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巴金生日!先生与太原坡子街一位少女的一段不为人知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6-12-02 10:00浏览次数:100Tags:老家山西


11月25日,是巴金先生的生日。

1904年,巴金先生出生在四川成都。作为山西人,以前被大家熟知的是,他曾在1964年应山西作家的邀请,到太原、大同、大寨、杏花村等地采风。

巴金同治与省文联读书会全体合影 图片来源@陈瑞庭(第一排左起第五位)

而不太为人所知的是,巴金先生在1936年到1937年前后,曾与山西太原坡子街一位少女多次通信来往,而其背后,却隐藏着一段波澜壮阔、悲惨离落的故事。

值此巴金先生诞辰112周年际,我们来重新回味一下这段故事。

故事的源起,要提到山西一位著名的文学大师——赵瑜。就下面这位膀大腰圆的山西汉子,国家一级作家,国务院特殊津贴专家。中国报告文学学会副会长。

2006年冬天,他在太原文庙附近逛,遇到一位古董商,手头有七封发黄的信件。略一翻看,是巴金先生写给坡子街一位少女的信,再一看,真迹无疑!于是,便与古董商讨价还价,斗智斗勇,最后以一万块钱购入。

于是,沿着这七封书信的线索,赵瑜先生开始了两年多的探访。这位收信的女士,到底是谁?后来和巴金怎么样了?如今是否还健在?哇,这样一条重要线索,真让人着迷!

收信人,叫赵黛莉。收信地址是太原市坡子街20号。

名字,很显然是假的,顶多是个笔名或艺名;地址,倒是真的,可是坡子街的老房子早就被拆除改造了,老住户也都不在了。唯一真的是,这个姓氏——赵姓。而从信件中得知,她还是一位大户人家的姑娘。

就从这里入手,查阅民国时期山西各界的赵姓名人。资料浩如烟海,但一一排查下来,走了无数弯路,最后发现,没有一个能对得上号的。

于是,掉转思路,通过咨询坡子街老住户,寻访一个个的老人,从他们的些微零碎记忆中去探寻当年的坡子街20号住着什么人?

果然有收获。这里,当年曾住着宁武赵家兄弟俩。宁武赵家,是当地的殷实大户,自清朝初年就发家,后来代代繁荣,家底丰厚。兄弟几人在当时山西的商界、政界、军界都混得风生水起。与赵家结亲的宁武南家,也是当地的富户大族。后来,在1946年土改时被打倒,光在宁武的家产,就有“土地10000余亩,房屋2500余间,全部没收,分配给穷苦农民。”

因为在抗战时期,赵家有两位投敌当了汉奸,后来,整个家族就受牵连,大厦倾塌,族人四散。

但饶是如此,赵瑜先生还是亲自跑到宁武,去寻找赵家可能的后人。果然还找到了,老人80余岁,但头脑还算清醒。为他讲述了当年“坡子街20号赵公馆”里的一些往事。

那个当年给巴金写信的少女,叫做赵梅生。父亲赵廷雅,早年在英国剑桥留学,家境殷实,家里对孩子的教育也比较自由。

赵梅生生于1920年。在与巴金通信时,十六七岁,正在太原女子师范读书。因为看到了巴金的书,心生仰慕,就冒昧写了一封信,没想到巴金竟然回信了,而且两人之间一直保持通信一年。

抗战爆发,日军占领太原后,父亲当了汉奸,女儿一怒之下离家出走,说是南下抗日,从此再没有回来,也没有了音讯。

上面这位,就是抗战前夕,与巴金通信的赵梅生姑娘。因为思想前卫,与家人矛盾日升,最后不得已在战乱年代流落在外。一个17岁的富家小姐,就这样,混入滚滚时代浪潮,从此再也没回来,也没了音讯……

然而,绝处逢生。本以为再也寻不到踪迹了,却偏偏又发现了赵家流落广西柳州的第九代传人赵柱编修的一册《山西宁武赵氏家族成员谱》,册子发现了赵梅生(赵黛莉)的名字。而且说她现居西安,下有一女。

于是托人请人,多方打听,还真探访到赵梅生的女儿,赵健。再一询问,老母亲年届九十,仍然在世,头脑还算清楚……

喜大普奔!!!

于是,赵瑜先生终于见到了这位曾在少女时代叫做“赵黛莉”的老太太。就是上面这位。当事人亲口向她讲述了当年与巴金先生通信的前前后后,也讲述了离家之后所遭遇的种种曲折和不幸。

所有这些寻访的艰辛、赵家的沉浮、赵黛莉女士的传奇身世,以及在书信中涉及巴金先生的线索,都被赵瑜先生用一支妙笔神奇的勾连起来,大时代下的一个小人物和大人物的几封通信,勾连起一个大家族的命运,勾连起一个省、一个国家的命运,也勾连起两个不同时代的关系。这就是荣登“2009年中国当代文学作品排行榜”前列,获第四届徐迟报告文学奖大奖第一名、荣获《中国作家》文学奖的一本书《寻找巴金的戴莉》

当时的赵黛莉女士,十六岁,在太原女子师范读书。读到了巴金的《家》,一下子就谜上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就是书中的人,自己就是一心想着投身革命,离开这个家的。后来,在《大公报》上看到巴金先生的一篇回忆录,就突发奇想,给巴金先生写了一封信,谈自己的读书感想,寄到《大公报》,并托他们转送。

没想到,巴金真的回信了。而且,告诉她以后再想写,直接寄到文化生活出版社,巴金当时在那里就职。

收到巴金回信的少女赵黛莉异常兴奋,到处跟同学们炫耀。当然,那信件也是要反复阅读的。以至于到了年届九十的高龄,人世纷纷大抵忘却时,仍能张口背诵那些信件的内容。那时的赵黛莉,该是多么幸福?

紧接着,从1936年到1937年,一年间二人一直保持着通信。直到抗战爆发,太原失守,阎锡山带领山西省政府的各级人员南下,赵黛莉的父亲赵廷雅投敌伪军,少女赵黛莉才匆匆收拾行囊,把自己常看的书和巴金先生的信件藏在房间的顶棚上。70年后,房屋拆迁改造,它们才被重新发现,被古董商收藏,又被赵瑜先生关注,开始奔走万里,来寻找70年前的人和事。

出走后的赵黛莉,几乎毫无生存能力,也没有亲戚朋友的帮助,又逢乱世,尝尽人间冷暖。

先是南下吉县克难坡,再转陕北秋林,韩城,每一步都走得异常艰辛。她是计划要报国杀敌的,最后却既没有找到共产党,也没有找到国民党,而是流落到西安,再辗转甘肃。处处都是失望。

后来,投了敌的父亲赵廷雅联系她,劝她停止流浪,可以送她去北京读书。她却只回了一句:“我宁肯永远浪迹天涯,也绝不到日军占领区,去接受奴化教育。”

她继续留在甘肃。在甘肃,认识了一位来自上海的张姓男子,二人互相爱慕,结婚,并怀上了孩子。

这时候,抗战结束,日本投降。黛莉随夫君回到上海,计划开启自己的一段新生活。却不料,夫君在上海,早就已经有了家庭,她去了,只能当个二房。

于是,这位从小读新书,思背叛,离家族,争自由,反男权,求独立的新女性,再次表现出其坚强不屈来。她毅然离开上海,回到甘肃,生孩子,养孩子,从此终身未嫁。也许,是死心了吧!

时光白了头发,皱了皮肤。母女俩至今相依为命,过着简单平淡的生活……不愿意被打扰呢!

黛莉深爱着巴金先生的作品,当然,作品背后是巴金的思想。在那样一个特殊的年代,一个试图走出旧家庭,开启新生活的少女,走在了被命运、被人事无限捉弄的人生之路。尝尽了冷暖,却也终于被关注,被铭记。呆呆觉得,从某种意义上说,她就是巴金思想的实践者。

当年,曾任中宣部文艺处长的丁玲女士,就在公开演讲中劝导青年们要洗一洗脑子,不要再看冰心、巴金等人的旧作品。她认为:“那种革命,上无领导,下无群众,中间只有几个又像朋友,又像爱人的人,在一起革命,也革不出个名堂来。”

黛莉的人生轨迹,也在某种程度上验证了丁玲女士思想的光辉伟大,她确实没革出什么名堂来。但,呆呆又想问一句,为甚就一定要革出名堂来呢?至少,一个孤独的且尚未成年的女子,在那样一个时代,遭遇了千般万般的苦难,却始终未曾屈服,始终活得那么有尊严,有气节。就像初到江湖的张无忌,虽然招数有限,但有九阳神功护体,便可百功不伤。

在少女时代,黛莉女士读过的书,背过的信,便是她的“九阳神功”,一直护佑着她有尊严的一生。

巴金先生诞辰之日,好希望文可通神,借此文章告诉巴金先生,山西太原坡子街20号赵黛莉女士的故事。

(文章图片,故事皆来自赵瑜先生《寻找巴金的戴莉》)


【本文章由“老家山西”原创,如转载,请登录新榜网站版权频道(http://cc.newrank.cn)】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