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财经迷 >

86岁经济学家厉以宁的万字手写演讲稿,道出中国经济改革解药!

发布时间:2016-11-30 16:01浏览次数:100Tags:新浪财经
关注新浪财经,把牢你的股票代码回复给我们,会有意想不到的发现哦!

来源:新浪财经

“2016新浪金麒麟论坛”11月23日在北京举行,主题为“抉择与回归——寻找中国经济新动能”,著名经济学家厉以宁在会上发表题为了《怎样持续推进结构性改革》的演讲,值得注意的是,厉老为金麒麟论坛主旨演讲亲手书写了手稿,让小编非常钦佩。

厉老昨天刚度过86岁生日,1930年11月22号生人,至今仍笔耕不辍,为参加金麒麟论坛,厉老花了一天时间认真的一字一句打了手稿,层次清晰的思考和记录了怎样持续推进结构性改革的问题。



历老的手稿

王建宙和一行三会官员正在演讲,金麒麟精彩内容持续更新中,欢迎点击原文链接查看。

让我们先看看一些重要的观点汇总:

谈政府进退:政府不能老呆在这个位置上,因为你呆的时候是企业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企业没有成长起来政府可以代替市场的主体起作用,但这个只是短期的,否则对经济是有害的,历史已经证明了。

谈就业:快递员这种新的职业怎么产生的?他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全国的快递员有多少自备工具、自己参加某一个组织或者帮助你取得信息,哪儿有货,收货、送货,所以说对就业问题我们发展看来,虽然跟科学技术进步有关,比如缝纫机的发明、比如电的推广、比如网络销售的实现。还有一点,就是经济中需要新的机遇、就会产生新的就业。

谈法治:这么大量的诈骗到处在发生,为什么不好管呢?因为法律还不健全,制定一部法律、法规不是很严密的,经验要成熟,所以它始终是个较量问题。使所有的诈骗者能够伏法,使所有的欺诈行为能够受到打击。所以结构问题之所以重要,关键还涉及到法治往往是滞后的,我们必须更加注意这样的事情。

谈观念:观念的转变是不容易的事情,我们今天谈结构性改革,很多重要的观念是不是转过来了?不一定转过来。我们可以讲创新,创新的观念转变没有?你天天谈创新,你也从事了创新,但是你创新的观念可能还是旧的。

谈创新:什么是创新?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就叫创新?在熊彼特时代,这是对的。工业化初期,制造业需要不断的生产要素的重组。但今天的情况不一样,100年了,100年前工业化刚开始,所以把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看成那么重要。现在更重要的是什么?信息的重组,有了信息的重组你就知道创新的方向在什么地方,这才有创新。

谈企业家:“企业家”这个名词是过时的名词。大量正在涌现出来的年轻人,他们现在不是企业家,但是将来可能是比企业家更有影响的人。一个新领域的发现者,领路人。结构性改革能够起作用,一定要依赖大量年轻人,大量的年轻人在探讨寻找新路子、寻找产品的新功能。

谈消费:古典经济学是最优原则,我以最小的价格能够买到最大的满足。但现在变了,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赫伯特·西蒙提出有限理性。因为最优是做不到的,人们能够做到最优吗?信息那么多,你能做到吗?

谈宏观调控:宏观调控,第一,重在预调,发现苗头做在前面。第二,重在微调,不要大幅度波动,让它微调。第三,结构性调控,有重点、一贯式的调控,而不要像过去大水漫灌。过去已经吃过亏的,大水漫灌的好处是浪费了资金,滴灌,精准扶贫就是滴灌的表现,一定要做到这样.

下面附上厉以宁教授的演讲全实录:

供给侧改革首要是培育适应市场的企业

厉以宁:我要讲的题目是“怎样持续的推进结构性改革”:

第一个问题,从供给和需求的互动关系,我们知道在经济学里面从来都是供给和需求并重,为什么把这两个并重呢?因为没有需求就没有供给,没有供给也就没有需求,两者之间是互动的关系。

主要的问题现在在什么地方呢?需求方面一般容易做好,而供给方面比较难。因为从供给方面来说,你要使得各方面都能够协调得好,必须把方向先搞清楚,如果方向搞不清楚,往往没有别样的。

供给方面最要紧的问题是什么?跟需求不一样,需求是个短期的调节,它主要是为防止需求过热、需求不足这样一些问题,供给则不是这样,供给最要紧的任务,是要形成一个自主经营的、独立经营的产业主体,就是企业。

如果企业不能够做到这样,整个经济就不能完成它的结构调整。所以,一般就把供给方面的改革当作中期的任务。

为什么它是中期的任务呢?因为不是短期能完成的,要让企业能够自主经营、独立经营,不仅需要一个环境,而且需要企业自身产权清晰,能够自主经营,无论对什么样的企业,这些都是有用的,它是一个中期的任务。

我们可以讲,如果不把二者连在一起考虑,简单的去刺激需求,可以做好,简单的刺激供给,也可以做好,但是这样对经济没有太大的益处,问题会不断的发生,所以结构调整作为一个中期的任务应该得到重视。

政府要懂得及时退出

第二个问题,供给侧方面结构的调整主要含义是什么?刚才已经讲过,我们谈到结构性方面一个主要的含义是在这几方面,培育独立的自主经营企业,就有市场的主体,如果没有这样一个主体的话,实际上供给侧的改革很难推进。即使推进,又反复,即使推进,也可能中途变化,变成什么样子?根据各种情况来定。但这点是很重要的,我们当前应该看得到这个问题,就是供给侧的改革的含义首先在培育适应于市场的主体。

关于政府调节的作用在什么地方呢?政府的调节作用应该是从两个方面来看,第一个方面,政府有规划作用、有引领作用,还可能有微调,这些都是在供给侧改革中需要的。

但政府的第二个作用,在市场还没有发育的时候,在企业作为一个独立经营者还没有成长的时候,政府可能在一段时期内有代替市场主体的作用。

这在许多国家都是有的,许多国家都可以说,俄罗斯在彼得大帝的时期,由政府来充当企业主体,日本明治维新以后,企业力量不足,政府来代替,其他的西欧国家也有过,但所有的这些都需要政府及时的退出。

政府不能老呆在这个位置上,因为你呆的时候是企业还没有成长起来的时候,企业没有成长起来政府可以代替市场的主体起作用,但这个只是短期的,否则对经济是有害的,历史已经证明了。

就业问题可以在发展中逐渐解决

第三个问题,供给侧方面的结构性改革究竟要完成什么样的目标?

第一个目标,刚才讲过了,就是让企业有独立经营的地位,然后慢慢培育起来,但另外还有,就是一定会涉及就业问题,就业问题是供给侧改革不得不解决的问题,遇到的问题。

我们现在可以举个例子,供给化开始以后,劳动力从哪里来?劳动力在西欧国家,农民、旧农民,因为农民在农田里头感到了自己的收入太低,他要寻找出路,就进城。

大量农民的进城在西欧这是事实,农民进城是为了找工作,跟中国的情况不一样,因为中国从50年代以后,我们的户口就变成城乡二元结构,城乡二元结构是户口制度是二元的,城市是城市户口,农民是农村户口。

西欧没有这种情况,农民进城的时候老婆、孩子都带进来了,老婆、孩子都带进来以后,男的可以从事建筑工、修路工、采矿工等等重体力劳动,女的找不到工作,孩子在这个家庭中没有钱不能上学。

这个问题渐渐引起了社会的注意,一定要让女的也工作,有收入才能搬出临时搭建的棚户区,女的到哪儿找工作?这个在西欧工业化过程中发生的大问题。

怎么解决呢?有赖于缝纫机的发明和推广,这在经济史书里是有记载的,家庭妇女没法工作,缝纫机发明了,于是服装厂就开始了从手工的变成缝纫机大量的使用,只招女工,很少的男工只是缝纫机的修理者。缝纫机多了,缝纫机就便宜了,缝纫机便宜那些工人的家庭也可以借点钱、筹点钱买台缝纫机,妇女因为有孩子,不能都到工厂去做工,家里还有很多家务事,这样她们可以在自己家里承包各种缝纫业务,这就解决了就业。

所以第一个阶段,在西欧解决了家庭妇女问题,这样农民在城里变成了生活比较过得去,渐渐地就搬出了棚户区,其他的农民就顶上了,但其他的农民是来自何处,不是西欧国家本身的农民,而是来自北非、亚洲、东欧的农民。

后来又遇到了问题,就业人口还在不断增加,遇到了什么问题?用电,电开始推广了,电开始推广的过程中怎么办?不好办,他们说我们竞争不过那些使用电的工厂,你怎么可能跟他相比,但是没有想到电很快就普及、推广了,只要你通上了电,一插机器也转了,农民这个时候进城以后利用了电就办起了小作坊。

最明显的就是汽车修理行业,有汽车、有摩托车、要修理,修理要开小作坊,小作坊用上电了劳动率就提高了,渐渐的人就富裕起来了,就形成了蓝领中产阶级。

我在德国考察的时候就发现,蓝领中产阶级在斯图加特——就是生产奔驰汽车的地方,整条街都是修理汽车的。他们到这里来,不管现在是哪年的、什么型号的奔驰汽车,只要你说出它的年代、生产的型号就可以在自己作坊里头仿制成当时的元件给你配上去。这是技工时代,技工时代有电。所以两次经验告诉我们,就业问题可以在发展过程中解决的。

现在又遇到了第三次就业的浪潮,第三次就业浪潮在什么关键时候,第三次就业浪潮主要是在这些新的互联网的出现,它带动了很多就业。就以中国现在来说,“11·11”很普通的一点,为什么能够有这么大量的销售,我们先不谈,增加了多少就业。

比如说快递员,快递员这种新的职业怎么产生的?他是在经济发展过程中产生的,全国的快递员有多少自备工具、自己参加某一个组织或者帮助你取得信息,哪儿有货,收货、送货,所以说对就业问题我们发展看来,虽然跟科学技术进步有关,比如缝纫机的发明、比如电的推广、比如网络销售的实现。还有一点,之所以这样,就是经济中需要一种新的机遇,就会产生新的就业。情况就是这样,我们对这些情况应该清楚认识。

政府应解决好诈骗问题

在供给侧改革实现过程中还有一个担心,物价上涨怎么办?物价会上涨,这一定是来自需求过旺或者供给不足,就要由市场自己来解决。市场感到困难的不是通常的物价上涨,也不是刚才讲的就业问题,而是诈骗的增加。

电信诈骗、购物诈骗,还有各种各样的诈骗,都是随着技术发展,这样技术发展以后就一定会产生有人盈利、有人受骗、有人甚至因此倾家荡产。

这告诉我们什么呢?告诉我们一点,法治的进展是缓慢的,这么大量的诈骗到处在发生,为什么不好管呢?因为法律还不健全,制定一部法律、法规不是很严密的,经验要成熟,所以它始终是个较量问题,这才是一个值得研究的问题。

使所有的诈骗者能够伏法,使所有的欺诈行为能够受到打击,人们都有这种希望,这就看政府怎样使法治问题不断能够得到缓解。所以说,结构问题之所以重要关键还涉及到法制往往是滞后的,我们必须更加注意这样的事情。

观念转变并不容易

第四个问题,供给侧改革的改革必然是一个渐进的过程。供给侧改革因为跟结构调整有关系,所以它是一个渐进的过程。这个渐进的过程我们应该看到,不要着急,应该把目标中的几个目标完成。

刚才讲到第一个目标,是要培育、发展自主经营、独立经营的企业,这个也不是简单的,“老字号”为什么不行,“老字号”之所以不行,是因为它以“老字号”固步自封了,我是“老字号”,酒好不怕巷子深。现在没这个情况,酒再好巷子深,购买很难,我不去购买,因为跟你竞争的家数很多。

“老字号”有它观念的问题,观念上我是“老字号”,现在看看,死守这个观念,“老字号”有几家现在还能够流行的。我们讲同仁堂,同仁堂人家改了,人家已经改成股份制企业了。全聚德烤鸭,人家也在改了,不断适应,外卖什么都有。“老字号”还有很多问题。所以这里讲这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观念的转变是不容易的事情,我们今天谈结构性改革,很多重要的观念是不是转过来了?不一定转过来。我们可以讲创新,创新的观念转变没有?你天天谈创新,你也从事了创新,但是你创新的观念可能还是旧的。

“企业家”这个词过时了

“创新”这个词是熊彼特提出来的,100年前提出来的,熊彼特对创新做了很多开创性的研究,很多成绩。要不是他死得早,1950年就去世,他肯定是首批,不讲“首个”,首批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获得者。诺贝尔经济学奖是60年代后期才出现的。

当时他谈的创新是工业化初期的创新,好多定义都不符合。比如说什么是创新?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这就叫创新?熊彼特的观点,对啊,当时工业化初期,制造业需要不断的生产要素的重组。

今天的情况不一样,100年了,100年前工业化刚开始,所以把生产要素的重新组合看成那么重要。现在更重要的是什么?信息的重组,有了信息的重组你就知道创新的方向在什么地方,这才有创新。信息的重组是前提,生产要素的重组是以前发生的现象,现在并不重视它。

所以我们懂得这一点就知道我们的观念需要转变,供给侧改革一样需要观念上的转变,因为谈到创新问题,现在谈到创新又涉及到熊彼特的一个定义,“企业家是创新者”。因为企业家把发明家的许多成果拿来用到经济中去,这个观点在工业化初期是对的,工业化初期谈到创新的时候都知道,发明家的发明是实验室,要在经济中运用得靠企业家。

现在是这个情况吗?老早就不是这个情况了,现在的创新不一定是发明家,而是创意,先有创意,无数年轻人很活跃,他们在咖啡馆里、在会所、在俱乐部,或者吃饭的时候交谈,就在寻找创意。有了创意才有了创新,有了创新才有了创业,创意最重要了。

无数创意是谁搞的?不一定是实验室搞的,实验室里头也在进行,但更多的是大量的年轻人,他们在各种感觉中发明这里怎么样、那里怎么样,这就行了,市场是可以创造出来的,市场的创造可以举一个案例,也是平时讲课的时候经常用到的案例。

什么案例呢?一个生产木头梳子的工厂找了四个推销员来,让他们去推销梳子去,指明到和尚庙里去推销梳子。晚上第一个推销员回来了,“怎么样?”“一把没卖掉”,怎么一把没卖掉呢?和尚说,“我光头要梳子干吗”,一把没卖掉,那就坐着等等吧,看看其他推销员怎么推销的。

第二个推销员回来了,“销了多少”,这个推销员说,“销了好几十把”,“你真了不起,你能在和尚庙里销售几十把梳子,请问你用什么方法?”我就对和尚说“梳头是木头梳子的第一功能,但是梳子有第二个功能,你经常用木头梳子刮刮头皮,可以止痒、活血、名目、清脑、美容、养颜”,“还有这么多好处呢”,这样靠第二功能销售了好几十把梳子。

一会儿第三个推销员回来了,“销了多少”,他就说“我销了好几十百把,梳子都销完了,订单还有很多”。快谈谈你怎么在和尚庙里销了这么多梳子呢?他说“我仔细观察了,庙里的香火挺兴旺,庙里的香客很虔诚,磕头,香灰掉下来,头发就乱了”,他找到方丈,跟方丈说“庙里的香客多虔诚啊,你要关心他们”,“我怎么关心他们呢”“你每天每个佛堂前面放几把木头梳子,香客磕头起来以后头发乱了,就梳一下,头发上有香灰梳掉,这样香客感觉关心他们,不就越来越向往。”“对,有道理,就订购了几百把梳子”。

一会儿第四个推销员回来了,“销售了多少?”“好几千把,那点梳子不够,还有好多订单”。“你告诉我们为什么销售了这么多梳子?”“我直接找方丈,“你庙里经常有人给你捐钱?” “对!”“你得有礼品回馈给人家,木头梳子是最好的礼品”,方丈就笑了,“谁要木头梳子呢?”“木头梳子是可以写上字的,把庙里最好的对联写在上面,方丈的字写得也不错,留几个字,人家作为纪念品留下来,并且以后捐钱就更多了,给你送礼的也就更多了,你庙里去办事也更方便了,”“有道理”,订购了好几千把”。

四个例子告诉我们什么问题?什么叫新产品,新产品不仅产品是新的,而且也包括旧产品有了新功能,新功能就是新产品。

你们大家都在用手机,十来年前的手机也许就一个功能,通话的功能,而今天的手机有多少功能啊,你们自己想想你的手机有多少功能啊,这都是新功能。

第一个推销员他不懂,一把都没销掉,第二个懂了一点,梳子有第二个功能,头皮痒痒。第三个就不一样了,他把木头梳子改换成了庙里关心香客的工具,因为这些香客我关心你们,每天早上有几把木头梳子放在那儿,供你们梳头、掸香灰,就变成关心香客的工具了。第四个推销员,他能够销售几千把,主要是改变了木头梳子的性质,木头梳子不仅是个木头梳子,而且是一个庙宇的品牌,是一张名片,是一个纪念品。

所以这就可以看出,市场是可以创造的,结构性调整一定要认识到市场是可以创造的,不是我们现在仅有的这些产品他们都有新功能,谁能发现新功能这就是创意,有创意就行。

跟熊彼特当初的创新概念不一样的,他当初的概念是:一个企业家必须要投资、要善于融资,找银行跑关系,找政府求低率信贷等等,这的确是熊彼特100年前工业化初期之前。今天不是这个情况了,今天主要是有创意,有创意以后一上网,资金自然就到了。现在是有资金就怕没有好项目,只要有好项目资金自然就到了,不像过去那样非要有银行的贷款筹资才行。

今天的年轻人跟100年前的年轻人完全不一样,100年前工业化刚开始的时候,是大量农民工进城,他们是没问题的,他们在当时情况下也不知道怎么来增加自己的收入,他们惟一的就是趁现在年轻出卖自己的劳动力,是这种情况。他们的家属也就是当工人,缝纫机工人。

今天的年轻人不一样,今天的年轻人包括外出打工回来的,也包括那些在农村中出去打工,学会了一些技术,他们是真正的现代的年轻人。很多大学毕业生跟过去是不一样的,他知道社会在关心什么问题,他们在聊天中就发现了创意,发现了创意资金就多了。

所以中国整个速度在加快,现在我们这么想,谁能想到50年以后的中国经济什么样的?50年以后的中国经济现在能预料吗?那个时候人们还用货币、钞票吗?人人都有卡,就不再要钞票了,钞票就没用了。

人们的就业会像现在一样吗?只要有一台电脑,在家里上班,完全可以生活。到那个时候人们的消费方式会跟现在一样吗?也说不清楚。人们的就业方式也在变。还有企业家吗?企业家这个名词是过时的名词,真正的企业家,熊彼特时代,因为那时工业化开始,现在尤其不一定是创新者,是既得利益者,要保存自己的既得利益。

大量正在涌现出来的年轻人,他们现在不是企业家,但是将来可能是比企业家更有影响的人。一个新领域的发现者,领路人。结构性改革能够起作用,一定要依赖大量年轻人,大量的年轻人在探讨寻找新路子、寻找产品的新功能。

次优选择下的消费

第五个问题,需求方面还需要做什么?我们说需求和供给跟供给的效果一样的,只是作用在不同方面,就是一开始跟大家讲过,是种互动的关系。但现在的消费也在变,看不到现在消费的变化你是不好判断的。

以前消费是遵守古典经济学的原则,古典经济学什么原则呢?最优原则,消费,我以最小的价格能够买到最大的满足,这就是成功了。但现在变了,因为从西蒙开始,西蒙在20世纪50年代得到了诺贝尔经济学奖,他就提出有限的理性。理性是有限的,古典经济学的最优理论是建立在理性人的基础上,人人都是理性的,所以他有最低的成本、最大的满足、最大的收益。现在人经过西蒙,最优是做不到的,人们能够做到最优吗?信息那么多,你能做到吗?

一个女同志去买一件披肩,你要知道买最优的,你得把全北京的,先不谈外地的,全北京的大商场了解的,能够一家一家看,能够记录下来哪个是最好的,等你做出最好的你的成本已经高了,等你再去买已经卖掉了,所以不是最优的。

人家习惯中是次优选择,次优就是一个现实的人,现实的人就是次优选择。你到商店里去买针,跟售货员说我买针,一盒针拿出来,你挑吧,我要一个最尖的,你自己挑啊,你要挑,得拿放大镜去,你有那么多时间吗?你愿意耗费这么多精力吗?就算你把这盒针挑完了,哪个是最优的呢,所以一般都是次优选择。挑针,第一针一看不太直,放那儿了,第二个不太尖,第三个行了,第四个以后就不看了,我费那个劲干吗。

所以人们见到女同志买时装回来以后,说怎么样?没有一个说我是最满意的,是凑合,次优选择。所以消费几十年都在发生变化,并不是我们所遇到的最优选择,这种情况下你对需求能够做出判断吗。

今年的“双11”比去年的销售量大,你敢保证明年一定比今年大吗?也许比今年大。再过若干年是不是有新的形式出来?既定诈骗增多的话,会有这么情况吗,法律又没有根治,所以种种问题都值得我们思考,消费值得重视,但消费已经跟过去传统消费不一样了,理性人的消费不存在了,因为最优没有了,人们存在什么样的消费呢?就是次优选择下的消费,就是现实生活中人的消费。

第六个问题,宏观调控作用怎么理解?在新常态的过程中,不能没有宏观调控,但在宏观调控应该分两个层次来讲,第一个层次,就是宏观调控是为了物价的稳定,这是最早的。因为货币流通量是重要的,你要知道货币流通量多少,必须让它跟经济增长率相配合,所以宏观调控在货币流通量多少,如果货币流通量多了就会发生新的情况,新的情况是什么呢?新的情况就是指在经济增长率的允许下发行多少。实际上证明这个观点是不对的,因为把经济都捆死了,很多因素在变化,人们如果是死守着按经济增长率控制货币流通量,最后没有通货紧缩的,通货紧缩的害处比通货膨胀还要大。

所以这个问题要引起人们的注意,所以现在在中国要谈主要是谈三个问题,宏观调控,第一,重在预调,发现苗头做在前面。第二,重在微调,不要大幅度波动,让它微调。第三,结构性调控,有重点、一贯式的调控,而不要像过去大水漫灌。过去已经吃过亏的,大水漫灌的好处是浪费了资金,滴灌,精准扶贫就是滴灌的表现,一定要做到这样。

我们在贵州调研,我之前是毕节地区扶贫的专家组组长,后来是总顾问,就发现毕节能够走到今天跟宏观调控思想有密切关系,首先重作规划,山上人要下来,山上人下来不愿意下来怎么办?盖几套房子在那里,你下来住试试看,是不是比山上好,这样慢慢推下去了。不然不符合他要求,下山以后又跑到山上住了。我们问你干吗跑上去?他们说住那个楼一点都不舒服,也不能养鸡,也不能养猪,我小孩每天吃蛋从哪儿来。所以一定要精准扶贫。

现在中国正在发生一场悄悄的人力资本革命。农民工返乡是巨大的人力资本更新的表现,现代的农民工跟过去是不一样的。

我在陕西考察,为了保证北京、天津用水的安全,汉江边上新建了丹江口水库,汉江水就流进了丹江口水库,为了保证这股水是清的,所以沿汉江两岸不准使化肥、不准撒农药,最好不要种稻子,种稻子可以用有机肥料,不能用化肥,不能打农药。

汉江这个边上好多县,其中一个县叫西乡县,它把这个问题就解决了,不种粮食就不种粮食,我这里地有,多得是,我把所有的开发出来种茶树,因为它是全国富硒茶的最好生产地。一听说家家不种粮食、不用化肥改种树了,在外打工的都回来了。

回来干吗呢?在外头打工老婆、孩子都分离,家里头没人照顾,父母也老了,赚两个钱还不够路费的呢,还不够回家送礼呢,回来干吗?种茶树,茶叶不施化肥、不施农药,精心的照料,种茶、收茶、摘茶、加工一条龙,劳动力还不够呢,这些劳动力都成为优秀的茶叶工人,这个问题解决了。

另外一个县叫洋县,有一种濒临灭绝的飞禽朱鹮,建保护区,让它繁殖,这么多年以来,朱鹮已经有200多只,成为了旅游点。朱鹮这种动物有个习性,终身只有一个配偶,如果这个配偶死了,终身不再有第二个配偶了。结果洋县变成了附近很多县还有外省的人办结婚典礼的地方,要学朱鹮忠贞不渝,特别礼拜六、礼拜天来度假,有的年龄比较大了,过金婚的、银婚的都来了,把旅游搞起来了。

所以路子有很多,在中国的宏观调控的时候,一定要懂得这个道理,就是精准扶贫。

最后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最需要的是发扬创新精神,不管熊彼特的观点在哪些地方需要修改,但是熊彼特提出创新,一直在为创新论述,这是可贵的。熊彼特时代发明了“创新”这个词,到现在全世界认为,20世纪过去了,20世纪留下的最精彩的经济学术语是什么?就是创新,其他的经济术语过去了都不用了,但是创新留下来了,所以不能忘记创新的精神。我们现在对于创新要更加加大保护力度,要更加使得供给侧改革在创新之下能够取得进展。

点击“阅读原文”,观看更多金麒麟论坛精彩内容!

来源:新浪财经

本文编辑:熊泉

『推荐阅读』:竭泽而渔的房地产税,力推房地产税改革有语境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