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点赞党 >

我被同一个男人同一个姿势,在教室侮辱了58次!

发布时间:2016-11-30 15:00浏览次数:100Tags:动漫大全

1

“你明天必须去给我相亲,否则,别想再去学校任教!”

“你以为你搬出去就是独立了,这么多年吃我的,用我的,叫你相个亲很难?既然这样,就不要怪我登报跟你脱离关系!”

她是为人师表的,要是登报跟父亲脱离关系,在这一行,她还怎么混下去?到底生她养她,知道她的软肋。

耳边回想起这些话,路月淡漠的眸子闪过一丝烦躁,看着见底的咖啡,白皙的手指无意识的轻点着桌子,敲出有节奏的响声,她已经在这里等了一个多小时了。

听说,跟她相亲的这个人姓段名谨迟,是段家的大少爷,也是段氏现在的当家人。

呵呵,那可是本市最矜贵的钻石王老五。都不知道她爸托了多少关系,才换来的这次相亲。

她听说,这个人二十岁执掌段家,手段过人自不必说,除了脾气阴晴难测为人深沉以外,还长得风度翩翩丰神俊朗。

然而,一个在商场声明显赫,威名远震的人,居然迟到?

到底是大少爷脾气还是故意耍她?

她想应该是后者居多。

她又不是泥捏的,难道这样乖乖由着他作弄?

片刻,起身。

问服务员要来纸和笔,快速的写下一行字,并对服务员说道“如果一会有人来十号桌赴约,麻烦你帮我把这张纸条交给他,谢谢。”

城市被夜色笼罩,五彩斑斓的霓虹灯为深沉的夜色增添了些许光彩。

路月垂着头,疾步朝着公车方向走去,步伐不似刚来时那般沉重,反倒轻快了不少,这样的相亲,她本来就是反感的。

冷不丁的,撞到了一个人,还未等那人开口,路月头也没有抬的冲着他点头道歉,“对不起。”。

段谨迟睨着那道倩丽的背影,只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丝毫没有将这则小插曲放在心上,双手插进口袋,一双异常俊美的眼眸望了眼餐厅门口,讳莫如深眸光变得深邃,唇角浅勾,长腿阔步。

进到餐厅的时候,十号桌已经坐了一对情侣。

“十号桌的人什么时候走的?”段谨迟英俊的脸庞让前台服务员挪不开眼。

线条利落的西装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一张冷峻的脸庞上透着与他实际年龄不相符的沉稳与坚毅。

简直太帅了。

段谨迟像是习惯了这样的眼光,并没有在意,修长的手指敲了敲桌子,示意她回神。

“抱歉,这位先生,之前十号桌的客人已经离开了,她临走前交代让把这个纸条给你。”服务员按耐住呼之欲出的心跳,两眼冒着桃心偷偷递给他一个暧昧的眼神。

接过她递过来的纸条,看了眼。

当他看清楚上面写的是什么内容时,微微眯了眯眼眸,眸底深处变得讳莫如深,半晌,唇角一侧勾起一丝邪魅。

有点意思。

一张纸条瞬间改变了他的看法,他将纸条叠起,掏出手机快速的按下一串号码,对电话另一头吩咐道“查一份路月的资料给我。”

半小时后,助理敲响了段谨迟公寓的门,手里还拿着刚刚调查到的关于路月的资料。

段谨迟看着上面关于路月的资料,眸光渐渐深邃,职业教师?

一张相片从资料里滑出,段谨迟看着照片上的女孩,五官百里挑一的精致,惺忪的眼眸看似慵懒却透着一股睿智的光,浑身独一无二的气质更是让人挪不开视线。

“照片上的人就是路月。”助理解释道。

路月……

段谨迟捏着照片,迎着淡淡的光线,唇角一侧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邪佞……

次日。

路月早早的来到学校,开始了她一天忙碌又充实的工作。

这所学校是她一毕业后恩师帮她安排的实习地,因为表现优秀被校领导看中,实习期满后好留校任教。

刚来到位子上,坐在她对面的老师便好奇的凑上来,问道“昨天你相亲相的怎么样?”

路月看了看四周,小声的回道“没有见。”

“……”

瞧着同事疑惑的目光,路月解释道“被放鸽子了。”

说完还不忘俏皮的冲着她一笑,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她也不是很赞同这门亲事,被放了鸽子正好咯,这样省的她再去和父亲磨嘴皮了。

不知不觉一天很快过去了。

“路老师,我们先走了。”

路月低着头忙着写明天的备案,听见有人冲着她打招呼头也没有抬的挥挥手。

等她忙完抬起头时,偌大的办公室里已经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刚走出校门口,便看到已经过了放学高峰期的门口依旧围满了人,沸沸扬扬不知道在议论着什么。

“好帅啊。”一片抽气声。

“你们看他的车是竟然是全球限量版的威航!”一位对车很了解的男生惊呼了一声。

“路月,你快看,这个男人好帅啊,真好奇他在等什么样的女人。”

路月看着一旁同事一脸花痴的模样,颇似无语的摇摇头,她对帅哥无感,甚至免疫。

淡漠的看了一眼一身黑色纯手工西装,靠在车门上的男人,近一米九的身高,领口间散开了一颗纽扣,白皙的胸膛在夕阳的照射下若隐若现。

一副墨镜将他如鹰隼锐利的眼眸遮住,眉宇间似有些不耐烦,双手插在口袋里,时不时朝着门口方向望去。

路月目光落在段谨迟的身上,也仅仅只是卡睨了一眼,就漠然的收回了目光,这种游手好闲的公子哥,她见多了。

路月冲着同事挥了挥手,累了一天了,她要早点回去休息。

就在她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感觉一道凛冽的目光落在她的身后,犹如锋芒在背。

段谨迟在周围人阵阵惊呼下,长腿阔步,鲜少有人能够抗拒他的魅力,路月对他冷漠的举动让他心中小小的错愕了一下,难道是他的魅力不如当年了?

“路小姐。”段谨迟上前。

路月有些诧异,脑海里快速的翻阅了一遍,确定自己并不认识这号人物,微微蹙眉,“这位先生,请问有什么事吗?”

段谨迟微微一怔,是真不认识他?还是在装?

“你不认识我?”

“我该认识你吗?”路月全然把他当成了来搭讪的纨绔子弟,冷哼道,“学泡妞应该去酒吧,这里是学校,先生搞错地方了。”

犀利的语言充满了对段谨迟的反感。

段谨迟单手插在口袋里,摸摸下巴,眸光带着思量,微微眯紧,说不出的邪佞“路小姐说时间就是金钱,那么本少爷在这里等了你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算是扯平了。”

这话听着怎么这么耳熟?

路月有些摸不着头脑,怔怔的望着他,忽然想起昨晚留下的那张字条,憋出三个字,“段谨迟?”

“正是,”段谨迟双手插在口袋里,讳莫如深的眸子泛着锐利的光,“时间在路小姐眼里被看成是金钱,而我的时间也是金钱,希望路小姐……悠着点花。”

说着,将路月留下的字条交到了她的手上,路月看着字条上的内容时间就是金钱,她不是有钱人,耗不起。

是她写的没错。

路月明显怔住,呆呆的望着他,传闻段谨迟是一位沉默寡言的男人,没想到,居然也会说出如此让人如早雷劈的话来。

清纯中又带着一丝妩媚的脸蛋,两相结合的矛盾体在她的身上丝毫没有违和感,段谨迟嘴角噙着一丝邪佞的笑意看着她,冲她做了个请的手势“请。”

2

这……

“你就是段谨迟?”

路月如同被雷劈到了一样,怔怔的看着他,没有从他的话语中回过神。

传闻中段谨迟是个沉默寡言高冷深沉的男人,她曾经心血来潮去百度了一下,网上全是介绍他沉冷如一座冰山。

可眼前这位……怎么看都不是那么像啊?

怎么有种被盗号的感觉?

“路小姐可是在因为昨天我迟到而生气?”段谨迟见她不上车,嗤笑了一声。

路月回神“对于昨天段先生浪费了我宝贵的时间,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路月想走,段谨迟拦住“既然时间是金钱,那我们就按照价钱来赔偿,如何?”

在他的眼里,钱能解决的事情,那都不是事儿!

路月轻蔑的笑了笑“知道你们段家有钱,但是对于一个不守时的人,就是再有钱,我也不稀罕。”

拜段谨迟所赐,她现在已经成功的吸引了周围人的目光。

那些人对她指指点点,距离太远,没有听见他们说的什么,但从他们的表情上来看,一定不是什么好听的话语。

路月并不在乎这些,但是她不想再继续和段谨迟纠缠下去了,绕道准备离开。

段谨迟长腿阔步,再次拦住了路月的去路,颀长的身影居高临下的睨着她。

“路小姐,昨天你等了我一个小时,而今天我可是等了你一个半小时,我勉为其难吃点亏,我们算扯平。”

段谨迟低头笑了笑,目光便的深谙不明,脸上透着狂妄,好似能与路月扯平是她的福气一般。

这下,路月彻底火了。

“这位先生,我们不熟,请你让路。”

瞧着路月微怒又坦然的模样,段谨迟微微颔首,如同墨玉般幽深的眼锁着她,看来这一趟也没有白来。

“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段谨迟,你昨天的……相亲对象。”

路月挑眉,哼笑了一声“昨天?”

昨天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上车。”段谨迟没有再多做解释,睨着她轻笑了一声,仿佛断定她会自己跟上来一样。

后面已经有车不耐烦的按响喇叭了,路月四下看了看,双向道因为段谨迟的出现而堵的水泄不通。

脑海里回想起父亲的说过的话,无奈,硬着头皮上了车。

一路上,段谨迟自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

路月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解的问道“段先生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

“继续我们昨天未完成的相亲。”段谨迟语气轻佻。

他的态度让路月不得不再次怀疑眼前这个自称段谨迟的男人到底是真是假。

“你不用怀疑,就算我是假的段谨迟,你已经上了我的车,你认为你还能跑的掉吗?”

似是看懂了她的心思,段谨迟揶揄道。

路月心咯噔一下,警惕的将身子紧贴在车门上,双手捂住胸口,双眼怒瞪着他“你到底想做什么!”

真是服了自己了!

他说自己是段谨迟她居然就这么相信了。

还上了他的车,现在该怎么办?

路月悄悄的将手伸进了包包里,准备打电话求救。

“我已经通知了路家,告诉你父亲今天晚上你和我在一起,他可是高兴的很呢。”

段谨迟清冷的目光中总带着一丝疏离感,唇角浅浅勾起,笑意在嘴角蔓延开来。

这么看来,倒还和传闻中的段谨迟有点像。

恰时,路月的手机铃声响起,是父亲的电话。

路月疑惑的看了一眼段谨迟,才接起。

“路月,段少决定在给你一次机会,今天你可得好好把握!”

路月刚按下接通键,就听见父亲兴奋的声音传过来。

“记住,一定要好好打扮一下自己,今晚争取把段少拿下,不然……”

路月有些愤恨的看着身旁的段谨迟,她倒是想好好打扮,可是现在段谨迟就在她身边呢。

再说了,再给她一次机会?怎么说的好像是给她机会是她千年修来的福分似的,明明是在浪费她的时间好不好!

路月闷声嗯了一声,便把电话挂了,她与父亲之间除了说这种事情之外,好似没有其他的话题了。

段谨迟侧目睨了眼路月,邪佞的孤度再次挑起,“这回你该相信我是段谨迟了吧?”

“段少,”路月学着父亲的叫法,从两瓣薄唇吐出却变了味道,颇具有讥讽的意味,“既然你的时间也是宝贵的,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好了。”

路月的爽快让段谨迟更加确信了自己的眼光没有错。

“路小姐还在为我昨天爽约而生气?”段谨迟轻佻眉梢。

路月很适宜的没有再去追问,而是抱着包包安安稳稳的坐在副驾驶室里,目光落在窗外。

唇角一抽,这算是什么呢?

昨天放了自己的鸽子有愧疚?

车子在她愣神的情况下,来到了他们昨天相约的餐厅。

路月不明白为什么段谨迟会选择这种地方。

当他们进来的时候,前台服务员微微一怔,暧昧的眼光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来回扫了眼。

“十号桌,预定。”段谨迟直接报了名字。

路月错愕的看了他一眼,渐渐目光落在了十号桌位置,那个地方靠着落地窗,夜景也不错。

不得不说的确是这个餐厅里风景最佳的位置。

刚坐下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对面的男人便开口说道“路小姐,我现在只注重我自己的事业,不喜欢在婚姻上浪费时间,如果路小姐觉得可以的话,我们直接结婚!”

段谨迟的直接让路月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没有想到他会在两个人第一次见面就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既然目的很明确,何必再浪费时间呢?”段谨迟好似猜到了路月的心思,轻笑了一声。

路月点点头,笑道“跟我想的一样。”

“哦?”这一点倒是在段谨迟的意料之外。

“结婚后我有一点要求,”路月提道。

“说。”

段谨迟双手交叉在腹部,一条腿压在另一条腿上,慵懒的靠在椅背上,他的目光太过凛冽,让路月有些不敢看他的眼睛。

“我希望婚后你不要干涉我的工作。”

她很喜欢这份工作,她知道,豪门大户有很多规矩,尤其是像段家这样的大户。

“没问题。”没有任何的犹豫。

像是在某个点上达到了某种契合,两个人对视一眼,四目相对,微微一笑。

段谨迟掏出一份婚前协议,递到她的面前“如果没有问题,签了它。”

似看出路月的疑惑,段谨迟轻笑一声“我不喜欢浪费时间,对于恪守时间准则的路小姐来说,应该明白吧?”

路月轻抬眼眸,似是懂了一般,点点头,拿起那份文件仔细的看了起来。

这份婚前协议,对于路月来说,全是有利条件,若是对于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来说,没有任何的拒绝理由。

但……

路月看着上面诱人的条件,微微蹙眉,片刻,她抬眸有些严谨的看着段谨迟“这份合约里,除了最后一项,互不干涉对方的工作,其他的都没有必要。”

她的话倒是让段谨迟更加有了兴致,若有所思的点点头,道“这些附属条件是你应该得的,我段谨迟的女人,花我的钱,天经地义。”

路月见自己也说不过他,便闭了口,快速的在上面签下自己的名字。

段谨迟抬手招呼了一下服务员,“昨天迟到没有请路小姐好好吃一顿饭,很抱歉,这一顿我请,就当赔罪。”

路月有些看不懂眼前的男人了,从服务员的手里接过菜单,身边服务员看看她,又看看段谨迟,似是明白了什么。

路月没有理会服务员怪异的目光,低着头,看着菜单,点了一些家常便饭。

段谨迟听着她的报菜名,微微凝眉,直到服务员离开后,才开头道“看来我这个老婆是选对了。”

路月不明所以。

“知道帮我省钱了。”

其实是路月不知道这家餐厅里的主打菜是什么,而且她看着后面标的价格都好贵,像她这种勤俭节约的人来说,浪费太可耻。

但她并没有把自己的心思表露出来,只是微微一笑。

很快,饭菜端上来了。

说实话,路月的确有些饿了,她摸摸饥肠辘辘的肚子,舔着唇,可怜兮兮的望着。

“吃吧。”段谨迟看着她的模样,唇角不自觉的勾起一抹似笑非笑的笑意。

“不够再点。”

就在路月准备动筷子的时候,段谨迟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路月微微努了努小嘴,眼睛发亮的表情暴露了她是吃货的本性,首先挑了她最爱吃的宫保鸡丁下手。

看着眼前的几道家常便饭,本来没有什么食欲的段谨迟看着一脸满足吃相的路月,顿时也来了胃口。

路月就像是一只小松鼠一样,看她吃的小口,但却吃的飞快,从开吃到最后她的嘴就没有停歇过。

夜风微凉。

从餐厅里走出来的时候,路月摸摸自己圆滚滚的肚子,心里暗叹,又要胖上好几斤了。

她抬头仰望着黑夜,繁星点点,就好像是黑夜里的明灯,总是给人以希望。

段谨迟看着身侧的小女人没有什么动静,微微侧目,借着明亮的月光,银光倾洒,将她俊俏的小脸绒上一层金光。

只一眼便让段谨迟难以挪开视线。

隐约感觉到身旁一道阴影压过来,路月侧目,冷不丁的,唇上覆上两瓣薄凉,

路月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却被他揽住了腰用力往怀里一带,撞上他坚实的胸膛。

“你做什么!”路月有些气恼的瞪着他。

抬眸,跌进如浩瀚海洋般深邃的眼眸,像是漩涡一般吸引着她的目光。

“找老婆嘛,就要找一个能下的去嘴的,不然……”他低下头,薄唇轻轻扫过她的耳廓,温热的气息喷在耳后痒痒的。

“这方面都没有什么欲望的话,婚后的生活如何和谐?”段谨迟暧昧的话语让路月差点咬掉自己的舌头。

他……他什么意思?

3

路月没有想到自己就这么和段谨迟在一起了,前后不过是两小时的时间,连亲吻都亲了。

伴着朦胧的夜色,路月躺在床上辗转难眠,眸子在夜色里闪烁着点点星光,用手轻轻摸了摸,唇间仿佛还残留着他的温度一般。

一连几天,段谨迟每天晚上都会来接路月下班,美其名曰一来可以促进二人之间的默契程度,二来做戏做足。

可每一次他的出现都会引起一阵骚动,后来,路月直接让他待在车里不用下来,免得造成道拥堵瘫痪。

这天,路月下了班拎着包走出校门,看着一道陌生的车子在路边停靠着,段谨迟安静的坐在驾驶室里,手指夹着雪茄,隔着挡风玻璃,看不清他的面容,青烟袅袅,将他的俊颜衬的虚幻。

路月站在路边等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段谨迟,她看了看时间,微微蹙眉,以往段谨迟这个时间应该到了。

对面的豪车滴滴滴按了按喇叭,缓缓滑到了路月身前,车窗落下,露出那张帅到令人发指的脸庞。

“上车。”

路月怔住,目光瞟了眼这辆崭新的豪车,心里默默吐槽了一句,“换车比换衣服还快!”

一上车,段谨迟便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她,目光灼灼,最后,看的路月有些不好意思了,扭头看他问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当她顺着他的目光低头看去时,脸蓦地羞红了。

只见她的胸前的扣子不知何时弹开了几个,露出粉嫩色的胸衣,包裹着丰满的肌肤,因为若隐若现,反而给人一种难以自持的朦胧感……

↓↓↓↓更多精彩内容请点击“阅读原文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