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名臣名将】常惠:三朝外交家,六次出西域

发布时间:2016-12-02 10:00浏览次数:100Tags:文史天地

常惠(?—公元前46年),西汉大臣,太原郡人。是汉武帝、汉昭帝、汉宣帝三朝的外交活动家。他不仅解救了著名的苏武,一生之中六出西域,还击败长期控制西域的匈奴并团结乌孙、莎车、疏勒,打败龟兹,使丝绸之路进一步畅通,中西商旅来往不绝。西汉政府得以在龟兹东边的边防重镇乌垒(今新疆轮台东)设西域都护府,紧密了汉政府与西域的关系。这就是常惠卓有贡献和传奇的一生。


汉武帝天汉元年(前100年),武帝遣苏武为中郎将,常惠为“假吏”与副中郎将张胜“募士斥候百馀人”出使西域。这次出使的主要任务是为了交换汉匈双方所扣留的对方使者,由于副中郎将张胜参与匈奴内部的政变被发觉,单于一怒之下将使团全部扣押。单于派遣降臣卫律试图招降苏武,苏武对常惠等人说:“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引佩刀自杀,后被救活。尽管匈奴单于采取各种手段,但是最终都无果,只好将其放逐到北海,对随从常惠等人则“各置他所”。


汉昭帝即位后,汉与匈奴结束了战争状态,汉匈和亲。此时,汉王朝派遣使者到匈奴,要求释放苏武等人,匈奴诡称苏武已经死了,汉朝使者信以为真,没有继续追问。当汉朝使者再次来到之时,常惠请看守的人与他一起在晚上见汉使,并且告诉使者救苏武的办法。于是在次日,使者再次提出要求释放苏武等人,告诉单于说“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单于听后,大惊,以为是神,最后不得不将苏武、常惠等人放归汉朝,然而此时距离他们出使西域已经过了大约有19个年头。归汉后,汉昭帝拜常惠为中郎、光禄大夫。在这19年中,常惠凭借自己的才智成功地解救了苏武等人,也为自己以后处理汉政府与西域的关系积累了经验。


在常惠归国后不久,随着乌孙与汉的关系日益紧密,在昭帝末年,匈奴与车师不断进攻乌孙。嫁给乌孙昆莫的西汉楚王刘戊的孙女乌孙公主上书言:“匈奴发骑田车师,车师与匈奴为一,共侵乌孙,唯天子救之!”汉廷欲击匈奴,然而在公元前74年,昭帝不幸逝世,汉朝无暇顾及,所以就暂时搁浅。宣帝在本始二年(前72年)派遣常惠出使乌孙。此次出使常惠与乌孙使者一起返回汉朝,并带来了乌孙王昆弥和解忧公主的请求:“匈奴连发大兵击乌孙,取车延、恶师地,收其人民去,使使胁求公主,欲隔绝汉。昆弥愿发国半精兵,自给人马五万骑,尽力击匈奴。唯天子出兵以救公主、昆弥。”(《汉书》卷七十)此次出使乌孙,常惠带回来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匈奴提出了“欲得汉公主”的要求,并且匈奴对乌孙发动了军事进攻,“取车延、恶师地”,乌孙公主的处境十分危急,乌孙国王昆弥愿发兵5万,与汉朝政府联合打击匈奴。乌孙国王昆弥这一建议的提出,让汉朝政府大为惊喜,一直以来,汉朝都希望与乌孙共同迎击匈奴,曾经“遣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以妻焉”,“乌孙昆莫以为右夫人”。但是,“匈奴亦遣女妻昆莫,昆莫以为左夫人”。乌孙对汉王朝和匈奴采取两边讨好的政策。乌孙这次主动提出发兵5万共同迎击匈奴,汉王朝联合乌孙、断匈奴右臂的政策真正得以实施。


随着联合乌孙解除北方威胁的战略方针确定以后,汉宣帝“遣校尉常惠使持节护乌孙兵”。本始三年(前71年),汉政府“大发十五万骑,五将军分道并出”,由于这次出征的五位将军之间的协调不够,并且“匈奴闻汉兵大出,老弱奔走,驱畜产远遁逃”,出征的蒲类将军赵充国“闻虏已引去,皆不至期还”,祁连将军田广明“知虏在前,逗留不进”,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效果,与之相反的是乌孙昆弥“自将翕侯以下五万骑从西方入,至右谷蠡王庭,获单于父行及嫂、居次、名王、犁汙都尉、千长、骑将以下四万级,马牛羊驴橐驼七十余万头,乌孙皆自取所虏获”。(《汉书》卷九十六下)乌孙大获全胜并且将自己所虏获的都带了回去,汉军无功而返,常惠率领十余人随昆弥还,还没有到达乌孙,乌孙人盗常惠印绶节。常惠回去后,自以为丢失印绶,有辱使命“当诛”。宣帝认为他此次出使取得了一定的功劳,为彻底解决北方匈奴的威胁打开了局面,因此封常惠为长罗侯。


本始四年(前70年)常惠第三次出使乌孙,这次出使的主要任务是“持金币还赐乌孙贵人有功者”,常惠对于这样的外交使命感到不适,便“奏请龟兹国尝杀校尉赖丹,未伏诛,请便道击之”。原来,在武帝时,贰师将军李广利进攻大宛,返回时间经过西域小国杅弥,杅弥派遣太子赖丹到龟兹为质。李广利责备龟兹“外国皆臣属于汉,龟兹何以得受杅弥质?”(《汉书》卷九十六下)即将赖丹送到京师。昭帝“以杅弥太子赖丹为校尉,将军田轮台”,龟兹贵人姑翼对其王曰:“赖丹本臣属吾国,今佩汉印绶来。迫吾国而田,必为害。”(《汉书》卷九十六下)龟兹王就杀掉赖丹,同时上书谢汉,汉因此没有去征讨。因此这次常惠希望以此作为征讨龟兹的理由,但是汉宣帝认为此时应该以汉朝和西域乌孙的关系为重,就没有答应他的请求。此时,已经执掌朝政的霍光对于常惠没有立功并且丢失印绶却封侯表示不满,认为常惠是“以便宜从事”。


常惠带领500名随从到达乌孙顺利完成使命后,在回来的时间发动对龟兹的进攻,此次进攻没有得到汉政府的允许,并且他擅作主张征发龟兹以西诸国兵马2万人,令副使征发龟兹以东诸国2万人,乌孙出兵7000人,从三面发动对龟兹的进攻。在军事威胁之下,常惠还“遣人责其王以前杀汉使状”(《汉书》卷七十),龟兹王此时诚惶诚恐,认为是“先王时为贵人姑翼所误耳,我无罪”。因此,常惠提出“即如此,缚姑翼来,吾置王”。龟兹王被迫将姑翼交给常惠,常惠“斩之而还”。可以说常惠这次军事行动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从此以后,龟兹与汉的关系逐渐修好,龟兹王绛宾娶解忧公主的长女弟史为后,元康元年(前65年),夫妻到长安朝贺,汉宣帝大为嘉奖,“王及夫人皆赐印绶”。夫人号称公主,赐以“车骑旗鼓,歌吹数十人,绮绣杂缯琦珍凡数千万”。


元康二年(前64年),常惠第四次出使西域。自武帝天汉二年(前99年)开始,汉王朝以匈奴降臣介和王为开陵侯,率领楼兰国兵开始击车师,匈奴“遣右贤王将数万骑救之,汉兵不利,引去”。征和四年(前89年),汉廷又派遣“重合侯马通将四万骑击匈奴”,“道过车师北”,同时遣开陵侯率领楼兰、尉犁、危须等6国兵进攻车师。诸国兵共围车师,车师王降服,从此车师臣属于汉。其后在昭帝和宣帝初年,汉对于车师的征讨有胜有负。宣帝地节二年(前68年),汉派遣侍郎郑吉“将免刑罪人田渠犁,积谷,欲以攻车师”,至秋收谷,郑吉等人“发城郭诸国兵万余人,自与所将田士千五百人共击车师,攻交河城,破之”,大破车师军队。然而车师王尚在北石城中,未得,“会军食尽”,吉等不得不罢兵,归渠犁田。等到收秋毕,郑吉等人复发兵攻车师王。车师王闻汉兵到了,就到北边的匈奴求救,匈奴却并没有发兵。因此,车师王跟贵族苏犹商量准备投降汉朝,但是害怕郑吉等人不相信他们是真的投降。苏犹让车师王击“匈奴边国小蒲类,斩首,略其人民,以降吉”。


匈奴听到车师已经投降汉朝以后,决定发兵进攻车师,但因为郑吉等人带领军队阻挡,匈奴并不敢真正向前。但是,车师王“恐匈奴兵复至而见杀也”,于是轻骑奔乌孙,吉即迎其妻子置渠犁。郑吉到达酒泉,“有诏还田渠犁及车师,益积谷以安西国,侵匈奴”。郑吉于是“传送车师王妻子诣长安,赏赐甚厚,每朝会四夷,常尊显以示之”。匈奴认为:“车师地肥美,近匈奴,使汉得之,多田积谷,必害人国,不可不争也。”因此,匈奴发兵攻打。为了对抗匈奴,郑吉将屯田的1500多名士兵全部派往车师,但是,由于寡不敌众,不得不进入车师城中。这时间,郑吉上书言:“车师去渠犁千余里,间以河山,北近匈奴,汉兵在渠犁者势不能相救,愿益田卒。”(《汉书·西域传》卷九十六下)公卿大臣经过讨论后以为“道远烦费,可且罢车师田者”。同时为了保护这1000多名屯田的士兵,朝廷决定派遣长罗侯常惠从张掖、酒泉出发,到达车师北千余里,“扬威武车师旁”。匈奴被迫撤出,郑吉等人得以出城,退回渠犁。常惠这次到达西域的任务就是为了保护郑吉等人,而且在没有真正与匈奴进行接触就圆满完成了任务,这次出兵充分显示了常惠在外交上的灵活性与主动性。


元康二年(前64年),乌孙昆弥上书:“愿以汉外孙元贵靡为嗣,得令复尚汉公主,结婚重亲,畔绝匈奴,愿聘马骡各千匹。”这次上书乌孙国王表达了希望进一步加强与汉王朝的关系的愿望,并且也向汉朝表明其准备与匈奴决裂。但是西汉王朝在对这件事进行商议时出现了分歧,大鸿胪萧望之认为:“乌孙绝城,变故难保,不可许。”汉宣帝不认可他的看法,认为“乌孙新立大功,又重绝故业”,决定“遣使者至乌孙,先迎取聘。昆弥及太子、左右大将、都尉皆遣使,凡三百余人,入汉迎取少主”,(《汉书·西域传》)当乌孙的使臣到来以后,“上乃以乌孙主解忧弟子相夫为公主,置官属侍御百余人,舍上林中,学乌孙言。天子自临平乐观,会匈奴使者、外国君长大角抵,设乐而遣之。”(《汉书·西域传》)宣帝希望以此来表达汉与乌孙之间的友好关系,决定派遣常惠护送少主到乌孙。


神爵二年(前60年),常惠作为副使出使西域,当一行到达敦煌之时,乌孙昆弥翁归靡逝世,乌孙贵族”共从本约,立岑陬子泥靡代为昆弥,号狂王”。面对这种情况,常惠上书“愿留少主敦煌,惠驰至乌孙,责让不立元贵靡为昆弥,还迎少主。”(《汉书·西域传》)但是萧望之认为“乌孙持两端,难约结”,决定召回少主,宣帝采纳萧望之的建议,“征还少主”。面对乌孙发生的突然变故,汉宣帝以大局为重,采取了默认的态度,并没有对乌孙内部事务进行过多干涉。随后,乌孙昆弥泥靡与解忧公主之间矛盾尖锐,最终发生了解忧公主行刺泥靡的行动,泥靡负伤逃走。泥靡“扬言母家匈奴兵来,故众归之”。然而发生了乌就屠杀泥靡自立之事,于是,汉王朝立刻派遣辛武贤率兵15000人在敦煌集结,准备讨伐。面对此景,乌就屠“愿得小号”,认为元贵靡可以担任大昆弥,常惠作为汉朝的使臣直接到达赤谷城,诏乌就屠到此,接受汉朝的册封和印绶。


但是由于册封乌孙大小昆弥却并没有对二者之间的地界做出明确的划分,大小昆弥之间矛盾重重,不断纷争。甘露二年(前52年),常惠最后一次出使西域,“汉复遣长罗侯惠将三校屯赤谷,因为分别其人民地界,大昆弥户六万余,小昆弥户四万余”,这次划分地界和属民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大小昆弥之间的纷争,随后汉宣帝在赵充国去世后,召常惠归朝中,代替赵充国任右丞相,并继续担任典属国之职。甘露三年(前51年),解忧公主归汉,表明汉王朝经营乌孙的目标基本已经实现。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