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震惊!元顺帝是南宋少帝的儿子?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

发布时间:2017-05-19 18:00浏览次数:100Tags:时拾史事

作者:赖正直

本文系时拾史事原创,任何转载及搬运需授权

南宋少帝,也称宋恭帝、宋末帝,名赵显,为宋度宗赵禥次子,南宋第七代皇帝(1274年-1276年在位)。

1276年1月,元朝大军兵临临安,南宋朝廷求和不成,只好投降。摄政的谢太皇太后与全太后携少帝赵显(时年6岁)随元军北上大都,南宋灭亡。赵显降元后被封为瀛国公,并遣往吐蕃研习佛经,削发为僧,法号“合尊”。后奉诏移居甘州,将《百法明门论》、《因明入正理论》等汉传佛教著作译为吐蕃文。至治三年(1323年)4月,合尊大师、瀛国公赵显被元英宗赐死,享年53岁。

元顺帝,名妥欢帖睦尔,《元史·顺帝本纪》载其为“明宗之长子,母罕禄鲁氏,名迈来迪,郡王阿儿厮兰之裔孙也。初,太祖取西北诸国,阿儿厮兰率其众来降,乃封为郡王,俾领其部族。及明宗北狩,过其地,纳罕禄鲁氏。延祐七年(1320年)四月丙寅,生帝于北方。”元明宗崩后,其弟图帖睦尔即位,是为元文宗。1332年,元文宗崩后,皇后卜答失里和权臣燕帖木儿立元明宗次子懿璘只班为帝,是为元宁宗。元宁宗在位仅3月而崩,卜答失里和燕帖木儿复迎立妥欢帖睦尔,即元顺帝。元顺帝在位第36年,即1368年,明军进攻大都,元顺帝北逃上都,后转至应昌,元朝灭亡。元顺帝在应昌曾两次组织反攻,未成。1370年5月,元顺帝病逝于应昌。

宋少帝赵显(1271-1323)与元顺帝妥欢帖睦尔(1320-1370)看起来完全是两个不同时代的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物。然而,早在元顺帝生前,就有传说指元顺帝为宋少帝的儿子,把这两个相互之间八竿子打不着的人物联系在了一起。这是怎么回事?

纳尼?元顺帝是南宋少帝的儿子?搜索

最早的说法,是元文宗图帖睦尔放出来的。元文宗是元明宗和世㻝之弟、元顺帝之叔。元明宗在出巡时暴崩,元文宗随即被群臣拥立为帝,坊间多传说元明宗系为元文宗所害。元文宗即位后,身为元明宗之子的妥欢帖睦尔地位微妙,先被徙往高丽,后又移徙静江(今广西桂林),备尝艰辛。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最终帝位还是回到了妥欢帖睦尔手上。《元史·顺帝纪》载,元顺帝即位后的至元六年(1340年)6月,元顺帝撤去元文宗的宗庙神主,又下诏谴责元文宗杀害元明宗之罪行,称元文宗“又私图传子,乃构邪言,嫁祸于八不沙皇后,谓朕非明宗之子,遂俾出居遐陬。祖宗大业,几于不继。”

又据《元史·虞集传》载:“初,文宗在上都,将立其子阿剌忒纳答剌为皇太子,乃以妥欢帖睦尔太子乳母夫言,明宗在日,素谓太子非其子,黜之江南,驿召翰林学士承旨邻帖木儿、奎章阁大学士忽都鲁笃弥实书其事于脱卜赤颜(蒙古文的史册),又召集使书诏,播告中外。”这一说法与《顺帝本纪》所载顺帝诏书相互印证,可见元文宗生前确实说过妥欢帖睦尔不是元明宗亲生的儿子,有妥欢帖睦尔的乳母及其丈夫为证,并且作了记录,写入档案。但是,如果元顺帝不是元明宗的儿子,那是谁的儿子呢?《元史》回避了这个问题,没有明说。

最早给出明确答案的,是元末隐士权衡的《庚申外史》

“国初,宋江南归附时,瀛国公幼君也,入都,自愿为僧白塔寺中,号合尊大师。已而奉诏居甘州山寺。有赵王者,因嬉游至其寺,怜国公年老且孤,留一回回女子与之。延佑七年(1320年),女子有娠,四月十六夜,生一男子。明宗适自北方来,见其寺上有龙文五彩气,即物色得之,乃瀛国公所居室也。因问:‘子之所居,得无重宝乎?’瀛国公曰:‘无有。’固问之,则曰:‘今早五更后,舍下生一男子耳。’明宗大喜,因求为子,并其母载以归。”

按照权衡的说法,宋少帝在吐蕃学习佛法后移居甘州(今甘肃省张掖市,为河西走廊的交通枢纽),在甘州与赵王相识,赵王见其年老孤寂,遂赠其一名回回女子。该女子怀孕后于某天夜里生下一儿子,适逢元明宗和世㻝(时为周王)路过该地,见寺庙上有五彩龙气,遂带走该回回女子及其儿子(即元顺帝)。此处的赵王,指驸马阿鲁秃,《元史·仁宗纪》载,延佑四年(1317年),“赵王阿鲁秃为叛王脱火赤所掠”,脱火赤的据点位于岭北金山(今新疆阿尔泰山),由此可知阿鲁秃曾于延佑年间往来于金山与大都之间,而位于河西走廊的甘州正是其必经之处,阿鲁秃在路过甘州时与宋少帝(时为合尊大师)相识,并赠其一回回女子,时间、地点、人物都对得上,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元明宗皇后迈来迪也确实是元明宗在还是藩王、出镇金山的时候纳为妃的。阿鲁秃赠给少帝的回回女子,有可能就是迈来迪。

明代术士袁忠彻(《柳庄神相》的作者袁柳庄之子)在《符台外集》中记载,永乐十年(1412年)五月十八日,明成祖曾带着他和一班近臣、太监到武英门观看宋朝历代皇帝画像,明成祖亦颇通相术,故而特别和袁忠彻一起议论宋朝诸帝的面相,明成祖说:“宋太祖以下,虽是胡羊鼻,其气象清癯,若太医然。”这是说宋朝皇帝的家族遗传相貌特征是“胡羊鼻”(我也不知道胡羊鼻究竟是什么样,但是在《柳庄神相》中,胡羊鼻是“大贵当时富石崇”的富贵相),而且注重养生,气质上看起来像太医。次日,明成祖又带着袁忠彻等人观看元朝历代皇帝画像,明成祖笑道:“都吃绵羊肉者。”这大概是嘲笑元朝皇帝大多体格肥壮,是吃肉较多而不注重养生的结果。但是在看到元顺帝画像时,明成祖很惊讶:“唯此何为类太医也?”这是说元顺帝气质像太医,迥异于元朝前代皇帝,倒是和宋朝皇帝非常相像。

当时袁忠彻和在场众人都无法解释,只好“俯首莫对”。袁忠彻对此疑问耿耿于怀,回去后查遍各种史料,才了解到元顺帝为宋少帝之子,也就是宋太祖之后裔,这就很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元顺帝相貌与元朝前代皇帝都不像,反而与宋朝皇帝相像了。袁忠彻认为,这是因为宋太祖在接受后周皇帝的“禅让”之后善待后周宗室及其子孙,故而上天也善待宋太祖子孙,“今其子孙,世长沙漠,亦天道好还之极,而宋室仁厚立国,宜其绵绵未斩也。”

袁忠彻不愧是相术世家,说来说去不离本行,但他是从遗传的相貌特征的角度来提供佐证,有一定的说服力,同时,他最后得出的“天道好还”的结论也为元顺帝的身世之谜增加了神秘色彩(这种神秘兮兮的套路在中国民间很吃香)。在元末明初,民间还流行一首同样极具神秘色彩的诗(诗无题,作者不详,有人说是元朝侍书学士虞集,有人说是福建政和县训导余应):

皇宋第十六飞龙,元朝降封瀛国公。

元君召公尚公主,时承锡宴明光宫。

酒酣伸手扒金柱,化为龙爪惊天容。

元君含笑语群臣,凤雏宁与凡禽同?

侍臣献谋将见除,公主泣泪沾酥胸。

幸脱虎口走方外,易名合尊沙漠中。

是时明宗在沙漠,缔交合尊情颇浓。

合尊之妻夜生子,明宗隔帐闻笙镛。

乞归行宫飬为嗣,皇考崩时年甫童。

元君降诏移南海,五年乃归居九重。

忆昔宋祖受周禅,仁义绰有三代风。

至今儿孙主沙漠,吁嗟赵氏何其隆!

这首诗遣词造句水平很一般,但胜在想象丰富、意境奇诡(少帝被派往吐蕃学佛,是因为酒醉后露出龙爪原形,吓到了元世祖忽必烈……),而且通俗易懂,在元末明初流传甚广。这首诗增加了权衡和袁忠彻都没有提到的一个细节:宋少帝曾娶元朝公主、为元朝驸马,少帝之所以没有被杀,是得益于公主的求情。但生下元顺帝的是否是元朝公主(与权衡说的“回回女子”矛盾),则言之不详,不得而知。

在这些神秘诡异的观点的基础上,又产生了一个牛逼得不得了的说法。

据说宋代有一句著名的预言“只怕五更头”,是宋太祖赵匡胤向术数大师、希夷先生陈抟询问宋朝国运时,陈抟亲口对赵匡胤说的。赵匡胤对此很重视,他理解陈抟的意思是指夜里五更时分会发生不测,于是下令宫中打更在打完四更后直接转入六更,这样一来就不存在“五更”,也就不必“只怕五更头”了。这一做法一直在宋代宫廷中延续,直至南宋灭亡。然而,宋亡之后,人们才醒悟过来,“五更头”是赵匡胤听错了,其实应该是“五庚头”。赵匡胤于公元960年(庚申年)即位,至第五个庚申年为1260年(宋理宗景定元年),距南宋灭亡的1279年仅19年时间。所以,陈抟说的意思是宋朝国运为五个庚申年(300年),“头”不是头尾的头,而是表示约数,也就是五个庚申年多一点点(319年)。再到第六个庚申年(1320年)元顺帝出生,赵匡胤的血脉又能够当皇帝了,正应了赵匡胤“转入六更(庚)”的做法。

这些离奇的说法足以让民间的吃瓜群众津津乐道,但对于“子不语怪力乱神”的学者们来说,要认定元顺帝是宋少帝的儿子,还得老老实实查史料,摆事实、讲道理。

清朝历史学家赵翼在《二十二史札记》中对这一说法进行了详细考证,最后他严肃地指出:不好意思,这是真的。他的理由是:

(1)元文宗曾多次说过元顺帝非元明宗之子,并由虞集、马祖常等人记录存档,这说明元顺帝的身世早在其即位之前就已经存疑;

(2)元文宗皇后卜答失里先立元明宗次子懿璘只班(元宁宗),懿璘只班死后,才改立元明宗长子元顺帝。宁宗、顺帝都不是卜答失里的儿子,卜答失里不存在偏爱某一人的问题,但卜答失里先立次子再立长子的反常行为,表明卜答失里及其智囊机构都认定顺帝不是明宗之子,后来之所以立顺帝,是因为有日者(观天象、卜筮的人)告诉卜答失里“幼儿难当大福”,卜答失里不得已只能立年纪较长的顺帝;

(3)宋少帝至元十三年(1276年)降元,年6岁,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学佛于吐蕃,年18岁,延佑七年(1320年)元顺帝出生,宋少帝年50岁,从二人年龄上看,正好是父子两代人,合情合理;

(4)《元史·后妃传》对元明宗皇后迈来迪的出身来历遮遮掩掩,欲言又止,“所谓疑以传疑也”,似乎是编撰者在用春秋笔法暗示迈来迪曾系宋少帝姬妾的事实。

清末民初,王国维在《观堂集林》中赞成赵翼的观点,并且补充了一条理由:释念常《佛祖通载》记载,至治三年(1323年)四月,瀛国公合尊(即宋少帝赵显)被元英宗赐死于河西。宋少帝6岁降元,至被赐死时,已经过去了45年时间,为什么少帝尚在大都时元朝皇帝不猜忌他,却在他移居河西后猜忌他?为什么少帝年轻时元朝皇帝不猜忌他,却在他年老力衰时猜忌他?王国维认为,宋少帝之所以被赐死,并非元英宗认为宋少帝对元朝统治有何危害,而是元明宗(时为周王)在带走元顺帝母子后,以其他理由借元英宗之手将宋少帝杀害灭口。因此,宋少帝之死,恰恰说明了他与元顺帝之间的密切联系。

赵翼和王国维的观点都超越了传统的神秘主义,运用理性思维来证明元顺帝是南宋少帝赵显之子,对现代人而言更具有说服力。赵翼一向以精于考证且态度严谨而著称,王国维不仅是史学巨擘,而且对宋元时期蒙古史料有很深的研究,有了两位大咖的学术背书,更加让许多人对此深信不疑。

怎么可能?请告诉我这不是真的~搜索

然而,近当代以来,多数学者倾向于认为元顺帝不可能是南宋少帝的儿子。理由大约有以下几点:

(一)此事在正史中均无记载。目前可见有关此事的史料不是稗官野史就是私人笔记,而且内容大多荒诞不经。权衡的《庚申外史》本是史料价值较高的资料,宋濂等人编撰《元史》多采用其观点,但是就是没有采用该书“元顺帝为宋少帝之子”的说法,可见在宋濂等人看来这完全是无稽之谈。赵翼和王国维的考证虽然颇为详细,但都是推断之词,没有实实在在的依据。

(二)元顺帝非元明宗之子的说法,最早是元文宗放出的风。考虑到元文宗是杀害元顺帝之父元明宗而登上帝位的,两人的关系紧张而微妙。元顺帝非元明宗之子的说法,多半是元文宗为了打击元顺帝的政治地位,剥夺其皇位继承权而故意公开散布的谣言。

(三)即使是元文宗所说为真,元顺帝不是元明宗之子,也不能证明元顺帝就是宋少帝之子。南宋灭亡之后,士大夫追思故国,不满异族统治,借谣言添油加醋,编撰故事,与清代盛传乾隆皇帝为陈阁老之子同出一辙。

(四)延佑三年(1316年)元明宗以周王身份出镇金山(阿尔泰山)、路经河西甘州时,年方16岁,而宋少帝时已40多岁将近50,要说一个16岁的贵族王子看中4、50岁大叔的妻室并将其占为己有,有悖常理。

(五)宋少帝不可能娶元朝公主而为元朝驸马。元朝对待南宋皇室,比金朝对待北宋皇室要优厚许多,但即使如此,也不能改变宋少帝作为亡国降虏的身份,宋少帝娶元朝公主的可能性不大。【关于这一点,20世纪80年代翻译成中文出版的波斯历史学家、伊儿汗国宰相拉施特编撰的《史集》第二卷《记经常在忽必烈合罕左右并依附于他的宗王和大异密们》一节载:“(忽必烈)合罕的著名驸马之中,有肃良合地区君主的一个儿子,另一个为弘吉剌惕部落的蛮子台,他现有一个女儿。还有另一个驸马,为蛮子君主的儿子,他原来是君主,而他现在被推翻了,以驸马和异密(蒙古语,意为统帅、贵人,即今天阿拉伯国家军政长官“埃米尔”的语源)的身份住在合罕处。”“蛮子”是当时蒙古人对南宋的称呼,这个“蛮子君主的儿子”,原来是君主、后被推翻、成为驸马和异密的人,自然就是南宋少帝、元朝的瀛国公赵显了。汉族士大夫与蒙古人存在语言文化隔阂,所记之事往往道听途说,准确性不高。但拉施特《史集》取材于伊儿汗国的官方资料,其准确性应该是比较高的。】

结论搜索

总的来看,正反双方都没有十分确凿的证据,只能从可能或不可能的角度进行推理,得不出具有排他性的唯一结论。元顺帝到底是不是南宋少帝赵显的儿子?这个问题恐怕永远也解不开了。

我们就连发生在眼前的案件,尚且不能准确判断真伪,更何况是千百年前的疑案?就算现在有人发明了时空穿越机器,能够回到1320年,也很难搞清楚事实的真相(除非能穿越成元顺帝他亲妈)。其实,事实真相也未必总是那么重要,像这样一宗与现代人已经没有任何现实联系的疑案、悬案,留着给专家学者们作为一本正经研究讨论的课题,或是寻常百姓八卦吹牛的谈资,或是拍摄影视作品的剧本IP,为乏味的生活增添一点点趣味,不也是挺好的吗?

参考文献

【明】宋濂:《元史》,中华书局2000年版。

【清】赵翼:《二十二史札记》,中华书局1984年版。

【日】陈舜臣:《中国的历史(第5卷)》,郑民钦译,福建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王国维:《观堂集林》,中华书局1959年版。

栾保群:《历史上的谣与谶》,中国档案出版社2006年版。

王尧:《南宋少帝赵显遗事考辨》,《西藏研究》1981年第1期。

李勤璞:《灜国公史事再考》,《西藏研究》1999年第1期。

任崇岳:《元顺帝与宋恭帝关系考辨》,《民族研究》1989年第2期。

任崇岳:《元顺帝非宋恭帝之子考辨》,《驻马店师专学报》1987年第2期。

郭丽清:《元顺帝、明成祖身世之谜》,《紫禁城》2006年第5期。

近期热文

翻新怪谈——剜心

二十万慰安妇的命运

消失的民国“贵族”大学

你用火锅拯救冬天,你却不了解它

荆轲的武功,很像现在的武林?

锦衣卫抓人不是想抓就能抓!也要经过批捕?

震惊全国的下岗潮,为何发生于90年代?

古代人妻离婚指南(教科书级别)

二战时纳粹德国的异族军团(一)

陈子昂:老子有钱任性! | 我唐日常(六)

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

There is nothing new under the sun.

you态度的原创历史平台

更多靠谱内容关注微信公众号:时拾史事(historytalking)

投稿:historytalking@outlook.com

读者群号 535858375

赞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