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段子手 >

有一点点甜味儿的段子

发布时间:2017-05-19 23:03浏览次数:100Tags:宅腐记

01

小少爷被家里人扔去了学校,谁知喜欢上了班里年轻的语文老师。

那老师长得斯斯文文,浅红的唇色划一道微提的弧线,像春日的暖风。

"真好看"。看得他眼神发直。

随后一波波追求攻势逐一展开。办公室他跑得比谁都勤,热茶泡上桌面整好一尘也不染,老师无奈又好笑,旁边的小少爷笑嘻嘻的好似欢快摇尾巴的大型犬。

"你还小呢"老师伸手在他脑袋上弹了一下,"什么也不懂。"

小少爷摸摸脑袋,只觉得老师在说他还做得不够好。

时光转瞬即逝,毕业典礼之后,老师还在学校,他却要走了。

"老师你等我。"小少爷哭得一把眼泪,"等我回来,回来后……"

"大学生活丰富得很,你很快会忘了我。"老师顿了顿,笑着说,"不过既然你说了,那我就答应,等等你。"

小少爷进了大学,长成了稳重的青年才俊。

他站在高中校门口愣神,很久之后才意识到老师的那句"等你"里有多大的决心。

对面花店的店员抱了束玫瑰跑过来:"老板,这送到哪里去?"

话语未落,旁边的早餐店提了一袋包子豆浆:"老板,都打包好了,这是您要吃吗?"

说完,那两人面面相觑,只见老板一手提了早饭,一手捧了花,笑眯眯道:"都走开,我要去看媳妇儿。"

@某琳_且书

02

是初春,他的腿又开始疼。从刚开始在一起时就是这样。

他闷闷地坐在阳台边,眼睛望着远方,眼里却没有神色。

“你说,我是不是快要死了?”

“瞎说什么...你还年轻,这病又不是没得治。”

“可是,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老样子...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

答应我,我走之后,再找一个人陪你,我不忍心看着你一个人...

你也真是傻,守着我有什么用呢?

以后就算我不陪你吃饭了,你也要好好吃饭。不陪你睡觉了,你也好好好休息。不和你吵闹...”

“......打住打住打住!一天天的,搞什么幺蛾子?!戏精又上身了是吧!刚开始陪你玩玩,还玩上瘾了!”

“你能不能走点心!我这煽情着呢,不能配合一下吗?再说了,我这腿啊,是真的疼呦~ 又没有骗你,我...”

“停!又来这一套,不就是让我背你出去么?不可能!想吃什么倒是可以给你买。”

“嘻嘻~老公~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想吃酱猪蹄酸辣鱼香辣鱼丝麻辣烫酸辣粉...”

“忌油腻忌辣忌生冷”

“都忌了还有什么能吃的!你这和没说有什么区别?!”

“所以啊,乖乖吃药,就剩一副药了,过俩天就带你去吃大餐”

“我不要!!!”

“不要也得要”

“咳咳...我这腿啊...我也不知道还能活多久...临走之前啊我想和你说会儿话...我这心里心心念念的美食啊...”

得!又来了!...

@嗯就是想换名字但不知道叫什么好

03

青年和男人在约过炮之后本该不再联系,可是事后青年却辗转反侧一夜未眠,他总会想起男人在床上温柔的吻他的唇,扶着他的双臀猛烈撞击,男人给予他的这种奇妙感觉他好想一直拥有,青年紧握着的手机一直停留在短信编辑的页面,“我想成为你的专属飞机杯”,青年犹豫了片刻,羞红着脸点了发送键。 @YUYILAY

04

是夜。

他一袭黑衣,出了皇宫,采小夜夜的花去,嘿嘿【邪恶笑】。

他一路过来,竟不见一位将士小兵,很是奇怪。

轻手轻脚地走到小夜夜的殿门前,贴耳听里面的动静。

哗地一下,他脸红透,里面传来阵阵喘息声,很是妩媚地男声。

“皇兄…嗯皇兄……我难受……”

炸一听,这不是小夜夜的声音吗?皇兄?怎么回事?

他正想着,肩头忽然被人一拍,吓得他欲张嘴大叫一声,却被那人提前用手捂住了嘴。

“皇上大半夜来这做什么?”那人冷淡带着质问地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默默苦笑,没说话。实际内心:我靠!你怎么来了!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请皇上随末将回宫,免得打扰了夜皇与二王爷的兴致。”

啥?啥啥啥???小夜夜…跟二王爷?他们…他们……

“二王爷是?”他问那人。

“夜皇的二皇兄。”

“……你是说,小夜夜与他二皇兄在…那个?”

那人点头。

“可他们不是亲兄弟吗?……乱,乱伦……?”

那人点头。

他深吸一口气。

“以后未经末将允许,还请皇上莫要擅自出宫。”那人冷声道。

……

“到底你是皇上还是我是皇上啊喂?!”他有些羞恼。

说完随即被那人一把抱住,那人温柔的声音在耳边,气息轻喷得他耳朵痒痒的,“末将是为了皇上的安危着想。”

他很不争气的脸红了。

“皇上今夜擅自出宫,还请跟末将回宫‘领罚’吧!”

“啊?”

接下来打码,嗯哼哼。

@龙柚灵

05

杨天和付寒是学校公认的“仇家”,大学四年,他们的梁子就结了四年。

事情说来倒也简单,大一第一天,杨天在食堂无意间撞到了端着餐盘的付寒,洒了人一身饭汁,当时杨天刚答应自家老爹做个“好学生”,便连忙说了几声对不起,甚至破天荒说赔付寒衣服,没料到付寒无动于衷,一句话没说就绕开杨天自己走了。

剩下在食堂凌乱的杨天看着付寒的背影笑的阴险:“嘿,这小脾气还挺倔,总有一天让你跪下给小爷唱征服”。

杨小流氓成绩挺渣,偏偏有个有权有势的爹和张帅气逼人的脸。

付大学霸长的清秀,偏偏没有显赫的出身平日里也从不平易近人。

杨天喜欢打篮球。还真是巧了,付寒唯一的爱好就是篮球。

于是,之后一天在篮球队相遇时,杨天笑得开心,走上前搭住了付寒的肩膀:“以后,多多指教了”。

然而,付寒没有理他就转身走了。

杨天默默咬牙:小爷等着你的跪地版征服。

付寒也不是没在杨天手里吃过亏,每次跳起投球的时候,杨天总是能无比准确地抓住时机跑到他身后,然后一巴掌呼在付寒屁股上。

这手掌和屁股的交流,竟无比微妙地持续了四年。

大四的篮球告别赛,付寒意外地没见到杨天,听人说他爸打算让他出国深造,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没有杨天的魔掌,付寒发挥的并不好,心情也烦躁起来,杨天的电话却在此时来了。

付寒到校门口的大排档时,杨天一杯酒刚下肚,见他到了,笑的无比开心,“来啊付寒,咱俩别扭了四年,这都快毕业了,我请你吃顿饭,向你道个歉,以前是我做的不妥当了。”

付寒坐了下来,“没事。”

“来来来,陪我喝杯酒,以后不知道能不能再见。”

“我不会。”

“哎呀你也有不会的事?哈哈哈我教你来来来…”

“……”

第二天付寒是在杨天的床上醒来的,手脚分开被绑在床上,人也被扒干净只剩一条内裤。床边的杨天笑的甚是灿烂。

付寒仍旧无比冷静,“你想这样干多久了?”

“从第一次摸你的屁股就想了。”

“你昨天说一笔勾销的。”

“那是之前的事,从现在起,我就不是你的仇人了,小爷我打算当你爱人了,你有两个选择,你可以现在就爱上我然后再把身体交给我,也可以在你的身体属于我之后再把你的心交给我。”

付寒选了哪一个没人知道,不过杨天的心愿倒是了了,那晚付寒跪在床上唱的征服中掺杂着无数的嗯嗯啊啊,彻夜不息。

@拉勾勾好吗嗯

赞赏

人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