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毛泽东:“一天不读报是缺点,三天不读报是错误”

发布时间:2016-12-02 13:01浏览次数:100Tags:文史精华官微

点击上方"文史精华官微"关注我们

毛泽东一生坚持读报,对于报纸提供的信息他十分重视。毛泽东通过读报,在井冈山上艰苦的岁月里指挥着红军屡获胜利,在哈达铺确定了长征的目的地并且为选定“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指引了正确方向。

革命战争年代,形势险恶,环境艰苦,要战胜敌人,就须知己知彼。在当时的条件下,从报纸上了解敌情成为了一个重要渠道。毛泽东曾经说过,“一天不读报是缺点,三天不读报是错误”。他对报纸的重视由此可见一斑。

井冈山上一报难求的岁月

在井冈山斗争时期,由于国民党反动派对根据地的严密封锁,毛泽东想读报刊那是十分困难的。1927年12月下旬的一天,在井冈山茅坪村身患疟疾刚刚好转的贺子珍,跑到茅坪河里捡来些田螺,捉了些泥鳅,准备煮熟了给毛泽东吃。正好迎面碰上了毛泽东。毛泽东批评她说:“病刚刚好,又到处乱跑!”贺子珍看毛泽东不大高兴的样子,觉得奇怪,便近前托了装泥鳅的竹篓给他看。毛泽东只看了看,仍显心烦意乱地说:“没得胃口,吃得再好也没得用处,眼睛都瞎了……”贺子珍不明白毛泽东话中的含意,警卫员何有富告诉她:毛委员5天不看报就着急,10天不看报就骂人。只要他看了报纸,晓得了敌人的活动,才好用计谋哩!于是贺子珍快步跑去找她昨天用来包盐巴的报纸,又把另外几片破了的报纸拼凑在一起,抚平了统统送给毛泽东。毛泽东一看是一张《申报》,高兴了:“子珍同志,你很能干么!你替我找人开会、抄文章,还替我找报纸,以后就留在前委工作吧。” 也就是这次从报纸上,毛泽东知道了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的消息,掌握了敌人在井冈山周围地区的兵力部署,而且获得了方鼎英正带领着国民党的部队开进茶陵的重要军事情报。他立刻策马去追赶前往茶陵地区的革命军,用他的智慧和大无畏的胆略,及时地粉碎了革命军中陈浩等人企图拉队伍投靠方鼎英的阴谋,使秋收起义仅存下来的这支工农革命武装幸免于难。

为了能看到报纸,红军每次下山打土豪、筹款时,都要加上一个任务:到国民党机关或邮局里搜罗一批报纸,带上山来。有一次毛泽东还专门派了一个营去打大军阀谭延闿家乡高陇,收罗一批报纸上山。但土豪不能天天打,红军也不能天天下山。为了看到更多的报纸,贺子珍就想方设法替毛泽东搜集报纸。当时,常常有些小商小贩为了牟利,偷偷越过敌人的封锁线,带一些食盐、布匹和工业品进根据地。这就为搞到报纸找到了渠道。贺子珍总是想法设法和这些小商贩取得联系,请他们顺道带报纸来,出钱买他们的报纸。几经周转带上山来的报纸,有的是过期的旧报。尽管如此,每当拿起从山下送来的报纸,毛泽东总是如获至宝,一边看一边说:“真是拨开云雾见青天,天下大事尽收眼底啊!”

毛泽东还写信请白区工作的同志代为收集。1929年11月28日,毛泽东在福建汀州写给中共中央的信中说:“唯党员理论常识太低,须赶急进行教育,除请中央将党内出版物(布报,红旗,列宁主义概论、俄国革命运动史等,我们一点都未得到)寄来外,另请购书一批。” “我们望得书报如饥似渴,务请勿以事小弃之。” 在此信中,还附一信给李立三,说:“我知识饥荒到十分,请你时常寄书报给我。”1929年,傅连暲利用自己的合法身份,在汀州订了上海的《申报》、《新闻报》,广东的《工商日报》、《超然报》,派人定期送给毛泽东,受到他的称赞。

1929年1月,毛泽东和朱德率领红军主力下井冈山,向赣南、闽西进军,急需判明尾追敌人和瑞金城内敌人的动向,以制定下一步的作战计划。于是,毛泽东决定派宋裕和带一个连到瑞金县城弄报纸。结果弄到了一批《国民日报》、《中央日报》和广东、上海、福建、江西的地方报纸。毛泽东兴奋地说:“抢来这么多报纸,收获不小哇!”他根据报纸分析,映证了关于敌人的实力、动向和企图的情报,和朱德、陈毅商量后,决定利用大柏地的有利地形,攻打尾追之敌刘士毅部。著名的大柏地之战,就是这样打响并取得胜利的。

长征途中读报确定“落脚地”

红军长征后,通过收集报纸,从中了解情报,分析形势,确定红军的行军路线,就显得更为重要。当时,红军北上抗日的战略决策已经确定,但落脚点尚未选定。1935年9月12日中共中央在俄界召开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也只是勾画了一个大轮廓,即在与苏联接近的地方创造一个根据地将来向东发展。1935年9月 21日,红军长征到达哈达铺。毛泽东不顾长途跋涉的疲劳,连忙赶到邮政代办所取走了所有能够找到的国民党报纸。这里面有很多种全国的和地方的报纸,对于消息闭塞的红军来说,这无疑是一个天大的喜讯。 毛泽东全神贯注地翻阅报纸,查找消息。据当时《晋阳日报》报道,阎锡山部队正在进攻陕北根据地刘志丹部:“陕北刘志丹赤匪部已占领6座县城,拥有正规红军5万余人,游击队、赤卫队和少先队20余万人,窥视晋西北,随时有东渡黄河的危险性。”《大公报》也报道:关于农村“赤化”问题,陕北甚于陕南。毛泽东看到此,眼前一亮。他兴奋的站了起来,一边翻阅报纸,一边把有用的消息勾下来。正在这时,一张刊载着阎锡山正在进攻陕北红军刘志丹的消息的《山西日报》也送到毛泽东手上。此时,叶剑英在驻地也搞到一张报纸,报道“国军”进攻陕北红军的新闻。叶剑英立即对红军总政治部白区工作部部长贾拓夫说:“你看看这篇报道。刘志丹在陕北闹革命,他们的力量还不小呢。我们去他们那儿,你看怎么样?”贾拓夫是陕北神木人,他了解陕北的情况。他说:“陕北确实是和敌人周旋的好地方,又有刘志丹的根据地,我们应该把这个情况报告毛泽东同志。” 说罢,他们马上把报纸拿给彭德怀看,彭德怀看后又连忙送到毛泽东的住处。

毛泽东、周恩来、彭德怀等人通过对这些消息的分析,不仅了解到刘志丹在陕北开辟了一块红色根据地,而且得知徐海东的红25军也在当地。毛泽东认为,陕北地域辽阔,群众生活艰苦,又是穷乡僻壤,还有几万红军,是中央红军长征落脚的好地方。他们几个人经过初步讨论,决定把长征落脚点放在陕北。彭德怀立即把这一消息告诉了叶剑英:“你提供的报纸很重要,老毛和其他同志已初步决定,到陕北去,找刘志丹!” 22日上午,毛泽东在驻地召开了中央负责人会议。会议经过讨论,中央正式决定到陕北去。为以后革命顺利发展、壮大,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延安读报初识平山西柏坡

抗日战争胜利结束后,随着全国革命形势的急剧发展,党中央开始考虑向华北作战略转移,并选择适当地点作最后决战的指挥部问题。这个最后决战的指挥部设在那里,它关系到中国共产党与中国革命的前途和命运,所以,党中央机关、解放军总部驻在什么地方,既要从安全考虑,又要从革命发展前途考虑。为此,中央曾几次就选址问题动议过,曾计划搬迁到承德或淮阴市,也曾计划到太行根据地,但最终选择了晋察冀根据地的平山县西柏坡这个小山村。从此,这里成为了毛主席和党中央进入北平、解放全中国的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毛泽东在此之前从未到过平山县,为什么偏偏就选中了西柏坡?

其实毛泽东早就知道有个平山县。毛泽东关注平山是从读报开始的。当时,山西的《朝阳日报》曾报道过平山县红军游击队的消息。早在大革命时期,平山县就有了共产党员,上世纪30年代又发展了一批党员,并且组建了平山县各级党组织。平山县的红军游击队活动频繁,曾有力地策应了红军北上抗日及东渡黄河。平山县也因此一度被称作是“北方兴国”,意思是“革命老区”了。1938年7月,《新华日报》发表了一篇长篇通讯《一个不平凡的县》,详细报道了平山县抗日游击队和“平山团”的事迹,平山县以抗日模范县之名享誉全国。毛泽东对此都有关注。

1938年9月,毛泽东到抗日军政大学作报告,当他得知“值星”队长曹慕尧是平山县人时,曾有过这样一段谈话:“我正想了解平山的情况,你们县的党组织和群众的政治觉悟如何?你是否清楚?”毛泽东问。曹慕尧一一作了回答。“对情况如此熟悉,以前你在平山工作时担负什么职务?”毛泽东满意地称赞了一句。“报告主席,来延安之前,我担任中共平山县委书记。”毛泽东又问:“你们平山县的自然和经济条件、生产情况怎样?”“报告主席,平山县位于太行山东麓,冀晋两省交界处,东距石家庄仅40公里,全县自然地形西高东低,栉比倾斜,属山西台地与华北平原的过渡地带,东部为平原、丘陵,西部万山嵯峨,地势险要,绵延西部县境,有古长城断垣和多处关口,易守难攻,境内有滹沱、冶河两大河流,另有12条之流,沿河两岸宜麦宜稻,物产丰富。平山县人民勤劳淳朴,很喜欢共产党,听党的话,跟着党走。”“你知道聂荣臻同志的司令部设在平山县的山区吗?”毛泽东又问。“知道。我们县不断有人来延安,经常带给我家乡的消息。八路军与当地人民己建立了鱼水般地亲密关系。” 毛泽东满意地结束了提问。不久,驰名晋察冀的“平山团”即调陕北担任延安卫戍任务,后又参加了南泥湾垦荒,还参加了中原突围,多次受到毛泽东和党中央领导人的亲切接见。

这一切,给毛泽东留下的印象太深了,而偏偏平山县又出了“白毛女”这样一个令人难忘的故事。所以,当他长期没有考虑成熟哪里还有比延安更合适的地方时,在中央工委从陕北临行之际,他说“你们到白毛女的故乡去吧,听说那里有个西柏坡”。所以当刘少奇见到正在平山县封城村指挥正太战役的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在商定中共中央工作委员会住址的时候,他的第一句话就是:“白毛女的故乡在哪里?”“白毛女的传说就出在平山县。”聂荣臻回答,“平山可是个好地方,甭看喜儿一家穷得过不去年,可这里倒是个富饶的地方。连这里的老百姓都有这么一句俗话——‘平山不贫,阜平不富’,尤其是滹沱河两岸,真可称得上是我们晋察冀的‘乌克兰’。”刘少奇“噢”了一声说:“事情原来这么巧。”朱德接着说:“我看一下平山所处的位置。”有人递给他一张地图,他边查看边说:“要跟全国各地联系较为方便的地方,即交通比较畅通却又不能在大平原上。” “要考虑到最后指挥大决战的适当位置。”刘少奇又加了一句。“看这里,”聂荣臻指着地图上太行山与华北平原衔接的地方说,“这里从抗战开始就是我们的根据地,群众基础很好。不过平山的面积很大,东边靠石家庄,西面与山西接壤。中间,或靠东一些较为合适。”

于是,朱德派他的秘书潘开文、卫士长齐明臣,由聂荣臻的一位副官陪同,骑马从封城村出发,沿滹沱河向上,先由南往西,走出60多里到洪子店镇,然后再由北岸往东,沿漳沈河村庄一一看过。最后3人一致看中了西柏坡一带村庄。西柏坡位于平山县中部,滹沱河北岸,正好在华北平原和太行山交汇处,虽然已进入太行山区,却不用翻一座大山,顺沿河岸大道直通大平原。向后可进入太行山腹地,交通便利,能进能退。沿滹沱河上下,村镇密布,人口稠密、土地肥沃。西柏坡偎依在北岸一个向阳的马蹄状山湾里,三面环山,一面临水,村前是一片开阔而又肥沃的麦田,河渠纵横,绿树成行,村后是层层叠叠的群山峻岭,山上松柏苍翠,鸟语花香,环境幽静,风景优美。

潘开文绘制了一张地图。刘少奇和朱德在看了西柏坡一带村庄的地形图,又听了他们的情况汇报后,对这里发生了浓厚的兴趣。这时,晋察冀的领导也极力挽留中央工委,正太战役大捷后,石家庄还未解放,晋察冀尚有许多问题需要中央工委的指导和帮助,如军事问题,土改问题等。根据这种情况,刘少奇立即拟电向党中央和毛泽东作了请示,毛泽东很快回电批准中央工委留在晋察冀地区。1947年7月初,刘少奇、朱德率中央工委搬进西柏坡。1948年5月,毛泽东率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也移驻西柏坡。

至此,毛泽东在报纸上了解的平山县西柏坡最终站在了历史的前台。

由此可见,正是毛泽东坚持读报为中国革命获取了许多重要信息,我党以此为基础加以综合分析,在中国革命的几个重大关头作出了正确的战略决策,促成了革命的最终胜利。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