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财经迷 >

涨破17000元!云铝老总带头唱空不顶用,还有什么能阻挡电解铝上天?

发布时间:2017-09-20 01:01浏览次数:100Tags:环球老虎财经


“严控新增产能、清理违规产能、环保错峰生产”,这是投研客眼中电解铝供给侧改革的“三重门”。电解铝去产能相对滞后,可有煤飞色舞的前车之鉴,你是否还敢轻视作为供给侧改革后半场主角的电解铝么?

今天(9月20日),沪铝主力合约尾盘暴涨3.36%,踩破了关键价位17000元/吨,距离众专家眼中的电解铝天花板“18000”只有一步之遥。领涨A股铝板块的是云铝股份,其全天震荡走高,尾盘涨停,为铝行业唯一于日内涨停的股票。

都说央视是A股风向标——非常有意思的是,就在昨天,央视新闻做了一期专门讲铝高库存的节目,并采访了云铝股份董事长田永。不过老田其实并没有借机吹嘘铝价,而是顺着央视记者的思路,稍微唱空了一下铝价,

人是这么说的:

“供给侧改革是让未来的供给有序了,所以市场也会有一种解读说,那未来供给不增长了,所以需求还在增长,那铝应该暴涨到一万八两万,我觉得这是不负责任的。”

然而铝价还是涨了,云铝还带头涨停,这打脸不可谓不响亮。

高库存背后的“钦差大臣”们

央视的采访源于一个数据——目前全社会铝库存高达150万吨,为历史最高水平。央视采访各路专家,业内人士,均表示铝企人马正在疯狂开工加班加点,此价格难以为继,库存价格双涨只是暂时现象。

央视记者更加以《价格过高或抑制需求,铝价后期难暴涨》为小标题,劝解市场各路作手,大家且行且珍惜。

但是,央视记者也许不太了解高库存的真正原因:环保督察和国际间的产能转移。

环保督察——他们是现代的“钦差大臣”,拿着“尚方宝剑”,指管事儿人的乌纱帽,以环保之名,行去产能之实,关停各路环保要求不达标企业的产能。

以上并非危言耸听,四川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四川是第四轮环保督察的重点省份,督察工作由省长尹力亲自挂帅督导工作,相关地方政府的升迁任免完全与执行力度挂钩。甚至针对环保督察的重视程度,环保督察组还搞过“提法修正”,将督“查”字眼一律改为督“察”,以示督察组将无孔不入。

那么环保督察为什么会让库存上升?

首先是下游的加工受到环保督察的影响。

7、8月是铝的传统消费淡季,受到环保督察的“叫停”,新疆、山东等地部分铝加工企业开工率受到影响,导致铝水需求减少、铸锭需求增加,从而造成表面上的供应商囤积。

其次是电解铝企业受到环保督察的影响。

环保督查组的行政力量非常强悍——强到可以直接拉电闸。铝是一个能量需求密度非常高的行业,一旦断电,整条生产线需要在2个小时内进行抽铝水作业,而抽出的铝水则需要做铸锭处置,转化为铝锭库存。据中泰证券调研,当天抽出的生产线铝水大约相当于该生产线 10 天左右的产量,因此违规产能的关停,亦为铝锭库存增加贡献了增量。

最后,铝库存的高企,与中国作为电解铝世界工厂的原因有关。

过去 10 多年来,在海外能源成本和环境成本的要求和中国经济诉求的双重力量下,电解铝 产能实现了由美欧等发达国家向中国的转移。

目前全球电解铝产能主要集中在中国。2016年中国电解铝产量3164.1万吨,占全球总产量 之比高达53.73%,而美国电解铝产量仅83万吨,占比不足1%,作为对比,2003年美国产能占全球比例为10%,而中国为21%。基数效应和全球分工的蜕变,共同造就了历史高点的铝库存。

出清“政策金属”

而上文中所谓的“经济诉求”,其实是上一轮改革与紧急刺激下留下的“遗毒”

电解铝产能过剩,是中国产能过剩演进历程中,最最典型的案例,其甚至被称为“政策金属”。为什么这么说?

1997年的时候,国家启动第一轮“供给侧改革”,关停纺织等产能过剩轻手工业,重组钢铁煤炭,电力等重工业企业,达到系统相对平稳过渡,出清经济效益偏低产能的目的,但与此同时却造成大量失业。

国家的目的很明确,重工业是当时发展的大方向,电解铝作为表面上的“绿色工业”,全程以电力带动生产不对环境造成负担,可以带动上游铝土矿开采、中游氧化铝,电解铝的生产,下游铝加工等一整条产业链的发展,能容纳大量的GDP与就业。但是,由于电解铝是非常典型的能源密集产业,其一大部分成本来源于电力,而中国的能源与重工业在过去十几年呈产能螺旋上升的趋势,效益最好的电能自然是对环境压力最大的火电,故事实上,电解铝同样会给环境造成非常大的负担。

由于海外能源成本及相应的环境成本高,电解铝产能急需转移,而中国过去 15 年来电力装机容量尤其是火电装机容量高速增长,GDP 增长诉求强,忽视火电环境成本,导致了电解铝产能由美欧转向中国。

而当时,为了追求名义GDP,电解铝一直都处在被大力鼓励作为支柱产业的行业。

由于电解铝下游需求旺盛,技术壁垒低、投资大、产值高,对就业和GDP具有立竿见影的拉动效果,成为地方政府颇为看重的“政绩抓手”。但是,地方政府的过度干预或监管不足,造成两个结果,一是成本劣势产能难以出清,二是产能无序扩张。

上一轮大宗超级周期中,地方政府在局部利益的驱动下大干快上,在招商引资中给 予廉价供地、税收减免、低价配臵资源、优惠电价等政策支持,甚至还以地方建设重大项目 的名目代为其向国家申请批建,一些企业还采用“先建再报批”等方式抢建项目,导致产能无序扩张,大多数氧化铝、电解铝企业及自备电厂未经国家核准。

据《瞭望》新闻周刊报道,2003 年后很多民营资本以“煤—电—铝”或局域电网模式进入铝业,截至2013年,全国仅有600多万吨电解铝产能持有国家发改委批复的“准生证”,更多自备电厂未经国家审批。但换而言之——产能出清的空间,同样非常巨大。

跟着政策走,走着走着就走远了。今儿有一个视频很火,电视剧《天道》,主角的一句话现在听来,回味无穷。

“(炒股)这里面,有政治经济学,有市场经济学,你得为改革开出一条道,还等分解改革的阵痛,这种时候的股市是真真假假,大起大落,在这种背景下,你既得盯着庄家的黑手,也得盯着衙门的快刀,你得在狼嘴里有肉的时候下筷子,还得在衙门拔刀之前抽身”。

供给侧改革究竟能让铝价飘到什么地步?毕竟这是一个发改委也么办法回答的问题。

END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