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不花一分钱生活的「超能力」

发布时间:2017-08-29 17:04浏览次数:100Tags:人物

很难想像一位六十多岁,其貌不扬的独居老人过着不花一分现金的生活。

文|猪天狗

2013年,日本常青综艺节目《月曜夜未央》(下称月曜)中出现了一个名叫桐谷広人的老头,63岁、头发稀疏、不修边幅的他在节目中展现了自己「只用优待券生存」的生活方式,凭借不花一分钱生活的「超能力」,和天然去雕饰的综艺效果,在节目中一朝当红。

近几年,桐谷保持着一定的曝光频率,成为了《月曜》节目中备受期待的常胜嘉宾,制作组不断挖掘他的新看点,他本人在成名光环的加持下却不为所动,仍像一座套着棉花罩的山,坚定地履行着消耗优待劵的「自我使命」。

引退前,桐谷曾作为职业将棋手(将棋,又称日本象棋,一种流行于日本的棋盘游戏,起源于印度。)活跃在智力运动的战场上,因为经常去证券公司教授将棋技巧,作为回报,对方公司职员也会将证券股票投资技巧教给他。这样一来二去的技能交换,使桐谷在跃入股市5年后,资产增值到2亿日元(按照当时汇率折合人民币1200万不到),获得了「理财棋手」这一称号。

「那是2006年1月23日,绝不会忘的。」桐谷强调道,「那一天的下午3点是我的人生中拥有资产的顶峰。那时候总市值有大约3亿日元。」

然而,受2008年的雷曼事件影响,桐谷的资产一下子缩水四分之一(另有称六分之一)。在绝望的面前,想着无论如何也得活下去,桐谷为了弥补损失,开始了只使用股金优待,不花一分现金的生活方式。

从桐谷进入股市开始,他便手持600多家企业的股票,每年寄往他家的股东优待品从玄关开始,在家中不断堆积。除了优待品还有数量繁多可当现金在门店自由消费的优待券。

顾全至方方面面的股金优待券支撑着桐谷的生活,而他也在拼命地消耗它们。日常股票开市时他坐在电脑前进行脑力博弈,午间休市的1小时,便冲出家门,用优待券吃一顿免费的午饭。

一生悬命的休日

优待券都有特定的使用期限,不能允许优待券变成废纸一张的桐谷,在证券休市的周末,更会全身心地投入到「消耗优待」的战场中。「虽然是双休日,但也非常够呛。」他这样总结自己的周末。

想要尽全力消耗优待券的桐谷会如何度周末?在最初空降《月曜》节目时,制作组跟拍了桐谷口中最繁忙的休息日。

早晨10点45分,桐谷从位于中野的家中出发。骑着优待自行车前往涩谷理发,路途仅花费15分钟。

理发的before&after,看不出区别的优待理发,但只要能够使用掉优待券,桐谷先生看上去就很高兴了。

12点半,桐谷驱自行车14公里到达练马,在河童寿司吃午餐。

毕竟优待劵都来自自己作为股东的公司,所以即使是吃免费优待的回转寿司,桐谷也不会拼命吃高成本的食材。

午后1点45分,桐谷踏着自行车降临位于石神井的健身房。明明一整天都在以自行车代步,进入健身房却依然选择骑单车。

下午3点30分,桐谷出现在吉祥寺,一头冲进卡拉OK店。尽管行程紧迫,也并不喜欢唱歌,但让桐谷更无法接受的是用不完优待劵这件事,因此走进卡拉OK店,只逗留了10分钟,唱完一首歌,便匆匆离去。

紧接着,4点20分,village vanguard(日本知名杂货连锁店)新发放的优待劵召唤着桐谷来到了高円寺。在店内逛了20分钟,无零头主义的桐谷因为想要的东西不能凑够优待劵面值的三千円,只好空手而归。

1小时后,桐谷为了洗相片来到新宿。为花掉「洗相片优待券」,他这一天中进行了数次自拍。

不愿浪费等照片的时间,他又来到歌舞伎町打保龄球。此时5点40分。

如果想将保龄球的优待券消耗完,桐谷一年要打72次,因此即便是电影开场前的碎片时间,他也会跑来掷一局。

8点半,看完当晚预定的第一部电影。桐谷小跑着去取冲印照片。

10点50分,位于涩谷的第二部电影也观赏完毕。

11点10分,从电影束缚中解放出来的桐谷回到歌舞伎町吃晚餐。晚餐选择的是来过多次的烤肉店,这套个人菜单的支出超过优待券面额23日元,桐谷也欣然接受。

晚饭过后,跟拍桐谷的一天终于结束。除去晚餐的23円零钱,总值11354円(今约合700人民币)的开销全部靠优待券支出。而为了消耗这些优待券,桐谷这一天踩着自行车跨越东京7区,总长58.5公里。

被优待券追赶的人生

在桐谷独自生活的日常中,有零头花销的日子少之又少。最初他对优待券的执着来自于股票造成的经济损失,这种焦虑渗透进他的生活,使他常常作出令人啼笑皆非的行为。

——对展览并不感兴趣的他,只因无法允许免费博物馆年票未经使用就变成废纸,特意骑车1小时到上野,而观赏展览却只花了15分钟。

——只有3千円的优待券却垂涎3千3百円的特上鳗鱼饭时,他会毅然退而求其次,选择刚好3千円的蒲烧鳗鱼。他笑称,果然用优待券来吃饭的话,会比掏现金更好吃。

——得到眼镜公司的优待劵就一定要去换一副眼镜,尽管同样款式的眼镜桐谷先生有十几副。手握服装店的优待券一定要去选购一件衬衫,尽管衬衫带回家也不会开封。

他就这样囫囵吞枣似的接收着优待券带来的无数物品,这些东西大部分永远不会开封。他将自己堆满无用品的房子定义为黑洞,「就好像黑洞一样不断地吸收着各种各样的东西,堆满整个家。」

无论结果对现状有没有影响,能将优待券用掉仿佛才是桐谷先生的第一要务,他拼命踏着自行车前行的身影与其说是在弥补股票失利带来的损失,不如说是被优待劵追赶着不得不向前逃跑。

被逗笑的观众并不理解桐谷这种让享受和消费本末倒置的生活方式。想吃的鳗鱼只要补差价就好,来不及的电影明天再看就好,不感兴趣的卡拉OK不去就好,不需要的衬衫让别人来买就好。

可桐谷并不这么想,参加《月曜》节目是桐谷先生成名风潮的开始,从那以来的4年间,独特的生活方式带给桐谷先生别样的人生,除了坚持自己的生活方式,他似乎渐渐学着卸下焦虑的包袱,对股票金钱也没有那种撕心裂肺的执着。「这次我想从黑洞中逃离出来到个新环境,过个惬意的晚年。」

多种可能的桐谷人生

未婚独居,穿着过时的六旬老汉,怎么看都与「受欢迎」相去甚远,桐谷能捕获综艺背后的挑剔粉丝,源于这位平凡普通的老人背后暗藏着日本人最崇尚的精神:努力生活。

有人曾质疑桐谷是否能真的只靠优待券生活,桐谷先生轻松地回答,「我持有的优待券,如果不算房租,可以供三个人的日常生活。」

种类繁多的优待券能照顾到一个人生活和娱乐的方方面面,桐谷先生并不是对所有优待内容都感兴趣,但作为一个喜欢自我强制的人,他会「被迫」走出自己的舒适区,对不感兴趣的事自发的尝试。

在他紧锣密鼓的生活中,背着三人份的焦虑,拼命努力得到的也是三人份的精彩。

并不热衷电影的他平均一年要在影院欣赏130多部电影。其中也不乏一些和他本人搭不上边的文艺片。庞大的观影数量并没有改变桐谷的审美偏好,却使他得到了与约翰尼·德普面谈的机会。

在加勒比海盗日本首映典礼上,节目将曾对电影做出点评的桐谷带到现场,并与红毯上的德普本人进行了快速地交流,聊到兴奋处,德普甚至安抚了前来阻拦的助手,示意自己「非常在意日本影迷的看法。」

能与国际影星面对面交谈看起来是桐谷先生一生一次的幸运,实际上却只是他人生经历中的一笔。

健身房优待券给了他一身肌肉,KTV优待券让他时常去引吭高歌一曲,冲印店优待券又使他时常举起相机,进行桐谷式摄影。同样,他也是热衷过山车,被节目组送去拉斯维加斯,能在赌场赢回40万円的桐谷広人。突如其来的名气帮他出了书,甚至还与游戏公司合作了一款跑酷游戏。

桐谷主题游戏和他的书

努力生活的精神还通过他的自行车术输出给了观众。

桐谷日常出行全靠自行车代步,周末在外使用优待券的紧密行程让他一天大约要骑行40—50公里,可谓暴走东京市内。

桐谷曾称自己的自行车术是「一生悬命自行车」。不仅骑行时间长,里程多,速度也令普通人望尘莫及,堪称「仅凭双腿蹬踏自行车能够追上东京电铁」。

节目组曾安排桐谷与场地自行车运动员做过一次「友谊赛」,在这次专业的测试下,桐谷的的自行车最高时速为48.3公里,达到专业女运动员水平。

桐谷骑车时常不由自主地采用立式法,全部身体重量压在车头,颇有一种急奔的忍者姿态。这样一股脑向前冲的画面使更多迷茫中的人们聚集在他的精神感染下,「看了桐谷先生后,我也有了要努力的念头。」

连日本偶像桥本奈奈未也自称为桐谷先生的粉丝,在与后者的一次对谈中,桥本说出了桐谷自行车效应的根结:「桐谷先生骑车时候的样子传达出了一种『一秒都不浪费』的气势。我自身并没有那样的毅力。休息日的话,一定会一整天都在家睡觉不出去。注视着桐谷先生的身影,想着这样的自己是不行的。看着您的身影,会强烈的体会到那种自己确立的目标无论如何都要实现的坚定,以及不顾他人目光,坚定地在自己的道路上前行的觉悟。」

桐谷的时间和精力似乎永远没有尽头,随着优待券渐渐减少,身上的标签还会不断增加,人生这个命题的可能性也被他不断刷新着。忠于他的粉丝心中还关心着一个重要问题——「桐谷先生到底是更享受优待的内容呢,还是更期待这些优待用尽的那一刻呢。」

节目的主持人松子替粉丝们问过他:「桐谷先生,你现在有什么兴趣爱好么?」

「我想刷优待券就是我唯一的爱好吧。」

桐谷与电车速度对比

股金优待:

日本的企业向持有其一定数量股票的人赠送本公司商品或优待券的制度。例如,购入约16万日元的全日空公司股票,则每年可有两次单程航班半价优惠。在日本,约1050家上市企业正在实行股东优待。

没看够?

长按二维码关注《人物》微信公号

更多精彩的故事在等着你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