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中国文化:国足踢不好,怪我咯?丨文化观察

发布时间:2016-12-02 13:01浏览次数:100Tags:文化有腔调

俗话说,文化是个筐,啥都往里装。在中文语境中,经常有人把某个不好的事归罪到文化上,比如“xx不行都因为我们的文化不行”。一般人说说也就算了,而当说这话的人和他所说的领域都特别能吸引眼球的时候,就容易成为大事。比如,马云聊足球。

近日,马云在某论坛大会上发表演讲,演讲中分析了国足踢不好的原因,他认为这与中国的文化有关系,因为“我们一直缺乏配合的精神。”“我们从小的教育是不能跟别人吵架,其实冲撞何尝不是一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原话如此)

马云演讲图

马云的论调并不新鲜,是典型的文化决定论。这种论点兴起于1980年代,通常采用文化形态的差异来论述历史和社会现实,譬如海洋文明与黄河文明的对比,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对比,无论哪种对比,结论都十分相似:即中国的文化不行,导致中国在近现代全方位落后。自然,足球踢不好也是因为中国文化不行。文化形态的差异真的是导致中国近现代落后的关键原因吗?国足踢不好真的要怪中国文化吗?

文化决定论通常认为中国文化不进取

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兴起“文化热”,在史学论述上也出现范式转变,文化形态史观大兴,文化决定论取代“历史决定论”成为解释历史的利器,从1980年代一直到现在,各种类型的文化决定论层出不穷,典型代表便是一度火遍中国的《狼图腾》。

《狼图腾》是知青姜戎写的一部长篇小说,姜戎通过编写大段故事为结尾的论述服务,这部分论述才是《狼图腾》的核心。

姜戎的核心论点可以概括为:历史上有两种文明,一种是游牧文明,文化性是狼性,特点是强悍进取,主要是边疆民族;一种是农耕文明,文化性是羊性,特点是温柔敦厚,主要是中原汉族。中国文明之所以能存续至今,主要在于游牧文明不断向农耕文明输血,而中国近代和现代历史上种种不如意和落后,都是因为狼性不足,羊性太盛。姜戎的论述,看似有道理,实则经不起推敲。

即便是古代社会,一个族群能否有战斗力,从来不是依靠个体的强悍的,而是依赖于国家(王朝)的组织能力。一旦中原王朝具备强悍的组织能力时,游牧民族就只能丢盔弃甲,要么投降要么远走他乡,汉唐时期莫不如此。成吉思汗的军队之所以能横扫欧亚大陆,也与成吉思汗统一草原后,打散部落组织,实行“编户齐民”、中央集权的政策有关。单论个体,蒙古人和蒙古马未必比其他欧亚民族更有优势。

不过,姜戎的书一经推出,便引发社会各界的讨论,狼性一词一时泛滥,不少公司都开始强调狼性,甚至将狼性定位为企业文化,但结果令人尴尬,没有一个提倡狼性的公司因此成为行业老大,甚至还越做越差。

仔细观察姜戎的论点,不难发现其核心论点是对1980年代海洋文明和黄河文明对比的复刻,在坚信这种观点的人眼中:中国文明近代衰落的原因,在于中国人固守黄土、畏惧海洋、听天由命、不思进取的落后心态,中国要想重新崛起,必须由“黄”变“蓝”。

其实,在改革开放以后兴起的这类论点,是有其历史缘由的,近代中国屡遭外患,屡战屡败,科技文明全面落后,这导致不少中国人丧失信心,开始否定一切传统,农耕文明自然首当其冲。但这种论点站得住脚吗?

姜戎《狼图腾》

文化决定论的假定十分荒谬

秦晖在《文化决定论的贫困——超越文化形态史观》一文中,对文化决定论的假定进行了分析:文化决定论往往假定有这么两种民族:一种是天生的个性活跃者,喜欢竞争与自立;另一种是天生的共同体成员,留恋受保护的和谐生活。然而世间未必真有这样的“文化动物”。

在秦晖看来,压抑个性是一切前近代传统社会的共有特征,在某些情况下追求个性发展,在另一些情况下要求共同体的庇护,这不是“文化”取向,而是利害关系使然。秦晖举例说,在改革开放中,农民都乐于摆脱人民公社,而工人则不愿意在国有企业的改革中两手空空的“下岗”,其中的原因并不在于他们有不同的“文化传统”,而是分地对农民有利,“下岗”对工人有害。

实际上,中世纪的欧洲,对个性的压抑和人性的抹杀,远远超过其他文化。中世纪的欧洲人生活在谨小慎微、心惊胆战之中,教权高高在上,压抑着世俗政权,在漫长的中世纪历史中,教会对思想自由的迫害极其残酷,迫害对象既有异端神学家、也有科学家,臭名昭著的宗教裁判所便是这一时期的产物。

中世纪的欧洲并未显得超出其他社会,即便作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英国在13世纪到18世纪也是典型的“农民”社会(艾伦·麦克法兰语),英国社会发生革命性变化,源于生产方式的改变和货币经济的发展,而非靠近海洋。实际上,马克斯·韦伯最经典的“新教伦理”并不能解释近代日本的崛起,同样也解释不了韩国、新加坡的崛起。

文化决定论实际上已经被研究一再证伪,心理学和人类学的研究表明,人类各民族在深层心理、潜意识、心智结构与基本思维类型上是一致的,在生物学领域,早已得出“在基因层面无法区分民族”的结论。所以,想依靠吃什么的差异、生产方式的差异就得出一个民族的优劣,实在太过荒谬。而更加可惜的是,人类社会目前连“文化”具体怎么定义都没达成一致,遑论以此来论述民族和人种的优越了(区分民族优劣实则对人类更加危险,二战时期纳粹屠杀犹太人即是明证)。

互联网时代纠结农耕游牧之分太落伍

互联网时代

人类社会已经进入互联网时代,万物互联成为时代主题,我们如果还纠结在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的区分上,实在是太过于落伍了。实际上,工业革命开始以后,农耕文明和游牧文明都不可避免的衰败了。在美国,农业已经变成了一种工业,没有人再拿着镰刀斧头去种地了,在未来,畜牧业也将变为一种工业,定点饲养肯定要取代游牧,毕竟这才是提高生产力的根本方式。

在这种大势之下,旧有文明的根基都将消失,旧的文明形态也将不可避免的衰亡,工人、农民、牧民都会为追求更好的生活选择改变生产方式。更何况,人类社会已经掀起了工业4.0的浪潮,原有的工业文明都面临着消亡的困境。在这样的世界大势下,我们完全没必要继续纠结游牧文明与农耕文明的区分。

探讨中国足球到底为什么不行,我们完全可以采用科学的分析方法,而不是采用这种神乎其神的文化决定论来分析,正如1980年代的“xx论”解释不了中国崛起一样,农耕文明劣势论也解释不了中国足球为什么不行。

实际上,就连蹲监狱的谢亚龙都知道,中国足球落后的根源在于中国足球队员缺乏科学训练,身体素质不行。谢亚龙在《论中国足球和世界水平的差距》一文中给出了原因:在2006年荷兰世青赛上,荷兰、日本的后卫、前卫都要跑10000米以上,而中国运动员一般是5000—8000米,跑到10000米以上凤毛麟角;中国足球队员一快跑就会抽筋……

这根本就是中国足球队员身体素质不行,关文化什么事?

结语:

文化是个筐,但不能什么都往里装。国足不行,埋怨文化与责怪草皮没什么分别,不如去科学训练,先减掉肚子上的赘肉。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