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中新经纬>>

笑声传奇第一季第六期完整版,天津医学高等专科学校,梦魇泰达米尔,郑恺回应发飙

2019-07-18 中新经纬

   

笑声传奇第一季第六期完整版采访中,万玛才旦笑着说,不会因为王家卫是电影监制,就故意往这方面靠。片中,墨镜是一个很重要的道具,就像《塔洛》中塔洛的辫子一样,是他身份的一种象征。可能大家一开始只记得他有一个小辫子,到他经历了很多事情之后,象征他身份的小辫子也没有了,这个道具对他命运的变化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在《撞死了一只羊》中,这副墨镜也起到了类似作用,司机金巴出现的时候一直戴着墨镜,最后他经历了一些事,把内心的包袱放下之后,才第一次摘下墨镜,露出笑容。这种设置在万玛才旦看来是剧情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也可以说是无意中对王导的一次致敬。”《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由于两个金巴的人物设置以及剧情上的一些梦幻处理,从而导致观众在看完电影之后产生了不同解读。有的观众认为整部电影就是司机金巴的一场梦,或者杀手金巴的一场梦。万玛才旦觉得每个观众可以有自己不同的解读,但他希望电影传达的是一个关于个体和群体觉醒的故事。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天津医学高等专科学校监制《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这场戏,有不少金巴吃饭的镜头。因为他经常在路上奔波,在茶馆的状态应该是很饿很能吃的。不过,这场戏要拍不同景别,为了保持连贯性,金巴需要不停地吃,他先吃了牛肉,然后又吃了包子。当天他在现场吃了45个包子,“旁边有人准备热包子,每拍完一条,金巴就出去吐。”王家卫导演作为监制,可以跳出创作者的身份,站在观众的角度为影片提供一些建议。对于万玛才旦来说,影片故事很好理解,但是对于不熟悉藏族文化的观众来说,可能会有点难懂。王家卫团队就想找一个对观众有引导作用的藏族谚语或者佛语,来精确地概括某一个道理。后来剧组找了很长时间,最终找到了这句谚语:“如果我告诉你我的梦,也许你会遗忘它;如果我让你进入我的梦,那也会成为你的梦。”放在影片中,让不同文化背景的观众更容易理解故事。因为电影本身与梦有关,这个谚语也是关于梦的,观众看到这个谚语就很容易代入故事氛围中。

梦魇泰达米尔金巴在藏语中有“施舍”的意思,导演给两个人物都取名金巴,让他们冥冥之中有一种联系,跟电影呈现的主题是有关联的。司机金巴得知杀手的名字也叫金巴时,镜头将两人的脸都切掉一半,包括茶馆里两人坐同一个位置的设置,都有这样一个暗示。影片最后杀手金巴如果杀了玛扎,玛扎的孩子长大肯定也会报仇,一直循环往复,所以他没有动手,但是那个传统的力量还在影响着他,他没有从困境中解脱出来。所以,司机金巴在梦里穿上杀手的衣服变成了杀手,杀了玛扎。最接近文学气质的作品由王家卫监制,万玛才旦导演,藏族演员金巴、更登彭措、索朗旺姆主演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今日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专线放映。影片讲述了司机金巴在路上遇见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杀手,两个叫金巴的人的命运便神秘地联系在一起。采写/新京报记者滕朝

郑恺回应发飙很早之前,万玛才旦在青藏线上行走时,一次偶然的机会听到一首藏语版的《我的太阳》,“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荒诞感”,因为对帕瓦罗蒂的《我的太阳》太熟悉了,忽然听到一首用藏语唱出来的歌,就有一种比较怪诞的感觉。从那之后,这首歌就一直留在万玛才旦的记忆中。《撞死了一只羊》将拍摄地搬到了海拔5500米高的可可西里无人区,用镜头记录生命个体的情感和处境。该片用4:3画幅,并且用三种色彩对应三个不同时空,关于回忆和梦境的处理让影片十分写意,这与万玛才旦和次仁罗布文学作品的创作风格十分一致。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导演万玛才旦,为观众解码这部电影独特的电影语言。影片涉及了三个时空:现实时空、回忆时空以及片尾的梦境,这些色彩在写剧本的时候就被决定下来了。现实部分用了彩色,回忆部分则用了黑白,而梦境则用了一种类似油画的色彩。整部片子虽然都是数码拍摄,但是导演在影像上尽可能呈现出一种胶片质感,特别是司机金巴在荒漠中开车的镜头,画面很有颗粒感。在后期调色时,导演也尽量强化这种质感,并且会根据不同场景做细微的调整。其实,万玛才旦在做导演之前,就已经是位很有成就的作家。他的小说跟电影有很大的反差,小说里的个人情绪偏多。大概2000年左右,他写过一部叫《流浪歌手的梦》的小说,小说记叙了一个跟梦有关的故事:一个14岁的小男孩做了一个梦,一个跟他同龄的小女孩进入他的梦中慢慢轻唱。写这个小说时,万玛才旦看了很多心理学方面的书。所以,当他看到次仁罗布的短篇小说《杀手》时,感觉小说在叙事、意象的营造,或者托梦方式上特别亲切,“包括对复仇的处理方式也是我特别喜欢的。”万玛才旦第一直觉就是这是一个适合改编成电影的小说。

(编辑:董文博)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
关注中新经纬微信公众号(微信搜索“中新经纬”或“jwview”),看更多精彩财经资讯。
关于我们  |   About us  |   联系我们  |   广告服务  |   法律声明  |   招聘信息  |   网站地图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京ICP备17012796号-1]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8513525309 举报邮箱:zhongxinjingwei@chinanews.com.cn

Copyright ©2017-2019 jwvie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北京中新经闻信息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