人、找关系,找到朝廷里面的人帮忙协调,联络到这些恶势力的后台,推杯换盏,三杯水酒下肚,“买兄弟个面子”,红包塞上,事情圆满解决。

孙悟空办事手段圆滑了,西行的道路就走得越来越顺利。

大家也发现他人缘越来越好,会说话,嘴甜,渐渐的都喜欢上了他。上级领导也不找他麻烦了,朱无能也变得客气了,尤其是那个叫“关英”的女领导,常常赞不绝口的说:“这小伙不错,会做人!”

就这样,顺利的来到了番邦的首都。

藩王还是个很重信义的人,给了他们这些人丰厚的赏赐,不仅替皇帝免了他们的罪,还给他们都封上了王爵,这次可是实实在在的,不是虚名。于是每一个人都很欢喜,隆重的庆祝了一番,对这次的工作成就感到由衷的满意。

后记:

藩王释迦摩尼把孙悟空召集到后殿,歪在榻上,微笑着说:“坐。”孙悟空恭恭敬敬的坐下。

藩王看着他说:“孙悟空,你应该感激我。”

孙悟空低下头,恭恭敬敬的说:“是。感谢王上的栽培,悟空没齿难忘。”

藩王摇了摇头说:“你还不明白,我为了培养你,花了多少心思。”

孙悟空有点困惑,不敢说话。

藩王继续说:“我不想听你的这些客套话。此间更无六耳,咱们师徒二人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

“六耳”?

孙悟空顿时如同醍醐灌顶,豁然开朗,一切都明白了。

他的思绪瞬间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少年的孙悟空,也是恭恭敬敬的,跪在榻前,月光从窗户透进来,洒在背后的墙上,墙上镂着一行小字“灵台方寸山,斜月三星洞”。

从那时起,他就已经进入了一个局,一个设计好的棋局,而他是上面的一枚棋子,再也翻不出去了。

「稿酬作者招募」点击详情

细思极恐的《西游记》

赞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细思极恐的《西游记》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