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2017年,我去了37个咖啡厅,写了128个剧本,做了226个PPT!

发布时间:2017-11-14 19:00浏览次数:100Tags:制片人

来源:一起拍电影(yiqipaidianying) 文|Tormund

我是一名刚刚毕业的小编剧,还在上学的时候,就听师哥师姐们抱怨,说编剧行业如何如何辛苦,如何如何劳累。

可是一位20多岁的师哥,他就觉得压力没那么大。听说我毕业了,还十分热心地给我介绍了一位制片人。

与制片人刚刚接触的时候,我觉得制片人是个特别有想法的人,思维活跃。可是深入了解后,我有时特别想点一首歌,叫做《La donnaèmobile》,中文名《女人善变》,可惜的是,制片人是男的。

一月份的时候,制片人说他看了《西游伏妖篇》,真心被电影中的儿女情长和师徒情深所感动,狂拽酷炫的特效也给他留下深深的印象。当他从电影院走出的那一刻,看着夕阳下三三两两的行人。他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到全市最贵的咖啡厅说件事。接下来一年我去了37个咖啡厅。

我挂掉电话,急匆匆地赶到了那里。“一直盼望着在这儿喝咖啡呢。”我心中暗喜。当我走近桌旁时,他说道:“捣鼓出一剧本吧,《西游伏妖》那样的。”这可是毕业后的第一个活,我连忙答应,之后便要顺势坐下,却被制片人拦住了。“我还约了别人,你赶快回去写剧本吧。”,凭着这句话,家里蹲写出了128个剧本。

等我急急忙忙回到家,打开电脑准备打字时,制片人打来一通电话,他觉得改编西游这条路走不通。已经出了那么多的西游系列电影,观众可能会审美疲劳,让我把方向定在四大名著中的另外三本。

我静静地思考了一下,如果按照原本的故事逻辑写成剧本,未免显得千篇一律。观众不爱看,投资人提不起兴趣。想起《西游伏妖篇》中的特效场景,我决定在剧本里加上特别多的大场面。

首先改的是水浒。在认真研读了一遍原著后,我提笔写下了片名——《水浒三战高俅篇》。这部电影,要按照一部战争史诗来拍,画面必须显得气势磅礴。我以潘多拉星球为原型,重新构建了梁山泊。而高俅方面的战船,被我写成了黑珍珠号。场面的话,就按照《特洛伊》来布置吧。

接下来是三国。我将注意力集中在夷陵之战,写下了《三国火烧连营篇》。故事的主线没有改变,仍然是吴蜀两国之间的较量。只不过,我按照《角斗士》重新设计了一下战争场面。

最头疼的是改编《红楼梦》,因为我思前想后,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这本书中有什么大场面。唉,算了,硬着头皮写下《红楼满汉全席篇》,权且当作一部美食片吧。

我从一月底写到三月底,终于完成了三部名著的改编,并且做了PPT,连我自己都没想到全年做了226张PPT。

《水浒三战高俅篇》的页数是最多的,光是演员就有十多页,毕竟这个时候是梁山泊的鼎盛时期,有108位好汉呢。为了拉拢到尽可能多的观众,我在PPT上放了108位明星将要参演的消息。因为每个明星都要亮相,我觉得这部《水浒三战高俅篇》的时长,应该会超过1959年《宾虚》的212分钟。加上高俅、童贯、宋徽宗和李师师的人选,以及找个知名的国际大导演,我估摸着,演员成本要接近喀麦隆一年的国民生产总值。

《三国火烧连营篇》的PPT要稍短一些,因为夷陵之战属于三国后期的战争,许多名将都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所以,演员可以精简,但是点火的材料必须准备充足。而且,趁着三国题材的游戏还比较流行,在PPT的后半部分,我构建了一个影游联动的蓝图,力争将其做成一个超级大IP,形成自己的生态闭环。

《红楼满汉全席篇》的PPT只有几页,厨师的名单占了大部分。PPT上的美食图片,是拜托新东方毕业的朋友,把他们的学生作品复制粘贴了上去。

在每个PPT的末尾,我都提了一个小小的建议:统统制成3D,不要2D版本。

当我把大纲、初稿和PPT交给制片人后,心中想的是如何升职加薪迎娶白富美。在当天晚上,我收到了他的邮件。我打开邮件一看,这邮件没有批评,歪歪斜斜的每页上都写着“大场面”几个字。我横竖睡不着,仔细看了半夜,才从字里行间看出来,整个邮件都写着两个字是“没钱”!

就这样,三个剧本都被制片人否了。

四月份的时候,制片人把我叫到市中心的大酒店吃饭,跟我说他昨天刚看完《速度与激情8》,觉得很不错。说完之后,面露微笑地看着我,此时我也正好看向他,我们俩深情对视了2秒钟。从他的眼神里,我知道他想让我模仿《速8》出个剧本。

“完喽,又是个大场面电影”,我心里默想。我谨记制片人之前说的“没钱”二字,所以这次我决定紧紧贴合“本土化”,再也不弄大场面。

看了一遍《速8》,觉得电影里只有豪车能够吸引我。可是要“本土化”,这该怎么办呢?我在路边招手叫了一辆三轮,坐在车上,看着两边快速闪到脑后、正在拆迁的平房,突然想到了片名——《速度超越激情》。

电影讲述一位骑三轮的大爷,因为一点小摩擦,与开挖掘机的另一位大爷产生矛盾。二人约定,三天后在城东刚修好的柏油路上,来一场三轮和挖掘机的对决。主演我都想好了,三轮司机让郭森斯坦达、尼古拉斯·赵四或者刘能来演,挖掘机的驾驶员就找唐国强老师吧,毕竟他有号召力。

等我把这个成功本土化的剧本交给制片人的时候,他神情严肃地看着我,此时我又正好看着他,我俩再次深情对视2秒钟。从他的眼神里,我知道剧本被否了。

五月,《摔跤吧!爸爸》成了现象级影片。我从影院走出来,手机突然震动了一下。“肯定是制片人”,我心想。果不其然,虽然微信上是“最近有空吗?”短短几个字,但我已经了解到他内心的想法。“放心,我立马着手写一个体育题材的剧本”,我一字一顿地念着。编辑好之后,认真考虑了一下语法和修辞,确认无误,给制片人发了过去。过了3秒钟,我收到了制片人发回的笑脸。

我快速回溯脑海中的素材,想了些既受欢迎、又大众化的体育项目,随便起了几个名字,比如《射门吧!孩子》、《乒乓吧!妹子》、《投篮吧!少年》,以及《广场舞吧!奶奶》。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将四个剧本交到制片人手里。他快速翻阅完,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将四个剧本朝我扔了过来,对我吼道:“你XX写的什么玩意!”在那一刻,制片人的形象在我心中又一次高大起来。“看来他还是懂电影的。”我心里想道。

六月份,制片人并没有因为我糊弄他而终止合作关系,这让我十分感动。更感动的是,他竟然请我去参加上海电影节,只不过吃住行和参加活动得自己掏钱,不报销。我心想,反正最近挺闲的,到处转转也好,于是背个包就奔到了上海。

等到电影节闭幕,我守在场外,从参加完活动的观众那里得知,最佳影片是菲律宾导演的《三轮浮生》。再打听一下剧情,是一个关于骑三轮车归乡的故事。

我心头一紧,立即买票,连夜赶回了家。迅速打开电脑,发现《速度超越激情》还在回收站里,紧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我不慌不忙地将它还原,删去后面的挖掘机部分,添加一些关于人生的思考。捣鼓一个月,出了一个剧本,名字叫做《三轮浮世绘》。

制片人拿着剧本,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难道他看出来了?记忆力这么好?”我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这个剧本暂且放一下吧,不急。”制片人说完,把剧本往办公桌上一扔,“看了《战狼2》吗?”

“我这不刚回来么,还没抽出空。不过既然您说了,我一定......”

没等说完,制片人就把我打发出了办公室。

主旋律电影怎么写?这可难住我了。冥思苦想后,我觉得把故事背景安排在中国古代比较安全。《战狼》里有一句“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我决定把原话提出来,写一个关于西汉名将陈汤的剧本,宣传语用“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电影名叫《驱虎》。

时间来到八月,《驱虎》的剧本才写完一半,制片人把我叫去了公司。

“我在昨天看了《中国有嘻哈》,产生了一个想法。”制片人说道。

“可是我《驱虎》的剧本还没写完。再说了,嘻哈能写出什么样的电影剧本?”我问道。

“我又没说要拍嘻哈电影,我是打算转型做综艺。综艺能写吗?”制片人问道。

“能,我啥都能写。”我自信地说道。

走出办公室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综艺怎么写?”

管他呢,既然《中国有嘻哈》火了,我就弄一个《中国有民谣》、《中国有雷鬼》、《中国有爵士》、《中国有布鲁斯》。

看完我的策划案后,制片人摇了摇头,“我觉得不行”。

“我觉得OK”,我回道。

“哟,我觉得不行,做出来显得没水平。”制片人说道。

“嘿,我觉得OK,至少不会很累。”我回道。

我和制片人互相diss了一段,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为了缓和这种气氛,我自觉地走出了制片人的办公室。

在综艺的路上还没走多远,制片人在九月又改方向了,他要转战网剧,让我写个模仿《白夜追凶》的剧本,连名字都给我想好了,叫《黑脸审案》。听名字就知道,主角是包大人。

写就写吧,谁让他是金主爸爸呢。

接下来,我查阅了大量文献资料,将包大人的人物生平和丰功伟绩一一列举出来,然后用后现代主义解构重组了这个形象,把包大人塑造成工藤新一、福尔摩斯和汤川学三人的结合体。

可是,制片人在十月份的时候,说他看了2017年最好的电影,叫做《雷神3:诸神黄昏》。他一边介绍这个霸气的片名,一边叙述电影中的剧情。制片人热情洋溢的神情仿佛在告诉我,这部超级英雄电影是他拍的。

离开后,我陷入沉思:中国能有什么样的超级英雄呢?经过深思熟虑,终于在家七天憋出了五位中国超级英雄,组成中国版《正义联盟》。因为他们的名字里都有一个“铁”字,所以他们被称为“铁字联盟”。

第一位:密报侠李铁蛋,以朝阳群众为原型,擅长收集和分析情报,是联盟中的军师。第二位:狗仔侠卓铁柱,精于跟踪和偷拍,是团队中的侦察兵。第三位:麻将侠周铁军,原本是流传在市井百姓口耳相传中的民间赌神,因为女友被邪恶势力所杀,愤而加入团队。第四位:借鉴侠马铁锤,精通Copy术,凡是被她看过的文字或者实物,甚至是技术,都能立刻完成复制。第五位:键盘侠杨铁腕,他是团队的BOSS、幕后大佬,只在前四人身后指点江山,从不亲自露面。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因为他只活在阴影中。

等我把写好的《铁字联盟》交给制片人时,他看都没看,直接跟我说他犯了一个错误,《银翼杀手2049》才是2017年最好的电影。之所以改变想法,是因为电影刚上映时,他嫌162分钟太长,不想看。而且,他决定重新回到院线电影的怀抱。不为别的,只为抱不平。“为什么在猫眼上,《纯洁心灵》的评分竟然比《银翼杀手2049》高!”制片人义愤填膺地说道。

看样子又得写科幻剧本了。

我抓紧时间翻完《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草草写下了初稿《仿生人会抽电子烟吗?》。

得知剧本写完了,制片人约我到街边烧烤摊吃饭。

“制片人什么时候变得亲民了?是要跟电影一样,接地气么?制片人还真是身体力行啊。”当我看见他骑着自行车,而不是像往常开车之后,我似乎知道了些什么。

虽然制片人亲民了,但礼数不能变。我毕恭毕敬地把剧本递到他的手中,可他看完之后,说我写的既不赛博,又不朋克,怎么能振兴中国的科幻电影?

我听完之后一脸懵逼:我也不知道您老交给了我这么一项艰巨的任务啊。《三体》都断断续续了,中国科幻想要崛起,早着呢。

当然,这只是我的内心想法,在制片人面前是不能发怒的。“是,我再回去改改。”我唯唯诺诺地说道。

“甭改了,忙下一个项目吧。”制片人说完,把剧本甩给了我

从路边烧烤摊离开,望着制片人渐渐模糊的背影,我意识到马上就要年底了。瞅了一眼即将上映的电影后,我在网上买了一本《聊斋志异》。“《妖猫传》和《二代妖精》要上映了,制片人肯定会再次头脑发热。我得提前准备,多了解一些中国的鬼怪故事,到时候肯定还会找我写个剧本,做几张PPT。”我心里默默念叨。

内容转载自公众号

一起拍电影 了解更多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