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古今通 >

群体的批判只是狂欢,或者说瞎胡闹。(黑白先生)

发布时间:2016-12-01 01:06浏览次数:100Tags:黑白先生


群体的批判只是狂欢,或者说瞎胡闹。(黑白先生)

图片是美籍前苏联摄影师Misha Gordin的作品,Misha Gordin生于1946年3月12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第一年。因战争背井离乡的父母回到了故乡拉脱维亚里加市。回到家乡拉脱维亚后又落入了前苏联的虎口,移民美国后他才得以创作出著名的"群体"系列。

他的作品描绘了一种陷于生存悲剧之中的人类,他们孤独、压抑、迷茫,他们聚集在一起,或蒙面或身上标记相同的记号,他们动作一致地聆听、祈祷、跪拜…他说,我想表达的就是群体是思想之敌,悲剧的开始...

关于道德,最容易受到批判,但是群体的道德意识往往会变成对他人的指责,在西方,道德观已经回归到个体的自我检视,对他人的批判不叫道德,对自己行为的反省才叫道德。

100多年前,法国社会学家勒庞《乌合之众》中指出,人一旦进入某群体中,个性便泯灭了,群体思想占据大多数。就会表现为无异议,情绪化和低智商,盲从和易受操纵,喜欢幻觉而不是真理,理性在群体中变得没有任何作用。群体往往不会深思熟虑,不允许怀疑和不确定,对变化和进步有本能的敌视。

群体思维的谬误。往往是用源自某群体成员的自豪感替代其对某个问题所持立场的理由和慎思。叔本华解释说,其实最廉价的骄傲就是民族自豪感,当一个人活在世上可怜巴巴到没有一样可骄傲时,就只剩为他的民族骄傲一招,堪为补偿。概念平移,也可说:高素质个体的独特性远优于群体性地域性。做更好的自己!

一个成熟的社会应该是鼓励特立独行,让每一种特立独行都能找到存在的价值,当群体对特立独行做最大的压抑时,人性便无法彰显了。欲分裂群体,需要有思维独立与包容多样化,然后最终走向理性的批判。因为精英的批判才是批判,群众的批判只是一场狂欢。

所以,群体在社会中一旦占据主动时候,个人悲剧就产生了,群体的口诛笔伐,就是伽利略低头认罪,承认地球不转,也是化学家拉瓦锡上断头台,也是老舍跳进太平湖。我认为,知识分子的长处只是会以理服人,假如不讲理,他就没有长处,只有短处,活着没意思,不如死掉。老舍先生临死前曾经说过:“想要写一出充满悲剧的悲剧,里面到处是无耻的笑声。”

虽然欧洲经历了黑暗的中世纪,但我对基督教仍有好感。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基督教一直在发展,不断与时俱进,能自我反省和批判。反基督教的人最喜欢举圣经里上帝如何暴虐,教会在中世纪如何野蛮,我只想说,切,谁不是从丛林里走来,关键是有人能走出来,有人至今还走不出来。

西方文明的动力一直是质疑,它的发展脉络是由个体辩论争取大多数人的支持而来。东方文明的发展动力是认同,由认同群体共识来演绎个体理念来,争取“权威”支持而来。所以自古我们只看到明显的群体的狂欢,而看不见真正的批判。

当然,也不绝对,鲁迅就是一个犀利的批判者,是华文明孕育出的一个奇葩,他对于现状永恒的怀疑和批判,对于个体精神自由与独立思考的坚守,对于“叛逆的猛士”“精神界之战士”的向往,对于“绝望之为虚妄,正与希望相同”的洞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喜欢黑白先生思想的加公众号:heibaixiansheng333感谢网友打赏稿费

给黑白先生点个赞

赞赏

人赞赏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