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点赞党 >

风暴眼中的喜茶上海来福士店,23岁的店长是这么说的|三明治

发布时间:2017-07-12 19:02浏览次数:100Tags:三明治

文 | 万千

在喜茶上海来福士店,排队是一种““拜奶茶教”的仪式。


想要买一杯喜茶,需要三步:拿排队号、拿取单号、等到自己的茶饮制作完成。


这家店最夸张的排队记录是六小时。这也引发了喜茶是否雇黄牛排队炒热自己的争议。

六月天气未热的时候,喜茶在来福士南门门口用排队柱划出了一片区域,设立了4排固定的铁皮长座椅,2架立式黑色大风扇。每次店铺门口的队伍少了,就会从这里放进十人,剩下的人则跟着起身挪动屁股,往前坐,像是把“成功购得喜茶”的进度条往前移动。

喜茶来福士店门口排队区,照片拍摄时,商场还未开始当天的营业


人们手里拿着排队号和喜茶菜单在等候,熟客心里早就想好了自己要点什么,而第一次参与排队的客人会兴奋地对着菜单讨论半天:店铺有每人限购两杯的规定,让“今天喝什么”这个选择变得慎重起来。

据说有段时间,离开排队队伍上厕所的时间也是有规定的。为了防止黄牛在喜茶拿了排队号之后,同时去人民广场其他网红店排队,所以一旦离开队伍时间过长,号码就会失效。


店内有“当天生日的客户可以免排队”的政策,寿星们会早早拿出自己的身份证,路过长长的排队队伍,径直走到收银台前。


付款拿到单号后,还需要等前面100杯奶茶制作完


点单成功之后,基本上还需要等上一小时才能拿到奶茶。坐在店内的都是在等奶茶的客人。大部分人在玩手机:刷朋友圈、看购物网站、玩游戏。结伴来的三五闺蜜找到座位后开始攀谈起来,有人戏说“约朋友出来排一次喜茶,可以把人生都聊完了”。


“叫到号的顾客把小票拿过来”,负责出杯的喜茶店员戴着挂头式音响,声音通过电路传出,更显得沙哑。

等候太久的客人听到自己的号码后,立刻起身,像是终于从座位上被释放了。有三位一起来的女生分别拿到了三杯不同的芝士茶,一边往店门口走,一边交换着彼此的杯子,每个人都能尝上一口新茶。

喜茶旁边的服装店的店员若无其事地站在门口,看着面前已经站成了三排的喜茶队伍,而自己的店里没有一个人光临。每天她们都会请商场保安来把挡在自己店门口的喜茶客人请走——有的人站在门口等着取号、有的人站在这里为了和喜茶门店合影。“习惯了”,店员说。


而在附近转悠更多的是黄牛。


他们中的两位手上拿了厚厚一沓喜茶取单号。看到保安站在店门前,不敢走进商场,只能招呼门口路过的年轻人。“要买奶茶吗?我这里可以直接现取”,“六十一杯,不然你排队要两个小时”,“我这里有的都是他们家卖得最好的几款,金凤茶王、满杯红柚、超级水果茶”。


小冯是来福士店的保安队长,94年出生的他,最崇拜的偶像是刘德华。在来喜茶之前,他在一家安保公司负责明星演出的安保工作。那时候经常跟着明星的演出行程,在不同城市奔波。他不喜欢这种居无定所的生活,于是当公司有个调岗机会,说是上海有一家奶茶店需要保安时,他就答应了。

“没有听过,也没有想到奶茶店需要保安”,小冯说。


他上任后的工作任务是要维护店铺排队的秩序,不让黄牛影响店铺生意。很快,他发现自己身上的压力好大:这家茶饮店附近的黄牛比演唱会的都多,“演唱会接触过一些倒票的,但是没有这么多、这么疯狂”,“之前也就十几、二十个,这里五十多个都有”。


在小冯带领下,来福士的保安团队一共有五人,有轮班。他们每天都会给排队的队伍拍照,如果认出了黄牛可以翻出照片,证明这个人之前已经排过队了。但是刚开始,黄牛都很理直气壮,认为“我出了钱,我就应该买,你就应该卖。”


管理着这家喜茶最火单店的负责人,是年仅23岁的阿Ben。粗眉,厚唇,看起来还有一些稚气。他是喜茶来福士店长,也是华东区域负责人。


因为经常在几家店之间来回跑,所以当背着双肩包,像个学生模样的他出现在排队队伍前,人们不会察觉。而且更多时候,如果没有什么意外,他总是低头看着手机,屏幕里不断弹出各种需要他决策的事情。


今年2月春节后才开出的喜茶来福士店,在最短时间里 ,迅速汇聚了全城的关注。每天都有上千名客人在这里来了又走,而喜茶店员从开始上班后直到下班,都很少离开自己的位置。每一个操作动作反复练习,几乎都已定型了。


商场中间喜茶的广告,“上海初见”

风暴眼中的喜茶店员

小芳在店外快速地吃完了早饭,回到店里,洗手,切西柚。她可以在13刀以内将一颗西柚果肉完整地切出来。在店铺开门前,她需要切完纸框里几十个进口西柚。

小芳今年28岁,她上一份工作在连锁便利店当店员,“工作很苦的,晚上卸货只有一个女孩”,经常碰见喝醉的人。辞职后,她原本打算去面试一点点连锁奶茶店,“女生都有一点这种情结,不是喜欢奶茶,就是卖服装”。


二月底,她看到《星尚》频道对于当时刚开业没多久的喜茶的报道,感觉这家店有潜力,于是直接找到喜茶来福士店问有没有工作机会。

她当时没有意识到自己加入了一个数月后在上海最受瞩目和争议的茶饮店。

因为当时店里缺人手,小芳很快就开始上班。她的主要工作内容是“出杯”:把已经制作完毕的奶茶装入袋或直接递给客人,并提醒他们芝士奶盖茶的饮用方法。

喜茶员工的早班从上午八点到下午四点,小芳是全公司住得最远的员工。公司给员工在来福士附近10分钟路程内找了一家宿舍,同事合住。但是小芳家里在奉贤有一套房子,父母希望她每天都能够回家住,她也觉得还是住自己家里方便,因此宁可每天早晨五点就起床,坐公交转地铁到来福士广场上班,单程交通约一个半小时。

十点开始营业之后,小芳基本上就没有太多休息的时间。她的工作直接和客人面对面。小芳说自己在来福士店里见过各式各样的人,比以前在便利店值夜班遇见的酒鬼有意思。

在十平米左右的操作台,喜茶的制作过程就是一道小型流水线,九个员工分别负责不同的工作:下单、贴杯、制茶、铲冰、打杯和挂泡、加奶盖、出杯。

如果制作一杯标准的芝士茶,店内的操作纪录最快是一分钟制作三杯。但是事实上,客人不同的糖分要求、温度要求会减慢制作速度。有些特别的单品,比如最新推出的“桃桃”,要把两颗大水蜜桃的果肉挖出来,人工捣成果泥后调制成茶饮。据说制作时间要达到十几分钟。


在不知情的客人看来,操作间内同时有这么多店员在制作奶茶,而自己还需要等上一个小时才拿到饮品,不免有些“人浮于事”。

吧台上未被取走的饮品

站在等候区域的客人根本分不清不同分工的店员分别在负责什么,只看到操作台里满满的工作人员,手里都拿着类似的杯子,看似很忙碌,但迟迟没做完自己的奶茶,心里忍不住会有疑问:“这家店铺的制作效率是不是很低?”

不同于店内工作的人员,晶晶是早班轮次里唯一一位外场发号员。21岁的她在今年5月刚加入喜茶,外场工作是店里需要和黄牛打交道最频繁的工种。

黄牛就像挥之不去的苍蝇,哪里闻得到金钱的腥味就去哪里。

每天正式开始营业前,她坐在店内休息区的座位上,拿出八包便利贴和一卷贴纸。贴纸上写着数字号码和今天的日期,她要做的工作就是就把贴纸一张张贴到便利贴上,然后在客人开始排队时,给每一个人发放排队号,防止黄牛插队。

晶晶做这份工作的第一天就被气哭了。原因是她拒绝发排队号给一个被指认出来是黄牛的人,遭了黄牛一顿骂,还被威胁。但她心态挺乐观的,“我觉得我(在这里)做得还可以,现在已经适应了。第一次被气哭,后面都无所谓了,全都不是事儿”。


还有店员下午两点换班之后,坐在来福士广场外面吃饭。有名脸熟的黄牛走来,指着他身上有喜茶logo的工作服说,“里面排队人这么多,你不赶紧去做茶,在这里偷懒”,把店员说得一肚子委屈。


晶晶每天都需要制作一、两千张排队券,具体数量视当天的排队人数而定。


她之前在上海一家小餐馆工作,没什么客人,也没什么事做,每天有大把时间空闲下来。她觉得年轻人不应该过太安逸的生活,刚好在网上看到喜茶挺火的,就主动投了简历面试。


五月份,喜茶已经在上海设立了办公室,有专门的HR负责员工招募。很多应聘者在面试的时候都说不想去来福士店,觉得到那里工作太辛苦。晶晶对此没什么意见,被分配到在门店做外场也是因为“哪里缺,哪里补上去”。


她笑说反正自己没有男朋友,工作忙一点就忙一点了,“这个工作模式是比较适合年轻人的”。


每天上午十点,喜茶来福士店内的早班工作人员陆续到岗:4名备料人员,9名吧台制作人员,1名外场发号员,2名保安。


排队柱拉开,第一位客人快步朝喜茶门口走去。店员们知道,等待他们的又将是忙碌的一天。

跟着喜茶一起从三线城市来到上海


喜茶成立于2012年。现任来福士店长和华东区域经理阿Ben从喜茶第一家江门店开始,跟着喜茶的发展,从三线城市北上到上海。


阿Ben是土生土长的江门人。在他加入喜茶的时候,这家奶茶店还只是在江门第九中学旁边的一家面积不到30平方米的小店,名字叫做“皇茶”(下面皆把当时的“皇茶”统一称为“喜茶”)。


家里是做建筑生意的,阿Ben的父母一直希望他未来能够接手自己的企业。在大学选专业的时候,阿Ben听从了家里人的意见,选择了室内设计。但是整天就是画图,“画到快疯了”。很快,他对这种生活感到厌倦,觉得这“并不是我想要的,我还是喜欢自由。”


江门地方小,但是奶茶店不少,那时候类似“COCO”这种台式奶茶还很流行,但是喜茶已经开始在做芝士奶盖茶了。


有次阿Ben经过喜茶时看到门上贴了一张招人告示。当时江门店的店长是一位长得漂亮的女生,阿Ben上去搭讪,喜茶现在还招人吗?对方说还招的,让他现场填简历、 面试。那时候是2014年,他正在念大二。


“她问我,你是做长期还是兼职。其实我就是想玩一玩,招不招我无所谓”,阿Ben说。


店长在面试快结束的时候问他,什么时候可以来上班?阿Ben一脸诧异,问她,“真的吗?”


说是上班,其实第一天去店里是试工。阿Ben自己之前和朋友来喝过好几次喜茶,但每次都固定点“奶盐绿茶”这一款。所以走进操作后,看到台面上那么多不同的制作原料、不同的茶叶,他根本分不清什么是什么,“我只知道抹茶是绿色的。”


喜茶现在的菜单已经和最早江门店完全不同


那时候江门店的喜茶不像是现在店铺里的小型流水线操作,一位店员必须要身兼数职,可能既要负责制作也要负责出杯。一天下来,工作量很大,阿Ben感觉到辛苦。


但他很喜欢团队的氛围。喜茶成员都很年轻,基本都是90后,有很多共同的话题可以聊。他喜欢各类型电子产品,买的第一台苹果产品要上溯到 iPhone 3G。 后来,他用在喜茶挣得的工资,买了一台全新的第一代 iPhone,用于收藏。之后每次换机型,他都不会把旧的手机扔掉或送人,他家里有每一代 iPhone 。


喜茶CEO聂云宸也同样喜欢电子产品,所以阿Ben和他总有话可聊。聂云宸在公开场合曾经说过乔布斯是他的偶像,“我喜欢乔布斯这个人,喜欢他的人格,他的直觉和选择。”


以江门为起点,喜茶开始向其他城市拓展。首先试探了江门周边的三线城市,在中山、顺德等地先后开设分店。在这个时期,阿Ben也开始从店员升职为资深店员,再到担任店长,随着喜茶的发展,他这几年也在不同城市之间辗转。


忙碌的喜茶店员们


阿Ben第一次担任店长就是在中山店。当时分店所在的商场一楼整层都在卖皮包皮具,没有一家餐饮店。而且商铺位置设置得混乱,阿Ben第一次去,在里面走了四圈,才找到自己的店铺。


偏僻的地理位置或多或少影响了奶茶生意,店员每天都有很多时间可以站在店里聊天。员工工资是以底薪加提成计算,结果阿Ben带的分店员工第一个月提成只有七块钱,而其他店铺店员提成都有几百块。


这时,阿Ben想出一个主意,他鼓励店员出去送外卖,最远可以送十公里,而且他们会一起上街或者去写字楼发喜茶的外卖传单。那时阿Ben经常骑着电动车在中山街头穿来穿去,他的身前身后都垒满了外送的奶茶,一个人要分三次才能拎下来,“很难忘的一个经历”。


后来外卖收益占店铺全部收益的70%,他管理的这家店铺连续六个月被评为整个广东区域的“金牌门店”,而且一直零投诉。


2015年,喜茶开始在一线城市广州开设分店,而把公司总部落在深圳。阿Ben解释说,因为深圳在他们看来是更年轻、更有活力的城市,与喜茶的品牌个性相匹配。


在开完深圳第一家海岸城店之后,喜茶发现申请了3年的“皇茶”商标还是没有批下来。那时候团队已经发现自己的品牌开始被人抄袭,他们觉得自己经受不起更多等待,决心改名为“喜茶”,终于拥有了自己的注册商标。


“皇茶我们已经用了好多年了,确实有点可惜”,见证这一变化的阿Ben说。


虽然现在“喜茶”的名誉远高于已经被舍弃的“皇茶”,但是市面上有部分打着“皇茶”旗号的奶茶店仍然在用各种方式暗示着自己和“喜茶”的联系,甚至还建了官网,写上以假乱真的声明。


2016年,喜茶第一次走出广东省外,在南宁开设了分店。但这一年更关键的变化是,他们拿到了IDG资本以及知名投资人何伯权共同投资,融资金额达1个亿。融资金额主要用于系统的搭建、人员的培训还有提升供应链,开新店的成本则主要由自各门店的营业利润滚动而来。据内部人士说,2017年第一季度喜茶门店的销售额达到一个亿。


在上海开设第一家来福士门店之前,喜茶已经全面升级了自己的菜单、店铺装修、原材料。在华南地区,喜茶的牛奶用的是从香港运输来的维记牛奶。但来到上海之后,就改用了明治牛奶,因为明治在上海区域的口碑比较高。


2015年6月,阿Ben大学毕业,家里反对他继续在奶茶店工作下去,但他不想“生活在家长的控制之下”,觉得父辈的产业不是自己创造的。慢慢地,家里人终于没有再反对他的选择。他在今年春节结束后,立即从江门来到上海工作,筹备来福士店。


来上海之前,阿Ben心想,虽然喜茶在华南有点名气,但是在华东可能没有那么多人认识,毕竟地理差距一千多公里。


来上海之后,阿Ben用“惊呆了”形容自己第一次看到来福士店开业时候的情景,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见证了几十家喜茶门店的开业。

开业后几个月,喜茶来福士门店门口


2月18日来福士开业那天,他早上七点就来到了店里准备开业事宜。八点,来福士商场还没有开门,门口就已经有五十人等在门口准备买喜茶。他认为排队可能是因为开业“买一赠一”的活动宣传,加上在上海有不少之前在广州喝过喜茶的老客户过来捧场。但这个排队人数已经大大超过他们预期。原先准备的材料不足,他们只得临时加紧备料。


本该10点和商场同步开门营业的喜茶,最后拖到了11点半才完成多余物料的补充和准备,才迎来店铺首位客人。之后店铺热度一直不减,媒体报道、网络传播、黄牛争议都让人们对这家新杀进上海市场的奶茶店抱有极高的关注度。


华东市场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作为店长,阿Ben既要照看店内员工的芝士茶制作情况,同时也要去检查外场排队情形。开业第二天凌晨回到宿舍,微信里显示有6000多条未读信息,“一整天连把手机拔出来的时间都没有”。


在我们聊天的三个小时里面,他接起了14个电话。不断有人找他询问各种事情,微信消息的弹窗也不断在刷新。


在挂完电话之后,阿Ben用带着江门口音的普通话和我说:“喜茶给了我很多机会。”

和黄牛的爱恨情仇

Vivian是喜茶媒体公关部第一位成员,5月底刚刚入职。做媒体公关出身的她没有想到这样一家在网络上被热议的公司,竟然还没有成立自己的媒体公关部。

出生于1988年的Vivian笑称自己拉高了喜茶团队的平均年龄。团队有很多90后成员,而且各个门店的员工会比总部的更年轻,有好几位95后加入。她本来生活在北京,因为想要回到自己从小成长的深圳,主动争取到了来喜茶深圳总部工作的机会。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上任不久,她就面临了一次严重的品牌危机公关:有媒体曝出喜茶在上海来福士店花钱买黄牛排队的消息。

2017年6月5日,一段名为《黄牛业态调查1:网红与黄牛的爱恨纠葛》的视频开始在网上传播,视频中脸上打了马赛克的黄牛言辞凿凿说自己受雇于喜茶,经常帮店家找学生、白领等不同身份的社会人士排队。

多家媒体转载了这则视频,标题大同小异:“黄牛曝光喜茶找人排队”。


越来越多在喜茶来福士店花很多时间排队的人开始相信:自己之所以会为了这杯茶饮,排这么长时间队,都是店家一手策划出来的。微博上也出现一片叫衰“网红奶茶”的声音。


对于这样的误解,喜茶不得不在6月7日发布官方声明,强调喜茶五年来从来没有找过黄牛排队,并且认为“声称喜茶雇人排队的人有很多,但却没有一个人能够提供喜茶雇人排队的有力证据”。

同时,来福士的店门前,很快更换了一张“SORRY”告示,上面再次撇清喜茶和黄牛的关系。但即便如此,有部分排了两三个小时队伍,终于来到店门前的客人,在看到这个告示牌之后,指着告示牌和身边朋友说:“都是他们自己搞出来的,还解释什么。”

喜茶门口的告示,内容已更新了几次

关于喜茶究竟有没有雇黄牛排队炒热自己这件事,不同的人仍然有不同的看法。在36氪上关于喜茶即将开到北京的新闻底下,被点赞最多的热评是:“希望他们再也不要雇人排队了。” Vivian的公关任务仍然任重道远。


除了发布声明之外,处于风暴眼中的来福士店也想了不少办法来整治黄牛问题。

限购是手段之一。最早来福士店是不限购的,后来因为排队时间太长,不得不出台一人限购六杯奶茶的政策。但还是没有真正解决问题,便改为限购三杯,最后发展成如今一人限购两杯。

一开始,来福士店沿袭了华南地区喜茶店“孕妇免排队”的政策,后来阿Ben听店员反映说,在孕妇队伍里有“假孕妇”,而且还不只一个。“你没有办法和她确认这件事情”,所以后来这一政策被暂时取消了。目前可以享受免排队优惠的只有当天生日的人。

“等上海排队情况好转,我们还是会开启孕妇免排队(政策),我们认为这是企业应有的人文关怀”,喜茶工作人员介绍。

阿Ben还曾在店内推行过实名排队制,希望能够通过“实名”的方式揪出黄牛。但是这个做法引起了很多消费者的强烈反感:“现在连买一杯奶茶都需要实名吗?”这个政策最后实施了不到一天就取消了。


现在58同城等网站上,还挂着喜茶招募排队的信息,里面的简介写着“领一个排队号进去给30……每晚8点结算工资,来一天算一天,每天早8点到晚八点”。信息发布者是谁,上面并没有介绍,但是可以看到已经有14人申请了这一工作。


“在来上海之前,喜茶在广州也有碰上过黄牛,但没有遇见过这么多。”

来福士店的店员对于黄牛已经见怪不怪了,有店员戏说“还是当黄牛划算啊”,“而且很轻松,就是排队就好了。毫无压力。”


有些黄牛是在某类送货App软件上面接单 ,收费“好像是按照(排队)小时赚的”,“还有固定的客户”。还有一些黄牛在排完队拿到单子之后,会直接在商场附近售卖给路人。据说喊价最高的时候,一杯20块钱的芝士茶可以被炒到百元以上。


在喜茶叫号处的台面上经常堆有一批做好了但没有人认领的芝士茶,那些都是黄牛下单后,因为没有卖出去所以不来取走的芝士茶。


最夸张的情况是“操作台堆满,后台操作间也堆满”了黄牛买的饮品。店员小芳说:“如果半小时内(黄牛)不来拿这些茶,我们就要处理掉”。


这种情况也给很多店内顾客带来误解:为什么台面上已有这么多制作好的饮料,但是我还是拿不到我的那杯?


黄牛所带来的恶劣影响不仅在于排队管理,还有品牌信誉。


顾客从黄牛手中拿到的奶茶并不能确认安全,也并不能确认风味最佳。奶茶一般都会建议消费者在两个小时内饮用完毕,但是在来福士店出现过有女客人从黄牛那里买了一杯奶茶之后,看到商品标签上的时间和现在对比已经超过两小时了,直接就来出杯处要求更换一杯新的。


店员觉得很为难,毕竟这杯奶茶并不是经由她的手递给客人的。但最后还是出于品牌的考虑,给客人重新做了一杯。

作为安保队队长,小冯刚上任的时候,想要在黄牛面前立个威,推行过“下午两点之后,当天已经购买过的熟面孔黄牛一个也不许排队”的规定。结果,被赶出排队队伍的黄牛打电话报警,说“店家不让他排队”。警察来了之后,小冯和他们说明了是黄牛倒卖的情况,警察也就没有受理报案。

我问他,这个政策现在还有吗?


他说,现在买奶茶的人没以前那么多了,就没这个规定了。之前连续排队的人有几百号,现在基本上在五十人左右,排队时间约一个小时。


小冯自己没有喝奶茶的习惯,顶多渴的时候在外面买瓶矿泉水喝。他说:“我后来理解他们为什么买喜茶了。他们每天要在那里拍照片、发朋友圈。不过我也经常见到好多顾客,天天晚上来排队,就是自己喝,喜欢喝。”


然后小冯指了指那几位八点钟就坐在门口等喜茶开始营业的“熟面孔”,大多是40岁以上的中年人,皮肤黝黑粗糙、穿着随意、排队时一副很无聊的状态,大部分都是黄牛——“因为他们没有活到这个时代里面,不会为了一杯奶茶排队去。”

年轻人的奶茶热

喝奶茶在这几年里一直都是朋友圈里生活方式的风向标。


奶茶为年轻人提供了一种不一样的饮品选择。不同于便利店里的罐装饮料,一杯现做的奶茶提供给年轻人一种易得的幸福感。而且和星巴克等品牌咖啡相比,奶茶的价格稍低,咖啡因含量少。


当一点点奶茶风靡上海的时候,很多学生之间会建立类似“一点点戒毒所”、“一点点拼单团”的微信群 ,一起凑单,甚至大呼“喝奶茶上瘾”、“不喝奶茶会死星人”。


黄牛炒热了人们对于喜茶的期待值,那些从黄牛手中买过溢价奶茶的客人,会不屑地说:“这一百块钱的奶茶也不过如此。”


阿Ben为这种情况感到担忧,说到底,喜茶的确只是一杯芝士茶而已。

喜茶店内


相比于大部分连锁加盟的奶茶店而言,喜茶在用料和包装上都有所升级、创新。“我们使用的都是原产地定制的茶叶,天然的冰糖,还有就是我们不会使用任何植物性奶油及奶盖粉”,阿Ben介绍道。他很看不起那些使用植脂末的奶茶店,有一次他在朋友圈发了一张玻璃杯装的不知名奶茶,忍不住骂道“垃圾”。


所以喜茶店铺的选址大都在城市中心区的商圈,而非大学城。喜茶CEO聂云宸在北京媒体见面会上说,“我从来不做学校店,因为学生的喜好就像恋情一样多变”,不会“把品牌深深植入心中”。


不同于大部分台式奶茶,喜茶的客群定位在20岁到25岁的年轻白领,那些已经毕业走入社会,但消费习惯还没养成却正在养成的人群。


阿Ben自己作为独生子女,以前常会觉得“自己一个人在家会比较无聊”,在他看来奶茶店是一个约朋友的好选择。在广州,“我爸妈那个年代的人喜欢去喝早茶”,但是年轻人没办法早起,而且也不喜欢喝早茶那种嘈杂的环境,“茶要带到年轻人,必须要以年轻人的方式给到他们。”


喜茶想要做的是给用户提供一个社交场景,让志同道合的朋友在家和公司之外,能够把喜茶视为第三空间。阿Ben说:“人生是很苦短的,要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到外面去坐一坐,玩一玩,不应该宅在家里”。


6月25日,聂云宸在北京媒体见面会上表态:“喜茶并不是想要做奶茶的消费升级,而是想做传统茶饮的年轻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喜茶直指的对标是星巴克。

从第一家江门店开始,喜茶就没有做纯外带型的奶茶店。江门店,不到三十平方米的店铺,还特意在吧台边设立了4个座位,供客人坐下喝茶。

阿Ben在江门店当店员的时候,下班后就会坐在门口,和客人聊上几句,很容易就会从客人变成朋友。他负责点单的时候,有些熟客来了,都不要报奶茶名,阿Ben就知道对方想点什么喝。

这个愿景是美好的,但是从上海来福士店现在的情况来看,店铺内设有了可容纳约30人的座位区,每天几乎都是全满的,甚至还会挤下超出座位的人数。坐在店内的人,并非是真的在这里用“一杯好茶激发一份灵感”,绝大部分都是已经排好队,坐在店内等待芝士茶制作的客人。

店内准备了KINFOLK、CEREAL、PPAPER、目客、食帖、知日等杂志,放在等候区两侧的书架上,但鲜有人能够在噪杂的等候环境中认真拿起来读一页文字,也没有人会在满是焦躁等待情绪的环境当中沉下心来办公。

现在基本上在来福士店排队一个小时左右,就可以喝到喜茶。较刚开张时的排队盛况而言,已经降温太多。

喜茶所掀起的这股奶茶狂热最后会和人们对待其他网红店的态度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吗?谁也说不准。


7月8日,喜茶在陆家嘴正大广场,开出了上海的第五家分店,也是喜茶在上海第一家采用双水吧设计的店铺——能够让两组工作人员并行操作,提高出杯的速度。


喜茶正大广场店设计了双水吧,加快出杯速度


开店前一天,喜茶在内部先办了一场试饮会,邀请微信上的粉丝和十来位媒体朋友到场体验。新店原样复制了来福士店铺门口的告示牌,告示的内容是“SORRY”,上面的信息大意为“喜茶没有请黄牛排队,并且会用加快开店速度解决目前排队长的问题”。


这大概是第一家会在开新店的时候带着老店道歉告示牌的茶饮店。


如果在百度上搜索“喜茶”,前三条信息都是加盟喜茶的网站,而真正的品牌官网排在第四条。为此,真正的官网不得不在网站名上加注“唯一官网”四个字。打开链接,网站最末端灰底白字写着“不接受任何形式的加盟,一切关于加盟的一律不回复”。


只靠直营的喜茶计划今年年底要在上海开至少十家分店,相继开出的分店部分缓解了上海来福士店的压力。就近期情况来看,喜茶的排队等候时间在一个小时左右。


同时在杭州,喜茶也开出了一家分店和华东地区第一家黑金家,只有在黑金店才能喝到喜茶限量饮品。阿Ben说杭州喜茶店旁边都是LV、GUCCI、YSL等奢侈品品牌,不知道他是否还会想起当初中山店旁边杂乱无章的卖皮具皮包的小铺。对于这个品牌而言,五年时间,变化太多。


2017年6月29日的上午,在第一位客人进门之前,喜茶出杯处的叫号器上所显示的数字停留在了“1161”——

这家店铺前一天曾迎接了1161名客人,但是这个数字很快要被清零,重新计数。

阅读更多

点击图片,即可查看相关内容详情

/ 社群“故事公园”邀你入园/

这是一个线上版的三明治故事公园

这里的通行货币

是一个个鲜活的个人故事

映射着这个时代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症常青年”来报道/

我们将打造一个症常青年“游乐园”项目

邀请更多症常青年和我们一起观察、思考、成长

互相慰藉和治愈彼此的时代症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 带着故事入住世界药丸 Hostel/

邀请有多年海外生活经历的你

和我们一起聊一聊当代中国和世界之间的有趣故事

这也是中国和全球化不断耦合,偶尔脱离的过程

点击图片,了解详情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