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奇异人生?人生奇异(上)

发布时间:2017-08-29 17:04浏览次数:100Tags:游戏机实用技术UCG

本文是撰稿人投稿,仅代表作者观点

如果某天早晨醒来,你突然发现自己有了回溯时间的力量,只要抬起右手集中注意力,便能让那刚从地平线漏出的金色从哪里来就回到哪儿去,静谧的黑暗重回大地,这时候除了大吃一惊之外,你还会想到什么?我猜你会说:“让我睡个回笼觉先!”《奇异人生 风暴前夕》第一章将于本月31号发售,让我们借此机会一同回味一下前作《奇异人生》的故事吧!(注意,全文都是剧透哦)
第一章 蝶蛹布莱克威尔学院是美国乃至全球范围内最负盛名的摄影学校之一。踏入这个风景秀丽的校园几乎意味着向“艺术家”这个身份踏出了一大步。初长成大人的麦克斯·考菲尔德(Max Caulfield)得到录取通知那天,甚至是整个剩下的假期里,她都高兴坏了。离开阿凯迪亚湾前往西雅图居住已经有五年的时间,麦克斯现在激动着能够借着上学的机会回到自己的故乡。终于快到九月的开学季。麦克斯睹见母亲在房间里一边为自己打包行李一边暗自擦着眼泪,这让原本满心欢喜的她也不禁鼻子酸酸。子女奔赴远在他乡的大学时的情景,大概好多家庭都是这样吧。“我可以换掉我现在的发型,可以纹身和穿耳洞,说不定还能和某个来自巴黎或罗马的艺术交换生交往呢……更重要的是,这儿有超多展示和发表自己的照片的机会!”想到这里,麦克斯便不再伤感,转而强烈地感受到,未来的母校正为自己张开臂膀。“我只希望在布莱克威尔,一切都会有所不同……”麦克斯尚不知道,等待她的不同远远超出她的想象。正式开学的前一晚,麦克斯正式“入驻”自己的寝室。尽管屋子里到处洒满了自己搬来的杂物,要摆脱这散乱不堪的状态估计得努力不少时日,额……但麦克斯仍然感到无比欢欣,这是只属于自己的一片小天地,已经等不及要装饰一番了!加上对迫近的新学期第一天的难以抑制的一大堆胡思乱想,麦克斯又失眠了。她不断告诉自己不要过早退缩,可是那可爱的朝阳已经把黑色的天幕慢慢掀起,自己仍然半个梦都没有做成,这让本来就心有忐忑的大学新生更加感到无所适从。她甚至不知道应该穿什么,来迎接老师和同学。要说老师,就必须讲到布莱克威尔学院的牌子——马克·杰斐逊(Mark Jefferson)老师。毫不夸张地说,不少学生都是冲着这位声名显赫的大摄影师来的。而对于有“记名字障碍症”的麦克斯来说,要与同学们熟悉起来还需要时间。“凯特布鲁克泰勒阿丽莎……”当然,一个班总会有那么几个人让人第一眼就牢牢记住。维多利亚(Victoria Chase)就是一个这种典型。漂亮、时髦、家境优渥,却是一个刻薄的贱人。她俩第一次遇见时,从维多利亚上下打量麦克斯的穿着时露出的表情,麦克斯就看出自己没法和这种人合得来。而内森·普莱斯考特(Nathan Prescott)则是男生版本的维多利亚,在讨人厌这方面他们就像两兄妹。不同的可能就是内森的家庭更加富有,普莱斯考特家族是阿凯迪亚湾最老也是最显赫的家族,麦克斯还是小孩的时候就经常听到他们家的传闻。而内森的父亲给了布莱克威尔一大笔投资,所以内森始终认为自己拥有这个学校,他就是这里的老大。而实际上也差不了多少,后来有一天上课的时候,内森把脚翘到课桌上开始玩手机发短信,而老师却半句话没敢说!当然,麦克斯并不是一个愤世嫉俗的女孩,布莱克威尔也不是人渣聚集地,班里还是有一些令她喜欢的人,比如凯特(Kate Marsh),甜美善良,待人友好;又比如沃伦(Warren),这位又热情又热心的男生是个喜爱科学的极客,同样单纯善良的麦克斯和他相处很愉快。尽管没能以十足的准备来迎接新学期,但麦克斯还是将自己拖到了教室的座位上,正式启动了自己的大学生涯。大量的家庭作业陪伴着麦克斯和其他同学们,一起度过了一段“充实”的校园时光。可是2013年10月7日这一天,却让这校园生活的平淡提前结束,或者甚至可以说,麦克斯18年以来的人生的平淡也就此结束。这要从一个梦说起。麦克斯发现自己置身于阿凯迪亚湾的灯塔附近,风雨交加的恶劣天气让麦克斯举步维艰地朝着灯塔前进。雨滴打在脸颊上的冰冷感触是如此真实,以至于麦克斯难以相信这不是现实。好不容易到了灯塔下,视野总算开阔起来,然而一个巨大的龙卷风占据了这开阔视野的一半!原来它就是这场风暴的罪魁祸首,更可怕的是,这个巨无霸正朝着阿凯迪亚湾席卷而来。还没来得及大惊失色,灯塔被飓风卷起的巨物砸中,顷刻间倒塌下来。眼看就要遭受灭顶之灾,麦克斯及时地从这无比真实的噩梦中惊醒过来。“喔!”“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有个著名的说法:电影是‘时间的小碎片’。但其实他很可能是在说照片,这些时间碎片从光影与对照之间记录我们的失意与辉煌……”泰勒趁老师回过头去的功夫用纸团砸中了凯特的脸,维多利亚的手机随着来电开始翩翩起舞。杰斐逊老师正在讲授他的摄影课,全班只有寥寥数人的课堂氛围也如往常一般轻松闲散,早晨所独有的温和阳光从窗外斜照进来,一切都这么可爱,都和刚才的噩梦相去甚远。“我甚至都没睡着!”麦克斯很奇怪这个“白日噩梦”是怎样在一瞬间占领她的全部意识的。为了证明自己此刻身在何处,防止没有意识到的精神失常,麦克斯用自己的拍立得相机自拍了一张。快门声和闪光灯这对最佳拍档的倾力演出很好地让杰斐逊老师注意到了麦克斯。“麦克斯,既然你引起了我们的兴趣而且很想参与到我们的讨论,那请告诉我们让第一个自画像诞生的过程名叫什么。”这样的问题甚至可以难倒不走神的麦克斯。维多利亚抓住这一时机完美地抢答成功,并挑衅地看了看麦克斯,让惊魂未定的她更加觉得无地自容。“她真是糟糕。”考虑到她的心智正忙得不可开交,这样简短温和的评价或许已经是竭尽余力了。随着及时雨一般的下课铃声响起,麦克斯总算能去洗手间洗把脸整理一下混沌的大脑。其他同学的离场显得很迅猛,顿时教室就只剩下四人。麦克斯去跟坐在座位上发愁的凯特打招呼,关心一下这个已经一个星期笑容不再的可怜人,心里也为不能很好地帮到她而心有愧疚,即便这种愧疚感在旁人看来并无必要,但麦克斯的善良和忠诚却坚决地反驳了这点。而维多利亚也正做着她的日常功课——去拍杰斐逊老师的马屁。本来不想去掺和的麦克斯被杰斐逊老师叫住。“我看到你了,麦克斯,在我们谈谈你的参赛作品之前可别想离开。”“每日英雄”摄影大赛是在大学生范围内展开的摄影比赛,优胜的照片会在旧金山公开展览,这是任何一个“准摄影师”的梦想。然而麦克斯却无法横下心来将自己准备的那张照片交上去,担忧和胆怯一直拖延着尝试摆脱拖延症的她,加上刚才“发生在眼前”的怪事,麦克斯更加想从这个关心她的老师那儿逃走了。为了不让自己看起来像一个彻底的失败者,麦克斯戴上了耳机,音乐的魔法让她与周围的喧哗隔绝开来,同时也让一颗因为应接不暇而疲惫不堪的心稍稍得到了安抚。
麦克斯径直穿过校园众生相展一般的走廊来到了女厕。这个世界的一个奇妙之处在于,自来水对脸的效果能直接作用于脑袋瓜,麦克斯好歹让自己平静下来了一些,但这平静却没能阻止她撕掉那张准备用来参赛的照片。这时一只散发蓝色荧光的蝴蝶悠悠地飞进来停在了清洁工的水桶上。善于捕捉美丽镜头的麦克斯怎会错过这样的奇观,咔嚓,照片被相机吐了出来,定格。几乎同时,厕所门被粗暴地打开,来者把麦克斯吓得赶紧躲进角落——内森!他来女厕所干什么?内森的样子显得很不正常,局促不安地自言自语,好像在等什么人。几乎来不及猜测,门又一次被打开关上。麦克斯能勉强窥见进来的是一个身材高挑的蓝头发女生,但没法看清她的面容。女生一边检查厕所的隔间一边大声威胁着内森,内容似乎是有关毒品和金钱的。二人的三两句话很快演变为激烈的争吵。“没人能告诉我该怎么做!”愤怒的内森掏出手枪抵在女生的肚子上。可以看出她被吓坏了。“放开我你这个蠢货!”肢体冲突之间一声枪响,女生应声倒地。“不!”麦克斯见此情景本能地冲了出来,伸出右手,好像这样能抓住那颗子弹一样。然而事实如此,这一瞬间一切停滞,一旁滴答漏下水滴的水龙头安静了下来,常年流动的时间水流也就此罢工。紧接着,停滞的一切又开始流动起来,不过是朝着反方向的:倒下的女生重新站起来,子弹从她的腹部穿出回到了枪膛中,总之展现在麦克斯眼前的就像一部倒放的电影,越倒越快,越倒越快,已经看不清每一帧画面……一瞬间。“喔!”“阿尔弗雷德·希区柯克有个著名的说法:电影是‘时间的小碎片’。但其实他很可能是在说照片,这些时间碎片从光影与对照之间记录我们的失意与辉煌……”泰勒趁老师回过头去的功夫用纸团砸中了凯特的脸,维多利亚的手机随着来电开始翩翩起舞。麦克斯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疯了,她再次回到了刚下不久的这堂课上!慌乱中的麦克斯打碎了自己的相机,但当相机完好无损地回到她手上时,她确认了自己方才修得的回溯时间的力量。顾不上考虑应不应该把自己定义成一台活体时间机器,麦克斯通过操纵时间的一点小伎俩,获得老师的允许去上洗手间。麦克斯加快了脚步,提前去厕所埋伏起来,想办法阻止即将发生的惨剧。消防警报响起,慌乱中内森措手不及,被女生挣脱,二人先后逃了出去。“麦克斯,你真是太棒了!”麦克斯为自己拯救了一个人的生命而感到无比兴奋。到了教学楼大门口,保安队长大卫·麦迪逊(David Madsen)拦住了麦克斯,问她知不知道厕所里发生了什么。虽然威尔斯(Wells)校长替她赶走了那个粗鲁的家伙,但他也抱有相同的疑问。麦克斯完全无法解释这一连串怪事,更不知道如何让别人去相信她,所以麦克斯觉得应该先有所保留,暂时守住这个秘密。洋溢着绿色的校园源源不断散发着生机,与草坪上的石阶和建筑的砖墙相得益彰,尤其是在清晨的薄雾中穿过这样的校园,更加深得麦克斯的心,仿佛这里的一切都在等着被镜头记录下来一样。然而,台阶下飞散的寻人启事却让校园又透出一股不祥的气息——瑞秋·安柏(Rachel Amber),这个布莱克威尔的漂亮女生,已经失踪半年杳无音讯。这份寻人启事在校园里几乎无处不在,可以看出有人在疯狂地寻找着她。麦克斯也暗自为这位素未谋面的校友默默祈祷。沃伦发短信说想要回之前借给麦克斯的硬盘,虽然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里面的电影,但也只好回寝室去取来归还。在公寓门口遭遇了维多利亚一行三人的蓄意阻拦,麦克斯用洒水喷头和一桶油漆开了路;硬盘目前在丹娜手上,而她却因为成了与别人的男朋友胡搞的怀疑对象而被朱丽叶堵在了房间里。麦克斯潜入调查并查明这都是维多利亚搞的鬼,化解了误会,拯救了硬盘。这些阻碍对于麦克斯来说算得了什么?反而还能成为测试自己新能力的机会。就像她的父母常常在她耳边念叨的一样:“你拥有世界上所有的时间。”这句话现在看来显得更加贴近现实了。沃伦在停车场等待麦克斯。麦克斯觉得需要找个人倾诉一下自己今天所遭遇的一切,考虑到其特殊性,这么一个人可能并不好找。除了自己五年不曾联系的好友,拥有丰富科学知识的沃伦应该能成为第一人选,说不定他还能帮忙解释一下这种超自然现象的原因呢。然而一个不速之客的介入打断了麦克斯刚开头的讲述。“你这个贱人,告诉我你跟校长说了些什么!”内森以他那粗暴而透着癫狂的举止威胁着麦克斯,甚至掐住了她的脖子。沃伦前来援救却吃了一记铁头功,被打翻在地。危机时刻,一辆破旧的皮卡冲了过来,差点撞到麦克斯,扑在引擎盖上的她定睛一看——“克洛伊(Chloe)!”这不就是刚才在厕所里的那个女生吗!“麦克斯!”蓝发女生与麦克斯一样吃惊。“快上车!”在败下阵来的白骑士沃伦的拼死掩护下,二人驱车逃离了魔爪。自从麦克斯搬到西雅图居住,两人就再没有过联系。除了重逢的惊喜和不可思议,五年的时间,克洛伊对于麦克斯没有尝试过联系她这一行为感到愠怒。麦克斯自然也有自己的苦衷,却找不到合适的理由解释,不过现在要紧的还是好好享受这久别重逢的欢喜才对。汽车在那栋熟悉而陌生的房子前停了下来。克洛伊的家还是这样,这还是那个儿时一起玩耍,形影不离的地方。看着客厅里仍留有葡萄酒污渍的地毯,在庭院的秋千上摇摇晃晃,从克洛伊房间中翻出的两人的海盗版自画像……年少时与年少的克洛伊的对话在耳边回荡,记忆如开闸泄洪一般涌上心头。要说变化最大的还是克洛伊本人吧,现在想在街上认出这个蓝色头发、穿耳洞、身穿骷髅背心、脚蹬皮靴的朋克女大概不是件容易的事。曾经那个爱笑的女孩的笑容,如今似乎常常被紧皱的眉头所取代,他的父亲威廉的去世给她的打击有多大,麦克斯不敢去随便触碰,但从她叛逆的行为举止、穿着打扮已可略知一二。“克洛伊,你在干什么?我告诉你别把声音开得太大……”楼下传来男人的嚷嚷声。“快躲起来,我的继父来了。”刚才还跟随着音乐热舞,庆祝重聚的克洛伊慌慌张张地让麦克斯关掉音响。麦克斯有惊无险地躲进了衣橱。“我发现我丢了一支枪,你知道在哪儿吗?……这是什么?你还抽大麻!”“我可不要你管我!”她为气势汹汹的这句话挨了一记耳光。麦克斯恨不得冲出去痛骂这混蛋一顿,但胆怯再次拦住了她。麦克斯没想到克洛伊的继父就是学校那个自命不凡的保安队长大卫,但更没想到的是他会动手打她。麦克斯无意中发现的布满这个家的摄像头,肯定也是这个严重多疑症神经质混蛋的杰作,她为克洛伊感到同情和愤慨。看起来感到有些后悔的大卫离开后,麦克斯同样感到后悔,责备自己没有为克洛伊挺身而出。但克洛伊并没有因此而生麦克斯的气,而是叫她一起出去散散心。夕阳照耀下的阿凯迪亚湾,先到的克洛伊独自一人坐在灯塔下的长椅上,心事重重地眺望着向远方退去的海潮。看着她的背影的麦克斯这时又经历了一次那场噩梦,关于灯塔和带来毁灭的龙卷风。唯一不同的是这次有一只幽灵似的母鹿带着麦克斯前往灯塔脚下。麦克斯被叫醒后开始向克洛伊诉说她所看到的和今天所经历的事。听罢,克洛伊却觉得麦克斯的演技很好,能够如此严肃地说出这么些科幻小说式的荒诞幻想。一片片雪花开始从天空飘洒下来,没人会相信这样的天气会下起这般鹅毛大雪,而且这雪还是滚烫的!雪花落在手臂上留下的灼烧感顿时让克洛伊改变了刚才的态度——“告诉我,麦克斯,把所有的都讲给我听。”第二章 时间紧迫昨天一天发生了这么多事,就像过了一年一样。也得益于此,麦克斯睡得很好。醒来去洗漱的时候,遇见了凯特,她想让麦克斯把《十月国》还给她,麦克斯答应洗完澡就回去拿。在淋浴间,麦克斯听到维多利亚和泰勒走了进来,对凯特一番冷嘲热讽,用“世界末日”派对上拍摄的影像来羞辱她。凯特悲愤地离开后,维多利亚还在镜子上写下了视频网址。虽然没有去看过,但也大致了解一些情况,这个视频的主角就是在派对上嗨过头的凯特,这给她惹出了很大的麻烦,甚至惊动了她所属的教会。这让麦克斯想通了为什么凯特这段时间如此痛苦,但拿着书到凯特寝室才让她意识到这份痛苦有多沉重——窗帘被拉上,灯也被关上,脏衣服堆成了小山,凯特就把自己关在这阴暗的洞穴中哭泣。她告诉麦克斯,自己失去意识以后,不仅仅发生了视频中的事,隐约之中似乎还记得内森开车载她去了什么地方。她觉得自己应该是被下药了,并征求意见是否应该报警。麦克斯觉得,在缺乏证据的情况下贸然行动太过危险,因为她将要对付的是整个普莱斯考特帝国。这样的建议虽然让凯特感到更加无助,但麦克斯认为这是为了她的安全着想。因为和克洛伊约好见面,麦克斯急急忙忙乘上校车赶到克洛伊的母亲乔伊斯(Joyce)开的餐厅“两只鲸鱼”。克洛伊的迟到让麦克斯可以好好享用乔伊斯那不变的好厨艺,也有时间和这位五年未见的好阿姨好好聊聊。容光焕发的克洛伊一到就要求麦克斯证明自己的回溯时间能力给她看。麦克斯生动地为她描述了接下来一分钟餐厅内发生的每一件小事,并将她口袋里的每一样东西细数了出来。这让克洛伊大开眼界。“你简直就是超级麦克斯!”而这时像水一样流出的鼻血,却让麦克斯意识到这份力量让身体承受的负担。一顿和母亲的日常争吵之后,克洛伊带着麦克斯来到了自己的老巢——废旧汽车处理厂。这里也是克洛伊与瑞秋的秘密基地——昨天在克洛伊家里的时候,麦克斯得知,那份瑞秋的寻人启事原来就是克洛伊到处张贴的。在麦克斯弃她而去之后,瑞秋填补了这个空缺,与克洛伊成了死党。然而在克洛伊心中无可替代的她,却在半年前人间蒸发一般无影无踪。克洛伊迫不及待地开始测试那把从内森手里夺得的手枪。可还没等尽兴,一个瘾君子模样的人走了出来,向克洛伊要钱。原来他就是克洛伊的债主弗兰克(Frank),克洛伊在女厕所用吸毒的事勒索内森就是为了还债给他。弗兰克见再次讨债无果,便开始用刀比划着威胁克洛伊。“离她远点儿。”麦克斯举起了刚才还被当做玩具的手枪。而弗兰克料定了她不敢开枪,一把抢了过去。“这就暂时当做抵押吧。”弗兰克扬长而去,克洛伊虽然为丢了枪而感到可惜,也为平安渡险而舒了一口气。两人开始在铁轨上并排走起了平衡木,摇摇晃晃,仿佛回到了童年。走累了又在铁轨上躺下来,仰望披着白纱的天空。此刻的宁静中包含的,是重逢的喜悦和成长的烦恼。可火车的汽笛声和克洛伊的呼救瞬间打破了这难得的平静。克洛伊的脚卡在了铁轨的缝隙间,而车轮前进时有规律的节奏却越来越近。即便是操纵时间的麦克斯也不禁心头一紧,想法解救克洛伊的每一秒都在担心自己的力量消失的可能性。“你又救了我一次。”两人紧紧相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克洛伊开车送麦克斯到学校之后,女生公寓楼的骚动让麦克斯又受到不详预感的侵袭。大家都在惊恐地抬头望着——凯特站在楼顶。没等麦克斯走近,她便在尖叫声中纵身一跃……“我一定要救她!”可麦克斯的鼻子里又流出了鲜血。“不,别偏偏在这个时候!”周围的一切停滞了。连淅淅沥沥的小雨也悬在了空中。麦克斯跌跌撞撞地到了楼顶。时间同时又恢复了流动。“啊!”麦克斯发现自己的力量已经耗尽,抬起手来的几次尝试只徒增身体的极端疼痛。这一声不自觉的呻吟惊动了站在边缘的凯特。“你在这里做什么,麦克斯!”虚弱的麦克斯只好用在电视剧上学到的模式,用一字一句打动并一步一步接近凯特。失落时麦克斯安慰她,被大卫粗暴指责时麦克斯为她挺身而出,那个写在镜子上的网址也是麦克斯为她默默擦去,甚至在暗自收集证据为她正名。麦克斯为她所做的一切,加上麦克斯提到担心着她的家人,都让凯特意识到自己并不孤单,活下去的勇气和希望被重新点燃。当两人互相搀扶着走出公寓楼时,整个学校的师生和警察都不发一声地盯着她们。“为麦克斯鼓掌!”一个男生的呼喊打破沉寂,随即响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和欢呼声。大家都围拢过来,拍着二人的肩膀,像对待英雄一样。看到凯特因感到宽慰而露出的微笑,麦克斯也发自内心地笑了。警察调查离开后,威尔斯校长把麦克斯、内森、大卫和杰斐逊老师几位相关责任人叫到了办公室。麦克斯也借此机会告发了内森持枪的事实以及他可能对凯特实施的暴行。校长听后,决定对内森予以临时开除处分。麦克斯觉得这是为凯特争取到的一点公道,也是反抗校园暴力的初步胜利。从校长办公室出来,麦克斯与在外面等待的沃伦一起在绿草坪上散步。这是这两天以来少有的,让麦克斯能闲下来去感受脚下绿油油的草和头上飘乎乎的云的时刻。

“某种不详的事正在布莱克威尔学院悄然发生着。”二人并排坐在校园的长椅上,沐浴在温暖柔和却逐渐消逝的光线中,望着天边那没有被任何天文局预测到的日食。

未完待续

主角们以及整个被噩兆所笼罩的阿凯迪亚湾最终命运如何?麦克斯与克洛伊又能否弄明白这一切的真相并找到瑞秋?请听下回分解~(笑)

l1on 本文作者

年龄=没有女朋友的岁月

游龄=年龄-3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