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段子手 >

小人物大英雄,一个像费玉清一样的女段子手

发布时间:2017-08-29 17:04浏览次数:100Tags:雁城往事

文/大叔三十

今天又见到了她,很惊喜,可是依然没有太多的表达,只是一句礼节性的“吴姐来啦”。我总羞于拥抱,不能像刚哥一样释放自己的情感,也许是共同经历的太少。

其实也不少,我的第一个店就是吴姐帮忙定的,阳光丽景店。那时候晓秋是我的直接领导,管武昌和汉阳,刘姐是领导的领导,直接管理汉口,同时对武汉负责,吴姐管外围。很荣幸,我的第一个店,就惊动了当时部门的三大领导——晓秋是直接领导,刘姐带我进店,吴姐帮我定店。印象中,那天晓秋请假了,刘姐有事,吴姐从外围回武汉休息,跟吴姐说起这个店的事情,征求刘姐的意思后,吴姐去现场帮我谈判。

谈判的过程是很愉快的,吴姐的强项就是以柔克刚,搞定一切难搞的房东。但是吴姐心里有点打鼓,这个地方吴姐第一次来,不太确信这个位置。我跟吴姐说,这个位置张总来看过的,没有问题,您放心哈。吴姐找了个借口出去跟张总打电话,很不幸电话没有打通,但是吴姐毅然决然帮忙谈定了这个店。事后证明,咱们的眼光没有问题,销售比较可观。

2011年8月,我回到了办公室,收集各个开发部的作业,一般都是一些月度总结计划、竞品统计、定店审批报告什么的,做流程有关的工作,类似于现在开发管理部的雏形。那时候几个姐姐最难搞定,作业质量总有较大的空间,武汉的姐姐还好,比较近,可以当面交流,外围的姐姐工作硬件不方便,交过来的作业,我会偷偷修改一些。这些,我没有跟吴姐说过。、

2012年整年应该也是逼几位姐姐比较紧的阶段。那一年我们一起去了北京天安门,遇到了60年难遇的大雨,在被困的前一天,逃离了京都。那一年,开始编写开发管理手册,天天催姐姐们讲故事。那一年,我们干到了963家店。

2013-2014年,跟吴姐的工作交流较少,前面半年做招商工作,后面一年半在荆州和郑州做开发,一直到14年11月份。基于郑州市场的重视度,11月吴姐带大部队到郑州,大力发展郑州市场。

在郑州市场的合作称不上不愉快,但一定是默契欠佳的。15年的时候,跟吴姐各管理一个团队,负责一片市场,吴姐的经验没有与我所谓的利润进行良好的结合,我们的沟通也欠佳。后来总结,最重要的原因在于我,是我没有打心底里尊重元老的经验,做事太冲。在为人处世上,吴姐永远是最让人舒服的那个,而我,更多的是血气方刚,不考虑后果。那句抱歉,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曾经给予的恩情我一直记得,经常在不同的场合讲给新人听。

今天是公司11周年庆,吴姐回来了,带着她十年的坚守,吴姐因家庭的原因,已经离开了公司,但又从未离开。

在杭州住不习惯,陪伴老公两个月后,就又跑回了武汉。她参加了老年腰鼓队,与其他两个大姐,成了团队的颜值担当。她们的演出很俏,最近又有表演。吴姐还承担了腰鼓队的考勤、财务的管理工作。

尽管腰鼓队的工作比较忙,吴姐却有一个虔诚的心愿,她希望走遍所有有lppz的城市。西安开新店,她应潘姐的邀请,专门去了一趟西安;公司五代店开业,她也专门跑了一趟。这些,她都没有跟其他人讲。她去我们相约,会去深圳、苏州、成都这几个没有去过的地方,只因为这里有lppz。

做开发的人,都是段子手,吴姐也不例外。她跟我们讲,腰鼓队训练遭到楼上老爹爹的冲动回应,直接扔沙子下来,吴姐发挥了开发的口才,搞定了爹爹。她跟我们讲,在杭州发现儿子儿媳都不需要她,本来准备去抱孙子的,结果儿媳肚子还没有动静。她跟我们讲,我们还年轻,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我们廉洁。

掐指一算,跟吴姐认识已经6年半了,在吴姐的身上,我学到了坚持、包容、开朗、乐观,这些特质,也将驱使我继续前行,像前辈一样优秀。

爱是最锋利的武器

赞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爱是最锋利的武器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