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财经迷 >

金融已前进,就业需跟进农民工群星闪耀去库存

发布时间:2017-05-19 23:03浏览次数:100Tags:中国房地产报
导读

“短期来看,我们通过金融创新鼓励当地农民工进城买房,长远看来,三四线城市需要通过调整产业结构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从而吸引一线城市农民工返乡置业,比如特色小镇就是很好的切入点。”

中房报记者 李燕星 北京报道

具丽丽按惯例输入公司下发的开锁密码,一只脚还没踏进门,便被屋子里一位60多岁的老人呵斥起来:“别进来,谁知道你会不会偷东西?”在北京当上门保洁的日子,她不时会遇到不明真相的租客,不过,她不会计较,因为她觉得这份工作自由、赚钱多,继续干才还得起房贷。

赶在今年3月限购前,具丽丽刚刚花了20多年的积蓄,在霸州买下一套50多平方米的两居室,36岁的她已经在为未来做准备。这份上门保洁的活儿每月可以给她4000多元的收入,加上老公拉货赚的钱,她每月的家庭收入大概1万元。今年春节后,霸州的房价由去年的5000多元涨到了7000多元,为了多赚点钱还贷,具丽丽时常接午饭时间的单。

像具丽丽这样到一线城市务工的人不在少数。她回忆:“1998年我们一起来燕郊装订厂打工的老乡有十八九个,现在通州三个小区这一片的上门保洁,很多是我们河南老乡。”河南是人口输出大省,2016年人口流出总量排在前四位的是:贵州、广西、安徽、河南。一般来说,拥有农村户口,进城务工连续6个月以上的人,被统称为“农民工”,这些人被冀望“助力去库存”。

2015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房地产去库存”成为主题,其中提到“通过农民工市民化扩大有效需求,消化库存。”2017年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支持农民工在城镇购房,提高棚改货币化安置比例,2016年房地产去库存取得积极成效。”

这一成效在国家统计局4月28日公布的《2016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的数据中得以印证:在进城农民工中,租房居住的农民工占62.4%,比上年下降2.4个百分点;购房的农民工占17.8%,比上年提高0.5个百分点,其中购买商品房的农民工占16.5%,比上年提高0.8个百分点。整体看来,2015年末商品房待售面积为7.18亿平方米,2016年末为6.95亿平方米,同比下降3.2%,同时,商品住宅库存下降11%,速度较快。

在鼓励农民工进城买房的行动上,河南、四川等20多个省份先后出台政策,包括将农民工纳入公积金范围、发放购房租房补贴,甚至央行在春节期间松绑房贷,踩点返乡置业。不过,摆在去库存任务面前的难题,却是我国农民工群体结构的复杂和部分三四线城市的产业集聚功能下降的困境。

产业薄弱,离乡入城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1980年及以后出生的新生代农民工已逐渐成为农民工的主体,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49.7%,比上年提高1.2个百分点;老一代农民工占全国农民工总量的50.3%。

具丽丽也是一名新生代农民工,36岁的她在京工作近20年,如今最关心的问题是孩子上学和父母养老。由于全家人都还是洛阳农村户口,具丽丽的大女儿必须从北京转到河北的学校,而对于远在老家的父母,除了定期打钱,她暂时不想返乡,“洛阳即将通高铁,房价涨得挺快”。

以具丽丽这样的一线城市新生代农民工目前的购买力是具有返乡置业能力的,但北京丰富的就业机会比老家低廉的房价更具吸引力。相比洛阳每平方米6000多元的房价,具丽丽更愿意在距离北京近的霸州买一套每平方米7000多元的房子。她说:“村子里一半以上的人都出来打工了,前几年来北京的特别多,近两年去江浙一带的人特别多,那边服装厂、电子厂多,现在回去不知道干什么好。”

2016年,农民工总量达到28171万人,比上年增加424万人,增长1.5%,其中,本地农民工11237万人,比上年增加374万人,增长3.4%,外出农民工16934万人,比上年增加50万人。外出的农民工增速放缓,但人数占比依旧高达60%,这一数字背后正是其对就业机会的担忧。

同为进京务工的新生代农民工孙敏(化名)来自齐齐哈尔克东县,27岁的她已经在香河买房,没有回乡置业的打算,“克东县只有一个飞鹤乳业的分公司,就业机会少,我们村的人大多到天津的钢铁厂去上班,现在只有不到30个老人留守村里。”这恰恰是我国乡土关系中有意思的地方,一个人外出务工后,通常会带着更多的人进城,以此形成农民工进城的巨大牵引。

进入一线城市后,这些农民工一方面不愿意放弃就业机会,但同时需要面对子女上学和父母养老的问题,以及自己以后的养老问题,他们需要权衡现实。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尹志超分析:“目前,部分三四线城市产业集聚功能的下降,削弱了农民工返乡置业的动力。”

回乡与不回都两难

对于一线城市新生代农民工,权衡现实是一个艰难的抉择,尤其是面对就业机会与购买力的不对等。

从结构上分析,进城买房的农民工共有三类。一是文化程度较高的一线城市新生代农民工,返乡置业的意愿较低,部分处于犹豫状态,下不了决心放弃一线城市拥有的就业机会。二是文化程度较低的一线城市传统农民工,尽管目前返乡置业的意愿不高,但为了解决子女上学问题和医疗养老问题,普遍会在35岁之后返乡置业。三是原本在三四线城市务工的农民工,其购房的意愿相对强烈。

孙志成今年32岁,目前在北京从事平面设计工作,尽管北京房价让他倍感压力,但他仍旧不愿意放弃北京的就业机会,“有时候也犹豫要不要回家,但还是观望几年再说,目前的城市选择还是以工作为导向。”

35岁的刘生(化名)十几年如一日地穿梭在上海的繁华中,靠贩卖水果,月纯收入能达到1万元,由于父母在老家临沂,孩子也在老家上学,他现在每个月往返一次上海和临沂两地,想尽快敲定和装修好老家的房子,这是他暂时留在上海工作的“定心丸”。

不过,一线城市高昂的房价依旧是这些新生代农民工无法承受之重,也难以让他们心生归属。刘生打算干不动了就回到临沂,将临沂现在的二手房换成大房子,具丽丽也希望等孩子长大后自己可以回到洛阳,依靠农村户口的优惠政策,购买宅基地。

目前,我国房地产市场70%的库存积压在三四线城市,而三四线城市购买房屋的群体以新生代农民工为主,因为其购买力与一线城市农民工存在差异,所以购置房屋的本金基本来自父母。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金融学院院长尹志超认为:“一线城市农民工返乡置业的前提是购买力、就业、医疗和教育等综合因素。”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用数据分析:“目前在三四线城市购房的主要还是长期在当地工作的农民工。此外,去年农民工购房比例上升与其收入上升也密不可分。”2016年我国农民工月均收入3275元,比上年增加203元,增长6.6%。

但是,无论是暂时落定一线城市或周边城市,还是回乡置业,一线城市农民工都面临一个共性问题,即社保和公积金是他们买房的“拦路虎”,需要面对这一窘境的还有留在三四线城市的本地农民工,对于后者来说,提供收入证明也存在困难。

政府的诚意

有的地方政府已经意识到了这一问题,加大政策鼓励力度,其中包括购房补贴、将农民工纳入公积金范围,以及实施金融贷款优惠政策,来表明去库存的决心。

2016年,河南省在《关于促进农民进城购房扩大住房消费的意见》中提出,鼓励有条件的县(市、区)政府对农民和外来人员进城购买首套商品住房,给予一定比例的购房补贴,或由当地财政对购房者按所购房屋缴纳契税额度的适当比例给予购房补贴;安徽省针对自愿退出宅基地并还耕、还林的农民,进城购买商品住房(含二手住房)的,按后者退出合法宅基地的面积,给予一次性购房奖励;江苏泗阳对进县城购买普通商品住房的农民发放1万元安家补贴,对主动拆除农村宅基地的农民发放1万元搬迁奖励。

有的地方政府在公积金政策上也作出相应调整。2016年,湖北省要求各地区农民工纳入缴纳公积金范围,去年10月份,武汉市已经率先试行这一政策;河南省也将研究出台扩大住房公积金制度覆盖范围的政策措施,将符合条件的农民工等纳入住房公积金受益范围,并将缴存住房公积金列入劳动合同约定事项。

河南、湖北还相继推出“农民安家贷”来解决农民工购房信贷需求。截至今年1月份,农行湖北分行“农民安家贷”贷款余额达到63.13亿元,累计投放“农民安家贷”21800笔,较年初净增3900笔,净增11亿元;截至今年3月份,农行河南省分行累计投放“农民安家贷”5.56万笔、金额163亿元,为5万个农民家庭解决城市住房问题提供贷款支持。

事实上,农民工去库存与我国城镇化进城的步调相一致。住建部部长陈政高在今年2月23日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结合城镇化推进去库存,要总结去年各地行之有效的办法,同时,还要提出新的办法,继续鼓励、引导农民工和农民进城安居,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工作。”

“短期来看,我们通过金融创新鼓励当地农民工进城买房,长远看来,三四线城市需要通过调整产业结构来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从而吸引一线城市农民工返乡置业,比如特色小镇就是很好的切入点。”刘英认为。


好消息~

中国房地产报粉丝交流群——“中房粉丝同乐汇”成立了!在这里,除了能够了解到最新的房地产资讯,还能跟房地产专家们进行深入交流哦!

为了更好的服务您,我们将通过“客服小同”对您的身份进行验证,并根据不同的行业设置分群,扫描下方二维码即可添加“小同”为好友,开启入群第一步啦!快点行动吧!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