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17微号网www.17wh.com > 八卦精 >

征服五大洲最高峰后,这位创业者重新认识了“成功”

发布时间:2017-07-12 19:02浏览次数:100Tags:新京报Fun娱乐

采写:新京报记者 杨畅

口述:王辉

新媒体编辑:吴奇函

图片:受访者供图

7月5日,中欧国际工商学院EMBA2015级学员王辉陪伴20多名校友登上了非洲最高峰 乞力马扎罗山顶。在此之前,他已成功登顶了七大洲最高峰中的五座,同时徒步走完了南极最后一纬度。

但王辉并不是职业登山运动员,他的身份是艾儿思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在中欧这所内地最早开办高等管理教育的商学院里,拥有CEO头衔的学员太多了,但撕掉商业标签,背后是丰富而完整的个体。

接下来推出的“来中欧,玩真的”系列文章,就采访了多位中欧校友中各有所长的“玩家”,比如登山、画画、踢球……虽是兴趣爱好,他们却拿出了“玩也要玩好”的“专业态度”。

在他们眼里,成功不是生活唯一的维度,还有许多比成功更有意义的事。过向往的生活也不只是目标,而是用心经营和感知的过程。

王辉登顶南极文森峰

在中欧国际工商学院读书时,EMBA课程告诉我们要“有比成功更高的追求”。登山也会促使我不断思考——什么是比成功更重要的事?

——王辉

有谁不怕风险呢

年少时一腔热血

现在写完遗嘱才出发

在北大山鹰社时期,我攀登了四座雪山。

我本来就喜欢户外运动,加入山鹰社后更是初生牛犊一腔热血,每周越野、攀岩、登山,暑期老队员会组织攀登中国西部的雪山,跋山涉水、攀高走低。

王辉(摄影:新京报记者 侯少卿)

可能在很多人看来,阅尽人间山色是一件浪漫美好的事。但只有登山者才知道,途中危机四伏,天人交战,哪有闲暇去观赏风景?几次登山遇险,至今历历在目,想来仍一阵后怕——

1997年,我第一次登青海玉珠峰就遇到了相当危险的滑坠,赶紧拿冰镐往雪里插试图制动住,但怎么都不行,后来才意识到拿反了,而且还把结组的两个队员也拉下来了,幸好最后一位老队员一把制动住挡住了大家。回头一看身后几米的地方,就是一个巨大的冰裂缝。

1998年登唐古拉山,我们在接近6900米的C3营地遭遇了四天三夜的暴风雪,帐篷逐渐被埋了,我们蜷缩在一两平米的空间里。有个队员已经神志不清,我们怕他“过去”了,每过五分钟就踹他一脚。还有个新队员躺一会儿就要坐起来发个脾气。我和另一个老队员内心深处虽然也怀着“走到尽头”的担忧,仍故作镇静地聊天以分散注意力。

到第四天暴风雪小了一点,我们赶紧向大本营下撤。一天后,C3营地发生大规模雪崩。再多待一天,可能我们就没了。

尽管危险,但少年心中不甘平凡的心气,仍被“会当凌绝顶”的豪情吸引。

1999年,山鹰社发生一起事故,一位女队员因体力不支滑坠遇难。因为曾经有过类似的滑坠经历,对我触动很大。2000年毕业后,我选择创业,也组建了家庭,出于责任牵绊,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再登山。

乞力马扎罗山(图源视觉中国)

回归登山已是13年后了。一位山鹰社时期的伙伴毕业后一直做专业的7+2登山探险公司(“7+2”是指7大洲最高峰+徒步完成南北两极最后一纬度)。2013年,他邀请我和一些中国企业家攀登欧洲最高峰厄尔布鲁士山。想到这座山的攀登难度是可控的,我也一直保持运动,便答应了。2014年,几位老队友又相约攀登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

“7+2”完成了两座,倒让我萌发了继续挑战的想法。只是不再是当初的热血青年,如今有了事业和家庭,再重新出发踏上极限征程,要做一系列心理建设。今年在攀登南美洲最高峰阿空加瓜峰前,我还慎重地写了份遗嘱。

谁没有脆弱时刻

我独自登顶

却发现自己脆弱的一面

2016年6月,我参与一家美国高山向导公司组织的队伍,攀登七大洲最高峰里技术难度最高的北美麦金利峰,它地形复杂,累计攀登高差达4000米。所有队员还要与向导均分背负公共物资。有的线路冰裂缝多,我们只能选择凌晨寒冻时通过。

四五天后走到了C4营地,天气突然恶劣起来,向导就让大家先歇下,没想到一等就是12天。眼看队员体力越来越虚弱,向导最终决定全队下撤。可来一次不容易,我自信体力还可以,就去说服向导和我留下来继续等好天气。

大家开始下撤了,一边拆帐篷一边聊着下去要吃牛排还是吃火锅,我在大雪中和他们告别,忽然有一种强烈的欲望说:我跟你们一块下去吧!

但终究没讲出口。目送他们下山后,漫天大雪里,只剩我和向导的帐篷了,孤独感漫天袭来。

王辉登顶北美洲最高峰麦金利峰,展开了写有中欧校训的校旗

从C4营地到C5再到顶峰的两千米,也经历了一些风险。但回头来看,告别时的心理冲击是最大的,因为我发现了自己脆弱的一面,冲顶的过程,是去面对和克服它的过程。

走到最后的是什么人

走到最后的

并不一定是体力最好的人

王辉登顶南美之巅阿空加瓜顶峰

在南美洲阿空加瓜峰最后冲顶时,要连续攀升18个小时。一位队友已经60岁了,好几次想放弃,但还是咬牙走下来。还有一位女队员高山反应严重,但为了储备能量就强迫自己吃,吃完会吐,吐完继续吃,一路就是这样上去的。我们还遇到了国外70多岁的老者、从阿富汗回国的英国残疾军人,甚至还有扛着大电子琴去登山的钢琴家。

可见登山不是纯靠体力的运动,人的意志、品德、耐力才是能否登顶的决定因素。这对我的企业经营管理也有很大影响,用人时会更倾向选择坚韧的人,在企业文化中也鼓励大家相信坚持的力量。

登山时人们会习惯性追问:“顶峰还有多高?”后来我都会告诉大家:“登山关键在于走得远,而不在于走得有多快,保持节奏慢慢来。”这也是我做企业的理念:一步一个脚印,一定能走得更远、更稳。

登山者不是为了山

徒步南极

逼着自己打量内心

2016年徒步南极最后一纬度,在茫茫雪原每天一走就是十几个小时,极昼的雪原像海洋一样没有边际,像洪荒一样没有尽头,感觉自己好像跌入了一个四面都是镜子的格子,逼着你去审视自己——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将到哪里去?一生中重要的时刻、重要的决定,都历历在目……

“徒步行走南极,每天走10个小时,每小时2.5公里左右。南极点周围几百公里是完全平的雪原,没有参照物,人在这种情况下极度容易迷失和陷入恐惧,而且指南针指到的南是磁南极,并不是我们要去的地理南极,所以只好用GPS导航。”

回过头看更确信,在做出了重返校园和重返登山的重要决定后,我有了很大的变化。大学毕业后2000-2013年这段时间,我的人生进入了非常舒适的区域,比现在胖20多斤,自我要求和思考也少很多。但这几年登山让我更自律了,体型也回来了,内省也更多了。

在中欧的学习也让我受益很多,大家来自各行各业,不仅在事业上成功,兴趣爱好也很广泛,各方面对我都有很多启发。中欧教育我们“有比成功更高的追求”,登山也让我更好地理解了这句话。因为在极限环境中会反复拷问自己,还有哪些需要修正的?什么是比成功更重要的东西?

以前我是一个比较严苛的人,对工作盯得很紧,和家人也没那么亲密。因为要登山,主动或被动地都要去设置更好的机制,给予公司伙伴更多空间。而且因为经历了那些生死瞬间,以及极限下对自我的思考与反省,我变得更愿意袒露自己的内心和爱。

这些经历让我知道:成功不代表所有,也给不了你所有,还有许多成功所不能及的领域,会带给你成功所不能与的感悟。在我看来,这就是比成功更重要的东西。

南极纪念极点,周边是南极公约成员国国旗,能举着中国国旗站在这儿,王辉感觉无比骄傲。

“来中欧,玩真的”

【明日“玩家”预告】

他是管理学老师、政府官员、外企高管、国企干部……半生中不断转身和改变…

他研究建筑和历史,学钢笔画,空闲时莳花弄草,周游世界……

他说:过向往的生活,50岁开始都不晚

明天,我们倾听他的故事

输入以下关键词查看更多精彩内容

华晨宇丨周笔畅丨吴亦凡丨杨幂丨邓超丨蔡康永丨蒋欣丨陈妍希丨胡霍cp丨张天爱丨许魏洲丨满江丨黄景瑜丨孙红雷丨黄轩丨白敬亭丨宋 茜丨吴奇隆丨TFboys丨李宇春丨刘诗诗丨袁姗姗丨俞飞鸿丨易烊千玺丨金晨丨唐嫣丨江疏影 丨钟汉良丨SNH48丨吴优丨彭于晏丨井柏然丨陈伟霆丨冯绍峰丨朱茵丨刘烨丨杨洋丨赵雅芝丨张一山丨大张伟丨范伟丨罗晋丨 Angelababy丨马思纯丨陈学冬丨徐璐丨赵丽颖丨王鸥丨舒畅丨李荣浩丨张艺兴丨关晓彤

本文为新京报Fun娱乐(ID:yuleyidian)原创内容

未经新京报书面授权,不得转载和使用

赞赏

长按二维码向我转账

受苹果公司新规定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公众号。

可能感兴趣

我要评论