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财经迷 >

化石能源的春天-特朗普的能源政策评论

发布时间:2016-12-02 16:01浏览次数:100Tags:央行观察

特朗普的能源政策和他的其他经济政策一样,体现了务实的商人风格。特朗普的能源计划冠名为“美国第一能源计划(America first energy plan)”, 提出要“能源独立”,具体政策概括起来有三个方面:解除美国国内化石能源生产限制;减轻政府管制;减少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的花费。我们认为川普的“能源独立”的主张和70年代这一概念首次提出时的涵义已经不同,美国目前对进口能源的依赖程度已经较低,减少对外依赖的实际主张是扶持国内化石能源发展,对内增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对外打击恐怖主义。

文 \ 宋娅莉、央行观察专栏作家

特朗普11月初以黑马之姿赢得美国大选出乎多数人的意料。他意外胜出的最主要原因还是他的政策主张契合了当下美国民众厌倦经济疲软增长,渴望就业,而又苦于各种“政治正确”,没有合适代言人的心理。

特朗普的能源政策和他的其他经济政策一样,体现了务实的商人风格。特朗普的能源计划冠名为“美国第一能源计划(America first energy plan)”, 提出要“能源独立”,具体政策概括起来有三个方面:解除美国国内化石能源生产限制;减轻政府管制;减少联合国气候变化项目的花费。我们认为川普的“能源独立”的主张和70年代这一概念首次提出时的涵义已经不同,美国目前对进口能源的依赖程度已经较低,减少对外依赖的实际主张是扶持国内化石能源发展,对内增加就业促进经济增长,对外打击恐怖主义。

从投资角度,我们分析认为川普的能源新政将大大利好化石能源行业,其中石油受益最大、天然气和煤炭次之。化石能源的发展和政策的倾斜对新能源行业将造成挤出效应,未来景气度承压。此外,如果美国本土化石能源产出上升,将给其他出口国造成冲击,国际政治形势不确定因素增加。当然,考虑到能源政策推进和落实将经历各方面博弈,短期看实际影响有限。

旧瓶装新酒的“能源独立”

“能源独立”在美国不是一个新提法,首次提出于第一次全球石油危机爆发后。50-70年代美国经济发展迅速,中东的石油是美国的主要能源来源之一。但1973年欧佩克成员国为对美国等偏向以色列的国家实行了禁运,使得油价暴涨,导致了美国工厂倒闭、失业率增加、燃料紧缺、交通困难。时任总统的尼克松采纳了麻省理工学院威尔逊教授提出的“能源独立计划”。该计划建议成立能源局,模仿曼哈顿计划,使用非常规权力来资助国内能源生产,满足美国人的日常以及军事上的能源需求。

从尼克松之后的许多届总统也都将“能源独立”作为政策目标之一。各届政府增强能源供给安全的措施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减少对进口石油的依赖,增加本土油气产量和战略储备;二是减少对石油的依赖,寻找、扩大替代能源(核能、风能、太阳能等)产量,促进能源消费结构多元化。奥巴马政府治下就一方面发展了页岩气,另一方面扶持可再生能源发展。较之于奥巴马,特朗普的“能源独立”则更加青睐化石能源。不过经过多年发展,美国当前的能源格局和对外依存度较70年代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

首先,从能源类型来看,美国的经历过40多年发展,化石能源虽是主流,但是占比有所下降。2015年化石能源在美国一次能源消耗中占比81%,较73年的92%下降了11个百分点。化石能源的占比下降主要在于石油份额的下降和可再生能源和核能份额的提升。15年石油占美国总能源消耗的36%,较73年的45%下降了近10个百分点,几乎就是化石能源下降的全部比重。天然气和煤炭占比基本和73年一致,天然气15年占比为29%,煤炭占比16%,均和73年基本持平。可再生能源则增长明显,15年占能源消耗比重为10%, 73年仅有6%。核能目前占比为8%, 73则1%都不到。基于特朗普对化石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截然不同的态度,未来化石能源的在能源结构中的重要性很可能会回升,而可再生能源比重提升空间可能就十分有限。

其次,美国能源的对外依存度已处于处在30年以来最低水平。15年美国能源净进口量占消耗总量的比重为11%,较峰值05年31%的依存度已经下降了20个百分点,较70年代后期接近20%的依存度也有显著下降。美国净进口量的下降主要得益于本土天然气和原油产量的大幅上升。美国发起的页岩气革命使得可开采的天然气储量激增;页岩气开采技术已使美国的页岩气干气产量从2000年的3900亿立方英尺提高到2010年的4.8万亿立方英尺,相当于美国干气总产量的23%。石油产量从08年之后的快速增长则由油价上涨(全球经济复苏拉动需求)以及技术进步所推动。

总结起来,美国的“能源独立”目标已经在奥巴马治下8年已经又向前迈了一大步,而美国国内天然气和石油产量都不断上升,净进口量均大幅减少(煤炭为净出口,净出口量有所下降)。那么特朗普“能源独立”究竟意指何方呢?






就业和恐怖主义

特朗普曾在多个场合强调石油和天然气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他认为必须要重振化石能源,因为化石能源行业赚来的钱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解决就业,修桥补路,修葺学校以及完善其他公共设施。特朗普主张对石油行业不应有税收和产量上限,而应该增加油气产量,保护美国石油工人的就业机会。“I’m sorry to say that, but we need make America rich again, then we can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我们必须要先让美国重新富裕起来,然后才能让美国重新伟大”。这段谈话道出了他支持石油行业的根本原因。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目前化石能源行业就业超过2百万人,而可再生能源行业就业一共约77万人,化石能源就业人数接近可再生能源就业人数的三倍,从这个角度而言,促进化石能源行业的增长对于就业的拉动应该更为明显。美国能源研究所(IER)一项数据显示,恢复传统能源生产将会给美国年财政收入带来7000亿美元的增长。川普竞选网站也引用纽约时报报道,表示石油和天然气工业支持这1000万份美国高收入工作,每年还新创造40万个新工作岗位。

除了提振就业,特朗普还强调能源独立还是为了对抗恐怖组织的活动。特朗普称从部分中东国家进口石油,其实就是给恐怖组织资金。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数据,虽然近年来美国从欧佩克国家石油进口量显著下降,但15年从欧佩克进口石油仍占石油进口总量的三成。据美国媒体报道,石油是恐怖组织的第二大收入来源。根据美国财政部在15年的估计,ISIS每月能从石油销售赚取4000万美元,以支持其“业务”。此外还有国家赞助恐怖主义的问题。伊朗,叙利亚和苏丹是被美国政府被列为恐怖主义赞助国的三个国家,不过世界最大的石油出口国沙特也被美国怀疑曾援助恐怖组织。

在此背景下,特朗普和多数共和党国会议员都强烈批评奥巴马政府签订的伊核协议,特朗普更称要“撕毁”协议并重新实施经济制裁。由于伊核协议是奥巴马政府的行政命令并未通过国会,撤销伊核协议在实施上其实并无太多法律阻力。我们认为,如果这一举措实施,将阻碍伊朗大幅度提高石油产量的努力,使伊朗的出口再次受到打击,也成为刺激油价上涨的一个重要因素。


放松管制,解除化石能源生产限制影响几何?

特朗普对化石能源行业提出了关于放松管制,解除生产限制政策,我们认为根据利好程度的排序应该是石油大于天然气,煤炭相对利好程度较弱。

特朗普的能源计划中提出,要“释放美国50万亿美元未开发的页岩气,石油和天然气储量,以及数百年的清洁煤炭储量”。为达成这一目标,将扩大有页岩气储备的联邦土地的租赁,取消奥巴马政府限制北极圈和大西洋海岸新钻探区的限制,并取消暂停煤炭租赁的政策。此外,特朗普还曾表示,他将“撤销对新钻探技术施加的无根据的限制政策”。

我们认为特朗普关于解除对北极圈和大西洋海岸新钻探区的限制对油气生产影响最为显著。由于阿拉斯加州州府目前正为油气产量下降所苦,对于这一新政可能会加以支持。不过,新产能的释放将需要花费若干年时间,需要经历租赁程序以及后续的勘探开发期。根据联邦矿业管理局的数据,目前潜在可用联邦的面积总共7亿英亩,其中2.79亿英亩被认为具有油气开发潜力,而这2.79亿英亩中的 1.14亿英亩已经可用于租赁,可进行受限或不受限开发。

Keystone XL管道的建设重启也将改变美国的石油版图。川普主张重启连通美国和加拿大的Keystone XL管道建设,他谴责政府的管制使得这些重大能源项目无法开展,就业机会也就此丧失。2015年美国有70%的石油进口来自于非欧佩克国家,而加拿大就占了其中的近6成。如果这一计划重启的话,按照Keystone XL设计计划是每日输出83万桶原油,按照这个上限的话几乎可以代替所有美国来自欧佩克国家的进口石油。不过,虽然Keystone XL管道对美国能源独立重要地位,但由于会对沿线生态环境造成一定程度破坏;未来如果要重启建设,来自环保方面的压力还需要评估。

川普对页岩气寄予厚望,认为“页岩气生产在未来7年可以新增2百万个工作岗位”。尽管页岩气近年来飞速发展,但是发展中显现的负面影响也是目前美国各级政府对页岩气监管的主要原因。不过美国社会对于这一问题的看法仍然莫衷一是。总结而言,页岩气开发可能带来的负面环境影响主要包括:一是耗费和污染水资源。不过2011年麻省理工学院发布的报告又显示,过去10年全美开采的超过20000多个页岩气井,仅有43起水污染事件,总体而言页岩气开发对地下水造成的风险可控。二是美国气候政策面临倒退的风险。根据国际能源署预测,页岩气的广泛使用将加速全球变暖的趋势。三是存在诱发小型地震的可能性。尽管水力压裂法与地震之间的关联度一直处在争论之中,2012年4月美国内政部下属地质调查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发布的报告显示,石油和天然气钻井开采活动是近年来美国中西部地区地震频发的主要原因之一。从州政府层面,拥有较多页岩气资源的州已经采取了各类监管限制手段。虽然可以预测未来在联邦政府层面关于页岩气的管制将有所放宽,但是由于各州政府立场和政策不一,具体影响可能会打上折扣。


废除清洁电力计划,解决煤炭困境?

特朗普在竞选中曾承诺通过行政命令取消奥巴马政府的许多环境目标,其中就包括清洁电力计划,该计划将使美国许多老煤厂关闭。该计划于2015年8月宣布,同年12月生效,要求各州在2030年之前将现有发电厂二氧化碳排放量较2005年水降低32%。

但清洁电力计划在各州受到多次抵制,今年9月就有来自27个州的电力公司,工会,商业团体和煤矿工人组成联盟上诉。美国中部许多州对于煤炭的依赖远高于东西海岸,因此强烈反对清洁电力计划,在本次总统选举中也大多支持特朗普。


不过,清洁电力计划推行的时间不到一年,但美国煤炭生产在08年之后就不断下降,可见煤炭衰落的并不单由清洁电力计划引起,而是天然气价格下降和环保监管合力作用的结果。

根据美国能源信息署的预测,2016年将是天然气发电年度超过美国煤炭发电的第一年,而2015年煤炭和天然气的发电量几乎相同,各占全部发电量的三分之一。煤炭和天然气份额的此消彼长首先是由于天然气气价下跌,天然气发电的经济吸引力提升。在2000年和2008年之间,煤炭明显比天然气便宜,煤供应了美国总发电量的约50%。然而,从2009年开始,页岩气革命使得气价下降,煤炭和天然气价格之间的差距缩小。

但是,即使天然气价格下跌,但目前煤炭价格依然低于天然气价,影响发电厂的环境法规在推动煤炭发电量下降方面发挥了次要作用。在过去十年间,一些州的工厂主由于环境原因而发电投资转向天然气,还有一些燃煤电厂主业也在考虑将淘汰部分产能或降低其使用率,以符合清洁电力计划下的的二氧化碳排放要求。


在此背景下,如果特朗普撤销了清洁电力计划,等于削弱了天然气发电的环保优势,从成本角度利好燃煤电厂发展,有助于缓解现有燃煤电厂的压力,进而降低社会用电成本,刺激经济增长。但是我们注意到还有几个因素可能会制约燃煤发电产能的净增长,总体政策效应不应太过高估。

首先美国的燃煤发电产能的平均年龄为38.6年,已经接近使用寿命。因此,现有陈旧的燃煤电厂关闭的决定不太会发生变化。其次,特朗普四到八年的任期后能源政策的不确定性仍然是新建燃煤电站的考量因素,因为燃煤电厂未来就要经历三十至四十年的经营。最后由于煤炭和天然气价价差较小,清洁煤炭将会使这一价差进一步缩窄,则对燃煤电厂的利润也会形成挤压。


巴黎协定不会撕毁,但会打上折扣

特朗普在竞选期声称,如果他当选总统,美国将退出《巴黎协定》。不过,胜选后特朗普的态度已经有所软化,近日表示正在该协定对美国公司以及美国竞争力的影响,总体持开放态。

《巴黎协定》由近200个国家于去年底在巴黎达成,为2020年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行动作出安排,此协定已于本月初生效。有研究机构预计,如果《巴黎协定》生效,要是不采取二氧化碳收集和利用手段,全球有将近2/3化石能源得不到开发,其中包括33%的原油、50%的天然气和80%的煤炭。这和特朗普要解除国内化石能源生产限制的政策相左,完全执行无疑不现实。根据特朗普目前的态度,我们认为未来美国并不会采取直接退出的方式,但可能采取其他安排,无论如何在执行上会打上折扣。而如果美国的减排行动打折,其他国家的减排计划恐怕也很难真正落到实处,这将给全球新能源行业的前景带来不利影响。

当然,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可能并不会改变州级政府层面的可再生能源政策。然而美国新能源行业过去8年在政策庇翼之下的好日子将一去不复返。

赞赏

人赞赏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